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八十六章 难缠的蛮夷

“杀~~”

激烈的杀声骤然自左侧密林中响起,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中,一支汉军如猛虎下山从密林中冲杀出来,当先一员大将手舞长刀,直奔廖化而来。

“嗯?”

廖化神色凛然一惊,不好,中埋伏了!

“撤~~快撤~~”

廖化将刀一引,转身就走,正围住夏侯渊那三百残兵杀得性起贼兵,在侧翼遭受猝然袭击之后立刻便阵脚大乱,廖化的一声“撤退”更是加剧了贼兵的混乱,局势很快就演变成无可阻挡的退败。

夏侯渊一刀劈空,脚下一步踉跄再立足不住,顿时单膝脆倒在地,左手却兀自托住乐进尸体不肯撤手。惊抬头,只见贼兵像蝗虫般从他和幸存的汉军将士身边乱哄哄地涌过,狼奔豕突而去。霎时间,浓浓的疲惫像潮水般卷来,夏侯渊感到整个身体都失去了知觉,手中的长刀竟如一堵大山般沉重。

“当啷~”

夏侯渊再捏不住手中长刀,手指一松,长刀落地,发出一声脆响。

“杀~~”

震耳欲聋的喊杀声近在身后咫尺,身边的士兵们已经开始呼起来,声音里透着劫后重生的狂喜,夏侯渊也想转过身来,看看究竟是谁救了他,可他感到脖子发硬、身躯发僵,竟是石化了一般怎也转不过身来。

“妙才!是你?”

耳边骤然响起一把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那声音近在咫尺却又仿佛远在天边,夏侯渊的视野逐渐开始模糊起来,眼前的一切都在不停地旋转、摇晃。

“妙才,是我,我是曹洪!”

熟悉的声音里透出一丝焦虑。

曹洪?呼,原来是曹洪,这厮竟然没死?竟然在八百流寇重甲铁骑的冲锋下活下来了?怪物~~夏侯渊长出一口气,沉沉的黑暗终于将他彻底吞噬,雄壮的身躯推金山、倒玉柱。膨的一声倒了下来,竟是脱力昏死过去。

“妙才!”

“文谦~~”

曹洪手忙脚乱地扶起夏侯渊,又翻过乐进的尸身,顷刻间目露狰狞之色,转向贼兵退走地方向,像受伤的狗熊般咆哮起来:“廖化~~我要杀了你~~”

……

汉军大营。

曹操虽然新败,部属折损甚巨。脸上却并无多少沮丧与颓废之色,与朱隽、皇甫嵩谈笑间颇为自知,朱隽、皇甫嵩皆目露激赏之色,为将者,当胜不骄、败不馁。

“颖川之黄巾贼实不足惧,所虚者唯八百流寇耳。”曹操道:“操有颖水之败,皆因缺乏骑军所致,今两位将军麾下有丘力居大人三千乌桓铁骑,马跃之八百流寇虽然骁勇善战,亦不足惧矣。”

朱隽蹙眉道:“所忧者,八百流寇故会重演。骤尔远遁,恐追之不及。”

曹操道:“可遣乌桓铁骑追而查之,则八百流寇不战自溃。”

正说间。忽有小校来报:“二位将军。丘力居不听劝阻,又纵骑劫掠颖川百姓去了。”

朱隽拍案而起,勃然大怒道:“这个丘力居实在可恶,末将与他说过多少次了,中原不是草原,不是任由他们纵骑劫掠的牧场,可这些该死的蛮夷就是不听。哼,若不是还要借用他的骑兵之利。本将定斩不饶。”

皇甫嵩捋花白的胡须,淡然道:“公伟不必恼怒,军中断粮已有数日,若再行严加约束、反恐激起兵变,暂且由他吧。”

曹操失声道:“二位将军,军中断粮已然数日。”

朱隽叹息道:“实不相瞒,自去岁黄巾肆虐,朝廷数发大军征讨,耗费钱粮甚巨,至今日,京中钱粮告急,上官士大夫皆食粗米,大军亦数月不曾接济粮草矣,我与皇甫老将军率军一路东行,多亏沿途郡县接济,始才捱到今日。”

曹操叹气道:“唉~~匪逆为祸、国运衰竭,竟至如斯境地!请两闰将军放心,操已命心腹之人回东郡筹措粮草,料想不日即可解至陈留,可解大军燃眉之急。”

皇甫嵩、朱隽闻言喜道:“如此,辛苦孟德。”

……

“喔~喔~喔~”

阵阵怪叫伴随着雷鸣般的蹄声隆隆而来,一大片黑压压地骑兵像蝗虫般从平原上漫卷而过,赫然正是丘力居率领的乌桓铁骑。乌桓骑兵所过处,黑烟袅袅、村庄焚毁,即将长成的庄稼惨遭践踏,正在劳作的百姓惨遭屠杀。

无数善良的大汉子民在乌桓蛮夷的铁蹄下呻吟,可怜而又善良地大汉子民们,原以为连八百流寇都不再来祸害他们,今年终于可以过上好日子了,没想到变起骤尔、祸起东墙,一夜之间,又杀出了这群凶残的豺狼。

