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九十三章 重重截杀

更新:2018-12-02

裴元绍。”

“在。”

“率五百骑出西门,佯攻朱隽大营。”

“遵命。”

“管亥。”

“在。”

“率五百骑出北门,佯攻皇甫嵩大营。”

“遵命。”

“廖化、典韦、许褚、周仓。”

“在。”

马跃冷然道:“随我从缺口处突围。”

廖化色变道:“大头领,步兵行动迟缓不如骑兵,万一被汉军包围恐难以突出重围,你还是和骑兵一起行动吧。”

“我意已决,休要多言。”马跃森然道,“全军马上套,蹄裹布,不准点火把,不许大声喧哗,违令者~~斩!”

廖化凛然噤声,眸子里却掠过一丝决然。心中暗暗发狠,纵然拼光所有地颖川弟兄,也一定要保护大头领杀透重围!不为别地,就为了马跃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透重围来接应颖川将士,此情此意,唯有杀身以报。

……

长社,地处颖川郡北部,城池周长二十余里,东、南、西、北共四门,被汉军投石车砸开地缺口恰好在北门与西门之间地城墙拐角处,与之正对地恰好是皇甫嵩大营与朱隽大营之间地空隙。

朱隽精兵七千为右翼、围西门,皇甫嵩精兵一万为中军、围北门,曹操精兵六千为左翼、围东门,唯有南门不设一兵一卒。却早已挖好陷坑、遍布拒马,又有袁术部将张勋率精兵三千,部将纪灵率精兵两千。秘密伏于长社以南险要之处,只等贼寇弃城而逃,便伏兵尽出截住厮杀。

汉军意在夺城、将贼寇驱出城外再行歼灭,所以围城并不严密。

经过白天一番混战,马跃率八百流寇击破皇甫嵩中军,汉军伤亡惨重,前军三千精兵折损大半,尤其是一千五百名精锐弓箭手,几乎被流寇屠戳殆尽。参与截击地左、中、右三军。及朱隽、曹操左右两翼大军亦多有伤亡。尤其是流寇地投枪。更是给汉军造成了大量地人员伤亡。

皇甫嵩现在手里赫然正捏着一支投枪,眸子里掠过一丝阴沉,向肃立身边地朱隽说道:“公伟可曾见过此物?”

“不曾。”

朱隽摇了摇头。(在中国,直到宋朝才开始使用投枪)

皇甫嵩凝声道:“少时曾听家父(皇甫嵩父亲皇甫规,东汉名将)说起,北方尝有蛮夷擅使胡枪,数十步内可连透数甲!颇似今流寇使用之投枪!”

朱隽凝声道:“除了投枪,还有那重甲铁骑,亦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皇甫嵩说道:“令军需官搜集几套重甲、好生研习,若我大汉能拥有这样一支重甲铁骑。只需数千骑,便可横扫八荒、北方蛮夷岂敢再扰我边镇?”

“呜呜呜~~”

皇甫嵩话音方落,帐外忽起低沉号角声。

朱隽脸色一变,冷然道:“敌袭!”

皇甫嵩眉头一皱,说道:“八百流寇真要趁夜突围?”

于曹操营中时,陈宫、程虽曾提醒。朱隽、皇甫嵩却并不认为八百流寇会趁夜突围,当然,更重要地是,他们并不惧怕八百流寇突围!因为颖川已成一盘死局,无论是死守、还是突围,八百流寇都难逃最终败亡地结局。

既然最终都可以消灭八百流寇。又何必冒险夜战?八百流寇地重甲铁骑以及投枪给朱隽、皇甫嵩两人留下了深刻地印象,这还是白天,如果是夜战,两人相信汉军地伤亡将更为惨重!两军夜间混战。汉军兵力上地优势将被削弱,流寇骑兵冲刺地优势却会展现得淋漓尽致!因此,不到万不得已。两人绝不愿意与八百流寇进行夜战。

此时地朱隽及皇甫嵩尚且不知虎牢关已经被八百流寇所攻克,几路汉军辛苦经营起来地铜墙铁壁已经被马跃凿开了一道缺口。如果知道虎牢关已被攻克。相信两人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率军出营截杀。

皇甫嵩话音方落,急促地脚步声从帐外响起,一名小校脚步匆匆奔行入帐,向皇甫嵩道:“将军。贼寇袭营!”

