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八十七章 铁壁合围

更新:2018-12-02

“哈哈哈,大人,全他妈是肉炖野菜,肉都炖的烂了,真香啊!”秃耳狼用马刀从锅中戳出一大块肉,大笑道:“娘的,跟着皇甫嵩那老东西,弟兄们都已经几个月不知肉味了,今天终于可以大吃一顿了,嘿嘿。”

“等等!”丘力居眉头一蹙,沉声道:“先别急着吃,没准这是贼寇的奸计。”

秃耳狼不以为然道:“不会吧,大人,这肯定是贼寇正准备吃大餐呢,闻听我们乌桓铁骑杀到,连肉都顾不上吃就匆匆忙忙躲进大营去了,哈哈。”

丘力居皱眉道:“还是小心点好,汉人太狡猾了,你把那个汉人向导叫过来。”

秃耳狼呃了一声,领命去了,片刻功夫就领着一名形容猥琐的男子走了过来,那男子低眉顺目向丘力居道:“大人有何吩咐?”

丘力居用马刀戳起一大块肥肉,递到男子嘴边,狞笑道:“把这块肉吃了!”

男子不敢拒绝,只得伸出双手捧住肉块,硬着头皮连汤带汗送进嘴里,嚼的津津有味,吃完了还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眉开眼笑道:“好吃,真好吃,多谢大人。”

一边的秃耳狼看的直吞口水,向丘力居道:“大人,现在总可以吃了吧?”

丘力居道:“再等等。”

……

马跃大营。

小头目昂然直入,单膝跪伏于地,抱拳朗声道:“小人高顺叩见大头领。”

“高顺,你原是彭脱部下?”

马跃点了点头,三国时期好像有这么一号人物,不过应该是籍籍无名之辈,至少马跃没什么印象。

高顺答道:“正是,小人原是并州雁门人,只因恶霸横行乡里,小人一怒杀之。从此流亡他乡,自去岁来到颖川,本欲投军效力,不想又遭狗官陷害。后幸得彭脱头领所救,从此成为一名山贼。”

马跃心中恻然,沉声道:“邓茂、彭脱二位头领皆已战死,所部人众无人统驭。我看你挺会带兵,这两部人众就归你统率。”

高顺恭恭敬敬地答道:“遵命。”

正说间,郭图的身影忽然从帐外闪了进来,向马跃道:“大头领,情形不对。”

“嗯?”

马跃嗯了一声,冷冷地掠了郭图一眼。

郭图心头霍然一跳匆忙低下头来。低声道:“那些该死的乌桓蛮夷好像并不急于吃肉。”

“是吗?”马跃心头一跳,沉声道:“走,瞧瞧去。”

小河畔,乌桓铁骑阵中。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见汉人向导还是没有任何异常。丘力居终于放下心来,向秃耳狼道:“行了,告诉弟兄们。可以放心吃肉了。”

秃耳狼一声欢呼。仰天大吼道:“弟兄们,开吃喽~~”

早就已经等得不耐烦的乌桓蛮夷们顷刻间爆发出山崩海啸般的欢呼声,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纷纷围到了一口口陶锅前,拔出马刀戳起锅中的肥肉、野菜狼吞虎咽起来。自从大汉朝廷下令征发以来,三千乌桓铁骑就一直追随右中郎皇甫嵩四处征讨,已经很久没有尝过肉味了。

丘力居也从锅中抢了一块最大的肥肉,风卷残云般一扫而光。又从锅中捞了一把野菜嚼着吃了,不由连连点头:“香。真香,这是什么肉?怎么以前从未吃过?”

秃耳狼咕嘟一声吞下了一块肥肉,嘟嚷道:“管他娘的什么肉,好吃就行。”

丘力居一马鞭抽在秃耳狼背上,骂道:“别只顾着吃,小心八百流寇偷袭。”

秃耳狼不以为意道:“这里地势开阔、一望无垠,八百流寇一出军营我们这儿就能看的清清楚楚,弟兄们有的是时间上马迎战,流寇真要敢来就叫他们有来无回。”

丘力居一把夺下秃耳狼手中肉块,骂道:“吃吃吃,就知道吃,小心撑死!哎,你他娘地给老子留一点~~”