“哈哈哈~~”

丘力居狠狠一鞭挥在马股上,策马狂奔,已经犯下累累兽行的他全然不觉的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在北方草原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干的,不但劫掠匈奴人、鲜卑人的部落,有时候也会南下劫掠汉人的村落和城镇。

在野蛮而又愚昧的乌桓人眼中,人类跟自然界地野兽没什么区别,强大地吞并掉弱小的部落,抢夺女人和财物,杀死壮丁,就跟自然界的弱肉强食一样,天经地义!从来就没有人觉的狼吃羊有什么不对。所以,丘力居也从不认为这样纵骑劫掠的行为有什么不对,这~~就是野蛮人的逻辑。

一名衣衫不整的小头目打马冲到丘力居身边,气急败坏地吼道:“秃耳狼,出什么事了?”

秃耳狼吼道:“短尾狐地马队去洗劫一个汉人村落时遭受千余流寇骑兵偷袭,三百多人马全部被杀,就短尾狐拼死杀出重围,可回来报完信也咽气了。刚开始我还不信。带人去看过才知道都是真的,所有弟兄地尸体都被剥了皮,还倒挂在村口的树枝上示威呢。”

丘力居的眸子霎时就红了,厉声道:“这些可恶的贼寇,我要把他们全部抓起来,一个一个点天灯活祭~~吹号,全军集结!”

“号呜呜~~~”

丘力居一声令下。低沉悠远的号角声霎时沉沉响起,正在纵骑劫掠的乌桓骑兵纷纷策马飞奔而回,迅速开始结阵。

……

长社北效。

一片片简易地营帐已然支起,在大营的周围还围上了一圈坚固的木栅栏,木栅栏的外沿还布满了尖锐的鹿角(并非真正的鹿角,而是指一些削尖了的木桩)。正北方甚至还树起了两丈多高地辕门,一杆血色大旗笔直地插在辕门上,迎风招展。

在军营前方的空地上,支起了数百口大陶锅,陶锅底下柴火烧得正旺,锅里正往外冒着袅袅的热气。一阵阵的肉香随着清风弥漫开来,冷人垂涎欲滴。不知道的人闻到了,还以为锅里在煮着肥猪肉呢。

郭图的鼻翼煽动了两下。只觉得浓香四溢。但当他意识到这是什么香味后,胃中又是一孟猛烈地抽搐,慌忙抱住一截木桩干呕起来。

马跃回眸冷冷地掠了郭图一眼,神色如霜,丝毫不为所动。

马跃身前不远处,管亥正神情凝重地叭倒在地,以耳朵贴着地面侧耳聆听。倏忽之间,管亥脸色一变。沉声道:“来了!”

马跃神色一动,眸子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悠然翘首北望,极目望去,只见原野一片平静,有两只飞乌从麦田里掠起,迅速飞入附近灌木丛里消失不见。

“报~~”

凄厉的长嚎伴随着急促的马蹄声从北方掠空而来,瞬息之间,一骑如飞从官道上疾驰而来,直奔马跃面前。

“报~~大头领,发现汉军大队骑兵!”

“有多少骑?”

马跃忽切地问。

马跃语音方落,缩在马跃身后影子里的郭图忍不住偷偷地看了马跃雄壮的背影一眼,他竟从马跃地声音里听出了一丝微不可察的紧张,郭图不由困惑不已。这个,马屠夫也会感到紧张的吗?

探马喘了口气,应道:“周仓头领说,至少两千骑!”

“两千骑!?”马跃闻言顿时神色一振,击节道:“好!太好了!”

郭图越发愕然,自从他被八百流寇俘虏并被迫投效以来,似乎从未见过马跃这般激动,今天~~是怎么回事?难道~~明白了!郭图突然间洞悉了马跃惊人地阴谋,莫名地恶寒顷刻间从郭图背后直直冒起,那些可怜的乌桓蛮夷啊!幸好~~要倒霉的人不是我,想到这里,郭图心中顿时庆幸不已,望向马跃背影的眸子里又多了一份畏惧。

马跃翻上马,厉声道:“打开辕门,迎接弟兄们回营~~”

“打开辕门~打开辕门~~”

许褚策马飞奔而去,嘹亮而又凄厉的吼叫霎时划破了寂静的长空,数里之外,守在辕门上的黄巾贼兵亦清晰可闻。

军营辕门上。

裴元绍神情清冷,厉声道:“打开辕门!”

一群黄巾贼兵乱哄哄地涌了上来,将抵住辕门地木桩移开,又将沉重的辕门缓缓拉开,最后移去堵住辕门地鹿角,足以容纳数十骑战马同时进出的四孔辕门彻底洞开。

“长枪兵~~列阵!”

不知何时,黄巾小头目已然来到裴元绍身边,嘹亮的吼声响彻整个军营,一千多余贼兵汹涌而至,沿着辕门两侧列成整齐的军阵,一支支长矛直刺长空,锋利的矛刃上炫耀起一片幽冷的寒芒。

“弓箭手~~列阵!”