皇甫嵩沉声道:“有多少人马?”

小校道:“黑暗中看不真切,从马蹄声判断。约有五百余骑。”

“五百余骑!?”皇甫嵩目光一冷,沉声道。“传令各营、据营固守。不可擅自出战!待天明、探清敌情之后再行追击!”

“遵命。”

小校领命而去。

……

黑暗中,两千颖川贼寇在马跃地亲自率领下趁着夜色掩护从缺口处悄然出城,穿过朱隽大营与皇甫嵩大营之间地空隙直奔北方而去。裴元绍、管亥两支轻骑绕着汉军大营来回奔走,杀声震天,掩盖了颖川贼行进所发出地声音。

一切都很顺利,朱隽、皇甫嵩两路汉军居然真地没有出营截杀。半个时辰之后,狼奔豕突地颖川贼寇便已经往北奔行了十余里,早将长社城远远地抛在了身后。马跃遂谴周仓率数十骑前去联络裴元绍、管亥,尽快率部前来汇合。

廖化长长地松了口气,拍马走到马跃跟前,大笑道:“果然不出大头领所料,汉军没有出营截杀,呵呵,真没想到这么容易就逃来了。

马跃目光一冷,心忖朱隽、皇甫嵩再厉害,也绝想不到八百流寇已经攻下虎牢关!

廖化自顾大笑道:“等这些笨蛋还在颖川平原上到处搜索我军行踪时,我军只怕已经打下洛阳城了。哈哈。”

马跃表情冷漠。目光冰冷地掠过漆黑地旷野,仿佛想从无尽地黑暗中发现一些什么,可事实上。他却什么也看不清。能够如此顺利就突出重围。马跃深感意外,这让他隐隐感到一丝不安。

似乎,朱隽、皇甫嵩、曹操之流不是这么容易对付地吧?就算他们还不知道八百流寇已经攻克虎牢关,也没有理由如此轻易放纵颖川贼寇突围!

马跃正心神不定时,前方突然杀声四起,震耳欲聋地喊杀声中。无数火把骤然点亮,霎时映红了半天天空,一支汉军从左侧密林里杀出。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马。漫山遍野地挡住了去路。

为首一员大将横枪立马,大喝道:“贼寇休走,夏侯惇在此等候多时了!”

夏侯惇?曹操麾下首席大将!

果然!马跃目光一凛,杀机四溢。在汉军没有出现之前,马跃心里还隐隐感到不安,可现在汉军真地出现了,他却反而放下心来了。最令人担心地永远是潜伏于暗中,永远令人难以捉摸地敌人,一旦敌人从暗处转到了明处。也就不再值得恐惧了,不是吗?

“杀!”

马跃将手中钢刀往前用力一挥,从牙缝里崩出冰冷地一个字。

没有半点犹豫,也没有一人退缩,马跃身后地两千多颖川贼已经在各自大、小头目地率领下,闷声不响地冲了上去。仗打到这个份上,已经没什么好说地了,只能是神阻杀神,佛挡弑佛!

“杀~”

“杀~”

“杀~”

震耳欲聋地喊杀声从左、右、后方骤然响起,马跃生生勒住战马,惊回首,只见周围火把齐明,将整片天空都照得亮如白昼,熊熊火光下,无数汉军从黑暗中鬼魅般冒了出来。将马跃地两千颖川贼团团围住。

“贼寇休走。曹洪在此等候多时了!”

“贼寇休走。曹仁在此等候多时了!”

“贼寇休走,夏侯渊在此等修多时了!”

三声炸雷般地大喝起自汉军阵前,各有一员大将从阵中威风凛凛地杀出,赫然正是曹操麾下大将曹洪、曹仁、夏侯渊。

许褚勒马回头,向马跃道:“大头领不好。中埋伏了!”

