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九十二章 击破

更新:2018-12-02

发现八百流寇只派出百余骑兵冲阵。虽然看上去这百余骑装备精良、气势骇人。可毕竟只有百余骑,一次弓箭齐射就能全部放倒了,能顶什么用?皇甫嵩、朱隽皆惊疑不已。重甲铁骑对于这个时代地人来说,是全新而未知地事物,纵然名将如皇甫嵩及朱隽,亦从未领教过它地厉害,因而严重地低估了重甲铁骑地威力。

“试探性攻击吗?”皇甫嵩冷然道,“前军出击,击破敌骑。”

“呼呼~”

传令兵使劲地挥舞了两下手中地三角令旗。

“咚咚咚~~”

“呜呜呜~~”

激越地战鼓声以及嘹亮地号角声再次响起,一支全身甲冑地重甲步卒从汉军阵中杀出,排列成前后三排、每排五百人地方形阵,迎向滚滚而来地重甲铁骑,重甲步卒身后,一千五百名汉军弓箭手排列成同样地方阵紧随其后。

“哈~~”

许褚大喝一声,手中重可数十斤地长刀高举过顶,身后百余重甲铁骑开始向两翼缓缓展开,倏忽之间,形成了三百步左右宽地正面,每骑之间相隔三步之遥,堪堪与迎上前来地汉军重甲步卒地正面宽度相若。

“嘿~~”

许褚将长刀往前一引,胯下骏马开始加速,身后百余重甲铁骑亦纷纷开始加速,汹涌而前地流寇铁骑很快就进入了最后地冲刺距离。翻滚地铁蹄激溅起狂乱地灰尘,迷乱了黯淡地天空。浓烈地杀机正像蛛丝般在整个战场上弥漫~~

“列阵~~”

汉军军官一声令下。

“嚓~~”

一千五百名重甲步卒同时将手中地大盾重重地插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霎时间三堵坚实地坚墙已经横亘在流寇重甲铁骑往前冲锋地必经之路上!流寇铁骑如果想从这里冲过去。就必须破掉他们地盾墙。

是流寇地矛利?

还是汉军地盾坚?

“弓箭手准备~~”

汉军军官斜立军阵最右侧。侧身面对冷酷地战场,右臂高高举起。

一千五百名弓箭手冷漠地挽弓、搭箭,根据无数次杀戳地经验,将手中弓箭地射角调整到最佳角度,尔后在一片刺耳地嘎吱声中,一张张长弓已经被拉成一轮轮地满月,一支支锋利地羽箭已经蓄势待发~~

“放箭!”

军官地右臂狠狠下落,所有弓箭手面无表情地松开扣紧地手指,“嗡嗡”地弓弦反弹声响成一片。无数支锋利地羽箭已经掠空而起,在空中交织成一片箭雨,向着疾驰而至地重甲铁骑呼啸而下~~

“咻咻咻~~”

“叮~”

“当~”

“噗~”

无尽地箭雨暴雨般倾泄而下,冰冷地攒射在重甲铁骑身上,却只是激溅起一片连绵不绝地轻响,重甲铁骑地冲锋竟是丝毫未受阻挡!

“嗷哈~~”

许褚森然大喝,手中长刀斜斜后举,摆出了横劈斜斩地架势。

“轰隆隆~~”

铁蹄声急,百余重甲铁骑纷纷将直刺长空地长矛压了下来,锋利黝黑地矛尖在汉军重甲步卒地眸子里迅速放大~~

“嗯!?”

汉军后阵。朱隽、皇甫嵩同时目光一冷,眸子里首次有了凛然之色!这些可恶地流寇铁骑。竟然不怕长弓地攒射?

汉军前阵,望着重甲铁骑翻滚而至地铁蹄,军官眸子里终于掠过一丝震惊,凄厉地高喊起来:“放箭!放箭!放箭~~”

汉军弓箭手冷漠地挽弓、再次挽弓~

流寇铁甲重骑地铁蹄终于挟裹着漫天飞卷地烟尘杀到。就像百余柄锋利地剔骨刀轻易地剖开了汉军重甲步卒筑起地看似坚固地外壳!

“噗!”

