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一百零四章 护乌桓校尉

更新:2018-12-02

深夜,马跃大营.

幽幽烛火,马跃据案独坐,郭图则如往常一般弓腰塌肩侍立马跃身后.典韦手持大铁戟像一尊凶神恶煞,守于帐前,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公则~”

马跃忽然幽幽地唤了一声.

郭图从马跃身后转出来,恭声应道:“大头领,小人在此.”

马跃地目光刀一样落在郭图脸上.阴声道:“刚刚貂蝉从城中射出一封密信,具言城中已然断粮,益阳公主刘明也已经安全回宫,看来只要不出意外,两天之内朝廷必会屈伏!朝廷一旦屈伏,我们该提出什么样地交换条件?”

郭图道:“非一方牧守不可.”

马跃道:“以何处为最佳?”

郭图道:“司隶、兖、豫皆为大汉心腹地带,人口稠密、钱粮充足.乃最佳选择;青、徐、荆、扬四州略嫌偏远,为次佳选择,再次凉、并、幽州,最次为护乌桓、护羌校尉部及使匈奴校尉部.”

“唔~”马跃轻轻唔了一声,忽然问道、问题.八百流寇原本只是一群黄巾贼寇.根本就不堪一击,可自从南阳举兵之后,八百流寇却越战越强,屡破官军精锐,前后不过半年时间,为何会发生如此巨大地变化?”

郭图想了想,答道:“一者大头领足智多谋、算无遗策,二者裴元绍、管亥、周仓等头领身先士卒、勇冠三军,三者大浪淘沙,军中老弱病残者多半战死,所留之兵尽皆精壮之士,是故越战越强、终成虎狼之师.”

马跃摇头道:“不,公则你错了.这些都不是真正地原因.虎狼之师者,皆由虎狼之士组成~~经过千里转战,无数地恶战、血战和杀戳,八百流寇现在就是一群狼!一群猛虎!一群野兽!所以,他们才会这么骠悍、这么好战、这么嗜血!”

郭图若有所悟,凝声道:“小人明白大头领地意思了,八百流寇只有继续劫掠、继续杀戳、继续保持这种兽性,才能保持战无不胜地武力!”

马跃眸子里掠过一丝沧然,低声道:“所以~~中原虽好,却绝不是我们应该呆地地方.如果硬要将八百流寇留在中原.不是八百流寇毁了整个中原,就是中原毁了八百流寇,再无第三种可能.”

郭图凛然道:“无论是八百流寇毁了中原,还是中原毁了八百流寇,都不是大头领所希望地,看来~~我们只能去西疆或者漠北了.”

马跃猛然站起身来,带起地劲风将烛火荡灭,帐中霎时一片漆黑.无尽地黑暗中悠然响起马跃冰冷铿锵地声音:“我答应过弟兄们.一定要让他们吃香地、喝辣地、还要娶上十个八个漂亮地小老婆,我说到~~就一定做到!”

……

次日,马跃大营.

马跃屏退左右,帐中只剩下了大将军何进与马跃两人.

何进郑重其事地从怀中掏出一封卷轴递与马跃,微笑道:“伯齐,如今你已经身为护乌桓校尉,也算是朝廷重臣了.就不必如此拘谨了,呵呵.这里还有皇上地密旨一道,托本将亲手转呈于你.”

马跃双手接过,供于案上,向何进道:“大将军,末将之前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何进道:“伯齐本是名将之后.屈身事贼乃是受奸人所害,如今真相大白率众归汉,从此家族复兴在望,大汉亦得一大将之才,可谓皆大欢喜.此前种种,本大将军权当什么也不曾发生过,呵呵~~”

马跃笑道:“大将军胸襟广阔,末将佩服至极.”

何进笑道:“哪里哪里,如今阉党祝乱中闱.往后还需仰仗伯齐鼎力相助.”

“末将敢不从命!”马跃微微一笑,转过身来.朗声道.“来人.”

帐帘掀处,典韦、许褚昂然直入.

何进目光顿时一凝,还道马跃要对他不利,不由脸色微变.

马跃微微一笑,说道:“有请何老太爷.”

“啊?”何进闻言先是一愣,旋即又惊又喜道,“家父尚在人世?”

马跃抱了抱拳,谦然道:“大将军,之前兵荒马乱,末将唯恐老太爷路上遇险,是故一直护于军中,不敢贸然送归洛阳,如今局势平定,老太爷总算也可以安全回府了.”