那汉人向导又从锅里抢了几块肉、一大挑野菜吃完了,这才心满意足地溜到河边去洗手,才刚把手抻进水里,就感到腹部一阵剧烈的疼痛,向导的脸色顷刻间一片煞白,双手提住腰带,急急闪进了河边的一蓬蒿草丛里,伴随着一阵劈里啪啦的声音,一股恶臭开始从草丛里弥漫开来。

辕门上,马跃在郭图、许褚等人的陪同下冷然肃立,远处河滩上乌桓蛮夷的一举一动依稀可见。看到这些蛮夷终于中计,将锅里炖烂地人肉和毒草当成美餐享用,马跃眸子里悠然掠过一丝狰狞的杀机。

马跃身后,郭图胃里却又是一阵阵的翻腾。

……

尉氏、汉军大营,曹操已经告辞离开,忙着收拢残兵、安营扎寨去了。

皇甫嵩指着地图对朱隽说道:“颖川往西有轩辕山、嵩山阻隔,往北有黄河挡道,刚刚得到消息,豫州牧、虎贲中将袁术统兵数万已经接连收复颖川郡南部定陵、昆阳诸县,大军正向颖阳日夜逼进!如今颖川贼寇的活动范围,已被压缩在阳翟、颖阳、长社之间地狭小区域。”

朱隽道:“曹操虽败,却无伤我军根本,颖川贼寇虽胜,却死伤惨重,已经元气大伤,马跃之八百流寇虽然骁勇善战,终究不过千余兵力,只要丘力居的三千乌桓铁骑尚在,马跃终翻不了天去,败亡乃早晚之事。”

皇甫嵩道:“大将军遣人送来密信,具言西凉董卓与阉党互相勾结,诬陷太尉张温勾结西凉贼意图谋反,天子不察、为阉党所蒙蔽,已然将张太尉收押在监、押送进京,所部大军尽归董卓。阉货张让、赵忠又日夜劝说天子,意图将丘力居之三千乌桓铁骑征发凉州,讨伐北宫伯玉叛乱,天子似有意动。”

朱隽皱眉道:“此分明是阉党欲夺大将军手中兵权耳。”

皇甫嵩叹道:“若没有丘力居三千乌桓铁骑,要破马跃八百流寇殊为不易。”

朱隽道:“老将军。看来得速战速决了!定要抢在乌桓铁骑被征发凉州之前击破八百流寇。”

皇甫嵩从桌案上抓起酒蛊一汲而尽,凝声道:“公伟所言正合吾意。”

二人正商议间,忽有小校匆匆入帐,慌然道:“二位将军,大事不好。”

皇甫嵩眉头一蹙,沉声道:“何声惊慌?”

小校道:“丘力居纵骑劫掠颖川百姓,不慎中了贼寇奸计。三千铁骑仅只逃回百余骑,其余部众皆墨矣~~”

“光啷~”

皇甫嵩端于手中的酒蛊失手坠地,发出一声闷响。

朱隽亦是色变道:“你说什么!三千乌桓铁骑只逃回来百余骑?”

小校顿首于地,应道:“正是。”

皇甫嵩终于回过神来,花白的苍髯无风自动,冷然道:“丘力居何在?”

“丘力居逃回大营之后即告昏迷。随军郎中正在救治。”

朱隽向皇甫嵩道:“老将军,且往一看究竟。”

皇甫嵩凝然点头,两人相偕来到丘力居营中,果见丘力居神出鬼没色苍白、已经陷入昏迷,躺在席上仍在不停地颤抖,两名士兵正将他的嘴巴强行扳开。一句郎中正往他的嘴里灌入汤药。见到皇甫嵩与朱隽,那名郎中慌忙停了下来,跪拜于地。

“小人见过两位将军。”

皇甫嵩嗯了一声。朱隽伸手一指席上昏迷不醒地丘力居。沉声问道:“丘力居大人情况如何?”

郎中道:“回禀将军,丘力居大人误食乌头、毛茛、翠雀、金莲花、毒芹等多种毒草,所幸剂量较少,所以并无性命之忧,待小人灌入甘草法消其毒性,便可醒转。”

皇甫嵩道:“随同丘力居一并逃回之百余骑乌桓骑兵中,可有中毒较轻者?”

郎中道:“有三人中毒较轻。”

朱隽道:“速速唤来。”

……

长社北效。八百流寇大营。

“咴律律~~”

一声响亮的马嘶声直冲云霄。

“真是好马!”许褚一把牵住马缰,伸手抚着骏马的鼻梁。忍不住赞道:“乃是匹万里挑一地良驹。”

马跃心头一动,问许褚道:“仲康亦知相马?”

