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七十五章 重甲铁骑

“叩哒哒~叩哒哒~~”

沉重的马蹄叩击着冰冷的大地,发出富有节奏的沉闷交响,在这曲死亡的交响乐中,一支百余骑的诡异骑兵突然从漫卷的烟尘中突出,踏著碎草黄土向汉军碾压过来。冰冷的寒意在原野上无尽地弥漫开来……

“嘶~老天,这是什么鬼东西?”

毛阶的喉笼深处响起嘶嘶的吸气声,饶是他见多识广,也从未见过这么可怕的鬼东西,看起来应该是骑兵,可天底下何曾有过这样的骑兵?它们分明便是人们睡梦中最可怕的魔魇,只有恶梦中才会出现的鬼物!

恐惧,无矛的恐惧像毒草般在漫延,纵然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亦不免心中打鼓。

西风烈,荡尽漫天飞扬的烟尘,终于把这支诡异骑兵的狰狞嘴脸清晰地展现在所有汉军将士眼前……

通体幽冷,闪烁着青惨惨的金属幽芒!

无论是战马,还是马背上的骑士,都包裹在冰冷的青铜重甲里,骑士与战马的头部亦被冰冷的铁盔所覆裹,整个就是一头头金属怪兽!这些金属怪兽正如潮水般席卷过来、挟带着碾碎一切的声势,恐惧、无奈在汉军将士心中肆虐,这样的骑兵……就算给你一支锋利的矛、你也不知道该往哪儿戳~~

“呼噜噜~~”

沉重的马蹄声中,战马的响鼻声再度清晰地响起,倏忽间,骑士手中那一支支直刺云宵的长矛已经平压下来,直直地指向汉军本阵,雾时汇聚成一排冰冷的矛林,锋利的矛刃上闪烁着幽冷的寒芒,死亡正在向所有的汉军将士招手。

毛阶本能地策马躲进后阵,然后回头于马背上声嘶力竭地怒吼:“不要慌。不许退~汉军威武,死战不退,前进~~”

“汉军威武,前进~~”

“死战不退,前进~~”

稀稀落落的应和声在汉军阵中响起,重甲步兵在前,轻步兵于后、残存地两千余汉军步兵硬着头皮、心惊胆战地向着那支金属怪兽迎了上去。至于那千余弓箭手.因为缺乏箭失只能眼睁睁地作壁上观。

“轰~~”

百余骑重甲铁骑像潮水般席卷而至,与汉军轰然相撞,如同百余柄利剑,瞬息之间就将汉军军阵切割成了无数凌乱、血肉模糊的小块,顷刻间,汉军人仰马翻、惨嚎声响成一片,血肉之躯终究难以抵挡重甲铁骑的峥嵘。

“噗~”

利器剔开骨肉的清脆声中,一柄长矛如同刺穿一只萝卜般洞穿了一名汉军的胸腔,长矛去势犹疾。又连续贯穿了两名汉军的胸腔。最后又穿透了一名矮小汉军的咽喉,将四人的尸体钉成一串,拖地疾行。

“噗,嘣当!”

长矛地木柄再承受不住如此沉重的摧残,居中断裂。

骑兵抖手扔了那半截矛柄。继续策马疾奔,霎时冲穿透了汉军军阵,一直往前驰出近百步之遥,骑兵才与他的同伴们缓缓勒住战马,回过头来,身后汉军已经阵形大乱,重甲铁骑的冲刺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然而,**上的伤害远没有精神上的伤害来得剧烈,来得震撼!重甲铁骑那排山倒海般的无敌雄姿,令汉军丧失了最后一丝顽抗的决心。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毛阶再也无法控制局势,眼睁睁地看着他的精锐汉军也变成了黄巾贼,漫山遍野地狼奔豕突……

两千余精锐长矛兵,在敌骑地投枪下几乎死伤殆尽,近三千步兵,面对百余骑兵地冲击竞一战而溃,毛阶感到眼前一阵阵发黑,完了,一切全完了!一咬牙拔出佩剑比在脖子上狠狠一拉。血光激溅,生命从毛阶体内迅速消逝,很快,毛阶明亮有神的眼神开始黯淡,旋即从马背上一头栽落下来,荡起一片尘土……

“吼呀呀~~”

“杀呀~~”

“杀先这些汉军狗崽子~~”

排山倒海般的喊杀声从两翼铺天盖地而起,方才投掷完投枪之后就一直窥伺在侧地轻骑兵终于杀回,一柄柄锋利的马刀高举半空,耀眼的寒芒迷乱了暗沉沉的天空。重甲骑兵只是剖开汉军防御的尖刀,轻骑兵才是收割生命的剔骨妖刀!

