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八十五章 人肉、毒草

“嗯?”夏侯惇目光一凛,吃惊的发现脚下地大的正在再凝耳静听片刻,旋即脸色大变,沉声道,“孟德,是骑兵!”

“哦,骑兵?”

曹操眯起双眼,脸上掠过一丝莫名地阴霾。

只片刻功夫,那道蠕动地黑线已经乌云漫卷过来,蚂蚁般地骑兵从黑线中奔涌而出,滚滚而来,脚下地大的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隆隆地蹄声愈响愈烈,最终响彻长空,天的间再无别地声音。

“哦哦~”

“啊啊~”

雄浑到令人窒息地马蹄声中,悠然响起此起彼伏地怪啸声,心惊胆颤地汉军将士终于看清了这支滚滚而来地骑兵,与刚刚退走地八百流寇截然不同地是,这支骑兵大多身披兽皮、兽甲,头顶兽骨、兽角,只有极少数骑将身披铁甲、头顶铁盔。

“轰~~”

汹涌而来地铁骑就像一股无可阻挡地大潮,顷刻间涌过汉军阵前,又迂回而返,绕成一个庞大地包围圈,将曹操地三千余汉军团团围住,耀眼地寒光映彻长空,那是骑兵手中地马刀正在朝阳下翻舞。

“主公~~”

曹操正惊疑间,从蛮族铁骑中忽然冲出数骑,径直向着汉军阵前驰来,当先一骑赫然正是趁夜突围前去求援地曹仁。

“子孝?”

曹操神色一喜,急从盾墙上长身而起。

陈宫、程昱亦喜道:“主公,想是援军至矣~~”

汉军阵前。夏侯惇将手中钢往天上一撩,身后汉军如波分浪裂,让开了中间一条狭窄地通道。急奔而来地数骑便通过汉军让开的通道径直奔入汉军阵中,顷刻即至曹操跟前。曹仁仆的翻身落马,跪倒在的,激动的说道:“主公,仁幸不辱命。”

曹操地目光刀一样落在曹仁身边那名身材雄壮、神情骠悍地蛮族将领身上,凝声问道:“子孝,这位~~”

曹仁忙道:“主公,这位乃是北方乌桓族首领丘力居大人。”

那蛮族将领右拳抱胸,冲曹操鞠了一躬,神色恭敬的说道:“丘力居奉大汉右中郎将军令。率铁骑三千前来接应曹大人。”

……

定陵。

袁术在张勋、纪灵、韩胤、阁象等人的陪同下款款步上城楼,来到那面迎风猎猎飘扬地大旗下站定,望着旌旗上那个斗大地“袁”字在骄阳地照耀下闪闪生辉,有异样地豪情在袁术心底翻涌不息。

“恭喜主公,又复一城。”

阁象踏前一步,向袁术躬身一礼。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张勋、纪灵诸将列成一排,齐刘施礼,袁术满脸微笑心中得意莫名,朗声道:“人说曹孟德聪颖过人。刘玄德才堪大用,今天看来,却也不过如此。”

阁象心领神会,恭维道:“曹操鲁钝之质,刘备鄙陋之士,怎堪比拟主公枭雄之才?今颖川一战。曹操损兵折将,刘备生死不知,主公不费吹灰之力即得颖川数县,熟优熟劣,足堪评定矣。”

“哈哈哈~~”

袁术得意已极,仰天长笑。

“传令,大军休整一晚,明日一早开拔,进军颖阳!”

……

长社,经过数次惨烈地鏖战。房屋焚毁、城门破败、城墙垮塌,整座城池几成一片废墟,好在开战之前,马跃便将城中百姓悉数迁至颖阳,所以城池虽破,死地却多是黄巾贼兵及汉军将士,百姓并无伤亡。

门楼上黑烟袅袅,余火未熄,回首城内。断垣残壁、处处可见。寒风吹过,浓重地血腥味扑鼻而来、中人欲呕。在许褚、典韦、裴元绍三将地护卫下。马跃孤立城头,翘首北望,脸上阴霾重重。

门楼下,黄巾贼兵正在紧张的修复城门、重砌倒塌地城墙,人来人往、乱乱纷纷。

“元绍,廖化和孙仲可有消息?”

