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五十九章 失之桑榆、收之东隅

更新:2018-12-02

管亥手执长刀,冰冷地峙立在官道上,像头饥饿的野狼阴冷地盯着百步开外的汉军,凛冽的朔风吹荡着他单薄的麻衣,猎猎作响。因为身材过于雄壮找不到合适的铠甲,所以一直到现在,管亥仍旧还穿着那袭已经破旧不堪的麻布衣。

“怎……怎么回事?”

何真颤魏魏地从车窗里探出头来,询问身边的何府家将。

家将神色恭敬地答道:“有个恶汉挡路,老太爷休要惊慌,待何贤前去取了这厮脑袋。”

何真叮嘱道:“阿贤,那厮甚是凶恶,小心些。”

家将何贤道:“老太爷放心,区区剪径毛贼,何贤还不曾放在眼里,左右与我闪开,待某去战他。”

汉军如波分浪裂,闪开一条通道,何贤大喝一声策马疾冲而出,挥舞银枪直取管亥。

“毛贼吃某一枪!”

何贤大吼一声,手中银枪舞成一团灿烂的银蛇,闪电般刺向管亥咽喉,管亥不动如山、目光如炬,恶狠狠地盯着那一点银芒,祼露在空气中的胳膊上鼓起了一块块的键子肉,握紧长刀的手背上亦暴起了一条条青筋。

“死~~”

何贤刺出的银枪骤然加速,锋利的枪尖堪堪就要刺中管亥咽喉时,异变陡生,只见管亥的身影不可思议的矮了一截,何贤志在必得的一枪已然刺空,霎时间,战马凄厉的长嚎响彻长空,陡地翻倒于地,何贤整个人就被狠狠地掼到了空中。

“呼!”

长刀的寒茫掠过长空。

“呃啊~~!”

凄厉的嚎叫响彻云霄旋即嘎然而止,抛起空中的何贤已经断为两截,化成毫无生气的死尸,重重地栽落在冰冷的雪地上。

快!实在是太快了,汉军将士只感到眼前一花,一切就都已经结束,自负武勇的何府家将已经横尸当场,而那恶汉却威风凛凛地屹立道中、毫发无损。

“嗷吼~~”

管亥单手执刀,蜷起双臂环于胸前,像头发情的古巨猿昂首咆哮起来,胸前那两块肉霍然鼓起,几欲撑破那单薄的麻衣。

“杀!”

马跃从官道左侧长身而起,手中的厚背砍刀冰冷地往前挥出。

“杀!”

杀声震天,窥伺在侧的八百流寇虎狼般从官道两侧杀出,朝阳的光辉照耀着冰冷的刀刃,反射出死亡的森寒。

“不好,中埋伏了!撤,快撤~~~”

汉军军官凄厉地长嚎起来,毕竟不是大汉的精锐之师,终究只是一群不曾上过战场的郡国兵,面临突如其来的袭击,立刻方寸大乱,兵败如山倒。兵荒马乱中,马车倾覆在路边,何真被一名家将从马车里拼死救出,背起狂奔,直往鲁阳而回。

管亥把刀一引,厉声道:“待某去擒那老匹夫!”

马跃目光一厉,沉声道:“管亥且慢,休要伤了何真性命,我自有计较。”

……

鲁阳,北依鲁山、南临醴水,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虽然还是隆冬季节,却陆续有百姓出城打柴,也有附近乡野百姓进城货卖货买的,曾经泛滥成灾的黄巾贼虽然给整个南阳郡带来了一场无边浩劫,可世界并不会因此而停顿,太阳仍旧升起,生活还得继续。

几名汉军把身躯挺得笔直,手执长矛像标枪般挺立在城门外,城楼上,更有一队全装惯带的汉军来回巡逻,警惕的目光不时睃巡城池内外。鲁阳的治安自黄巾泛滥时崩坏,至今仍未恢复,所以四门警戒仍旧森严。

正午时分,鲁阳北门行人络绎不绝。

忽然间,北方官道上传来一片呐喊声,城门卫惊抬头,只见一伙汉军正从官道上向着鲁阳城狼奔而来,附近的百姓还当是流寇来袭,赶紧一窝蜂似的又涌回了城里。

城门卫吃了一惊,厉声道:“关城门!快关城门!吊桥,起吊桥!”

