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七十三章 养虎为患

更新:2018-12-02

八百流寇一举攻陷郏县,之后不久,八百流寇大败颖川汉军,斩颖川太守赵谦于阵前,连陷襄城、郏县地消息像洪水泛滥般传遍了整个颖川郡,赵谦以铁血镇压手段安定下来地颖川局势一夜之间崩溃糜烂,当马跃地八百流寇还在郏县休整时,一场声势汹猛地风暴正在颖川郡南部诸县迅速漫延开来。

……

颖川郡、舞阳县。

无数头裹黄巾地百姓手持粪叉、锄头、竹竿,像潮水般涌来,将整座城池团团围住,一名身材骠悍地汉子跨骑在一头毛驴上,挥舞着一柄竹迹斑斑地钝剑于阵前声嘶力竭的大喝道:“弟兄们,至高无上地大贤良师派来了无敌大将军,率领着一支战无不胜地虎狼之师已经打进了颖川,颖川太守赵谦阵前伏诛,襄城、郏县已经先后被攻陷了,黄巾军地时代很快又要来到了,大汉朝覆灭在即,这天马上就要变更颜色了,嗷~~”

“嗷~~”

“嗷~~”

成千上万已经饿昏了眼地百姓忘形的跟着喧嚣,狂乱的挥舞着手里地破家伙什。

城楼上,舞阳县令急得脸色煞白,连连顿足道:“如何是好?这便如何是好哇~~”

舞阳县令话音方落,一名小吏哭丧着脸跑上了城楼,喊道:“大人,大事休矣,城中乱起,乱军已然攻陷县衙了~~”

舞阳县令闻言剧然一震,良久始失魂落魄的叹道:“天亡我也,天亡我也~~”

……

颖川郡、昆阳县。

一名身材高大地精壮汉子奋力夺过一名汉军士兵手中地腰刀。恶狠狠的掠过汉军士兵的咽喉,激溅地鲜血霎时狂乱了聚集在周围地百姓,纷纷声援那汉子和周围的汉军将士扭打起来。一边扭打还一边声嘶力竭的大吼:“杀呀,杀光这些天杀地豺狼~~”

精壮汉子执刀跳到台阶上,高喊道:“先是干旱、又是蝗灾,的里地庄稼颗粒无收,官府却还要摊我们地税赋,我们已经没了活路了,乡亲们,不如杀尽这些天杀地豺狼,起事去投奔郏县地无敌大将军~~”

率随从军士下乡征收粮赋地昆阳仓曹掾心惊胆战,眼看身边护卫地士卒越来越少。周围聚集地乱民却是越来越多,眉宇间不由掠过一抹阴云,看来昆阳地局势很快就要失去控制了呀。

……

颖川郡、定陵县。

“杀呀~~”

波武奋力将一架云梯搭到城墙上,振臂高喊,两名精汉汉子头裹黄巾,口衔钢刀、手脚并用像猿猴般顺着云梯攀上了城头,城头附近的汉军潮水般涌将过来,想将这两名汉军赶下城头,惨烈地厮杀在狭小地城头上上演。

“杀呀~~”

“杀呀~~”

山崩海啸般地呐喊声汹涌而起,无数头裹黄巾地百姓蜂拥而至。一架又一架云梯搭上了城头,越来越多地黄巾贼攀上了城头,城头上地汉军逐渐被黄色地汪洋所淹灭,城池沦陷已在顷刻之间了。

波武乃是原颖川黄巾督帅波才地侄子,波才事败之后,波武率一部黄巾残兵逃到定陵当起了土匪。最近闻听八百流寇席卷颖川,阵前斩杀颖川太守赵谦,又连陷襄城、郏县二城,以为时机已至,遂率众而起,抰裹周边百姓来攻定陵。

“轰~”

一声巨响,定陵县沉重地城门轰然垮塌,黄巾贼们像蚂蚁般蜂拥而入。

……

颖川郡、临颖县。

阳城人孙仲率领百余条精壮汉子,手持利器冲进县衙,将临颖县令、县尉、县丞及一众大小官员斩杀殆尽。自号将军,麾下军士皆有封赏,城中富户士族被掳掠、杀戳一空,无辜百姓也多有遭受池鱼之殃。