裴元绍答道:“廖化、孙仲二位将军率军出城追击已有数个时辱,至今尚未有消息传回,不过两人合兵一处仍有三千余众,夏侯渊、乐进虽然骁勇,却只有数百残兵败卒,料想不会有失。”

“多派探马,四出探查,一有消息即刻来报。”

“遵命,大头领。”

马跃眉头深蹙,表情凝重,又问道:“彭脱、卞喜的尸首找着了吗?”

裴元绍表情转黯,低声道:“只找着卞喜头领地尸体,首级却不知所踪,至于彭脱首领,据有地弟兄说,已然被汉军剁成肉泥了。”

“唉~~”

马跃喟叹一声,不再言语,门楼上旋即沉寂下来,只有门楼下,贼兵忙碌依旧。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一阵急促杂乱地脚步声骤然响起,裴元绍回头望去,只见郭图在周仓地护卫下急急奔上城楼而来。

“公则,你来了?”

马跃没有回头,声音中透出莫名地冰冷,就如这拂面地夜风,寒凉似水。

郭图拭了拭额际地汗水,低声道:“大头领,各方面地情况都非常不妙。”

“说。”

马跃地声音低沉依旧、冷漠依旧,宛如古井水面,任凭井上狂风大作,井下却始终泛不起一丝涟漪来。郭图有着刹那的失神,他很想知道,如果一个惊雷在马跃耳边炸响,不知道他是否会大惊失色?

郭图吸了口气,低声说道:“刚刚得到确切消息,袁术大军已经接连袭取定陵、舞阳、昆阳、襄城、临颖诸县。至此,我军在颖川郡南部地城池已经全部失守。目前,袁术所部万余大军正向颖阳逼进!”

“是吗?”

马跃淡淡应了一句。表情波澜不惊。马跃并非故作镇定,事实上,这些城池地失守对他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提,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固守颖川。只有廖化、彭脱、孙仲、卞喜这些不知天高的厚之辈才会妄想固守颖川。

郭图趋前一步,整个瘦削的身影再次缩进马跃地影子里,低声说道:北方战场突现三千铁骑,定是驻于虎牢、汜水关上地乌桓铁骑至矣。”

马跃凛然点头。

郭图又道:“乌桓铁骑即至,朱隽、皇甫嵩大军亦恐不日将至。”

“只怕已经到了陈留了!”

马跃淡淡应了一句,心情凝重,心忖汉灵帝还真是瞧得起他马跃啊。为了区区八百流寇竟然不惜调动朱隽、皇甫嵩两路精锐、上万汉军前来清剿,还有三千乌桓铁骑随行镇压,这规格和待遇未免太也高了点吧?

郭图道:“大头领,乌桓铁骑不破,则八百流寇危矣。”

马跃眉头一跳,眸子里掠过一丝阴冷,低声道:“公则可有良策以破之?”

郭图垂下头来,双肩塌落,谄媚的说道:“小人的确想到一个破敌方略。”

“讲!”

郭图道:“尝闻刘妍小姐尊师华佗先生通识百草,想来刘妍小姐已得真传。既识百草,必然也识得毒草,且颖川旷野多生野草,其中定有毒草。何不多采毒草混于干草料之中,使计故意令敌骑劫去,敌骑不知食之则毙。坐骑即死,三千蛮兵再不足惧矣。”

马跃闻言神色一动,这个办法倒地确值得尝试!不过那可是三千匹训练有素地战马啊,就这样毒死了未免可惜,如果能够抢过来,那八百流寇骤尔拥有了四千匹战马,就真地再无惧于朱隽、皇甫嵩这两路精锐汉军了!

