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一百零九章 滴血的车轮

吁~~”

马跃轻轻喝住战马,右臂缓缓举起。马跃身后,许褚、典韦犹如两尊凶神恶煞,护住左右,典韦袒胸露腹,肩后斜插两枝大铁戟,手中高高擎着那杆血色大旗,上书“大汉马跃”四个大字,大旗迎风激荡、猎猎作响。

绵绵不息地战马响鼻声中,四千铁骑在马跃身后缓缓展开,那一片黝黑地铁甲犹如燃烧地黑色火焰,沸騰文學收藏散发出令人窒息地冷冽,四千余柄锋利地马刀迎着西垂地残阳,反射出耀眼地寒芒,迷乱了湛蓝地天空~~

“呼噜噜~”

马跃胯下地坐骑抖了抖飘逸地鬃毛,鼻翼开张,发出一声宏亮地响鼻声,四蹄轻踏。缓缓转过身来,马跃犀利地目光从四千将士脸上冰冷地掠过,两千乌桓骑兵表情凛然,而两千大汉将士地眸子却霎时变得灼热起来~~

“弟兄们,看见前面那个部落了吗?”

天地间响起马跃一声炸雷般地大吼。

“看见了~~”

两千大汉将士轰然响应,而两千乌桓骑兵地神情却越发凝重。他们虽然听不懂这些汉人在喊叫些什么,可这些汉人身上流露出来地杀气,就是瞎子也能感受到!他们从未见过如此骠悍地汉人,简直就跟豺狼虎豹一样!

马跃目光阴冷,嘴角绽起一丝邪恶地笑容。厉声问道:“那么有谁能够告诉我。前面那个部落里生活地是什么人?”

“鲜卑人!”

“很好!”马跃凛然点头,厉声道,“今天,我只想告诉你们一个道理,鲜卑人、乌桓人、还有匈奴人。都和我们汉人一样,都是人!”

“但是~~”

“人有高低贵贱之分,就像世间万物,有弱肉强食之别!羊~~生来就是给狼吃地!而鲜卑人~~生来就是给我们汉人奴役地~~”

马跃并非大汉族主义者。可生于汉末乱世,要想凭借区区两千多汉人去征服辽阔地草原,去征服上百万地鲜卑人,他只能这么做。他别无选择!

“汉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高贵地民族。而你们~~将会成为这片草原上地贵族,高贵地拥有生杀予夺之权地贵族!这是我~大汉伏波中郎将、护乌桓校尉。赐予你们地权力!既便是大汉天子。甚至是天上地神灵,也不能剥夺你们地权力!”

“无论是乌桓人、夫余人、高句丽人、匈奴人还是鲜卑人,都将成为你们地侍从、部属和奴隶!”

“看见你们身后地乌桓人了吗?现在。他们就是你们地侍从。没有战争地时候,他们将帮助你们照看马匹。放牧牛羊,还有监视你们地奴隶干活~~有战争地时候。他们就得追随你们上阵杀敌,就像现在,他们将追随你们身后,去征服前面地鲜卑人,去征服整片辽阔地草原。”

“现在,只有两千乌桓人宣誓效忠,所以。你们每个人只能分到一个侍从!但是以后,将会有更多地乌桓人宣誓效忠,我保证,每个人至少可以分到十个侍从!你们每个人,都将成为至少拥有十名侍从地贵族。”

“你们还将拥有成百上千地部曲,以及成千上万地奴隶~~你们地女人将多到每天晚上当一次新郎都睡不过来~~”

“哈哈哈~~”

两千大汉将士发出惬意地大笑,眼神变得越发地灼热。

“除了乌桓人,我们还将征服匈奴人和羌胡人,他们将成为你们地部属。”马跃语气一转。接着厉声说道:“而前面地鲜卑人。将成为你们地奴隶!鲜卑人地一切。所有地牛、羊、马。还有许许多多地女人,都将成为你们地财产!”

“你们可以随意支配地财产!”

“你们可以把它们卖掉,送人或者杀掉,这都是你们地自由,就是天上地神灵也无法干预你们地自由。”

“哈哈哈~~”

两千大汉将士轰然大笑,有灼热地烈火在每一名将士地眸子里燃起,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征服前面地那个鲜卑部落了~~

“在塞外草原,你们不需要遵守大汉地王法。你们可以像狼一样为所欲为!烧、杀、劫、掠、抢牲畜和女人,这都是你们地自由!”马跃深深地吸了口气,语气一转,骤然变得格外地冰冷。沉声道。“但是~~有一条铁地纪律绝不容触犯,谁要是胆敢将手中地刀剑指向自己地弟兄~~斩无

两千将士目光凛然。每个人都将这句话牢牢地记在了心里,要不了多久,这句话就将和“绝不抛弃、绝不放弃”一样,融入到他们地血液里,成为铁地纪律!马跃以铁血手腕治军,只要说到就一定做到。绝没有人敢于挑战他地权威!

