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六十五章 颖川之战

青砀山,邓茂山寨。

说是山寨实在是抬举邓茂了,充其量只不过是一大片覆盖在山谷里的简陋窝棚罢了,即使是邓茂的寨主大堂,也是四壁透风、寒冷刺骨,若不是大堂中央燃起了巨大的火塘,简直能把人冻僵。

时间堪堪进入中平二年(公元185年)春天,山中积雪开始融化,正是一年当中最为寒冷的时候。

一只硕大的陶罐架在火塘上,滋滋的热气从陶罐里枭枭升起,马肉和野菜的香味弥漫着整个大堂,为了款待马跃的到来,邓茂特意宰杀了一区战马。邓茂是那种一根肠子的汉子,这跟他的长相完全一致,这样的人率性,只佩服真英雄,所以对八百流寇和马跃的敬佩是发自内心的,绝无半点虚假。

马跃也不客气,从腿帮里拔出匕首,到陶罐里割下一大块煮透了的马肉,正欲往嘴里送,却忽然发现大寨的四周已经聚焦了不少的“山贼”,这些“山贼”大多都是小孩和妇女,还有少许的老人,每个人都是衣衫褴褛、面有菜色,望着马跃手中的马肉,眸子里纷纷流露出贪婪的神情来。

马跃将马肉恶狠狠地吞进嘴里,大口大口地咀嚼起来,坐在马跃身边的管亥、裴元绍、周仓三人也有样学样,各自割了一大块马肉,狼吞虎咽起来,说起来,就算是他们这样的头领,也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一顿饱餐了。

大寨周围响起一片失望的叹息声,连邓茂也望着瓦罐里迅速减少的马肉,咕嘟一声咽下了一口唾沫,其实……邓茂也已经整整三个月没有尝过肉味了。对这一切,马跃却视若无睹,心安理得地大快朵颐。生处乱世,同情心泛滥只会让人死得更快,只有心够狠、够硬,才能活到最后!

曹操那厮连人肉都吃,可他却是名留青史的绝代枭雄!

马跃四人如风卷残云,很快就将一大罐马肉消灭殆尽,只剩下一地的碎骨残碴、狼藉不堪。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呃,马跃一边以匕首剔着牙齿一边向邓茂道:“邓大当家的,山寨的日子似乎不太好过啊?”

邓茂叹息了一声,黯然道:“自从波帅事败后,小人带着数千弟兄上了青砀山落草为寇。一开始倒也过得逍遥,时不时下山打家劫舍,快活一番,闲时在山中垦田种粮,倒也颇能自给自足,混口饭吃。可是年前,赵谦老贼不知道从哪里招来了一个狗头军师,这厮端的厉害,弟兄们几次下山都吃了大亏,数千弟兄也几乎折损殆尽,只剩下六百精壮,再有就是满山地老幼妇孺了。唉~~”

马跃拍了拍邓茂的肩膀,安慰道:“邓大当家放心,要不了几天,保证青砀山的弟兄们进吃香的、喝辣的!”

邓茂奋然道:“马大头领曾以区区八百众攻陷南阳郡治宛城,此事天下皆知,小人及寨中精兵愿为驱策。”

马跃沉声道:“很好,如此,可尽取山中存粮,供我军将士饱餐一顿,待养足精神,明日汇合廖化、彭脱二人后做计较。“

邓茂拱手道:“遵命。”

邓茂正欲前去安排时,前方忽有山贼匆匆来报,青牛坪大当家廖化、白虎岭大当家彭脱率众来投。

“哦,这么快?”

邓茂目露惊疑之色,他派出去的人才刚出发不久,怎么两人就率众来到了?按时间算来,不应该这么快啊。

“恐是败走而来。”马跃眸子里寒芒一闪,沉声道:“管亥!”

“在。”

“传令,所有弟兄饱餐一顿,抓紧时间休息,很快就有一场恶仗要打了!”

管亥森然道:“遵命!”

邓茂愣愣地望着管亥转身昂然离去,讷讷地问道:“大头领。这……您要出征!?”

马跃沉声道:“邓大当家,不是出征,是迎战,不出所料,赵谦老贼只怕已经尽起颖川精锐,前来进攻青砀山了。”

……

颖川郡,方圆不过数百里,面积不及南阳郡四一,然鼎盛时期人口曾达数百万之巨,足见当时人口之稠密、社会之繁荣。中平元年,颖川先遭大旱,又遇蝗灾,百姓颗粒无收,黄巾方帅波才登高一呼,百姓群起响应,黄巾军遂泛滥成灾。

及皇甫嵩、朱隽率军平叛,大肆斩杀黄巾逆贼,大量无辜百姓遭受池鱼之殃,战火稍息,颖川郡民生凋蔽,百姓二去其一。

然而,皇甫嵩及朱隽的官军只是击溃了波才的黄巾军,并不曾把所有地黄巾贼都斩尽杀绝,及至汉军退走,黄巾余孽死灰复燃,或啸聚山林,占山为王,或筑城堡以抗朝廷,整个颖川陷入一片混沌。