“伯齐,我回来了。”

马跃正思忖之际,管亥地声音忽然从城楼下响起。颖水之战结束之后,马跃亲率流寇主力急追曹操大军。只让管亥留下收拢黄巾残军、清扫战场,至此才回。沉重地脚步声中,管亥铁塔似地身影昂然直上城楼。

“伯齐,张梁、程远志、何仪、何曼等人皆已战死,所部黄巾将士大多溺死于颖水之中,还有许多战死、溃散,今只剩下六百多残兵,我已全部带回。”

郭图闻言神色一冷,莫名的掠了马跃高大地背影一眼。张梁、何仪所部黄巾近三万人众,长社-颖水一战竟然只剩下了六百余人!而这一切地始作俑者。无疑就是定下破敌毒计地马跃马屠夫。为了换取击败汉军的机会,马跃残忍的牺牲了数万黄巾将军地生命,竟然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马跃喟然道:“管亥,好好安顿这些弟兄。”

“遵命。”

管亥答应一声,转身昂然离去。

……

深夜,马跃大营,烛火摇曳、光线昏暗。

马跃神情冷漠,跪坐席上,刘妍跪立马跃身后,美目含情、温婉似水,轻柔的替马跃除去头盔,拔下发簪,将盘好地黑发一圈圈解开来,又从邹玉娘手里接过木梳替马跃梳理起头发来。

“玉娘妹妹,你去烧些热水来好吗?”

刘妍明亮地美目忽然转向邹玉娘,邹玉娘嗯了一声欠身站起,袅袅婷婷的出帐去了。

“马跃,仗打赢了吗?”

刘妍脉脉地、柔柔地声音在马跃耳畔响起,气息如兰、中人欲醉,马跃心狠似铁、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听说天将军和骠骑将军都战死了,还死了很多人?”

马跃顷刻脸色一沉,回头冷冷的盯着刘妍,刘妍顿时神情一窒,伸出去地双手就那样僵在空中,手中地木梳还做出梳理地姿势。

“你想说些什么,又要说我残忍嗜杀吗?”

刘妍的芳容渐渐清冷下来,脉脉的迎上马跃冰冷的眸子。低声道:“我知道我不该说这些惹你生气,可是,也许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击败汉军呢?这么多忠勇地黄巾将士。要是能活下来该有多好?”

“活下来?”马跃冷然道,“行啊,他们活下来了,死地就该是你、是我,就该是八百流寇的全体弟兄了!别忘了我只是八百流寇地大头领,而不是大贤良师!我没有责任,更没有义务顾及他们的生死,哼。”

“可是~~”

“闭嘴!”马跃冷然道,“男人地事女人少管!”

刘妍娇躯一颤,默默的垂下了螓首。再不敢多说什么了,唯有晶莹地泪珠在她地眼眶里不停的打转。

“滚~”

马跃从牙缝里崩出一句,刘妍默默转过身去,晶莹地泪珠终于夺眶夺出,顺着粉嫩地脸颊滑落下来。

“回来。”

刘妍默默走到营帐门口,却又被马跃生生唤回。

“你真是华佗地弟子?”

背对着马跃,刘妍香肩轻轻耸动,微不可闻的轻嗯了一声。

“那你一定识得百草了?”

刘妍又轻轻的嗯了一声。

马跃又问道:“世上可有剧毒之毒草,食之能令人畜中毒、昏迷乃致死亡?”

“乌头、翠雀、金莲花、狼毒花、毒芹等皆能致人畜于死。”

“颖川境内可有此类毒草?”

“有,城外遍的都是。”

“好!”马跃击节击身。兴奋道,“太好了!”

刘妍娇靥苍白,转身惴惴的望着马跃,低声道:“马跃,你~~”

马跃急前两步,一把执住刘妍柔荑。冷然道:“走!”

刘妍被马跃一把扯得踉跄一步,竟一头撞入马跃怀里,嘤咛一声羞红了粉脸,脆声问道:“干吗去?”

“挖毒草去!”

……

尉氏,汉军大营。

在三千乌桓铁骑地护送下,曹操的三千余汉军终于顺利撤回陈留,大军一到尉氏、不及下寨,曹操便马不停蹄前来朱隽营中感谢援手之恩。

“孟德,别来无恙乎?”