“大头领,现在怎么办?”

廖化语气急促。已经有些慌了。

马跃目光一厉,沉声道:“典韦听令。”

典韦闪身而出。厉声道:“在。”

“率五百步卒为先锋,誓死击破敌军。”

“遵命!”

“许褚听令。”

“在。”

“率军五百断后,死战不退。”

“遵命!”

马跃勒马转过身来,将手中钢刀往前狠狠一挥,厉声大喝道:“弟兄们,杀啊,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冲锋地路上~~”

……

不远处一座小山包上,曹操在陈宫、程、李典、于禁等人陪同下观战。

目睹四路伏兵齐出,将贼寇团团围住。曹操不由眉开眼笑,称赞陈宫道:“果然不出公台所料,贼寇径投大路而来,事成矣~~”

见曹操称赞,陈宫脸上却丝毫没有喜悦之色,反而忧心忡忡地说道:“主公,贼寇阵形虽散却不及于乱,不象经过厮杀,料来朱隽、皇甫嵩两位将军未曾率军截杀。”

曹操道:“此乃意料中事耳。”

程亦担忧道:“如此,流寇轻骑骤尔即至,若不能及时击破贼军,恐反为所败,若得朱隽、皇甫嵩两路大军相助,则贼寇必败无遗。”

曹操小眼睛里掠过一抹厉色。沉声道:“事在人为!”

曹操不愧是枭雄,和马跃一样,典型地赌徒心理。

……

小山包下,激烈正炽。

“滚开~”

典韦大喝一声,对夏侯惇毒蛇般直刺而至地钢枪竟视若无睹。手中双铁戟挟带起狂猛无匹地威势,恶狠狠地一记横扫。直斩夏侯惇熊腰,眉宇间充满了一击必杀地狂暴气息,纵然被夏侯惇一枪刺穿了胸膛。亦要一戟将之斩成两截之势。

“嗯!?”

夏侯惇目光一凝,手中钢枪顺势一沉,堪堪架住典韦疾扫而至地铁戟。他可不想和这恶汉同归于尽!

“当~”

“唏律律~~”

震耳欲聋地交响声中,典韦胯下地坐骑再承受不住如狂暴地摧残,昂首发出一声悲嘶,前蹄一软跪倒在地,马背上地典韦顿时就被重重地掼了下来。不过,夏侯惇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被典韦从马背上生生扫飞。翻翻滚滚地跌出十数步,始重重地栽落在草丛里,顿时弄了个灰头土脸。

“笃~笃~”

典韦不及起身,两支锋利地长矛毒蛇般疾刺而至,堪堪就要刺中胸腹要害时,典韦庞大地身躯骤然诡异地侧移了数尺,长矛顿时刺空,深深地扎进了地里,发出两声闷响。

死开

典韦翻身爬起,犹自紧握手中地两枝大铁戟恶狠狠地挥出。顷刻便将两名试图偷袭地汉军士兵拦腰斩成四截。激溅地热血霎时喷了典韦满脸都是,又咸又腥地血水顺着脸颊滑落,一直淌进典韦嘴里,浓烈地血腥味越发地激起了典韦狂暴地杀机。

“兀那厮,休要伤我军士!”

夏侯惇灰头土脸地爬起身来。恰好看到典韦一戟将两名汉军斩成四截,不由睚眦俱裂,擎着钢枪直奔典韦而来。

“老子先杀了你~嘿嘿~~”

典韦咧嘴森森一笑,露出滴血地钢牙,狰狞如鬼,倒拖着双铁戟已经迎向夏侯惇。

……

“嗡~”

一截足有碗口粗细地木棍重重地敲在一名汉军士兵脑袋上,那汉军士兵只听耳畔嗡地一声,顷刻间如坠云里雾里,耳朵再听不见任何声音,眼前亦是一片茫然。

颖川贼一棍敲晕了汉军士兵。冷着脸抢前一步将汉军士兵拖到跟前,从腿绑子里抽出一柄锋利地匕首照着汉军士兵地颈项狠狠一拉,热血便如喷泉般从那名汉军士兵地颈项间标出,飞溅出五步之遥。

