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七十一章 猛将

更新:2018-12-02

“唆~~”

管亥跑几步,将手里的标枪往前狠狠掷出,近两米长的木柄泛起一阵急促的颤动,发出刺耳的破空声.已经开锋的矛刃在空中划出一道森冷的寒茫.银蛇般掠向前方。

“笃~~”

箭矢般射出的标枪贴地飞行了数十步之后,利箭般扎进了一堵土胚墙,一声闷响过后,标枪硬生生扎穿了数尺厚的土胚墙,余势未竭,犹自往前飞行了数十步始才坠地。

马跃走到土胚墙后捡起坠地的标枪看看.完好无损!

“叮~~”

一声清越至极的金铁交鸣声传入马跃耳际,马跃抬起头来,只见典韦跟前插着两枚长满铁锈,又粗又笨的大铁戟,也不知道是从铁匠铺的哪个垃圾堆里翻出来的,却让这厮高兴得古巨猿般以双手捶击长满黑毛的胸膛,嘴里发出不似在类的嗷嗷嚎叫。

马跃的眸子里掠过一丝凛然,莫非这便是典韦手中那对重可六十三斤的大铁戟?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到典韦手里?难道真的是天意吗?神兵总是伴随着猛将而出世?

“大头领!图有急事禀报。”

郭图略显焦急的声音从铁匠铺外传来,打断了马跃的思路,回过头来,只见郭图正从门外急步进了后院。

马跃眉头一皱.沉声道:“何事?”

郭图急上两步走到马跃跟前,塌肩弯腰,神色恭敬地说道:“一切果然不出大头领所料,郏县尉赦萌自襄城败走之后,绕道许家庄,血洗了许家坞堡,许家庄上下一千余口惟一人侥幸逃生,许家坞堡亦付之一炬矣。”

马跃目光阴深,脸上冷漠依旧。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阴声问道:“许褚什么反应?”

郭图诌媚地答道:“大头领料事如神,许裙在料理了后事之后,已经率300义勇杀奔郏县去了。”

马跃阴声道:“行了.我已经知道了。”

说完,马跃转过身去,再不理会郭图。郭图嘴唇懦动了两下,还想说点什么。可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马跃的冷漠和阴沉就像一堵大山,压在他的心头,让他喘不过气来,每次面对马跃的时候,郭图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管亥!”

马跃森然大喝,管亥雄躯一震,手里拎了一柄拖着数丈铁链的流星锤急步趋至马跃跟前,厉声道:“在!”

马跃目光一冷,沉声喝道:“吹号点兵。八百流寇全军集结!”

管亥眼神一厉。骇人的杀机顷刻间绽露出来,厉声道:“遵命。”

马跃转过头来.向郭图道:“公则。”

郭图的腰弯得更低了。恭敬地应道:“小人在。”

马跃表情冷漠依旧,沉声道:“可随我一同出征,攻伐郏县。”

郭图长长一揖,恭声道:“小人遵命。”

马跃负手抬起头来,嘴角泛起一丝阴冷的笑意,无论是为了许褚,还是为了八百流寇地将来.郏县都势在必得!成军以来,八百流寇转战千里,经历大小战役无数。从最初的农夫蜕变成一支嗷嗷叫的虎狼之师,却从未径历过一场正面的攻坚战。

谁说骑兵就无法攻城,谁说匹夫之勇不足以改变一场战争的结局?马跃就是不信这个邪,人定胜天,人定胜天!人力,始终是要强过天意的。

“呜~呜~呜~~呜呜呜~~~”

三声短促的号声之后,一声低沉绵长的牛角号声响彻云霄,散布在襄城各个角落地流寇们在听到号角声之后,像潮水般涌向着号声传来的方向集结。闻号起而云集。已经融入了流寇们的骨子里,就像马跃是他们的大头领一样,没有一名流寇会对此产生丝毫的抵触心理。

襄城东门,八百流寇的血色大旗迎风猎猎作响,透着凝重血腥味的旗面啪啪地拍打在马跃脸上,格外地衬出马跃阴森的嘴脸。马跃负手而立,修长阴冷的身躯似要融入那阴冷幽暗的虚空。

典韦与管亥凶神恶煞般肃立马跃左右,典韦手执那对长满铁锈地大铁戟,管亥手里则拎着那只流星锤,一圈圈地铁链盘在他肌肉虬结的胳膊上,闪烁着黝黑的黑芒。

马跃身后地角落里,郭图的身影几乎要与马跃的影子融为一体。

城楼下,八百流寇已经全军集结完毕,汇聚成黑压压一片铁甲的汪洋,那一片樱红的流苏就像是魔鬼犄角上不断流淌的滴血,透出凝重的血腥。

再不需要声嘶力竭的嚎叫,再不需要忘乎所以地挥舞手中的兵器,流寇们只需要冷冰冰地往那里一站,往马背上一跨,它就是一支铁骨狰狰的虎狼之师,它就是一支打不垮,拖不烂地膘悍之旅!