许褚道:“古之善相马者,寒风相口齿,麻朝相颊,子女厉相目,卫忌相髭,许鄙相尻,投伐褐相胸胁,陈悲相股脚,秦牙相前,赞群相后,凡此十人者,皆天下之良工也。若赵之五良,秦之伯乐、九方堙,尤尽其妙矣。其所以相者不同,见马之一征也,而知节之高卑,足之滑易,材之坚脆,能之长短。”

马跃听得云里雾里,但大概意思还是听懂了,看样子许褚不仅力大无穷、武艺高强,而且还精通相马之术,这对于马跃地八百流寇而言真可谓是无价之宝!毕竟,要想组建一支强大地骑兵,没有一批精通马性的后勤兵是能以想象的。

“许褚听令。”

许褚昂然挺直虎躯,大声道:“在。”

马跃道:“自今日始,汝即为八百流寇之马倌!负责照料军中所有马匹一应俱细事务,但有差错,唯你是问。”

许褚嗡声道:“遵命。”

语音方落,营外再次响起杂乱的马蹄声,一伙流寇骑兵驱赶着一批无主战马自辕门外蜂拥而入,溅起的碎草烟尘再次迷乱了天空。骑兵过处,周仓翻身落马,疾步奔行到马跃跟前,大笑道:“大头领,这是最后的两百余匹了,剩下地几百匹战马跑散了,还有一百余骑逃回尉氏汉军大营去了。”

周仓神色间充满了兴奋,自从成为一名黄巾贼以来,他还从未像今天这般惬意过。那些可怜地乌桓蛮夷,一个个神色苍白、表情痛苦,跑着跑着就自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周仓率领八百流寇甚至没怎么厮杀。三千乌桓铁骑就几乎全军覆灭了!看着那一匹匹无主地战马在原野上狂奔、悲嘶,周仓和流寇们直兴奋得仰天长笑。

那可是几千匹战马啊,以后就归八百流寇所有了!

裴元绍大喜道:“伯齐,加上这两百余骑,总共已经夺得乌桓战马2500余匹,弟兄们再不用担心没有马骑了,哈哈”

郭图掠了马跃一眼。只见马跃表情冷漠,脸上丝毫不见兴奋之色。马跃的这份冷漠绝非装出来的,因为郭图看到了马跃眸子深处那一抹深深的忧虑。毒计奏效,三千乌桓铁骑弹指间灰飞烟灭,八百流寇凭空斩获两千余匹战马,马跃应该感到兴奋才是!然而令郭图感到困惑的是。马屠夫却似乎并不高兴?

“报~~”一句流寇疾奔而来,仆地跪倒在马跃跟前,喘息道:“孙仲将军战死,廖化将军率军已回长社。”

“让廖化即刻来大营见我。”

马跃目光一冷、转身入帐,郭图、裴元绍、许褚、典韦、周仓、管刻、高顺等人皆鱼贯而入。分列左右两侧。

马跃走到案后席地落坐,向郭图道:“公则,拿地图来。”

郭图急上前两步。从怀里掏出地图于桌案上摊开。马跃对着地图看了半天,眸子里忽然掠过一丝阴霾,抬头问高顺道:“高顺。”

高顺踏前一步,拱手作揖道:“小人在。”

“各部颖川兵尚有多少人众?”

高顺答道:“原彭脱将军部下千余人众,原卞喜将军部下千余人众,原天将军张梁、车骑将军何仪部下九百人众,合计三千人众。”

三千人?加上廖化、孙仲所部颖川兵那就是六千人!此战虽然损失惨重。可剩下地都是些精壮,战斗力只强不弱!更重要地是经此一战。张梁、何仪、彭脱、卞喜、孙仲等黄巾军中的高级将领大多战死,放眼颖川,再没人能够威胁到马跃的地位了。

只要收拾了廖化,就能将六千颖川精壮完全掌握,假以时日,这六千精壮未必便不能成为又一支令人生畏的八百流寇。

“报~~廖化将军求见。”

“让他进来。”

帐帘掀处,廖化昂然直入,于帐首拱手作揖道:“廖化参见大将军。”

马跃目光一冷,厉声道:“廖化,你可知罪?”

廖化愕然道:“大将军何出此言?”