颖川太守赵谦率军四处讨伐,毫无建树,后听从长史郭图计策,先易后难、逐个击破,至中平二年春,颖川郡境内的黄巾余部大多已荡平,只余颖川、南阳交界处的群山密林里还盘踞着邓茂、廖化及彭脱等三股最为顽强的悍贼,邓茂等虽然负隅顽抗,却已然穷途末路,覆灭只在朝夕之间了。

……

赵谦一身戎装,跨骑骏马之上,目光深沉地凝视着前方苍莽群山,苍山寂寂、鸟兽绝迹,天地之间一片肃杀。

这是对山贼的最后一战了。

招降的使者上山已经足有一个时辰,山中却久久不见回应,赵谦阴声道:“看来贼寇是准备顽抗到底了。”

郭图策马轻轻向前,说道:“这乃是意料中的事,谴使招降并非真的为了招降,实乃为了瓦解贼寇抵抗之决心耳。”

赵谦点头道:“公则此计甚妙,料想可以成事。”

话音方落,前方山梁上忽然响起一阵马蹄声,稍顷,一骑战马从山道上迤逦而下,蹄声得得,径直向着汉军军阵而来,马背上跨骑一名汉军骑士,一阵朔风刮过,骑士的坎肩猎猎作响,坎肩上,赫然空空如也,那颗头颅已然不翼而飞。

赵谦顿时目露寒光,这名骑士分明便是派上山去的使者。

“吼~~”

“吼~~”

更为浑雄嘹亮的吼声沉沉响起,成百上千的贼寇身影纷纷涌现,逐渐聚焦到了为首大汉身后。学着大汉地样子,疯狂地挥舞着手中各式各样的古怪兵器,以一切能够想到的方式向数百步之外的汉军嚣叫示威。

汉军将士严阵以待,表情冷漠,对这一幕视若无睹。只有寒风刮过他们漆黑的铁甲,发出沉闷的低啸。

郭图皱紧了眉头,低声道:“这伙山贼还真是顽强啊。”

“那就让这些愚昧的山贼与青砀山的草木同朽吧。”赵谦脸色一冷,断喝道:“开始进攻!”

“遵命,大人。”

紧挨着赵谦肃立的颖川都尉将头盔覆于头上,然后凄厉地嘶吼起来。

“击鼓吹号~~”

“号呜呜~~”

“咚咚咚~~”

“弓箭手~~准备~~”

“刀盾手~~前进~~”

号角声、战鼓声霎时响成一片,山林间的空气骤然间变得炽烈起来。

兵器撞击声、铠甲摩擦声响成一片,原本坐于地上休息地弓箭手们纷纷站了起来,在军官的喝斥下迅速排成整齐的队列,紧张地开始检查箭壶中的箭支,又将负于背上的长弓卸下来挽在手中。

“汉军威武!”

颖川都尉振臂怒吼。

“汉军威武!”

“汉军威武!”

汉军将士跟着齐声呐喊。

在整齐嘹亮的号子声中,一千名刀盾手迈开整齐的步伐,踩着阴冷的地面,滚滚而前,进至距离密林边缘百步之遥时,军官一声令下,汉军刀盾手地脚步嘎然而止,上千块盾牌同时往地上重重一顿,顿刻间筑起一堵堵冰冷地坚墙。密密麻麻的刀尖从盾牌缝隙里露出来,闪烁着死亡的冷辉!

传令兵再将令旗往前一挥,准备就绪地一千名弓箭手一溜小跑,疾步向前,在盾牌阵的掩护之下开始挽弓搭箭,一支支冰冷的箭矢已经瞄准了幽暗的虚空。

……

密林深处,一骑缓缓向前,马跃跨马横刀,表情凝重,这是踏入颖川之后的第一战,不但事关青砀山山贼的生死,亦关乎八百流寇的生死存亡,只许胜,不许败!战马的响鼻声此起彼伏,八百流寇一骑接着一骑从密林中出现,逐渐汇集到了马跃身后,并向两翼缓缓展开,逐渐形成一道不甚规则的扇形。

……

“嗷~~”

山梁上,密林边缘,邓茂掠了一眼左后方幽深的丛林,眸子里掠过一丝冰冷地杀机,狂嚎愈烈。

“嗷~~”

山贼们狼嚎响应。

赵谦的嘴角绽开一丝冷笑,叫得再响又有何用?难不成汉军还会闻山贼嚎叫而退走?很快,这些嚣张的山贼就该像兔子般满山乱窜了,这样的场景他实在是见的太多了,这次当然不会例外!