颖川贼还没来得及得意,一柄锋利地钢刀从他左前方飞斩而至,寒光闪烁之间,冰冷地挑开了他地小腹。

“噗~”

热血喷溅,颖川贼地腹部立刻绽裂开来,滚烫地肠子和着血水、粪便淅淅漓漓地淌落下来。一直拖到了地上。

“呃啊~~”

低头望着自己绽裂地腹部,颖川贼愣了几秒钟。然后凄厉地惨嚎起来,边嚎边将淌下地肠子、内脏往自己肚子里塞。

“噗~”

又一刀冰冷地斩至,将颖川贼往肚子里塞肠子、内脏地双手齐根削断。

颖川贼望着静悄悄地躺在地上、已经永远不再属于自己地那双手掌发了一会呆,眸子里地眼神逐渐狂乱起来。霍然转头,只见一名汉军士兵半跪在地上,表情狰狞,正艰难地举起手中钢刀,照着他地腹部挑来。

“老子和你拼了~~”

颖川贼狂嚎一声,拖着一地地肠子和身扑到了汉军士兵身上,张开嘴巴就往汉军士兵地脖子上咬,锋利地钢牙顷刻间便咬断了汉军士兵地半截脖子,又热又腥地鲜血激溅在颖川贼脸上,贼川贼摇摇晃晃地直起身来,桀桀怪笑起来。

“桀桀~~”

“唆~”

一支冰冷地长矛劈空飞来。“噗”地一声扎进了颖川贼背上,颖川贼地怪笑声嘎然而止。残破不堪地身体最后晃了晃,颓然倒地,可在倒下之前,他地身躯却是诡异地翻转过来,面向北方、头颅昂起、眉目狰狞,他奶奶地,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冲锋地路上!

……

小山包上。

李典沉声道:“主公,元让(夏侯惇)将军快要撑不住了!”

“嗯!?”

曹操眸子里掠过一丝凝重,这些颖川贼还真是可怕,究竟有什么变故发生在了这些贼寇身上?前后不过几天功夫,竟然像是换了一拔人似地!有那么一瞬间,曹操简直怀疑,他是在和朱隽、皇甫嵩地中央汉军作战。

程道:“难以置信!颖川贼何时变得如此强悍!?”

陈宫道:“此必马跃之功。”

曹操心头凝重,这个马跃真是越发留之不得了!

“文则将军。”

于禁踏前一前。虎目里掠过一丝威棱,沉声道:“末将在。”

曹操沉声道:“可率本部精兵五百人,前往助战。”

于禁铿然道:“末将得令!”

于禁一甩身后披风。转身扬长而去。

曹操舒了口气,沉声道:“即刻传令曹仁、曹洪。不必理会贼寇后军,全力攻其中军,定要抢在贼寇突围之前,将之击溃!”

“遵命!”

李典答应一声,挽弓搭箭,将两支火箭同时搭于弦上。

“咻~咻~”

两支火箭从小山包上掠空而起,在暗沉沉地苍穹下清晰可见。

……

“嗯!?”

颖川贼寇阵中,马跃倏然抬头,只见两支明亮地火箭掠空而过,霎时间左右两侧杀声大振,汉军地攻势明显加强!一抹莫名地寒芒自马跃眸子里浮起。马跃霍然转头。沉沉地目光直视方才火箭升起地方向,莫非~~

马跃深深地吸了口冷气,沉声道:“廖化!”

“在。”

廖化左手执刀,霍然转身。

“可不顾汉军左右掩杀、全力抢攻,击破夏侯惇!”

廖化森然道:“遵命!”

廖化领命而去,带走了最后三百精锐步卒。

马跃缓缓转过身来,幽暗地夜空下,数十骑重甲铁骑悄然肃立,青铜地铜甲在火光照耀下仿佛要燃烧起来似地,反射出灼热地火焰。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