在一阵刺耳的嘎吱声中,沉重的城门缓缓合拢,靠在桥墩上的吊桥也在绞索的牵引下缓缓升起。

然而,不及片刻,那伙狼奔而来的汉军已然奔得近了,领先一将厉声高叫道:“休要关闭城门,何老太爷在此!且容我等入城~~~”

“何老太爷!?”

城门卫闻言大吃一惊,放眼望去果见一将背上背负一位老人,须发皆白,可不就是早上刚从鲁阳离开的何老太爷?何老太爷乃是当今大将军何进老父,岂能见死不救?想到这里,城门卫不敢怠慢,立刻又大喝道:“开城门,放吊桥~~”

守门的汉军不敢怠慢,赶紧又把沉重的城门推开,绞起的吊桥又放了下来。

城门卫率领十数名守门汉军迎到吊桥外,肃手道:“快,诸位请快些入城,贼寇将至矣。”

“爷爷至矣!”

城门卫话音方落,一名汉军反手一刀往他砍来,城门卫猝不及防顿时被砍倒在地,半边脑袋被削飞,鲜血脑浆激溅一地,旁边几名守门汉军尚未反应过来,那汉狼奔而来的汉军已经凶神恶煞般猛扑过来,冰冷的钢刀已然及体。

城楼上,巡逻汉军目睹如此剧变,吃惊之余不敢怠慢赶紧吹响了示警号角,霎时间,绵绵悠长的号角声响彻云霄,原本井然有序的城市立刻乱成一团,行人奔走相避,无赖趁机滋事,摊贩倾地、鸡飞狗跳~~~

一队队郡国兵在将校的喝斥下从军营里乱哄哄地奔走而出,衣甲不整向着北门杀来。

马跃一脚踩在吊桥上,振臂狂嚎:“弟兄们,又一座城池被我们踩在了脚下,八百流寇无往而不胜~~”

“无往而不胜~~”

管亥、周仓狼嚎响应。

“无往而不胜~~”

八百流寇云集城门内外、山呼海啸,声浪穿金裂石,震碎了天宇。

“携带武器非我兄弟者~杀!”

“身披铠甲非我同类者~杀!”

“身穿绫罗绸缎者~杀!”

马跃的声音炸雷般响过,八百流寇齐齐响应。

“杀!杀!杀!”

疯野的杀意在城门内外激荡,在马跃极富煽动性的言辞鼓舞下,所有流寇都红了眼,就像八百头受伤的野兽,脑子里只剩下一个狂热的念头,除了杀戳还是杀戳!

“进城~~”

马跃把刀一引,八百流寇如滔天巨浪席卷而前。异样的豪情在马跃胸中激荡,就算袁术识破他的金蝉脱壳之计,再挥师北上救援,那也得两天之后,两天时间,足够八百流寇恢复精力,重新整装待发,开始新一轮的赌博!

马跃重重地跺了跺脚下厚实的吊桥桥板,去***仁义道德,活着,才是最真实的!

何真可怜巴巴地摔倒在一边,体如筛糠,胆战心惊地望着马跃,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往事可以重来,他宁可躲在袁术军中,也绝不急着返回洛阳,回什么洛阳嘛,到头来却又落到了流寇手里,唉~~

冲何真冷冷一哂,马跃回头向管亥道:“老管,弟兄们可以狂欢,我们却不行,你速点起50精兵,于城中各寻马匹,四出游探,尤其注意雉县、宛城方向,袁术手下拥有1000骑兵,不能不防。”

“遵命!”

“周仓。”

“在。”

“率本部精兵100为执法队,于城中巡视,但有弟兄不遵军纪、祸害平民百姓者,不必回报即斩之!”

“遵命!”

管亥、周仓各自点起所部精兵,领命去了。

马跃这才长长舒了口气,平息了胸中激荡的心情,向着何真淡然一哂,说道:“何老太爷可曾听说过一句谚语?正所谓失之桑榆、收之东隅,您老虽在雉县侥幸得脱,可在鲁阳却仍然不免回到我的手中,哈哈哈……”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