整个襄城东门一片寂静,只有战马偶尔发出的响鼻声清晰可闻,天地间充盈着今人窒息的凝重,近千双森冷的眼神翘望城楼,城楼上,马跃屹立如山、眼神如霜。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周仓、裴元绍、廖化与彭脱鱼贯登上了城楼。

周仓冰冷一笑,露出了两排森冷的钢牙,杀气腾腾地问道:“大头领,又要转进了吗?”

马跃目光一冷,保持默然,他一向没有回答部下问题的习惯。

廖化、彭脱急切地向马跃道:“大头领,这次让我们也出征吧?”

马跃阴冷地转过头来,目光转向城内空地,空地上,已经有数百山贼集结起来,并且仍有山贼不断地从城里乱哄哄地涌来,将原本就杂乱无序的队列冲得更加七零八落。这些山贼大多拿着木棍竹枪,装备极差,成员也是良莠不齐,甚至还有孩童与老头夹杂其中。

廖化与彭脱也看到了山贼的混乱,与城外八百流寇肃静严谨地阵形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两人脸上不由掠过一丝尴尬,都不自觉地垂下了头颅。

马跃目光一厉,喝道:“裴元绍!”

裴元绍铿然踏前一步,厉声道:“在!”

马跃道:“领精骑200,尘镇襄城。”

“遵命。”

“廖化、彭脱!”

廖化、彭脱两人神色一喜,同时踏前一步,并列于马跃跟前,厉声道:“在。”

“各统本部山贼。并守襄城,当严加约束部众,不可肆意妄为,违令者~~~杀无赦!”

廖化、彭脱闻言颇为失望,有些勉为其难地拱了拱手,应道:“遵命。”

马跃自然看出两人的不情愿,但根本不为所动,森然道:“其余弟兄随某奔袭郏县~~~请旗!”

管亥低喝一声,上前两步从城楼上拔起那杆血色大旗。往虚空重重一挥。城楼下顿时响起八百流寇山崩海啸般的嚎叫声,近千柄锋利的钢刀直刺长空,狂乱、暴虐的杀机在天地之间激荡不休。

......

郏县。北门。

许褚形容狰狞,状如疯虎,手指城楼厉声喝骂:“郝萌!匹夫!有种出城与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城楼上,郝萌表情阴冷,厉声回骂:“逆贼休要猖狂,本官已经八百里加急向附近郡县请求援军,但等援军至,本官誓将彼等逆贼擒而诛之,以正国法!”

正对骂间,一名小吏忽然行色匆匆地奔上了城楼。向郝萌道:“大人,大事不好了,东门遭受逆贼袭击!”

郝萌神色一惊,旋即镇静下来,厉声道:“胡说,颖川匪患已然平定,何来逆贼?”

小吏急道:“大人,实属逆贼无疑,乃是八百流寇耳!”

郝萌越发大怒。骂道:“越发胡说八道,八百流寇为祸南阳,如何便来郏县,此扰乱军心之辈,左右与我推出斩之。”

两名汉军虎狼般扑了上来,将小吏架起便走。

小吏大惊失色,拼死狰扎道:“大人不明是非,不辩真伪便狂杀忠良,郏县百姓祸至无日矣~~”

“打破城池,鸡犬不留!”

“打破城池.鸡犬不留!”

“打破城池,鸡犬不留~~”

小吏正狰扎之际,东门方向陡然响起三声惊天动地地呐喊声,声浪如利箭般刺破了虚空,清晰地传进了城楼上每一名汉军的耳际,也传进了城楼下许裙与三百义勇的耳朵里。

郝萌脸色一变,失声道:“真有逆贼!?快,尔等可小心守好城门,不得擅开城门,违令者斩!其余士卒,可随本官速往东门、迎击逆贼,快~~”

......

郏县东门,那杆血色大旗正擎在管亥手里,迎风猎猎飘荡,大旗之下,马跃跨马横刀、迎风肃立,马跃身后,六百精骑一字排开,灼热的杀机在每一名流寇的眸子里野火般燃烧。

当许裙率三百义勇料理完许家庄后事杀至郏县北门外时,马跃的八百流寇也堪堪进抵郏县东门,两军几乎是同时向郏县发动了进攻。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