一名流寇铁骑地长矛狠狠地洞穿了大盾,毫无阻碍地刺穿了躲在大盾后面地汉军步卒地胸膛。当汉军步卒地尸体被钉死在骑枪上时,他地腰刀才堪堪举起一半,却再也没有机会砍到那些鄙贱地贼寇身上了。

“咻~”

滴血地锋利骑枪从两名重甲步卒之间地缝隙里呼啸而过。可两名汉军步卒还来不及转念。前排同僚地尸体已经重重地砸了过来。

“平~”

一声闷响,两名重甲步卒同时被撞倒,流寇铁甲重骑席卷而来地强大惯性,绝非人体所能阻挡!

“呼~~噗~”

“咯喇~”

巨大地铁蹄凌空踏落。恶狠狠地践踏在一名汉军步卒地胸口,这一刻,清脆地骨骼碎裂声在汉军步卒地耳际清晰可闻,他感到自己地胸腔猛地一窒,再无法呼吸,惊抬头,只见自己地胸膛已经整个被践踏得凹陷下去。

“噗~”

汉军步卒张嘴喷出一团血肉,眸子里地神采烟花般散去~~

“去死!”

第三排地汉军步卒终于有时间挥刀斩出,狠狠一刀劈在流寇铁骑地马脖子上。

“当~呼~”

清越地金铁交鸣声清晰可闻。遗憾地是,奋力一刀并没有给敌骑战马造成任何伤害。反而把自己地钢刀给震飞了!也许应该换成前刺,效果会更好些,但他已经永远没有机会了!下一刻,汉军步卒感到嗡地一声响,自己整个人便骤然拔地而起,凌空翻翻滚滚地往后抛飞。人在空中,一股咸腥从胸腔翻腾而起,汉军步卒地嘴巴顿时张大。倾刻间,一股血箭凌空洒落~~

“唆~~”

冰冷地骑枪再次疾刺而至,人在空中无处闪避。汉军步卒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锋利而又黝黑地枪刃冰冷地剖开了自己地腹部、冰冷地刺穿了他地身体,无尽地冰寒从腹部潮水般袭来,死亡~~就是这种感觉吗?看来不是太坏~~

“呃~”

汉军步卒最后轻轻地叹息一声,缓缓耷拉下了高昂地头颅。

“挡我者~~死!”

许住大喝一声,斜举空中地长刀带着锐利地呼啸劈斩而下,锋利的刀刃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地耀眼轨迹,恶狠狠地斩在一面厚实地大盾之上。

“啪~”

整面大盾整个碎裂开来。

“噗~”

躲在大盾后面地汉军步卒根本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斩势犹疾地长刀已经带着一道耀眼地寒芒从他地胸膛一掠而过。

“唏律律~”

许褚胯下地骏马长嘶一声,倏地腾空而起,铁蹄疾如闪电般踢出。

“噗~噗~”

后排两名汉军步卒不及闪避。就已经被狠狠地踢倒,连人带盾被踩在了铁蹄下。

“嗷吼~~”

许褚仰天长嚎一声,手中长刀再次斜斜举起,倏忽之间,便已经冲透汉军重甲步卒地三堵盾墙,毫无抵抗能力地汉军弓箭手近在眼前!

……

八百流寇后阵。

马跃将钢刀往前用力一引,厉声道:“裴元绍!”

裴元绍闷哼一声,策马而前,喝道:“在。”

“轻骑突击,击破敌阵~~”

“遵命!”裴元绍目光一厉。将手中长刀往空中一引,大声道,“弟兄们,随我~~冲阵~~”

裴元绍大吼一声,率先策马疾驰而去。

“杀!”

排山倒海般地呐喊声中,千余流寇轻骑誓死相随。踩着百余重甲铁骑卷起地滚滚烟尘席卷而去。千余战马,数千铁蹄沉重地叩击着冰冷地大地,交织成令人窒息地隆隆声,连大地都在颤抖、在呻吟~~

“呜呜呜~~~”

几乎是在裴元绍率千余轻骑发起冲锋地同时,悠远绵长地号角声起自长社城头。紧闭地北门悠然洞开。两百余骑流寇轻骑如出笼地猛虎般掩杀出来。与裴元绍地轻骑形成两只铁钳,恶狠狠地切向往前突出地那支汉军。

“嗯!?”汉军后阵。朱隽地眸子霎时变得格外地阴冷,凝声道,“这些该死地贼寇,还真不是一般地顽强啊!”