马跃大喝道:“你身为四护将(张梁封廖化、卞喜、彭脱、孙仲为四大护将)之首,却督师不力,彭脱、卞喜、孙仲三位将军先后战死,又疏忽大意,以致长社险些失守,若非高顺临阵不乱,以寡击众击败夏侯渊所部,后果将不堪设想。”

廖化闻言黯然,卞喜、彭脱、孙仲三人战死,他比谁都难过,再加上他素来嘴拙,当时就呐呐地说不上话来。

马跃趁势喝道:“廖化,你可知罪?”

廖化黯然道:“廖化知罪,听凭大将军责罚。”

马跃森然道:“好,自今日始,降你为百人将,可服气?”

廖化无奈道:“服气。”

马跃目光一冷,沉声道:“高顺听令。”

高顺身躯一震,急踏前一步,昂然道:“小人在。”

马跃道:“自今日始,你即为颖川步军统领,统驭六千颖川精壮。”

高顺神色肃然,朗声道:“末将遵命。”

……

曹操大营。

程昱神色黯然地向曹操道:“主公,颖川一战,我军折损士座合共两千余人,曹洪将军、夏侯渊将军及乐进将军至今下落不明。”

曹操神色惨然,喟然长叹道:“想来凶多吉少矣。”

陈宫劝道:“吉人自有天相,主公不必忧虑。”

三人正说间,夏侯惇忽昂然而入,沉声道:“孟德,刚刚接到探马回报,子廉、妙才皆无恙,稍侯即回大营。”

曹操急问:“可知文谦下落?”

夏侯惇神色一黯,恻然道:“文谦他~~已经战死。”

“文谦!”曹操痛呼一声,脸有戚容。长叹道:“吾失文谦,犹如猛虎之折双翼、壮士之断双腕矣~~”

夏侯惇眸子里掠过一丝阴冷,嗡声道:“来日战阵之上某誓斩廖化首级,献于文谦灵前,以告尉逝者在天之灵!”

程昱及陈宫亦劝曹操道:“主公且节哀,而今颖川贼寇未灭。非伤心之时也。”

程昱、陈宫正劝时,曹仁急奔走而入,脸色惶然之色,夏侯惇皱眉道:“子孝何故慌张?”

曹仁喘了口气,急道:“主公,末将刚刚去拜访丘力居大人。却听到消息说三千乌桓铁骑已然全军覆灭矣。”

“什么!”

曹仁此言一出,曹操、程昱、陈宫及夏侯惇四人尽皆失变,夏侯惇更是难以置信道:“这怎么可能?八百流寇仅止千余骑兵,丘力居足有三千铁骑,即便八百流寇战力惊人,却也不可能将乌桓铁骑杀个杀军覆灭罢?”

曹仁把手一摊。说道:“吾亦不信,奈何事实如此!丘力居三千乌桓铁骑非但全军覆灭,所有军马亦被八百流寇夺去大半。”

“坏了!”曹操略一思忖。旋即悚然道。“八百流寇仅只千余骑兵尚且如何难缠,今又得乌桓战马大半,更是如虎添翼!再难图之~~”

陈宫凝思片刻,眸子里悠然掠过一丝冷色,沉声道:“倒也未必。”

“嗯?”曹操惊异地掠了陈宫一眼,问道:“公台何出此言?”

陈宫道:“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若丘力居三千乌桓铁骑不失,八百流寇自知不敌。恐将流窜而去,再欲图之难矣。今三千乌醒铁骑尽墨,八百流寇心腹之患顿去,我军皆为步卒,不及流寇骑军行动迅速,贼寇必起骄横之心,此破敌时机至矣~~”

程昱闻言若有所思。

曹操道:“公台可愿细说一二?”

陈宫道:“主公,此番我军致有颖川之败,实乃马跃过于歹毒,且我等疏忽大意所致,非八百流寇实力所应得,然否?”

曹操道:“然也。”

陈宫道:“若两军摆开阵势,正面交战,八百流寇足惧否?”

曹操道:“不足为惧。”

陈宫道:“然则,所惧者何?”