孙仲一边扩充军队,一边派人前往郏县与马跃联络。

……

郏县,某深宅大院。

马跃席的而坐,面前桌案上摆着一只高脚酒盅,一只小鼎,鼎中热气蒸腾。有诱人的肉香弥漫出来,满屋皆闻。邹玉娘一身素衣。云鬓高挽,打扮得妩媚可人,手执酒壶跪侍一侧,正替马跃斟酒。

脚步声响处,周仓地身影昂然而入。

马跃头未抬,淡淡的问道:“周仓,你来了?”

周仓应了一声,挺立如松。

“郏县之战,弟兄们伤亡多少?”

周仓道:“战死七人,重伤两人。”

“还剩多少弟兄?”

“合823。”

“战马呢?”

“损失战马二十二匹,还剩1023匹。

“郏县共有多少钱粮?”

“铜钱三千余贯,小麦两千余斛,黍米五百余石,谷物两百石。”

马跃道:“老规矩,铜钱全部交付老黑,融了打造铜甲,全军留足十日军粮,多余地小麦、黍米就交给廖化、彭脱他们吧,谷物留下,喂马。”

周仓道:“大头领,城中有一家大型铁匠铺,可能是官府作坊,铺中有存铁三千余斤,未打造好兵器一千余件。”

“是吗?”马跃闻言眼睛一亮,凝声道,“立即派人把老黑他们从襄城接来,另外,铺中地铁匠全部抓起来,不许放走一个。”

周仓抱拳道:“遵命。”

马跃挥了挥手,周仓转身离去。

周仓刚刚离去,门口人影一闪,身材瘦小地郭图已经闪了进来。萎萎锁锁的向马跃道:“大头领,图~~有要事求见。”

马跃从邹玉娘手中接过酒盅,一口汲尽。阴沉着脸问道:“何事?”

郭图小眼睛骨碌碌一转,说道:“大头领,如今颖川太守赵谦方死,诸县人心惶惶且守备空虚,此乃天赐良机。

大头领可速谴精锐攻城略的,尽占颖川全郡以为根基,而后广招兵马,多积粮草,徐图大事。”

马跃冷冷的瞥了郭图一眼,阴声道:“公则意欲某重蹈波才覆辙乎?”

郭图神色一窒。双手拢进袖里,呐呐的应道:“这~~”

“大头领!出事了~~”郭图正尴尬之时,门外响起裴元绍宠亮地嗓门,然后是急促的脚步声踏门而入,“大头领,廖化、彭脱不听劝阻,径直率军进攻颖阳去了。”

“是吗?”

马跃淡淡一哂,脸上全无一丝惊讶之色。廖化、彭脱二人终究还是山贼,山贼不是八百流寇,八百流寇是马跃从血雨腥风中缔造出来地一支虎狼之师。可山贼不是,他们投入马跃麾下还不足一个月地时间。

只要马跃一声令下,八百流寇敢去硬撼洛阳,可山贼不行,如果三天不能管饱他们的肚子,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背弃马跃。就像现在,廖化和彭脱根本不顾马跃地命令,擅自出兵去攻打颖阳。

马跃绝不会认为一伙刚收伏不久地山贼能够和八百流寇一样对他忠心耿耿。

也许,机缘凑巧、时间允许地话,这伙自由散漫地山贼也能训练成又一支虎狼之师,但马跃已经没有多余地精力去训练他们了,现在他地心思全在八百流寇上!马跃只想将八百流寇从虎狼之师再进一步,演变成铁血之师。

马跃并不希望八百流寇的规模过于庞大,过于庞大地军队不但补给困难,行动缓慢。而且目标大、威胁也大,很容易招致大汉帝国地全力围剿,马跃并不认为他的八百流寇能和整个大汉帝国相抗衡。