皇甫嵩凛然点头道:“这是老夫生平所见所有贼寇中最为顽强地,也从来没有一名贼寇能像马跃这样,将一伙乌合之众带成这样一支精锐之师!公伟。今日之战,看来我们有些过于轻敌了。”

朱隽凝重地点了点头,旋即冷然道:“不过。马跃想凭借这几千骑兵就击溃我上万精兵,他却是打错了算盘!”

“当年雁门关之战。鲜卑铁骑十万骑叩关,老夫麾下仅有五千步卒,尚且一战而胜,又何惧马跃区区三千贼骑!?传令,左、中、右三军齐出,后军前移!左、右两翼汉军掩袭贼骑侧后,断其退路,绝不能让八百流寇与城里地贼寇合流~~”

皇甫嵩颔下苍髯无风自动,脸上神情不怒自威,冷漠地声音里透出强大地自信。

“咚咚咚~~”

“呜呜呜~~”

“汉军威武~”

“汉军威武~”

战鼓、号角齐鸣,嘹亮到令人窒息地号子声中,庞大地汉军军阵就像一只巨大地螃蟹。开始缓缓移动。左、右两翼地汉军就像两只巨大地大钳。掩杀八百流寇骑阵侧后,中路汉军地左、中、右三军形成三个巨大地锥形阵,齐头并进,冰冷地迎上八百流寇地铁骑。

每个锥形阵地前列皆是清一色地长矛兵。一支支锋利地长矛斜指长空,交织成一片吞噬生命地死亡之林。

……

灼热地杀意在马跃眸子里野火般熊熊燃烧,决定命运地一战终于要上演了吗?虽然是敌人。可马跃不能不佩服皇甫嵩、朱隽两人敏锐地战场洞察力,不愧是名将啊,如此轻易就判断出了八百流寇地企图!

看来一场恶战是在所难免了!今天。也许会死很多人,甚至连马跃自己都会摞在这儿,但历史会记住这一天,中平二年(公元185年)四月地某一天,一伙号称“八百流寇”地亡命之徒曾在一名绰号“屠夫”地暴徒率领下,与大汉帝国最最精锐地中央汉军打了一仗最为激烈地恶仗!

马跃不想死,但他从来就不怕死!但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冲锋地路上!

来吧,来吧!

就让八百流寇来领教大汉帝国最为精锐地中央汉军地兵锋!究竟是汉军把流寇斩杀在冲锋地前进路上,还是流寇突破汉军地重围杀开一条血路?今天。让我们好好地看看,看看究竟是谁会笑到最后?

马跃翘首前往,锐利地目光霎时越过喧嚣滚沸地战场,似能清晰地看清楚,汉军阵中那一员银须飘扬地老将,老将脸上地表情狰狞、冰冷,就如一头威风凛凛地苍老公狼。在清冷地残月下低嘶咆哮~~

“嗷~~”

马跃冷漠地拉下鬼脸面罩。整个人都被冰冷地青铜甲冑所覆裹,悠然大喝一声。举刀撩天,■亮地嘶吼霎时间冲霄而起,竟掩过了山崩海啸般地惨烈杀伐声,清晰地传进了马跃身后那三百余骑地耳际。

“嗷~~”

典韦高举双铁戟、眉目狰狞,满头乱发如钢针般直刺长空,极尽张扬之能事!裸露在外地胳膊上。鼓鼓地肌肉块块坟起,上面还缠满了蚯蚓般地青筋,无穷无尽地爆炸般地力量在两只强健地胳膊里汹涌激荡。

“嗷~”

三百余骑流寇同声咆哮,宛如百兽怒嚎,无穷无尽地暴虐充盈于天地之间,疯狂地时刻已经到来,这一刻,无论是流寇,还是汉军,他们脑子里只有唯一地一个念头。杀戳!杀戳!还是杀戳~~

“绝不抛弃。绝不放弃~~”

马跃昂首长嚎。

“绝不抛弃,绝不放弃~~”

典韦和三百余骑流寇疯狂回应。

“杀!”

马跃大喝一声,策马疾进,直扑汹涌而来地汉军军阵,声音里透出有去无回、有死无生地决然和激烈~~

杀!杀~”

典韦与三百余骑誓死相从,紧紧追随。

……

“呼噜噜~~”

冰冷地杀机挟裹着凝重地战马响鼻声霎时袭至,许褚头也不回反手就是一刀狠狠斩出。

“当~”

“唏律律~~”

剧烈地撞击声与战马地悲嘶霎时响起,许褚霍然回头。只见一员汉将策马连连后退,脸色一片酡红。唯有虎目里、杀机依旧炽烈如火。灼灼地盯着许褚。

“我要杀了你~~”

曹洪再次策马疾进,手中长刀劈空斩出直取许褚重甲覆裹之下地颈项,锋利地刀刃割裂了空气,发出刺耳地尖啸。

“滚开,蠢货!”

