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七十章 必先利其器

更新:2018-12-02

“杀,全部杀光,鸡犬不留!”

郏县县尉郝萌表情狰狞,骑在马背上厉声大吼,刚刚从襄城败退下来的三百多汉军残兵在诱开了许家坞堡的大门之后,像虎入羊群般杀了进去,开始了血腥的屠杀。

“郝大人,你不能。。。。。。呃。。。。。。”

一名长者方欲上前阻止,郝萌一声闷哼,剑锋轻飘飘地从老者咽喉间抹过,血光激溅,那长者缓缓萎顿于地,喉笼里血泡咕咕直冒,却已经不能成声。霎时间,许多坞堡里火光冲天,惨嚎声连绵不绝,留守在少许精壮根本无法抵御这些杀红了眼的汉军,更多毫无抵抗能力的老幼妇孺纷纷倒在血泊之中。

熊熊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空,郝萌的表情变得越发的狰狞,凄厉如鬼。

“杀,全部杀光!不分男女老幼,全部枭首,乱刀戳尸,砍成肉泥!夷灭九族。。。。。。”

。。。。。。

襄城通往许家庄的官道上,许褚正率300义勇缓缓回返。

许褚是那种一诺千金的汉子,只要他说了,他就一定会做到,事实上在当时整个汉末时期,大多数士族都是一诺千金的人物,要想他们改弦易辙,背节投敌都是非常困难的。所以,马跃对许褚非常放心,并不担心他会借口回庄取回家属而毁诺溜走。

许褚长兄早亡,只有父子相依为命,并不曾有家小,但他手下的三百义勇却个个都有老小,既然已经杀官造反了,从此成了反贼了,自然要对庄中老小做一番安排。

许褚一行正行至半路,忽见一骑如风,从许家庄方向疾驰而来。

一名义勇兵头目眼尖,向许褚道:“统领,好像老十七!”

又一名义勇兵头目大叫道:“统领,老十七好像受伤了。”许褚目光一凛,沉声道:“走,迎上去看看。”

只片刻功夫,那骑已经冲到了许褚跟前,仆地翻身落马,哭喊道:“统领,完了,全完了!”

许褚凛然道:“十七,慢慢说,怎么回事?”

那义勇哭道:“全庄老少,一千三百多口,全死了,全***死光了!该死的汉军,天杀的郝县尉,带着三百多号汉军对许家庄发动了突然袭击。。。。。。统领,你可一定要为枉死的全庄老少报仇啊。。。。。。”

“你说什么!?”许褚嗔目欲裂,厉声道:“都死了!一个也没剩?”

义勇哭道:“都死了,坞堡也被烧了,若不是要留着性命向统领报讯,我早***和他们拼了,统领,全庄老少死的好惨哪。。。。。。”

“呀。。。。。。吼。。。。。。”

许褚大吼一声,两眼圆睁,双手握紧成拳发出咯吱咯吱的可怕响声,蚯蚓般的青筋从他的额头、脖子、手背上根根凸起。

“十七,你都看清楚了!确是郝萌无疑?“

逃出来的义勇哭道:“都看清了,看的清清楚楚,就是郏县尉,姓郝的那个混蛋!就是他的人屠戳了许家庄,就是烧成灰我也不会认错了他。。。。。。”

“天杀的郝萌!天杀的汉军!”许褚几乎咬碎钢牙,因为剧烈的愤怒,他的眼角居然崩裂,殷红的血丝顺着他的脸颊淌落下来,凄厉如鬼,森然大喝道,“不手刃郝萌,杀尽郏县汉军,褚。。。。。。誓不为人!”

“不杀尽汉军,誓不为人。。。。。。”

许褚身后,三百失去了亲人的义勇兵同样嗔目欲裂,巨大的愤怒和绝望的狂野在他们胸膛里激荡,这一刻,他们只想杀光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汉军,替死去的无辜亲人复仇。

许褚把马一勒,厉声大吼道:“走,先回庄,替乡亲们收完尸。。。。。。再全军尽着犒素,杀奔郏县,替亲人报仇。”

“报仇。。。。。。”

“报仇。。。。。。”

“报仇。。。。。。”

许褚身后,三百义勇疯狂嚎叫、群情激愤。

。。。。。。

襄城,铁匠铺。

数十名胸露腹的铁匠正在拼命地抡锤敲打,叮叮当当的声音响彻云霄,通红的炉火几乎要将整个世界融化似的,灼热得令人窒息。典韦与管亥忍不住以手去拭额头的汗水,表情痛苦,而走在两人前面的马跃却像没事人似的,脸上流露出一贯的冷漠,仿佛这熊熊的炉火根本就无法灼热他那颗冰冷的心脏。

“滋。。。。。。”

一名身体强壮的铁匠将一枚打好的矛头浸在入水桶中,霎时冒起袅袅青烟,青烟熏着铁匠强壮的身体,有豆大的汗水顺着他古铜色的肌肤滴落下来,在他背上汇聚成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溪流”。·文心阁·尛乖手打

看到马跃在典韦与管亥的陪同下出现,铁匠恭敬地弯下了腰,说道:“小人见过大头领。”

“唔。。。。。。”马跃点了点头,问道,“老黑,打好多少支了?”

铁匠人称老黑,是从宛城跟过来的。

老黑答道:“大头领,已经打造好一千余支了,不过剩下的铁已经不够了。”

马跃目光一亮,问道:“矛呢?”

老黑道:“在后院放着呢,还没来得及开锋。”

马跃道:“走,去看看。”

老黑带路,马跃三人尾随而行,来到铁匠铺后院,只见一大堆铁矛堆积得跟小山似的。

马跃随手捡起一枝矛尖,掂了掂,重约两斤,三棱形的矛刃散发出幽暗的钝芒,顶端也不曾开锋,看上去就像是一截毫不起眼的铁疙瘩,可马跃相信,等它开了锋,磨利了矛刃,再配上木柄,将是一支完美的杀人利器。

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八百流寇现在已经称得上一支虎狼之师了,却缺乏虎狼的尖牙和利爪,只有牙尖爪利的虎狼,才是真正令人生畏的虎狼!才能令百兽臣服!

八百流寇是骑兵,骑兵最大的威胁莫过于骑射,但要让这些才刚学会骑马不久的流寇学会骑射,可就有些勉为其难了!让流寇学会骑射固然不可能,但让他们在配有双边马蹬的马背上投掷标枪,却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标枪的投掷距离虽然不可能跟弓箭的射程相比,但它势大力沉,造成的伤害远比箭矢要大许多!而且,标枪不需要瞄准,很容易维修,可反复利用,实在是不可多得的骑兵使用,威力也比标枪更大,但铸造数千柄手斧需要大量的铁,马跃目前根本弄不到这么多的铁,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使用标枪。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