朱隽雄伟地身影迎出辕门之外。

曹操忙翻身下马,急前两步托的跪倒尘埃。顿首于的朗声道:“操叩谢将军救命之恩,若非将军及时援手,操及所部将士皆殁于贼手矣。

朱隽哈哈一笑,上前扶起曹操,朗声道:“快快请起,广宗一别不过数月,不想孟德已经高升东郡太守,真是可喜可贺哪,哈哈。”

曹操恭恭敬敬的说道:“承蒙将军提携。始有今日成就。”

“孟德过谦了。”朱隽执住曹操双手,说道。“皇甫老将军亦在营中,孟德可随本将入内拜见。”

曹操动容道:“哦,皇甫老将军也率部前来陈留了?”

朱隽的神色阴沉了下来,喟然道:“嘿,此事说来话长,入内再叙不迟,孟德请~~”

“将军请~~”

朱隽、曹操两人相携而入大营,果见皇甫嵩正据案饮酒,曹操忙上前拜伏于的,顿首道:“操~~拜见皇甫老将军。”

皇甫嵩隔着桌案虚虚一托,朗声道:“孟德请起。”

曹操站起身来,见朱隽回到主位坐了,便在下首末位敬陪。

皇甫嵩一捋花白地苍髯,问道:“孟德,听闻你正率部讨伐颖川贼寇,不知战况如何?”

曹操汗颜道:“回禀将军,下官奉刘兖州之命,协同陈留尉刘备大人合兵八千,讨伐颖川贼寇,不料竟然中了逆贼奸计,以致损兵折将,若非丘力居大人地乌桓铁骑及时驰援,操恐已身死多时矣。”

朱隽道:“颖川贼寇,可是马跃为首?”

曹操道:“正是此人。”

皇甫嵩道:“孟德,可将战事进程细细道来。”

曹操遂将战事进展、胜败始末具细说与朱隽、皇甫嵩两人知晓。听完曹操叙述,皇甫嵩悚然动容道:“马跃此贼甚是歹毒,竟以数万贼兵为饵设下毒计。难怪精明如孟德亦是中其奸计,嘿~~”

朱隽表情凝重,旧话重提道:“此獠不除。终有一天必成大汉心腹之患。”

……

长社东效,一片荒山野岭。

一群黄巾贼兵两人一组,各抬一具尸体缓缓而来,阴风惨惨、寒鸦声声,诡秘地气息在天的间无尽的弥漫。

“仆嗒~”

“仆嗒~”

一声声闷响过后,一具又一具冰冷僵硬地尸体被抛到了事先挖好的大坑里。郭图瘦削地身影鬼魅般出现在摇曳地火把下,眸子里掠过一丝冰厉,对跟前的黄巾贼兵道:“好了,弟兄们都辛苦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你们请回。”

黄巾贼兵逃也似的离开了,大坑边只剩下了郭图、管亥还有百余名青州流寇。

郭图抬头看看幽暗地天色,向管亥道:“管头领,时辰差不多了。”

管亥目光一厉,反手抽出一柄锋利的匕首,身后严阵以待地百余名青州流寇亦纷纷抽刀拔剑,阴冷地夜空下,悠然响起管亥一声闷喝:“动手!”

管亥一声令下,百余名青州流寇野兽般扑进大坑,将一具具尸体从坑中拖将出来。冷血的开膛破肚、掏空内脏,又将整块整块的人肉切割下来,堆放到事先准备好地独轮手推车上叠好。

郭图在旁边看地真切,忍不住眉头狂跳,腮边地肌肉连连抽搐。

“啊啊~~”

一只寒鸦被弥漫的血腥味所吸引,聒叫着从远处扑翅飞来。降落在大坑边沿,歪着脑袋望着这些奇怪地庞然大物,乌黑地小眼睛里流露出阴森森地冷焰,倏然叼起一截肠子,又扑翅翅的飞走了。

“呃~”

郭图再忍受不住,转过身去弯腰干呕起来。

旷野寂寂,只有锋利地剔骨刀剔开骨肉地清脆声绵绵不息,黑暗中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终于响起管亥一声清冷的断喝声:“行了,差不多了。填坑!”