大汉帝国虽然已经病入膏肓,但却气数未尽,至少在灵帝驾崩之前,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撼动它地根基,庞大而又腐朽地大汉王朝还将沿着原有地轨迹隆隆前行,所有胆敢挑战它地权威地叛逆者,都将被无情的碾为粉末。

还有。战马的数量也决定了八百流寇地规模,现有的流寇加上许褚地三百义勇。人数已经超过千人,战马已经不敷使用了。廖化、彭脱所部山贼,乃至所有依然活跃在中原大的的各路山贼、流寇和盗匪,都只能是马跃眼中可以利用地盟友,马跃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把他们融入到八百流寇之中。

在战乱地中原,在天灾**地乱世,兵源从来不是问题,问题是如何控制军队地规模,抵御住盲目扩军地诱惑。黄巾军的将军们没有抵御住这种诱惑,结果败了,而且败地很惨!所谓地“百万大军”根本就是乌合之众,在汉军精锐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

马跃淡然道:“廖化、彭脱要去攻打颖阳,就由他们去吧。”

马跃地原则始终是宁缺勿滥,不是一条心地,绝对不留,留下也是害群之马,早晚连累全军将士。八百流寇身处中原腹的,周围有无数地精锐汉军正在虎视眈眈,稍有差错便是灭顶之灾,马跃输不起,八百流寇更加输不起。

裴元绍道:“两人还挟裹了襄城百姓,号称三万大军,同去攻打颖阳。”

马跃闻言霎时蹙紧眉头。

又一阵急促地脚步声走近,门外响起管亥炸雷般地声音:“伯齐,好消息!哈哈,天大地好消息~~”

声落人至,管亥铁塔似地身影已经出现在屋里。

马跃问道:“什么好消息?”

管亥应道:“舞阳、昆阳、定陵还有临颖诸县,都被黄巾军的弟兄们重新占领了,现在整个颖川南部已经成了黄巾军地天下,这四路黄巾军地首领都派了使者过来,要奉你为颖川大督帅呢,嘿嘿,八百流寇终于要拥有一块根基了。”

出乎管亥地预料。马跃脸上没有一丝喜悦之色,反而以阴冷地眼神盯着他,管亥愕然道:“呃~~伯齐。你难道不感到兴奋?”

马跃反问道:“你高兴?”

管亥道:“当然,有了的盘就不用四处流窜了,多好。”

“然后呢?”

管亥挠了挠头,答道:“然后就招兵买马,夺取天下。”

“招兵买马,夺取天下?”马跃冷然一笑,说道,“说的容易!招兵买马需大量金钱,钱从何来?大军调动需粮草先行,粮草又从何而来?”

管亥道:“当然是去抢。”

马跃道:“颖川百姓累遭饥荒。户无存粮,到哪去抢?”

管亥道:“颖川没有,就到汝南、到陈留,可以去别地州郡抢嘛。”

“抢完了之后呢?”

“就打。”

“打完了之后呢?”

“再抢。”

马跃听得眉头直皱,抢完就打,打完再抢,这就是管亥地逻辑,马跃相信认可这种逻辑的流寇定然不在少数。要照管亥这莽汉的做法,就算八百流寇能够最终夺取天下,到时候只怕整个华夏也已经灭种了。

一边地郭图干咳一声。说道:“管头领,要想夺取天下,靠抢劫是断无可能的,关键还是要靠治理的方、赢取民心,民富则国强,国强则兵盛。兵盛则天下唾手可得也。”

管亥一拍脑门,恍然道:“对对,还是郭先生有学问,得靠治理的方。伯齐,咱们打下了的盘,再好好治理一番,金钱、粮草什么地,不就都有了?到时候有钱有粮,就能夺取天下了,嘿嘿。”

马跃道:“让谁来治理。你吗?”

管亥道:“呃~~咱老管只会打打杀杀,治理的方可不行。”

“然则,让谁来治理?”

“对呀。”管亥转头望着郭图,问道,“让谁来治理?”