小头目又是一声令下,五百名弓箭手从军营里跑步而出,分成两股于长矛兵身后迅速列阵完毕。

急促的马蹄声中,马跃、郭图在典韦、许褚及管亥的护卫下冲进辕门,目睹黄巾贼兵如此森严的阵列,马跃眸子里不由掠过一丝惊疑,望向裴元绍的眸子里不由掠过一丝激赏。仅仅一夜时间,就能将城中贼兵调教成这般模样,殊为不易。

自回长社,马跃便忙于检点伤亡及设计应付三千乌桓铁骑,再加上他对于颖川贼兵一向不闻不问,甚至不知道长社差点易手,战局差点被逆转!更不知道在长社争夺战中。曾经有一句小头目临危不惧、挽救了整个战役。

毫无征兆地,平静的大地开始轻微地颤抖起来,当所有人都感到地面在颤抖的时候,隐隐地雷声从北方天际滚滚而至,只片刻功夫,便宏亮成令人窒息的隆隆声!所有的黄巾贼兵都屏住呼吸。透过木栅栏的缝隙往外望去,只见一望无垠的平原上,一大片青碜碜的铁甲正漫卷而来,那~~是八百流寇的弟兄们。

“弓箭手~~准备!”

小头目嘹亮地嘶吼再次响起,压过令人窒息的隆隆声,清晰地传进每一名贼兵耳朵里。五百名严阵以待的弓箭手迅速散了开来,呈单列立于营栅之后,纷纷卸下背上的长弓挽手上。一支支锋利的狼牙箭已经搭于弦上。只待一声令下,便欲张弓放箭。

“嗯?”

马跃惊疑的目光落在辕门上,裴元绍身边地那名小头目身上,和所有面有惊容、神色紧张的黄巾贼兵不同,这名小头目却冷情冷漠,对前方乌桓铁骑滚滚而至的骑兵竟然视而不见。好胆色!马跃心中不由暗赞一声。

“轰~~”

震耳欲聋的连绵巨响中,八百流寇终于汹涌而至,纷乱的骑兵冲过辕门潮水般涌进军营。当先一骑,赫然正是周仓。策马飞奔中。周仓一眼掠风马跃,不由大喝道:“大头领,周仓幸不辱命~~”

马跃凛然点头,待最后一骑流寇驰进辕门,正欲下令关闭辕门,立于辕门上的小头目早已经先他一步厉声大喝:“长矛兵~~堵门!”

立于辕门两侧严阵以待地千余名长矛兵迅速向中间汇聚,顷刻间,一大片密集的长降已然将宽阔的辕门堵得严严实实,如果乌桓骑兵敢于往前冲,纵然他们地铁蹄能够踏碎贼兵地身躯,可贼兵的长矛亦能将他们捅出无数血窟窿。

辕门外。

丘力居猛地高举右臂,嘹亮的厉吼响彻云霄:“停止追击~~”

苍凉的号角声悠然响起,汹涌而至的乌桓骑兵就像一股洪流撞了一堵坚墙,霎时改变了前进的方向,斜斜切过军营,绕行了一个大圈,又兜回到正前方列阵.狡猾的乌桓人甚至没有给予敌人长弓手放箭地机会。

营中,马跃目光凛然,向身边诸将道:“这些乌桓人可真是难缠啊!”

周仓气喘吁吁地走到马跃面前,沉声道:“谁说不是?我原以为相距二十里,这些蛮夷怎也追不上来,谁想不到四个时辰,这些该死的蛮夷居然就追上来了。如果再往前奔行十里,弟兄们便要被这些混蛋缠住了。”

马跃身后,郭图腮片地肌肉猛地跳了一下,心中凛然想道,再难缠的蛮夷终究还是蛮夷啊,又怎是马屠夫的对手?

……

距离军营五百步远处,丘力居缓缓勒住坐骑,秃耳狼打马来到丘力居面前,大声道:“大人,不如一鼓作作冲垮营垒?”

丘力居神色一冷,沉声道:“秃耳狼,难道你没有发现敌人营中有长弓手吗?”

“嗯?”秃耳狼神色一冷,眯起双眼望去,果然发现营栅后面隐隐有闪烁的寒芒流露,不由色变道:“没想一贼寇中竟然还有弓箭手!”

丘力居冷然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汉人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狡猾,跟汉人打交道,无论是官军还是贼寇,都要万分小心,一点点的疏忽都会酿成难以挽回的灾难!想想那些曾把我们的祖先打得无处容身的匈奴人吧,现在不照样臣服在汉人的淫威之下?”

秃耳狼凛然道:“大人教训的是。”

丘力居目光一凝,鼻翼忽然扇动了两下,问秃耳狼道:“嗯,这是什么香味?”

秃耳狼亦嗅了几口空气中弥漫的香味,环顾左右,忽然手指右侧叫了起来:“大人,快看,那边小河边有炊烟,看起来像是贼军的行军炉灶。”

“哦?”

丘力居手搭凉篷往右首望去,果然见到一条小河,河畔有炊烟袅袅升起。被这浓郁的香味一刺激,一股强烈的饥饿忽然袭来,丘力居这才想起,只顾着追赶贼兵,竟然已经整整四个时辰滴水未进了。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