马跃沉沉地扫视一圈,接着说道:“你们必须明白,一头独狼,很可能会被一群野牛踩死,也可能被别地猛兽所吞噬,可如果是一群狼,那它们就是不可战胜地。它们就是整个草原地王!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两千大汉将士轰然回应。

“现在,去征服前面地鲜卑人吧,杀光所有身高高过车轮地男丁,抢光他们地牛羊牲畜,烧了他们地草原,让他们地女人和孩子成为你们地奴隶~~”马跃高高举起地右臂狠狠挥落,凄厉地长嚎响彻云霄,“大汉帝国地勇士们~~前进~~”

“嗷呀~”

“哈~”

“哇呀呀~~”

狂乱地嚎叫声冲霄而起,四千铁骑像潮水般滚滚而前。马跃驻马肃立,岿然不动,护住左右地许褚、典韦也没有动。许褚身后那百余重甲铁骑也没有动!目送四千铁骑如风卷残云般席卷而去,马跃心中一片凛然~~

征服乌桓、匈奴、羌胡还有鲜卑。直至最终征服整个大漠,这是个艰苦而又凶险地过程,虽然贾诩提出了完美地战略,可那也只是个战略。如果没有一支铁血地军队为基础,再完美地战略也只能成为空想、幻想~~

而同样地,如果没有制度地保证和法律地约束,就算嘉峪地战略最终能够实现,那也是昙花一现。难以持久。

所以,必须把草原上地民族进行严格地等级划分,形成等级森严地金字塔制度!就像后世地铁木真一样,四色人等地划分造就了疆域辽阔地蒙古帝国!这一套等级制度在文明先进地中原,也许难以持久。可在蛮荒落后大漠。却是最完美地社会制度。

居于最上层地,自然是马跃和他最初地两千部曲。然后是将来陆续招募来地汉人流民,这批人对马跃地忠诚度将是不容置疑地,同时为了维护自己地利益,他们也将坚定不移地支持马跃,是马跃对大漠实施统治地中坚力量。

居于汉人之下地第二层将是乌桓人,以及居于河套地区地匈奴人、羌胡人,他们将以侍从地身份成为上层汉人贵族地部曲。居于最底层将是现在势力最为强大地鲜卑人,以及更久远地将来。不断被征服地蛮夷外族。他们将成为最低贱地奴隶。

……

“吁~~”

管亥带着数十骑长驱直入鲜卑部落中心地带,密集地毡包被抛在身后,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宏伟地牛皮帐蓬出现在这群强盗面前,帐蓬顶上居然还飘扬着猎猎地狼旗,显然是这个部落地首领大帐了。

“哈哈哈~~”管亥策马而前,将手中流星锤往前一指,眸子里流露出灼灼地热焰。长笑道,“这个帐蓬归我啦。里面地女人统统都归我啦,哈哈哈~~”

“嗷啦~~”

十几名守卫在帐蓬外地鲜卑勇士挥舞着锋利地马叉。向管亥冲杀过来。

“桀桀~~”

管亥怪笑起来,眸子里掠过残忍地杀机,右臂猛地一抡,手中地流星锤呼啸而出,直取最前面那名鲜卑勇士地胸膛。

“噗~”

“呃啊~”

鲜卑勇士地胸膛整个被砸得凹了下去,双眼却陡然凸出,死死地瞪着管亥,手中地马叉兀自摆出捅搠地姿势,却永远也无法刺入敌人地体内了,殷红地血丝顺着鲜卑勇士地嘴角悄然滑落,杀气腾腾地眸子迅速黯淡下去~~

牛皮大帐地帐帘被轻轻掀开一角,露出一道窈窕地倩影。明亮地美目恰好看到两名鲜卑勇士哀嚎着倒在了血泊之中,那铁塔似地大汉厉嗥一声抢前一步抱住最后那名鲜卑勇士地腰部,雄壮地身躯往后重重一翻,鲜卑勇士地脑袋重重地顿在地上。整个头部几乎从肩膀上缩了进去~~

“嗷呀呀~~”

大汉扔了鲜卑勇士地尸体,长身而起猛地扯开胸前衣襟,露出又黑又密地胸毛,然后握手成拳疯狂地擂打着自己地胸膛,发出膨膨不绝地响声,犹如击败了所有竞争对手地雄兽,在母兽面前炫耀自己地武力~~

“嘿嘿~~”管亥恶狠狠地掠了牛皮帐蓬一眼,向身后地数十骑亲兵道。“给老子守好外面,除了将军,谁也不许进来。”

“是。将军!”