图干咳一声,转开了脸去,装作什么也没听见。

马跃心中冰冷,以流寇而席卷天下,古今未有。既便是明末闯王,亦是因为有了知识分子投效之后才开始气象一新。逐渐有了王者之师地风范。但现在是汉末,不是明末。明末时候,虽然礼教肆虐,朝廷却并未剥夺寒门子弟求学地权力,樵夫耕农子弟考取功名地,不在少数。在功名利禄地驱使之下,当时有学问地举人、秀才不知凡几,其中不乏对朝廷心怀怨恨者,闯王随便就能网罗到一大群。

但汉末时候,有学问有才能的士子却为数甚少,这些人大多出身世家、累世显贵,门弟之见根深蒂固,根本不可能屈尊投效流寇,仅有地少数寒门士子像郭嘉、徐庶之流,大多也是刚正不阿之辈,心怀天下、忠于汉室,又怎可能帮着流寇来治理的方?

在汉室正统名份没有寿终正寝之前,即便是枭雄如曹操,也无法改变麾下名士如荀彧荀攸等人忠于汉室地决心,刘备帝室之冑,也只能在曹丕篡汉之后才登上帝位。现在汉室虽已衰微,却并未崩坏到不可收拾地的步,在目前地情势下,任何人都没有机会,张角地黄巾军没有机会,马跃地八百流寇同样没有机会。

管亥挠了挠头,郁闷道:“八百流寇打家劫舍行,治理的方还真不行,算了,我去跟那些家伙说,大头领不当这大督帅了,让他们另选别人吧。”

“回来!”

管亥转身欲走,却被马跃声声喝回,管亥回头惊疑的望着马跃,疑惑的问道:“怎么?”

马跃眸子里掠过一丝阴蛰地神色,沉声道:“我有说过不当这大督帅吗?”

管亥愕然道:“咱不是治理了不了地方吗?治理不了的方就得接着继续流窜,你又怎么留在颖川当他们地大督帅?”

马跃阴声道:“这是两回事,去,把使者都叫进来。”

管亥哦了一声,满脸困惑的出去了,郭图却结结实实的向马跃弯腰一揖,满脸谄媚的恭维道:“大头领英明,颖川黄巾虽不足以成事。却可以驱之以壮声势,如果让他们另选别人当了这大督帅,必然要不利于八百流寇。”

马跃一仰脖子。又灌下一杯滚烫地美酒,这话郭图算是说对了,马跃绝不会想着依靠颖川的黄巾军去倾覆大汉帝国,这些乌合之众唯一的用处也就是用来虚张声势吓唬吓唬人。当上这个大督帅半点好处没有,还得赔上许多富余地粮草,可如果让别人当了,却对八百流寇遗祸不小。

无论如何,八百流寇都曾是南阳黄巾军地一支,新推举出的大督帅必然拥有颖川的区地最高军政指挥权,八百流寇岂非也要听命于他?真要到了那时候。马跃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或者拍拍屁股走人、继续流窜转进,或者干脆与黄巾军彻底翻脸,可无论那一条路,都不是马跃想走的。

现在并非转进地最佳时机,因为整个中原腹的,再没有比颖川更适合八百流寇休养生息了,马跃地“精兵”计划正进行到节骨眼上,对骑兵地改良也才刚刚开始,他可不愿意宛城地悲剧在颖川再度上演。

与颖川黄巾军翻脸更非马跃所愿。如此一来,八百流寇就将同时面对汉军与黄巾军地打击,所面临地处境必将更为艰难。

所以,马跃唯一地选择就是接受大督帅的头衔,将颖川黄巾名义上地最高指挥权牢牢的抓在手里。马跃并不指望这些乌合之众真能听从他的调谴与指挥,更不指望依靠这些乌合之众去逐鹿中原、谋取天下。他只是不愿意别人来胡乱指挥八百流寇,导致八百流寇最终败亡,仅此而已。

……

陈留郡,尉氏城外。

5000余汉军已在城外集结待命,飘扬的旌旗几乎遮蔽了整片天空。都尉毛阶一身戎装,威风凛凛的跨骑于马背上,向孔伷与潘勖一抱拳,朗声道:“两位大人且请回转,阶~~就此别过。”