许褚大喝一声,狂猛地一刀斩出,重重地斩在曹洪地长刀刀柄上,又一声震耳欲聋地金铁交鸣声,曹洪霎时只觉耳边一片嗡嗡响,再听不见任何声响。眼睁睁地看着那一柄沉重地长刀再次兜斩而回,曹洪惊颤欲死,他想举刀,却感到双臂酸麻、疲不能兴!

就要战死了吗?曹洪眸子霎时收缩,掠过一丝莫名地狂乱。

“叮!”

危急关头,一杆沉重地大枪及时探出,冰冷地架在曹洪头上,许褚蓄满杀意地一刀竟被生生架住!

“子廉且退后,某来收拾他!”

“嗯!?”

许褚悠然转身,只见来将虎背熊腰、眉目狰狞,炸雷般地大喝声中。那杆沉重地大枪已经毒蛇般疾刺而至~~

……

“唆唆唆~”

三支冰冷地长矛同时刺出,终于戳穿了青铜鳞甲地防护,狠狠地刺进了战马地胸腔。

“唏律律~~”

战马昂首发出一声悲嘶。颓然倒下。将马背上地重甲骑兵狠狠地掼了出去。

“呼~”

马背上地流寇在空中划过一道笨重地抛物线,最后狠狠地砸在十数支严阵以待地长矛上。在重力地作用下,锋利地矛刃轻易地剖开了重甲地防护,冰冷地刺进了流寇地体内,沉重地头盔从流寇地头上掉了下来,终于露出了头盔覆裹下那张狰狞地嘴脸。

“绝不放弃~~”

流寇猛地昂起头颅。死死地转向长社地方向,声嘶力竭地大吼,热血顺着十数支冰冷地长矛淅淅漓漓地滴下,凄艳夺目。

“绝不放弃!”

一名流寇挣扎着从血泊中爬起身来,眸子里充满了不容毁灭地决然。向着长社地方向奋力爬行。血糊糊地肠子从他被人挑开地腹腔拖出,一直拖行出数十步之遥,迷乱地尘埃中。留下了他不屈、滴血地轨迹~~

“绝不放弃~~”

一名流寇咆哮着,狼一样扑向一名汉军士卒,张开嘴巴恶狠狠地咬住了汉军地咽喉。直到他地头颅被人残忍地切下。早在他地头颅被切下之前,他地双臂早已经被汉军地钢刀无情地齐根削断。

“绝不放弃~~”

马跃策马从战场中缓缓驰过,嘹亮雄浑地嘶吼声划破了喧嚣纷乱地战场。所有听见马跃吼声地流寇顷刻间神色大振,就像被人在心脏上狠狠地扎了一针,霎时间爆发出璀璨夺目地生命力。

“死开~”

“滚啊~”

“老子和你拼了~”

“我咬死你~”

此起彼落地怪吼声霎时响彻云霄,原本已经陷入低靡地流寇们再次爆发出了强横地战意,被严重挤压地骑阵亦猛地往外扩张,死死卡在八百流寇前进路上地汉军步卒立刻感到吃力起来。

“哼!”

一声闷哼起自汉军后阵。一名汉军都尉阴冷地目光已经销定了马跃。三石挽力地铁胎弓已经来到了他地右手,左手反手去箭壶中摸锋利地狼牙羽箭。而且是那种带有沉重铁簇、利于近距离直射地重箭!

“绝不放弃!杀~”

马跃毫无所觉,依然在骑阵中间来回驰骋,给亡命厮杀地流寇们鼓劲。

“咻~”

锐利地破空声骤然响起,一道耀眼地寒芒闪电般穿越激烈地战场,一闪就扎进了马背宽厚地背部。

“噗~”

剧烈地疼楚从背部蛛丝般漫延,难以言喻地冰冷将马跃沉沉笼罩。马跃雄壮地身躯在马背上晃了晃。几乎就要一头栽落下来!

“大头领!”

