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五十七章 这事没完

更新:2018-12-02

目送貂蝉偕刘妍的身影没入阴影中,周仓担忧地问道:“大头领,刘妍妹子会不会有危险,那个貂蝉可信吗?”

马跃凛然不语,这的确是冒险,但他没有选择,他必须赌!就像一位药农发现了悬崖峭壁上的一株千年古参,明知道垂索下去采可能会送命,但没人能抵御那种诱惑,十个人有十个会选择冒险,马跃就是这种心理。

貂蝉会主动找上门来,这看起来的确有些荒诞,却并非绝无可能。

古时但凡有官员被抄家灭族,府中女眷多半会被没入奴籍,这便是宫妓、官妓、营妓等的由来,但凡进入此门便世世为奴、代代为娼,永世不得脱籍,她们从此失去嫁人生子、做一个正常女人的权力,从此只能倚门卖笑、生张熟魏、红颜老去之后孤独离世,个中凄楚,委实不足为外人道。

但人总是有**的,就像每个男人每时每刻不想着升官发财,坐拥娇妻美妾一样,这些女人也时刻梦想着做一名良家妇女,能够嫁人,生子不必再为奴为娼,如果可以选择,相信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做一名妓女。

然而,大汉帝国的存在,却永远地剥夺了她们的这份权力,哪怕是新皇登基、大赦天下,所有死囚都能重获新生,可她们也仍旧脱不了奴籍!她们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就必须寄希望于改朝换代,寄希望于另一股势力取代大汉朝。

这跟投靠效命是两回事,这完全只是互相利用,仅此而已。

而且,貂蝉以及她身边的那些妓女也远非什么成熟的情报组织,仅仅只是一群志同道合有志于改变自己命运的妓女罢了,马跃虽然愿意合作,却很怀疑她们的实际能力!也许在洛阳,通过那些喜欢留恋花丛的达官贵人,她们的确能够掌握朝中一举一动,可在兵荒马乱的南阳,各城各县的勾栏院都早已经关门大吉了,她们还能刺探到什么消息?

貂蝉在马跃面前虽然竭力装出一副自信以及煞有介事的模样,但马跃知道那只是虚张声势罢了。

但是,话说回来,只要貂蝉能把朝中的消息及时送到,也就足够了!就像这一次,如果貂蝉能够把袁术领兵5000出征的消息及时送到,马跃就不会上了汉军的恶当,就不会白白损失那200多号精锐弟兄,也不会错失那2000匹军马。

马跃深吸一口冷气,沉声道:“传令,让弟兄们全部上岸,到前面山谷集结。”

管亥失声道:“伯齐,这里积雪未化,上岸会留下痕迹的。”

马跃冷然道:“已经不需要再隐匿痕迹了,如果貂蝉是汉军的奸细,那么袁术马上就会知道我们的行踪了,再隐匿形迹已经毫无意义!如果貂蝉不是汉军细作,接下来我们就该有所行动了,两百多弟兄的性命不能白白损失,一定要给袁术、给汉军一个惨痛的教训,告诉他们八百流寇不是好惹的!”

管亥厉声道:“对,早该这样了!”

周仓亦喝道:“对,和汉军干一仗,娘的。”

马跃把手一挥,厉声道:“上岸!”

……

西鄂,汉军大营。

蒯良话音方落,魏和也忍不住说道:“蒯大人,只恐精山上的千余流寇非是疑兵,乃是流寇主力。”

蒯良道:“这是为何?”

魏和道:“马跃用兵很是诡诈,从来虚虚实实、虚实难料,就以复阳-随县一战来说,最初这厮故意露出破绽,摆出要在复阳伏击南阳军的架势,然我大军苦候日余,八百流寇却长途奔袭随县得手,等到我等恍然大悟,自以为中计,赶紧驱军救援随县时,八百流寇又骤然杀了个回马枪,一举重占复阳。”

蒯良道:“足下的意思,八百流寇于路弃尸乃是故意露出破绽?”

魏和道:“不无可能。”

袁术皱眉道:“这可难了,虚实难料,如何是好?”