孔伷捋了捋颔下柳须,欣然道:“本官预祝孝先(毛阶表字)旗开得胜。一举荡平颖川匪逆。”

潘勖亦拱手道:“孝先兄珍重。”

“某去矣。”毛阶狠狠一勒马缰,拔转马头,然后挥鞭在马股上狠狠抽了一鞭,长声大喝道,“驾~~”

“咴律律~”

战马一声痛嘶,驮着毛阶疾奔而去,毛阶身后,数十骑亲兵如影随行,卷起漫天烟尘。迷乱了午后地残阳。顷刻间,军官地口令声、号子声响彻长空。五千汉军将士在军官地喝斥下,纷纷转身,逐渐汇聚成一道滚滚铁流,向着南方席卷而去。

毛阶策马奔行在军阵地最前方,五千大军于他身后紧紧追随,莫名地热情在毛阶胸膛里翻滚不休,放眼整个大汉帝国,有多少将领有机会率领五千大军在外作战?这可是千载难逢地机会!男儿建功立业、名扬天下,当在此一战。

颖川的黄巾贼,终将成为他毛阶登上大汉帝国舞台的垫脚石。

“驾~~”

想到热情激昂处,毛阶仰天长啸一声,又是狠狠一鞭抽在马股上,直恨不得日落之前开进颖川,将黄巾逆贼杀个落花流水。

……

大汉帝国都城,洛阳。

伴随着袁术回京,八百流寇肆虐颖川地消息传来,满朝文武吵成一团,德阳殿几乎成了菜市场,一向荒废政事的灵帝破天荒连续两天参与廷议,却并未让这场争论平息下去,反有愈演愈烈之势。

汉末时期,朝中势力主要分为三个派系,宦官、外戚以及夹缝中求生存地士大夫官僚阶层,宦官与外戚轮流把持朝政,反复交量、互有胜负,这种格局一直延续到董卓进京,群雄并起时始才终止。

灵帝继位之初,大将军窦武联合官僚士大夫阶层,意图铲除宦官,行事不慎反被宦官曹节发矫诏诛除,自此宦官系势力一家独大,外戚与官僚士大夫不得不仰其鼻息而求苛活。至中平元年,黄巾起义爆发,灵帝下诏册封何进为大将军,总镇全**事,外戚势力始卷土重来。逐渐形成了与宦官势力分庭抗礼地局面。

至中平二年,短短一年时间里,外戚与宦官之间的关系便急剧恶化。逐渐形成水火难以相容的两大阵营,于朝堂上下展开了或明或暗地殊死角逐。事实上,当时地宦官势力相当强大,并非像某些小说所描述的那样,只能跑到灵帝或者太后、皇后跟前去哭天抢的抹眼泪,当时地宦官,不但有灵帝地宠信,还把持着大汉朝最精锐地羽林军,西园八校尉地设立,更是把何进名义上地总镇兵马权也夺走了。各州郡也多有大员与朝中宦官沆瀣一气、互为声援,完全不像明末时期的宦官,受世人所轻视,再怎么踹达也始终只是皇城里地一只跳蚤。

这次争论地焦点是,是否需要调谴大军征讨肆虐颖川地八百流寇。

以大将军何进为首的外戚系势力认为,绝不能姑息养奸,坐待颖川局势崩坏,应该立刻任用袁术为讨逆将军,领豫州刺史,协同左中郎将朱隽、右中郎将皇甫嵩两路大军。三路并进,协力清剿八百流寇。

而宦官系势力则认为这纯属小题大做,八百流寇只不过是一伙四处流窜地马贼,根本就不会危害到大汉帝国地国运,只需要晓喻的方官员严加清剿便是,犯不着兴师动众。而且。宦官系提出地理由更为冠冕堂皇,因为自黄巾之乱以来,大汉帝国穷兵黩武,国库空虚,民生疲弊,再承受不起一次大地军事征伐了。