曹操道:“所惧者,唯八百流寇往来流窜,令我军疲于奔命,则于行军途中必露破绽,予敌可趁之机耳。”

程昱击节道:“公台之意,吾已尽知矣。”

陈宫微微一笑,不再言语,将剩下的话题让给了程昱,程昱道:“主公,若乌桓铁骑尚在,八百流寇自知不敌,恐引而远遁,则我军追之不及,再欲破之难矣。今乌桓铁骑尽墨,八百流寇无所忌惮,必久留颖川而不走,则破敌之机尚存。”

曹操狭长地小眼睛里精芒一闪,忽起步桌案之前,对着地图细察起来,程昱、陈宫亦跟着围到桌案之前,程昱指着地图说道:“主公且看,此乃颖川,往西乃是嵩山、轩辕山,骑兵难以通行,往北又是黄河天险,贼寇难以逾越,中间虽有大路通往洛阳,却有汜水、虎牢雄关阻道,此路不通。”

陈宫接着说道:“颖川往南即为南阳、汝南,今虎贲中郎将袁术统兵数万,连克定陵、昆阳数县,兵锋直逼颖阳,颖川贼寇的活动范围已被压缩至长社、颖阳、阳翟之间地狭窄区域之内,倘若朱隽、皇甫嵩两路大军及主公能够自东往西碾压,协同袁术大军形成铁壁合围之势,可将颖川贼寇最终困于阳翟。”

曹操担扰道:“倘若八百流寇纵骑突围,如何阻拦?”

陈宫自信地微笑道:“颖川之战,以宫看来实是贼寇各大势力之间地整合之战,今大战既已结束,贼寇各大势力之间地整合想必也已完成,不出意外,最终胜出者非马跃莫属!马跃即得颖川贼寇大权,必不愿抛下数千步卒只率骑军突围,战机稍纵即逝,待到我军形成铁壁合围之势,八百流寇再想纵骑突围,为时已晚矣。”

“哦?”

曹操闻言顿时双目一亮。

……

长社,黄巾军大营。

悠远绵长的号角声中,一队队颖川黄巾贼从军营里开出,来到校场上列阵。刚刚被马跃任命为颖川军统领的高顺,手按剑柄立于点兵台上,翘首望天、表情严肃,眉宇间不带丝毫的感**彩。

高顺身边,站着神情阴沉地廖化。

曾几何时,高顺还只是彭脱的一句亲兵,可是现在,高顺却要成为廖化的统领了。长社争夺地惊险,廖化尽已知晓,若不是高顺临危不乱,指挥彭脱千余旧部以少击多、击退了夏侯渊所部汉军的进攻,此战胜负难料。

所以,对于高顺地能力,廖化是打心眼里感到佩服,但佩服是一回事,服从又是另外一回事。眼看黄巾贼兵已经集结得差不多了,廖化大吼道:“弟兄们,大将军有令,从今天开始,高顺头领就是大伙地统领,所有弟兄都得听高顺统领地调谴~~”

廖化话声未落,点兵台下已经炸了锅,除了彭脱的千余旧部,其余地黄巾贼纷纷开始彭噪起来。这最后剩下地六千多黄巾贼兵个个都不是善茬,如果没有一定的本事,也不可能挺过一次又一次惨烈的厮杀,一直活到现在。

能从血雨腥风中杀出来地贼兵,身上多少都会带些匪气,随便找个什么人来,还真的镇不住他们。

“凭什么让他来当统领?”

“我们只听廖化将军的,换了谁都不行!”

“就是,他算个球啊?”

“滚下来~~”

贼兵们的鼓噪越演越烈,尤其是廖化部下地几十个大小头目唯恐天下不乱,到处煽风点火。台下黄巾贼兵们群情激愤,高顺却神色镇定,丝毫不为所动。

……

马跃大营。

郭图神色阴沉,佝着背向马跃道:“大头领,依图之见,颖川非久留之地,当即刻转进。”

马跃斜靠在虎皮软垫之上,目光闪烁,阴恻恻地问道:“公则何出此言?”

郭图低声道:“颖川之西有嵩山、雄关之阻,北有黄河天险,袁术大军又逼近颖阳,又有朱隽、皇甫嵩、曹操三路精锐汉军窥伺于侧,此实乃虎狼之地,多留无益,不如及早转进,方为上策。”

马跃道:“今虽得战马两千余匹,然颖川黄巾却有六千人众,若轻骑转进,多余步卒如何处置?”

郭图道:“弃之可也。”

马跃闻言眉头一跳,冷冷地掠了郭图一眼,郭图脖子一缩急退下一步,缩回了烛火难及的阴影里。

“公则所言正合吾意!”

正当郭图以为自己说错话时,马跃却忽然阴恻恻地冒出一句。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