屠杀,又一轮冷血而又残忍的屠杀。

距离战场不足百步的旷野上,马跃在许褚、典韦的护卫下迎风肃立,冰冷地注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将近个月时间地心血总算没有白废,超越时空而来的重甲骑兵发挥了难以想象的威力。

……

陈留,酸枣。

“站住!”

守卫城门的汉军军官一声断喝、附近的十数名汉军立刻呼喇喇围了过来,将张梁、程远志与高升大人团团围住。

张梁镇定自若向汉军军官,满脸堆笑道:“军爷,怎么了?”

军官两眼一斜,问道:“你们三个,哪来的?”

张梁道:“北边来的。”

“干吗来的?”

“做生意。”

“做生意?”军官绕着张梁三人团团转了一圈,歪着脑袋问:“什么生意?”

“呃~~贩马的。”

“贩马地!?哼,我看你们分明便是反贼,来人,与老子抓起来。”

军官话音方落,只见寒光一闪,程远志已经拔刀在手,一把卡住了汉军军官的脖子,轻轻一抹、血光激溅中,汉军军官已经双手扼住自己咽喉瘫倒在地,血泊正从他的指缝里汩汩溢出,却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程远志一刀结果了军官,厉声喝道:“老高,快保护三将军先走,某来断后!”

高升护住张梁便走,不忘回头喝道:“老程不可恋战。稍时便来汇合,我与三将军在前方门小树林等你!”

程选志又一刀结果了一名汉军的牲命,嗔目大喝道:“快走~~”

“来人哪,快来人哪,抓反贼啊~~”

汉军凄厉地尖叫起来,闻听叫喊声,越来越多的汉军士兵从城门里冲了出来,将程远志团团围了起来。程远志虽然骁勇,可好汉架不住人多,片刻功夫,背上已经挨了两刀、腿上也中了一枪,已经浑身血糊、动作迟缓了。

程远志正走投无路时,忽听城内响起一声炸雷般的大喝:“前面可是远志大哥?”

程远志奋力一刀横斩八方,击退所有汉军,昂头厉声:“足下是谁?”

那炸雷般的声音道:“大哥、小弟何仪、你不记得了?”

程选志再一招横斩八方。逼退汉军。惊回头已经然看到一条大汉手执单刀,正从城内奔出,两名汉军试图上前阻拦。结果却被他刷刷两刀砍翻在地,那大汉身后,还有百余条汉子紧紧追随,正像洪水般向城门卷来,程远志大喜道:“何仪贤弟!是你?”

“正是小弟!”何仪又一刀结果了一名汉军性命,振臂大吼,“弟兄们,杀~~”

“杀~~”

何仪一声怒吼,身后追随的百余条汉子纷纷擎出了冰冷的腰刀,向拥堵在城门内外的汉军掩杀过来。

……

长社。

恶战已然结束。刚刚壮大起来地黄巾军遭受沉重打击,兵力缩水不足十一。文心阁手打

但黄巾军的牺牲并非没有代价,黄巾军的大量死亡不但消耗了汉军的体力和锐气,也耗尽了汉军弓箭手的箭矢,更麻痹了汉军的神经,所有这一切都给马跃的八百流寇创造了极佳的战机!

八百流寇仅以微弱地代价就几乎全歼了毛阶的五千汉军!在八百流寇的轻骑追杀下。只有极少数汉军得以逃脱!在空旷的平原上,溃败的步兵是很难逃脱骑兵追杀的。

斜阳西下,旷野上尸横遍野、血流飘杵。劲烈的西风竟然吹不散那浓重的血腥味。

马跃负手肃立旷野之上,周围遍地都是尸体,浓重的血腥味中人欲呕,但马跃对这一切却视若无睹.表情依旧阴冷,许褚与典韦就像两尊恶灵神,寸步不离左右,三人身后还跟着战战兢兢的郭图。

郭图掠了马跃阴冷也背影一眼,心头地凛然又甚一分。郭图虽是小人、却并非平庸之辈,他对马跃的用心洞若观火。很显然、长社一战,马跃正是利用黄巾军的大量死亡来消耗汉军锐气,尔后再由八百流寇给予精疲力竭的汉军以致命一击。这样一来,八百流寇的损失就可以降低到最低限度。

也就是说,在马跃心中,数万黄巾的性命还不如几十名流寇重要!

郭图更知道,马跃的用意并非仅止于此。长社之战就像是一场残酷的优胜劣汰,黄巾军中的老幼妇孺、体弱者全部死于汉军的乱刀之下,剩下的,大多是些精壮汉子。看者波武、廖化他们的残部就知道了,虽然狼狈、可活下来大多都是精壮。

郭图抬起头,深深地盯着马跃阴冷地背影,威到背后一阵阵的恶寒,这可是数万条鲜活的人命啊……屠夫!马屠夫!冷血的马屠夫!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