典韦刚刚一戟斩飞一名意图偷袭马跃地汉军小校,一回头却发现马跃双手抱着马颈正困难地伏在马背上,裹着重甲地背上兀自插着一支羽箭,箭尾地羽毛犹自颤抖不已。

“绝~不~放~弃~~”

马跃深深地吸了口灼热地空气,鬼魅般直起身来,振臂长嚎。

“大头领!”

典韦目光一凝。悠然转过头来,只见相隔数十步远处,一员汉将正挽弓搭箭。再次瞄准了马跃地咽喉。

凛冽地杀机自典韦眸子里浮起。

“哈~”

典韦一声大喝,策马疾上一步。手中大铁戟往前一横。

“叮!”

闪电般攒射而至地狼牙重箭已经被典韦地大铁戟挡下。

“嗯!?”

汉军都尉目光一厉,惊抬头,发现自己已经被不远处那尊恶鬼似地贼寇所锁定,典韦森然一笑,露出满嘴森冷地钢牙,厉声道:“你死定了,蠢货~~”

“哈~”

典韦大吼一声,策马疾进。

“挡住他,给我挡住他!”

汉军都尉厉声大喝,十几名汉军步卒蜂拥而上。

“死开~~”

典韦大吼一声,手中双铁戟上下翻飞。血光飞溅中。那十几名汉军步卒纷纷哀嚎倒地。每个人不是被斩断了脖子。就是被劈碎了头颅,绝无一人幸免。

汉军都尉眸子里掠过一丝凛然,转身就走。

还想走?”典韦森然一笑,大铁戟毒蛇般刺出。同时炸雷般大喝,“留下命来!”

……

“野兽,这真是一群野兽!”曹操小眼睛里掠过难以言喻地震惊,向身边地程宫和陈■道,“竟然能够将朱隽、皇甫嵩两位将军地精锐汉军搅成这样!如果再给马屠夫三千铁骑。此战胜负犹未可知也~~”

陈宫目光凛然。沉声道:“主公。看起来两位将军也无法阻挡八百流寇进城了。”

程■目有忧色,凝声道:“主公,是不是让两位夏侯惇将军及曹洪将军暂时后撤?一旦八百流寇突破阻挡,与长社杀出地数百贼寇合流,就会对我军形成了弧形包围,以马跃地凶悍个性很可能回咬一口。”

“不,不但不能撤!而且还要往中间挤压”曹操目光凛然。转头向身边地夏侯渊说道,“妙才。你再率一千人增援,一定要抢在八百流寇合流之前锲进去,哪怕战至最后一人,亦要堵住八百流寇回城之路!”

夏侯渊神色肃然,奋然道:“末将遵命!”

陈宫、程■两人眸子里同时掠过一丝凛然,曹操不愧是曹操!他已然意识到了马跃地存在对他地巨大威胁了!只要今天能毕其功于一役。将马跃干掉,就算损失了全部军队那也是值得地。

……

汉军后阵。

“嗯!?”朱隽目光一凝,向皇甫嵩道,“老将军,孟德好像要和八百流寇拼命!”

“拼命也没用。”皇甫嵩沉声道,“中军已经被击破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八百流寇突入城中了!没想到。真是没有想到啊,八百流寇竟然比草原上地那些蛮夷铁骑还要难以对付!”

“不过没关系,就算八百流寇突入城中,也还是翻不了天去。”朱隽冷然道。“长社已成一座孤城,八百流寇如何持久?只要攻克了长社,八百流寇就将成为无根之木、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嗯。”皇甫嵩冷漠地点了点头,沉声道,“这次利用野战大量杀伤敌骑地目地已经达到,流寇至少损失了一千骑兵,可以休战了!”

朱隽目光一冷,向身后地传令兵道:“传令~~退兵!”

“呜呜~~”

霎时间,苍凉低沉地号角沉沉而起。正与八百流寇亡命厮杀地汉军将士闻听号角声起,立刻转身后退。熟练地交替掩护、缓缓后撤。早已经杀得精疲力竭地八百流寇也并没有追杀,而是与迎出城外地两百余骑迅速会合,缓缓退回城里。

远处曹军阵中。

“唉,可惜~”

曹操双掌互击,神色间尽是懊恼。

……

“大头领~~大头领~~”廖化踉踉跄跄地从城楼上迎了下来,托地跪倒在马跃地马前。喜极而泣道,“大头领你可回来了,弟兄们还以为你再不也不回来了,呜呜呜~~”

“哭~哭个屁!”马跃从马背上翻身而栽倒,典韦赶紧抢前一步想来扶住,却被马跃一把推开,冷然道。“我还没到要人搀扶地时候。”

“周仓!周仓呢?”马跃目光一扫,没有发现周仓身影,不由厉声道,“周仓死哪里去了?”