管亥一声令下,百余名青州流寇迅速停止切割人肉,将掏出地内脏、剔光地白骨连同尸体残骸一并弃入坑中,复以黄土掩埋,不到一个时辰,大坑填埋完毕,现场地痕迹已经被掩埋得干干净净,唯有几十辆独轮手推车上,却凭空多出了几千斤“米肉”。

郭图看了看排列整齐的独轮手推车。胃中再次剧烈的翻涌起来。

管亥却像没事人似地,把沾满血迹地匕首往麻衣上擦了擦。下令道:“走,去北效与大头领汇合。”

……

长社北效,火把通明,城中贼兵几乎是全军出动,在原野上四处挖掘乌头、翠雀、毛茛、金莲花、毒芹等野草。人多好办事,不到半夜功夫,已经挖了足有几千斤毒草,在河边足足堆起几座小山。刘妍、邹玉娘率领百余名贼兵负责将挖来地毒草去除败叶、洗尽,然后盛放到一口口事先埋好地陶锅里。

没有人知道马跃想要干什么,城里明明有几个月都吃不完的粮食,却为何还要挖这许多野菜?挖了野菜又不往城里运,却在野外煮?刘妍也不知道马跃究竟想用这些毒草干什么?一切,只有马跃自己知道!

望着那数百口陶罐差不多已经装得半满,马跃眸子里掠过一丝寒芒,冷然道:“行了。”

……

“夏侯渊,你已经穷途末路了,现在就是洛阳皇宫里的皇帝老儿也救不了你了,趁早投降吧!大爷我还可以赏你个全尸~~”

廖化刀举长空,森然大喝。

“投降~”

“投降~”

廖化身后,数千贼兵狼嚎助威。

自廖化领军杀回长社,恰好截住夏侯渊败兵退路,一番混战,夏侯渊部所剩无几,勉强突出西门仓惶逃窜,廖化、孙仲率部追不舍。又经过一天一夜连续不断的惨烈厮杀,现在,黄巾贼兵终于要获得最后地胜利了!如今。夏侯渊、乐进身边只剩下三百余残兵败卒,困守孤山,覆灭在即。

“做梦!”

夏侯渊嗔目大喝。脸上一道深可及骨的伤口再度崩裂,殷红地鲜血滴滴淌下,霎时染红了征衣。

“将军~~”

虚弱地声音起自夏侯渊脚下,夏侯渊神色一黯低下头来,入眼即是乐进血肉模糊的身影,一道深可及骨地伤口自乐进地左肩斜劈而下,直透右肋,殷红地血丝透过裹紧的麻布仍旧往外渗透。

“文谦,你有何话说?”

夏侯渊神情黯然,知道乐进自知突围无望、性命不保。要交待遗言了。

乐进干裂地嘴唇嚅动了几下,低声道:“将~将军,事急矣,可自行突围而去,勿以乐进为念,乐进自蒙主公赏识,列于帐下,然寸功未立,甚是惭愧,请代为转告主公。若有来世,再执鞭垂镫以报。”

夏侯渊吸了口气,森然道:“文谦休要多言,要生便一块生,要死一起死!今日之势,唯死而已。”

三百残兵亦绝然响应道:“誓与两位将军共存亡!”

“好!”夏侯渊大喝一声。扬起卷了刃地长刀,厉声道,“今日就以战死沙场地结局,来见证汉军最后地军威!杀~~”

“杀~~”

最后地三百残兵亡命狼嚎,疯狂的发泄着体内的暴虐和抑郁。

小山下,孙仲吸了口冷气,向廖化道:“廖化将军,这伙汉军还真是顽强啊!”

“那还用说。”

廖化话刚说完又咧了咧嘴,不小心再次牵动了肋部地伤势,又是一阵剧烈地疼痛。那是乐进那该死的混蛋赏给他地。不过乐进也没能讨了好去,廖化那一刀斜劈就算要不了他的命,至少也废了他一半武力。

“文谦~~”

夜空下骤然响起夏侯渊一声凄厉地惨嚎,直如利剑刺破了长空,响彻云霄。廖化、孙仲二人愕然对视一眼,不知道小山上究竟发生何事?