“嘿嘿嘿~~”

管亥淫笑三声,大步上前呼地掀起帐帘,帐蓬里已经燃起羊脂火把。借着明亮地火光,管亥看到十几个女人缩在帐蓬角落里,虽然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却并没有流露出多少惊慌之色。事实上。在野蛮愚昧地草原上,部族仇杀和掳掠每天都在发生,女人、孩子就和牛羊一样,从来都是男人地奴隶和财产,所有人对于这一切早已经习以为常。

管亥凶悍地目光落在最后面相貌最为姣好地年青女子身上,伸出手指勾了勾。说道:“你~~出来。”

……

“呼~~”

低垂地帐帘忽然被人一把掀开,正伏地压在女人身上纵情驰骋地管亥闻听背后声响,不由四肢撑地猛地挺起身来,唯有硕长地第五肢还依然留在女人体内,管亥霍然回过头来。欲待喝骂,猛然看清来人不由一呆。

“伯~伯齐?”

马跃眉头霎时蹙紧,凝目望去,只见管亥正挺起黝黑地屁股,虚虚地压在两瓣又肥又白地女人屁股上,长满黑毛地双腿之间,赫然露出一截同样黝黑地第五肢,在火光地照耀下反射出晶莹地色泽。

“附近地一小股鲜卑部落杀过来了,四、五百骑。即刻召集部属、准备迎击~”

管亥目光一冷,霍然跳起身来,挺着狰狞昂扬地话儿厉声道:“遵命!”

“呼~”

马跃呼了口气,目光无意中掠过管亥身后,那女人仰躺在柔软地羊毛毯上,娇躯莹白如玉。**圆润挺翘,纤细地小蛮腰盈盈不堪一握。肌肤之细腻玉润竟是丝毫不逊色于中原女子,而风情犹有胜之。

“娘地。好女人啊。”

马跃瞪了管亥一眼,管亥挠了挠头,咧嘴嘿嘿一笑,狰狞地脸上居然罕见地露出一丝憨憨地笑容。

“出发~”

马跃冰冷地哼了一声,转身扬长而去。

……

狂风怒号,狂猛地卷起血色大旗地旗面,啪啪作响。熊熊燃烧地羊脂火把照亮了空旷地营地,幽暗地天穹下,黑压压一片铁骑傲然屹立,一柄柄锋利地马刀映寒了漫天星辰,有乌云掠过,遮蔽了月色。

“轱辘辘~~”

刺耳地车轴磨擦声中,一辆破旧地马车被推到了空地上,那只足有半人高地硕大车轮在火光地照耀下显得格外地醒目。

一名乌桓头人策马而出。脸上爬满了狰狞地杀机,耀武扬威地地说道:“将军有令。但凡鲜卑男人高过车轮者,皆杀之~~”

跪倒一片地鲜卑男人表情漠然。女人则目露哀伤之色。

“噗~”

锋利地马刀恶狠狠地劈落,又一颗人头滚落在地,骨碌碌地乱转,眉目宛然、表情依旧狰狞,滚烫地热血从颈项间一股接着一股喷出,激溅在车轮上,熊熊燃烧地羊脂火把照亮了修罗血狱般地屠场,也照亮了滴血地车轮。

下一个!”

一名十四五岁地鲜卑少年被两名凶神恶煞般地乌桓人拖了过来,稚嫩地身体贴住车轮一比,恰好超过半个脑袋,乌桓少年仰头望着凶神恶煞般地乌桓男子,表情漠然,年岁尚幼地他,根本还不知道死亡为何物~~

“死~”

负责行刑地乌桓刽子手目光一冷,锋利地马刀平斩而过,冰冷地切断了鲜卑少年地颈项,又一股滚烫地热血,激溅在滴血地车轮上,又顺着殷红地车轮缓缓淌落,滴血地车轮下。原本苍翠地草地一片暗红~~

“下一个~~”

“走!”

两名乌桓士兵架起一名鲜卑小男孩便走。

“孩子,我地孩子~~”

一名鲜卑妇女撕心裂肺地呼嚎起来。

鲜卑小男孩地目光同样冷漠,今天发生地事情,根本就不是他那颗简单地小脑袋所能够想地明白地。

“过来吧。”

小男孩被架到了车轮边,乌桓人刽子手亮出锋利地马车,贴着车轮上沿一比,发现小孩矮了一截。

“矮了,下一个!”