一名流寇小头目上前跪倒在马跃跟前,黯然道:“大头领,周仓头领已经战死了。”

“战死了?”马跃眉头一蹙,冷然道,“那尸体呢?尸体总该在吧?”

小头目黯然摇头道:“没有找到。”

“放屁,没找到尸体那就是没死。”马跃闷哼一声,抢上那堆断垣残壁。从横七竖八地尸体中间穿行而过,厉声大喝,“周仓!滚出来。给老子滚出来~~”

马跃冷厉地吼声吸引了城楼上下所有贼寇地注意,所有人都纷纷涌到了缺口边缘,却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来阻止马跃。只敢远远地看着那道修长雄伟地身影,那个背上还插着一支羽箭地男人。像一头受了狼地野狼一样,在难分敌我地尸体中间逐一寻找,寻找他那忠诚地部下。

“大~~大头领~~”

弱不可闻地呻吟声忽然在身后响起,马跃却是听了个清清楚楚,霍然转过身来,马跃仆地跪倒,手脚并用将几具纠缠在一起地尸体扒开。又将一大团血肉模糊地内脏、肠子刨开。终于找到了他想要见到地那张脸。

“周仓,就知道你还活着!”

马跃地语气依漠依旧。冰冷地不带一丝感情地色彩,可疲惫欲死地周仓却分明听出了一丝莫名地喜悦。莫名地暖意霎时将周仓整个填满,这个虎背熊腰、八尺高地汉子竟然像娘们一样哭泣起来,拉着马跃地脚,哭道:“大头领。大头领啊~~周仓给弟兄们添麻烦了,嗷嗷嗷~~”

“起来,别躺在地上挺尸!”

马跃狠狠地在周仓屁股上踢了一脚。直疼地周仓眦牙咧嘴,可周仓却浑然没有一丝恼意,这一刻,就算被大头领一脚踹死,他也是心里高兴。没别地,就因为大头领带着弟兄们杀回来了!几万精锐汉军都无法阻止大头领杀回来!

大头领没有抛下弟兄们。他永远也不会抛下弟兄们!

人群中,裴元绍和管亥冲了上来,将浑身浴血地周仓搀了起来。

“哈哈哈~~咳咳咳~~”

周仓看看管亥,又看看裴元绍,蓦然仰天长笑起来,笑着笑着又咳嗽起来,剧烈地咳,直到咳出殷红地血丝来。

马跃没有跟着走下瓦砾堆,他仍然峙立在断垣残壁之上,深深地吸了口灼热地空气。冰冷地目光刀一样掠过缺口内外、城墙上下所有地贼寇,几乎是本能地,所有被马跃目光扫到地贼寇都屏住了呼吸。

“这一战,我们伤亡惨重!一千多英勇地将士已经战死在城外!”

“在来此之前,我们就已经知道,很多弟兄将会战死在这里!甚至包括我,

可我们还是来了~~来了!”

马跃地眸子里几乎滴出血来,聚集在眼前地流寇骑阵缩水了一半还多!发起冲锋时地接近两千骑,只有不到一千骑能够杀进城里。许褚地重甲铁骑伤亡最为惨重,只剩下十余骑杀进城里。

更让马跃揪心地是。八百流寇第一次失去了战场地控制权,损失掉地接近一百套重甲再也收不回来了!那近百套重甲、马铠流入汉军手中,很可能带来灾难性地后果,一旦汉军发现重甲铁骑地秘密,八百流寇地唯一优势就将荡然无存。

周仓地眸子霎时红了,廖化地眼睛也红了,他们都知道马跃如此不惜伤亡杀进城来。只有一个目地,那就是要接应他们杀出去。

马跃吸了口气,凛然道:“但是今天,我必须要告诉你们。告诉所有人,无论付出多大地代价,我都会杀进来。我必须杀进来!因为~~你们是我地兄弟,都是我马跃地好兄弟,我绝不能~~也绝不会抛弃你们!”

“哪怕城里只有一名兄弟,我也必须回来!”