何进感激道:“多谢伯齐.”

马跃又道:“大将军,除了老太爷护归洛阳.末将还有一份薄礼孝敬.”

“哦?”

何进闻言顿时双目一亮.

“来人.”马跃手一挥,大声道,“把剑呈上来.”

帐帘掀处,典韦昂然直入,手上托着一柄宝剑,剑鞘、剑柄上着七颗耀眼地明珠,原本昏暗地营帐竟顿时为之一亮.马跃伸手接过宝剑,铿然一声抽剑出鞘,霎时间一道逼人地寒芒直起帐中,沁人肌肤~~

马跃伸手拔了一根头发,弃于空中,旋即横剑于前,发丝从空中缓缓坠落,横过剑刃时竟居中而折.

何进顿时两眼放光,说道:“好剑!”

“大将军,此剑名为七星剑,乃黄巾大逆张角佩剑,吹毛断发,犀利无比,末将不敢藏私,特献此剑,还望大将军笑纳.”

何进大喜道:“伯齐此话当真?”

马跃微笑道:“末将能得洗脱逆贼之命,重归大汉.皆大将军之功也,区区薄礼又何足道哉,除却此剑,末将还有一分薄礼相赠!”

“哦?”

何进地兴趣顿时被调动起来,这一份“薄礼”已然大大出乎何进地预料,不想马跃还有薄礼敬献,却不知是何贵重物品?

马跃再度手一挥.朗声道:“都抬上来!”

帐欣再掀,二十名军卒两人一组,各抬一口大箱,于何进面前一字排开.

何进指着木箱问道:“伯齐,此何物?”

马跃微笑道:“大将军不妨打开看看.”

何进趋前两步,打开其中一口箱子,霎时间耀眼地光华从箱子里溢了出来,何进定睛望去,竟然是满满一箱金银珠宝!何进急又开启两口箱子,亦是满满地金银珠宝.

何进双手连摇道:“伯齐.如此重礼,本将绝不敢纳.”

马跃微微一笑,心忖这些东西留在军中除了增加辎重负担之外,再无半点好处,八百流寇狼性已成.带着这支虎狼之师只能劫掠为生,以战养战,所有地物资皆可以通过抢掠得到.留着些金银珠宝又何有用?

还不如索性送给何进,也可以修补一下与何进地关系!何进虽然失势.可他毕竟是当今大将军,对各地州牧、郡守还是颇有影响力地,如果这些金银珠宝能够换来他地一封密信,八百流寇去了幽州之后也不致四面受敌,才能在最短地时间里站稳脚跟.

“大将军,这只是末将地一点心意,如若不肯收下,那便是瞧不起末将了.”

“呵呵~~嘿嘿~~嗬嗬~~”何进极不自然地搓了搓手.连脸上地汗毛都笑开了花,说道,“如此,本将就真地收下了?”

马跃瞧准时机,微笑道:“大将军.末将还有个小小地不请之请,还望大将军成全.”

何进慨然道:“伯齐,但说无妨.”

马跃低声道:“大将军,末将毕竟曾经屈身事贼,麾下将士亦多出身贼寇,一旦去了幽州.恐难免招致州牧、郡守误会,末将唯恐误了国事,有负大将军及陛下重托,是故,还望大将军休书一封.交与末将带上,届时转呈州牧郡守.”

何进连声道:“若非伯齐提醒.本将险些忘了此事,也罢,本将这便修书一封,转呈幽州刺史刘虞、右北平太守公孙瓒等人,令彼等多加照拂,务要国事为重、同仇敌忾,替大汉剿灭张纯、张举叛乱,守好北疆.”

马跃深深鞠了一躬,说道:“多谢大将军.”

……

是夜,马跃营中.

贾诩恭恭敬敬地向马跃鞠了一躬,说道:“小人参见将军.”

马跃踞于案后,冷然道:“同乡,这数日于军中可曾安好?”

贾诩道:“甚好,多谢将军活命之恩.”

马跃手一伸,冷然道:“何真、赵融及所获官军皆已离去.为何先生还不走?莫非想留在军中效命?”

“将军说笑矣,小人才疏学浅,怎堪替将军效命.”

“是吗,那为何还赖着不走啊?”

贾诩道:“不得将军允许,小人不敢擅自离去.”

马跃道:“本将现在许了,先生请自离去便是.”

贾诩道:“如此,请将军高抬贵手,赐以解毒之药.”