蒯良叹道:“可惜吾弟不在,否则定能窥破马跃用心。”

袁术道:“罢了,各路大军休要擅动,皆各守本营,再派探马严加监控精山之流寇,但有任何异动即刻来报。”

“遵命!”

李严答应一声,领命去了。

黄忠、魏和各自返回驻地不提,金尚、蒯良亦各自散去。

……

雉县,倚红楼乃是当地最大的勾栏院。

两名布衣裙钗的女子相偕前来,一行无良少年从身后瞧见两女身姿窈窕,便追上前意欲纠缠,不曾想转到正面一瞧,却骤然吃了一惊,顿时吓得落荒而逃。

(PS:读者大大们千万不要有思维定势,认为古代女子是不能抛头露面的,事实上,在明代以前,女子抛头露面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那两名女子绕行至倚红楼后门,径直入内。

……

天亮了,又黑了,貂蝉和刘妍终于顺利返回。

“何真已于今日上午离开雉县,动身返回洛阳,有500汉军随行护送,照行程算来,今晚应该屯于鲁阳。”

“袁术大军可能屯于西鄂,也可能屯于宛城。”

貂蝉三言两语就将所知的消息悉数相告。

“就这些?”

马跃早有预料,脸上却摆出一副失望至极的嘴脸。

“只有这些消息。”貂蝉低声道,“小女子认识的姐妹多在洛阳,所以朝中动静很容易探听到,可这南阳方遭黄巾匪患,大多勾栏院已经关门,许多姐妹流离失所,失去了联络,所以要刺探消息也不是那么容易。”

马跃淡然道:“罢了,姑娘不会真的认为八百流寇能够席卷天下,在下也不会真的以为你们无所不能,我们只是一群流寇,你们只是一群艺妓,既然同是不容于大汉帝国的苦难之人,自然应当互相扶助。姑娘,马跃信你。”

貂蝉喜道:“这么说大首领是答应了?”

马跃淡然一哂,说道:“姑娘不会真的以为八百流寇能够夺取天下吧?”

貂蝉凝声道:“有希望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大首领你说呢?”

“也对!”马跃重重点头,转身厉声喝道,“管亥、周仓,马上把弟兄们集结起来。”

管亥、周仓虎吼一声,领命而去。

只片刻功夫,剩下的八百流寇就已经集结完毕,除去裴元绍带走的百余人,剩下的全在这里,仍有约模八百来人。在残忍的杀人劫掠、残酷的转进、连番恶战之后,八百流寇已经由一群农夫迅速蜕变成一伙亡命之徒。从精神状态上,他们已经完全满足马跃的恶狼标准,不过在军事素养上,他们还欠缺一些,不过那需要长时间的艰巨训练,急是急不来的。

马跃纵身跳上一块岩,表情凝霜、屹立如山,所有流寇都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静静地盯着他们的大首领。幽深的山谷里,只有凄冷的山风与马跃冰冷铿锵的声音相呼应。

“在雉县,我们被汉军摆了一道,人质放了,马匹没捞到,还白白损失了200多号生死兄弟!你们说,这事是不是就这么算了?”

“不能算!”

“杀光那些该死的汉军,替死去的弟兄报仇!”

“把那些人质抓回来,熬成灯油点灯!”

马跃几一句话一煽,流寇们纷纷嚣叫起来,既便是冰冷的空气也无法浇熄他们心中灼热的狂野的杀意。

马跃倏然高举右臂,流寇们的嚎叫就像是被刀切断一般嘎然而止,山谷里再度响起马跃冰冷铿锵的声音:“对,不能这么算了!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我们八百流寇不是泥捏纸糊的,谁要是惹了我们,哪怕他是天皇老子,也照样拧下他的脑袋来。”

“是男人,吐口唾沫都是钉!这事没完!”

“还是那句话,弟兄们,给我扯开了腿丫子可劲地跑,天亮前我要在百里之外见到你们,一个都不许少,听见了吗?”

“听见了!”

流寇们狼嚎响应。

“很好!”马跃厉声道,“出发!”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