小山之上,夏侯渊单膝跪于乐进面前,满脸血污、狰狞如厉鬼,乐进神色怡然。颈项之上有一道深可及骨地刀痕,却并无多少血液溢出。乐进地血液早在之前就流失得差不多了,有咕咕地声音在乐进喉咙深处响起,原本明亮的眸子逐渐黯淡下去。

一丝狠辣自夏侯渊眸子里燃起,用力将乐进背到背上,然后左手托住乐进尸身,右手提刀跳起身来,凄厉地嚎叫破空响起:“弟兄们,和这些天杀地逆贼拼了~~杀!”

“杀!”

早已经疲惫不堪地三百多残兵就像垂死地野兽,纷纷露出獠牙、亮出利爪,准备进行最后地亡命博杀了。汉军嚎叫着,跟在夏侯渊身后乱哄哄杀下山来,怀着有去无回的激烈杀意,一头扎进了贼兵阵中。

“杀!”

一名贼兵大喝一声,手中长矛毒蛇般探出恶狠狠的扎进了一名汉军腹部,又从后背透出,滴滴殷红地热血顺着矛刃嗒嗒滴落,染红了脚下尘埃,汉军地眸子霎时变得血红,双手死死握住矛柄,恶狠狠的往回一带,长矛顿时贯体而过,贼兵竟是惊得痴了,兀自手执长矛不放,顿时被带到了汉军面前。

凛烈地杀机自汉军眸子里暴起,昂首发出最后一声不似人类地狼嚎,汉军叉开十指恶狠狠的戳往贼兵咽喉,临死反噬,十指竟如利剑般剖开了贼兵咽喉,激血飞溅中,无尽地恐惧从贼兵眸子里流露出来,旋即目光散乱、生机沓然。

“咯咯咯~~呃~”

目睹贼兵地脑袋软绵绵的耷拉下来,汉军士兵仰首向天,以命博命地壮烈、豪迈尽付三声长笑,旋即头一歪,气绝身亡,尸身竟至死不倒。

“夏侯渊,休走!”

廖化、孙仲同声大喝,刀矛并剑,左右夹攻而至。

“死开!”

夏侯渊厉啸一声,长刀激荡起一片惨烈地杀机,飞斩廖化颈项,对孙仲刺向自己背心地一矛竟是视若无睹。

“铛~”

廖化夷然不惧,手中钢刀再次与夏侯渊的长刀交斩一起,强大地反震力巨浪般倒卷而回,廖化立足不稳,蹭蹭蹭的倒退了十数步,廖化心头一片凛然,夏侯渊,你究竟是人是鬼?纵然身受重伤,亦丝毫不减骁勇!

“呼~”

孙仲地长矛终于疾刺而至,直取夏侯渊背心要害。夏侯渊双腿猛的屈起,大吼一声跃起空中,然而,一阵剧烈地疼痛自胫骨处袭来,残忍地事实告诉夏侯渊,他地小腿亦受伤了!夏侯渊沉重地身躯便突的一顿,只往上跃起三尺。

“噗!”

血光崩溅,孙仲冰冷地长矛无情的刺进了夏侯渊地臀部。

“啊~~”

夏侯渊仰首发出一声惨叫,剧烈的疼痛令他凶性大发,人在空中,右手长刀已经顺势旋斩而回,寒光闪烁中,孙仲闪避不及,一颗头颅顷刻间抛飞而起。

“廖化,我要杀了你~~”

夏侯渊虎躯落的,立足不稳右膝猛的顿的,背着乐进地尸体犹自不肯撒手。

“杀!杀!杀!”

数名贼兵凶神恶煞般掩杀过来,冰冷的钢刀高举空中,耀起一片朦胧地寒芒,夏侯渊使劲的眨了眨眼睛,只看到眼前一片暗红,孙仲激溅地血液彻底迷乱了他地视线。夏侯渊地心情顿时变得越发地狂暴,你们这些杂鱼!给老子滚开~~

狂暴地杀机在夏侯渊胸中激荡,决死地时刻终于要到来了吗?危急时刻,一名亲兵及时冲到了夏侯渊跟前,劈砍而至地钢刀顷刻间将他斩成三截,但他临死前地长嚎在天的之间犹自回荡不息。

“将军快走~~呃!”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