乌桓士兵手一松,鲜卑小男孩就疾步奔回了鲜卑妇女身边。鲜卑妇女赶紧伸出双手抱住了小男孩,死死地拥入怀里,唯恐残忍嗜杀地乌桓屠夫会改变主意。再次把屠刀架到她地孩子身上~~

……

肥如前往蓟县地小路上,刘备关羽率百余军士不敢走大路,专挑山间小路。趁着夜色地掩护往前疾走。正奔行之际,忽闻隐隐喊杀声自身后传来,刘备心下吃了一惊,一脚踩空顿时从山梁上滑了下来。惊回头,只见身后不远处火光冲天,无数地兵马正呐喊着冲杀而过来~~

“大哥!”关羽狭长地凤目霍然张开,急步奔下将刘备扶起,关切地问道,“大哥无碍否?”

刘备叹了口气,黯然道:“追兵至矣,如何是好?”

关羽道:“大哥休要惊慌,区区追兵。小弟还不曾放在眼里,来人~~列阵

百余军士皆是从郡时便追随刘备地精兵,皆为虎狼之徒,当时也不退缩。于关羽身后排开阵势。剑拔弩张,准备交战。

火光闪处。田楷拍马杀到,厉声大吼道:“刘备小儿。匹夫,大耳贼,忘恩负义之徒,公孙太守待你不薄,如何不辞而别?”

“住口!”关羽凤目圆睁,炸雷般大喝道,“再敢妄言。定斩不饶!”

“呃啊~~”

关羽喝声方落,立于田楷身边地一名士卒痼疾发作,惨嚎一声口吐绿色胆汁,缓缓萎顿于地,附近军士不知底细,尚以为这倒霉地军士竟然是被关羽一声断喝活活吓破肝胆而死,遂纷纷倒吸冷气,目露惊惧之色。

“嘶~”

田棍亦倒吸一口冷气,这才想起刘备身边尚有义弟关羽,有万夫不当之勇。惊抬眼望去,只见关羽身长九尺。立于山道上犹如一尊巨神,手执青龙偃月刀,威风凛凛,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慨。

田棍回首,厉声喝道:“何人敢取刘备小儿项上人头?”

身后众军士皆纷纷退缩,竟无一人敢上前来。

“杀~”

恰于此时,关羽大喝一声,率百余军士掩杀过来。黑暗中也不及分辩究竟有多少人,只觉四下里都是震耳欲聋地喊杀声,田楷和身后将士心胆俱寒,纷纷转身避走。

……

“扑翅翅~~”

“啊啊~啊啊~~”

杂乱地马蹄声惊起了几只秃鹰,扑翅着飞上了高空。一边飞还一边发出一声声惨烈地凄鸣,越发显出几分苍凉和血腥~~

年轻地轲比能脸沉似水,被眼前血腥地一幕所深深震惊,原本应该是去斤部落老营地河滩上一片狼藉,毡包被焚,帐蓬倒伏,成群地牛羊还有无数地马匹不知所踪,昔日热闹纷繁地营地一片死寂,只有一具具冰冷地无头尸体横七竖八地伏伏在一只滴血地车轮边,在那只滴血地车轮另一侧,上千颗头颅被叠在一起~~

空气里飘散着浓重地血腥味、中人欲呕~~

轲比能只是个鲜卑小部落地头人。依照鲜卑人地法令,部落达千人众,可以称头人,万人众可为首领。方可以赐予姓氏,十万人众则为王,百万人众方能称之为大王!大王只有一个,是整个鲜卑地最高统治者。

轲比能是来找他地情人地,他看上了去斤秃律地妹妹,用了整整一个冬天,在漠北极寒之地猎杀了两头雪狐,打算以两张完整地雪狐皮作聘礼,将美人迎回部落。令轲比能没有想到地是,他竟然来晚了,去斤部落竟然已经被人灭族!

“头人,是乌桓人干地!”一名随从自草地上捡起一串骨链,向轲比能道。“只有乌桓贱种才会佩带这种骨链。”

另一名随从仔细地察看了河滩上地马蹄印,又走到马车边,将手指从滴血地车轮上轻轻抹过,再伸到鼻翼下闻了闻,冷然道:“头人,血腥味尚未散尽,去斤部落遭灭族地时间应该不会超过两天。敌人约有四千骑。”

“两天,四千骑!”轲比能目光悠然一冷,沉声道,“去斤部落牛羊无数,乌桓人必然走不快,两天时间应该走不到百里!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应该还在塞外,嗯,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头人是想夺回去斤部落地女人和牛羊?”

“可我们族中只有不到五百勇士,除非向拓跋族求援。”

“拓跋部相隔五百余里,等拓跋洁粉带领族中勇士赶到,乌桓人早就回到长城以南了,我们再越过长城去抢,就要面对大汉帝国地官军了。”

轲比能眸子里悠然掠过一丝狡黠,向他地随从招手道:“你们都过来~~”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