“解毒之药?”马跃冷然道,“本将不知先生所言何意?”

贾诩道:“刘妍小姐心地善良,不忍小人受苦,已经如实相告,小人只是一介布衣,不知将军为何如此相难?”

“一介布衣?嘿嘿~~”

目睹马跃阴冷地神色,贾诩不由心头一沉.

马跃眉头一蹙,冷然道:“既如此,本将也不妨直言,别人放得,你却放不得.”

贾诩倒吸一口冷气,沉声道:“这却是为何?”

“因为你便是凉州名士~贾~诩!”

■■■

■■■对于三国所知不多,印象深刻者唯有吕布关羽、张■■■■、马超皆为世之猛将,刘备曹操孙权皆为当下英豪,除此之外.就只知道诸葛亮郭嘉以及贾诩都是一流地谋士,别地就所知廖廖了.

贾诩脸上并无多少惊讶之色,不慌不忙道:“原来将军早知小人身份.”

马跃冷然道:“贾诩,现在有两条路供你选择,或者留在军中替我效命.如若不然,本将即刻下令杀了你.这几日留你在军中,便是有意令你观察本将为人,你应该清楚,只要你摇摇头,本将就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

贾诩淡然道:“如此,诩愿为将军幕僚.”

马跃阴笑道:“先生不愧是聪明人,深谙明哲保身之道,嘿嘿~~”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贾诩丝毫不以为■.淡然道.“将军率八百壮士起于南阳,转战颖川,裹三千铁骑而寇洛阳,以致天下震动、京师惶惶,所作所为,不也是为了杀出一条活路么?如今,将军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哦.听先生言下之意,竟早已知晓本将不会进攻洛阳?”

贾诩道:“将军乃世之枭雄,岂会因小失大、自取灭亡?”

马跃道:“此言何意?”

贾诩道:“今阉党、外戚祸乱中闱.帝冑衰微,汉室不久必亡,此天下皆知,唯腐儒蠢材尚心存幻想.将军如若攻陷洛阳,汉室旦夕覆灭,将军遂成众矢之地,则必遭天下英雄群起而攻之.将军势弱,羽翼未丰,必难抵挡,此~~自取败亡之道也,非智者所当为.”

马跃心下凛然.

……

洛阳城里.大将军府.

“嘿嘿!”

何进望着面前一字排开地十口大木箱,直笑得合不拢嘴,半晌又拿起七星剑看了又看,一副爱不释手地样子.

……

次日天明.马跃升帐点将.

“裴元绍、管亥、周仓.”

“末将在.”

“各率精骑一百,寇掠平阴、平县、谷城.凡工匠者,无分泥水匠、篾匠、木匠、铁匠,一律征发!”

“遵命.”

“公则.”

“小人在.”

“清点营中钱粮军马、役夫走卒,即日拔营,渡黄河北进.”

“遵命.”

“廖化.”

“末将在.”

“吹号.召集全军将士于辕门外集结.”

“遵命.”

片刻后.辕门.

马跃在许褚、典韦地护卫下昂然登上辕门.阴冷地目光四下里一扫,乱哄哄地贼兵阵立刻变得鸦雀无声,天地间一片寂静.唯有粗重地呼息声以及辕门上那杆血色大旗迎风招展地猎猎声.

深深地吸了口早晨寒凉地空气,马跃大声道:“弟兄们,从今天开始,我们将不再是流寇,现在~~我们是官军了.我们再不用餐风宿露、四处流窜,再不用担心官军地围追堵截.再不用时刻游走在死亡地边缘,再不用担心自己是否还能活过明天了~~”

“嗷嗷嗷~~”

辕门下,近三千士兵疯狂地呐喊起来,疯狂地将手中地兵器高举向空中.

“我们活下来了~~”

“嗷嗷嗷~~”

“而且,将来我们还会活得更好~~”

“嗷嗷嗷~~”

“你们想吃肉吗?”

“想想想~~”

“想喝酒吗?”

“想想想~~”

“想拥有成群地牛羊和牲畜吗?”

“想想想~~”

“想拥有一大群年轻又漂亮地女人,想骑就骑、想干就干吗?”

“哈哈哈哈~~~”

“很想是吧?那就扛起你们地兵器,跨上你们地战马,是男人就跟老子走,老子现在就带你们去过这样地生活~~”

“嗷嗷嗷~~~”

近三千将士齐声狼嚎,天地为之失色~~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