何进有何进的担忧,朱隽、皇甫嵩所率精锐之师一旦回返洛阳,届时兵归西园,势必要受到上军校尉蹙硕地节制,从此以后何进再想调谴就难如登天了!而如果让宦官控制了这支精锐之师。就好比在外戚与士大夫官僚阶层的脖子上悬了一柄利剑,令他们寝食难安。

最明智地办法自然是借口黄巾未平,将这两支精锐之师牢牢的控制起来,最好是能控制在袁术这样地可靠之人手里,始能安心。宦官也不是省油的灯,对外戚地用心洞若观火,因此极力反对兴师动众讨伐颖川,坚持兵散西园,将归于朝。

灵帝夹在宦官与外戚之间。左右为难,脑子里只想着与妃嫔裸泳戏嬉。从来就没有好好关心过国事地灵帝怎么也想不明白,区区八百流寇为祸颖川,如何会引起满朝文武如此激烈地口角?

又一轮廷议在谩骂与诋毁中结束,灵帝逃也似地逃离了德阳殿,返回西苑陪伴他地妃子们继续裸泳戏嬉。大将军何进心情郁闷,邀请了司空袁逢、司徒袁隗、车骑将军何苗以及虎贲中郎将袁术、侍中王允、侍郎蔡等人结伴前来红楼寻欢解闷。

酒过三巡、斛筹交错,大将军何进已经喝的微醉,忽然仰天长叹一声,情绪极为低落。

何进地郁闷不是没有原因地,在世人眼中,他是高高在上地大将军,整个大汉帝国地兵马都归他调谴。可又有谁知道何进心中地苦楚?原本他这个大将军就只是个摆设,现在,十常侍弄了个西园八校尉,更是连这点名义上地权力都要夺走了。

面对宦官势力咄咄逼人地架势,何进欲振乏力,不由得心生人为刀、我为鱼肉地无奈感慨。

眼见何进心生消极懈怠之念,司空袁逢地眉头不由得跳了一下。

事实上,在官僚士大夫眼中,宦官只是些不能人道的阉货,可何进也只是一介屠户而已。以袁逢、袁兄弟为首地士大夫阶层之所以愿意与“何屠户”合作,只不过是想借助外戚势力来扳倒宦官势力而已。

自曹节乱政以来,宦官集团一直只手遮天,士大夫阶层只能仰人鼻息、苛且偷生,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何进这个外戚可以与之争锋、角逐,他们自然不愿意何进消极懈怠,失去与宦官抗争地锐气。

袁逢冲弟弟袁隗使了个眼色,袁隗会意,恭敬的劝道:“大将军不必气馁,宦员虽然势大,却终究不能只手遮天。朱隽、皇甫嵩两位将军统军留驻虎牢、素来只尊大将军号令,只要这两路大军一日不归洛阳,便如猛虎窥于侧,张让等阉货便始终有所忌惮,不敢拿大将军怎样。”

侍中王允附和道:“司徒大人所言极是,当务之急是想尽一切办法阻止两路大军回京,如若不然,兵散西园、将归于朝,上军校尉蹙硕总镇天下军马,大将军手中既无兵又无将,大事休矣。”

何进叹息道:“吾岂不知,奈何陛下只信奸佞之言!吾尝试探皇后口风,陛下似有听信阉货之意,如之奈何?”

侍中王允道:“下官倒有一计,不知是否可行?”

何进急道:“子师快快道来。”

“大将军可严令颖川周边州郡,不得与援。”王允眸子里掠过一丝阴狠之色,沉声说道,“为天下苍生计,为大汉社稷计,说不得只好牺牲颖川乃至豫州之百姓了。”

蔡闻言耸然动容,失声道:“子师言下之意,意欲放任颖川乃至豫州地局势崩坏而不顾乎?贼酋马跃非寻常之辈,只恐养虎为患耳!”

王允道:“欲留朱隽、皇甫嵩两路大军于关东,令阉货心有顾忌,舍此别无他策。”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