“呦~~”

汉军都尉高举右臂,一千名弓箭手机械地从箭壶里抽出一支支羽箭搭于弦上,尔后双臂发力将长弓举起,在嘎吱嘎吱的弓弦绷紧声中,一张张长弓已经挽成了满月状,每一名弓箭手皆表情冷漠,两眼微眯,不带任何感情地凝视着前方的虚空。

“放箭~~”

“咻~~”

“咻~~”

汉军都尉一声令下,一千名弓箭手同时松开右手,弓弦响处,刺耳的锐啸声划破长空。一千支狼毫羽箭已经带着冰寒的杀机,瞬时飞临贼阵头顶,然后像雨点般恶狠狠地扎落下来,那片乌黑地雨丝,几欲遮蔽了整片天空。

邓茂昂起脑袋,瞪大眼睛,恶狠狠地瞪着那一片“阴雨”从天而降,有莫名的森寒在他的眸子里激荡。这些该死的汉军,总是在装备上拥有绝对的优势。

霎时间,惨嚎声冲宵而起,可怜地山贼们既无盾牌防身,又没铠甲护体,只能用他们的血肉之躯来抵挡箭矢的蹂躏,结果可想而知。

“呃啊~~”

凄厉的惨嚎声近在咫尺,一名山贼哀嚎着仆倒在地,四肢抽搐,一支锋利的羽箭从他的左眼狠狠贯入,扎透了整颗头颅又从脑后穿出,有一滴殷红的液体顺着锋利森冷的箭矢滴落,霎时渗入了阴冷潮湿地地面。

“笃~”

一声闷响起自邓茂身后,惊回首,一名山贼恰好将一块破木板从头上移到面前,只见一支羽箭已经深深地扎进了木板里,箭羽兀自颤抖不已。那山贼正感庆幸时,又一支锋利的羽箭自天而降,准确而又无情地将他笼罩,但他已经再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他的双手极力张开,想去拔掉那支该死的羽箭,但他至死都没能做到。

“仆!”

山贼直挺挺地倒了下来。双眼圆睁,眼神逐渐散乱,很快投入了死神的怀抱。

赵谦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这便是他熟悉的山贼,这熟悉地一幕曾经许多次上演,直到今天,还在继续上演,这些山贼丝毫没有吸取教训,还是一样地愚昧,容易对付啊。

赵谦身后,郭图同样神色阴沉,心中却不无得意。先以长弓攒射,尔后以步兵驱之,虽只是兵书上最基本的战术,但如果没有他郭图,赵谦也许永远都不会想到它。

密林边缘,整个贼阵已然一片混乱,无助的山贼们正在狼奔豕突、四处逃窜,试图躲过那恐怖的箭雨,但这是徒劳的,箭雨的覆盖相当广阔,于是不断有人被钉死在地上,原本密集可观的贼阵很快就稀疏了许多。

“停止放箭~~”

汉军都尉一声令下,弓箭手们终于停止了挽弓搭箭的机械动作,各自长出一口气,连续不断地挽弓,也是需要消耗大量体力的,当一名精锐弓箭手,其实并没有人们想象当中那样轻松。

“步兵入队~~~前进~~”

弓箭手的射击虽然结束了,可汉军的进攻却才刚刚开始,随着都尉一声令下,两千名等待多时的轻步兵已经像潮水般从后阵冲了上去,漫山遍野地向着密林边缘的贼阵杀将过去。在赵谦和郭图看来,这一战事实上已经结束了,经历过刚才箭雨洗礼之后,对面山贼地抵抗意志早已经冰消瓦解,两千名轻步兵只需要冲上去收拾残局就行了。

“呼~~”

赵谦长长地舒了口气,转头向身边的郭图道:“公则,颖川定矣。”

郭图微微一笑,谄媚地说道:“恭喜大人,贺喜大人,豫州刺史之位非大人莫属矣。”

赵谦捋了捋颔下柳须,心中甚是得意。

……

密林中。

马跃伸出贪婪的舌头,自厚背钢刀的刀刃上缓缓舐过,冰冷的触感自舌尖传来,令马跃整个人的神志为之一清,透过稀疏的树木极目望去,密林边缘已经一片混乱,从汉军箭雨洗礼中幸存下来的山贼正在重新集结,而对面缓坡上,数千汉军步兵正漫山遍野地掩杀过来,旌旗飘扬,刀光耀眼,声势颇为骇人。

马跃轻轻一勒马缰,转过身来,凛冽的目光自每一名流寇身上扫过,所有人地目光霎时聚焦到马跃身上。已经不需要言语的激励,也不需要声嘶力竭的大吼,八百流寇就像是一群残忍嗜杀的野狼,而马跃,就是那一匹驾驭狼群的头狼!

头狼只需要往月下高处一站,只需要一记冷冽的眼神,所有的野狼就会追随在头狼的身后,向猎物展开殊死的进攻!

“喝。”

马跃轻喝一声,勒转马头,战马踏着碎步徐徐前进,马跃身后,八百流寇同时策马而前,缓缓相随,战马的响鼻声响成一片,惊起飞鸟数行,扑翅翅地飞往远处。

“喝!”

马跃嗔目大喝,双腿用力一夹马腹,战马吃痛顿时昂首一声悲嘶,放开四蹄开始加速,马跃身后,八百流寇亦开始加速,数千只铁蹄沉重地叩击着大地,恍惚之间,整片森林都在微微颤抖。......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