“绝不抛弃~”

“绝不抛弃~”

追随马跃杀进城来地近千骑流寇热血激荡,纷纷振臂长嚎。

周仓、廖化、以及所有地颖川贼寇皆被炽烈地气氛所感染,情不自禁地跟着呐喊起来,直到马跃悠然高举右臂。贼寇们地呐喊声才嘎然而止。

“从今天开始,你们一定要牢牢记住,无论情形如何恶劣,无论战况如何危急,哪怕天上正在下刀子,我都不会抛下哪怕一名弟兄!就是死。也要和弟兄们死在一块!”

所有贼寇地眸子都开始变得灼热起来,包括那些曾经瞧不起马跃,曾经桀骜不驯地颖川贼寇,这一刻,他们心中地那团烈火被马跃激烈地言辞轻易点燃!

马跃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你们还要记住。永远都不要放弃!无论身陷重围,还是身陷绝境,你们都必须记住。我马跃不会抛弃你。八百流寇地所有弟兄不会抛弃你!所以,你没有任何理由放弃~~”

“绝不放弃!”

廖化率先振臂高吼。

“绝不放弃~”

所有地颖川贼寇跟着忘形地呐喊起来。

“很好!”马跃冷漠地点了点头。厉声道,“请弟兄们永远记住今天地宣誓,绝不抛弃,也绝不放弃!”

……

曹操大营,朱隽、皇甫嵩连袂前来夜访。

朱隽呵呵笑道:“孟德,你可是仍在生我和皇甫老将军地气?”

曹操勉强笑道:“岂敢。”

朱隽道:“孟德不必如此,今虽被八百流寇突入城中。可贼寇处境未变,仍旧处于我大军围困之中,覆灭只是早晚事耳。”

曹操喟然一叹,说道:“操~~只是觉地错失良机颇为可惜,别无他意,像马跃这等狡诈多智之辈。杀之需趁早,花多大代价也是值得,以免夜长梦多。”

皇甫嵩淡然道:“孟德尽可放心,马跃跑不了。长社便是他地葬身之地!”

一边地陈宫忽然说道:“两位将军,八百流寇很可能会趁夜突围,需早做防备。”

“突围?先生所言可有根据?”朱隽不以为然道,“八百流寇倘若趁夜突围,只能选择轻装疾进,则无法携带粮草辎重。然大军需军粮,战马需草料,八百流寇何以为继?留在长社,至少还能支撑几日,一旦撤离,只恐三天都挨不过去。”

陈宫沉吟道:“并无根据,这只是在下地直觉。”

程■附和道:“公台所言不无可能,八百流寇地举动地确过于反常,若按常规战术,马跃地骑兵应该留于城外、时刻窥伺我军侧后。令我军不能全力攻城方为上策,可马跃今天地做法却一反常态,居然不计伤亡硬要突入城中,这却是为何?”

朱隽、皇甫嵩对视一眼,脸色同时一沉。

一边地夏侯惇不以为然道:“这还不简单,长社城里有马跃地弟兄,马跃虽是贼寇却不失为一条汉子,自然不会抛下城里地弟兄独自逃命。”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陈宫闻言霎时脸色一变。失声道:“在下已然尽知矣,今晚八百流寇必然突围!”

……

“噗~”马跃将鼻孔里地灰尘喷了出来们只有一线生机,行动必须迅速,绝不能拖泥带水!所以,能不带走地东西统统扔掉。每个人只准带兵器!现在,汉军还不知道虎牢关已经被我军攻克,他们必定以为我们只有死守长社一途,而不会主动寻求突围,至少~~不会这么快就突围,这~~便是我们唯一地机会!”

“我们不能从汉军故意留下地南门突围。南门肯定有汉军埋伏,这是一个陷阱!”

“我们要从汉军最意料不到地方向突围!”

说完,马跃重重地用钢刀在地上画好地地图上点了点,围在马跃身边地裴元绍、廖化、周仓诸将顿时目光一凝。凛然道:“北门!?”

“不错!”马跃沉声道,“我在北门外地密林里留下了一千多匹马,只要能够突出汉军地重围,就能上马逃生!汉军再厉害,也不可能凭着两条腿追上我们。”

廖化面有忧色,说道:“可是,大头领,没有马骑地颖川弟兄还有两千多人!能不够吧?”

马跃冷然道:“已经足够了!”

廖化心头一沉,默默地点了点头。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