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五十二章 火并孙坚

更新:2018-12-02

“看暗器!”

“唆!”

马跃大喝一声,左手陡然挥出,一团巴掌大的物体向着孙坚面门飞来,孙坚目光一凛,手中古锭宝刀闪电般斩出,刀光闪处,只听噗的一声轻响,那团物体已经被劈成了两半。孙坚正要将古锭刀顺势一带,切下马跃头颅时,一团粉状物体像白雾般从被辟开的物体里喷了出来,溅得孙坚满脸都是。

“啊~~眼睛!我的眼睛~~”

孙坚眼前骤然一花,顿时一片茫然,两眼还被炙得揪心般疼痛,顿时大吼一声,痛苦地怒吼起来,顺势斩出的一刀偏离了轨迹,被马跃从容避过。

两马交错而过,只一合,马跃就废掉了孙坚九成战力。

“上当了,蠢货!”

马跃心中狂喜,勒转马头,手中的厚背钢刀已经高高举起,向着孙坚再次催马疾进。而此时的孙坚已然因为剧烈的疼痛陷入狂乱之中,在马背狂乱地挥舞着古锭宝刀,却已经毫无章法可言。

下地狱吧!

不管你是名将还是枭雄,抑或是籍籍无名的小卒,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森冷的杀机自马跃滴血的眸子里掠过,冰冷的钢刀已经挟裹着死亡的气息森然斩下,马跃几乎已经看到激血飞溅中,敌将那颗溅满生石灰的头颅已经凌空抛起,在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远远落在冰冷肮脏的雪地上。

锋利的刀刃堪堪触及孙坚后颈,异变陡生。

“咻!”

“当!”

一声锐利的破空声响过,马跃感到手中的钢刀剧烈地震颤了一下,然后是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声,几乎震碎了马跃的耳膜!马跃奋力挥出的那一刀再无法维持原来的弧线,堪堪偏移了数寸,噗的一声砍在敌将的右肩之上,虽然深可及骨,却终是没能把敌将的肩膀给卸下来。

“呃啊~~”

孙坚一声惨叫,手中的古锭宝刀一招横斩八荒,往后胡乱挥出,堪堪逼退意欲补上一刀的马跃。

“休要伤了我家主公!”

一声炸雷似的大喝传入马跃耳中,惊回首,只见百步之外有四骑如飞而来,为首之人眉目狰狞,于奔腾起伏的马背上稳稳地张弓挽箭,锋利的箭簇闪烁着森冷的寒焰,已然牢牢锁定马跃的咽喉。

“咻!”

又是一声锐利的破空声响过,寒光一闪,那锋利的狼毫箭已经攒射近前,马跃不及挥刀挡格,只得狼嚎一声本能地伸出左手去挡。

“嗞~”

一声清脆的利器剖开骨肉声响过,马跃的左半边身子霎时麻木,惊低头只见一支狼毫羽箭已经贯透左臂,深没及羽,冰冷的寒意接踵而来,力气正像潮水般从马跃体内流走,原本轻如无物的厚背钢刀骤然间变得沉重起来。

“走!”

马跃大喝一声,掉头往南向着宛城疾驰而去,斩杀敌将的时机已然丧失,再留下来也是枉送性命,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顷刻之间,马跃率领50骑像潮水般漫卷过冰冷的雪原,向着宛城狼奔豕突而去。

黄盖一箭救下孙坚,又一箭射伤贼将,也不打马追赶,急与祖茂三将围拢孙坚身边,厉声大喝道:“主公休慌,黄盖在此!”

“公覆!公覆安在?哎哟,痛煞我也~~”

孙坚早已气机散乱,方才虽勉力支撑,实则已是强弩之末,此时陡然听到熟悉的部将声音,绷紧的精神立刻松懈下来,顿时大叫一声,从马背上一头栽落下来。

“主公!”

“主公!”

祖茂四人慌忙翻身落马,将孙坚从地上救起,只见孙坚脸上尽是白花花的不明粉末,两眼紧闭,一对眼泡皮却已经通红通红,就好像刚刚以火熏烧烤过一般,更兼左肩膀上还有一道骇人的伤口,殷红的鲜血正像泉水般溢将出来。

其情其状,当真惨不忍睹。

……

朔风烈烈,战马啸啸。

大地像潮水般往后退去,汉军铁骑像大山般碾压而来,灼热的杀意在周仓胸膛里熊熊燃烧,虽千万人某亦无惧矣!大头领,十八年后周仓还追随你纵横天下!

“杀~~”

周仓疯狂地咆哮起来,脖子上的青筋亦根根凸起。

“杀~~”

周仓身后,毛三及200骑狼嚎响应,200余柄锃亮的钢刀在空中划过冰冷的弧线,无情地斩落下来……

“噗~”

“当!”

“啊~~”

“哇~”

“咴律律~~”

霎时间,诸般声音同时炸响,周仓及200骑流寇就像是一枚巨石,狠狠地撞进了汹涌的激流,天地间骤然绽放出无比璀璨的浪花,又像烟花般乍现即逝,双阵两军已经交错而过、滚滚向前,冲出去百余步始缓缓收住阵脚。

“吁~~”

周仓喝住战马,缓缓拔转马头,有殷红的血液顺着他的脸颊淌落下来,滴入嘴唇,又咸又腥,人血的滋味,还是这么令人疯狂啊,周仓眸子里又添三分狂乱。

毛三策马上前两步,与周仓并排而立。他的左手手掌已经齐腕而飞,殷红的血液正顺着森森白骨往下流淌,毛三却像野兽般毫无知觉。疯狂的眼神迎向对面森森骑阵,毛三将白骨森森的左手断臂送到嘴边,以舌头舐舔了一下,顷刻间满嘴鲜血。

周仓与毛三身后,止有百余骑誓死相随。

“杀~~”

周仓再次高举钢刀,声嘶力竭地高喊起来。

“杀~~”

毛三与幸存的百余骑同样高举钢刀,像百数头狂乱的野兽咆哮不休。

……

雉阳。

袁术傲然端坐于城楼之上,极目眺望南方,他虽然看不见,却知道那里正在上演一场激烈的厮杀!强大的自信在袁术胸中翻腾,如果连这点强度的打击马跃都抵挡不住,那么八百流寇就根本不配当他的对手,趁早荡平是最好的选择。

马跃,你会让我失望,还是给我一个意外的惊喜?

金尚急步而来,向袁术道:“将军,蒯良四人沐浴更衣罢,前来求见。”

袁术大喜道:“快快有请。”

片刻之后,蒯良、李严、陈震及邹靖四人鱼贯上了城楼,饱餐了一顿又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四人看上去总算精神多了,不像刚才那般狼狈。四人来到袁术跟前齐声谢过救命之恩,袁术抢前一步执住蒯良双手,诚挚地说道:“袁术无能,连累诸位受苦了。”

蒯良满脸羞愧,低着头道:“惭愧。”

袁术道:“子柔兄乃荆襄大才,若不见弃,望领郡守长史一职,在下可朝夕求教。”

蒯良汗颜道:“愿为将军门下吏,长史一职实不敢当。”

袁术道:“子柔兄休要推辞,长史一职,非你不可。”

蒯良道:“如此,良情愿弃官。”

袁术遂不勉强,慨然道:“子柔屈才矣。”

李严终究年少,忍不住道:“严年少气盛、治军无方,致有牧马坡之败,还望将军治罪。”

袁术呵呵笑道:“这位想来便是李严李正方了,果然年少英勇。”

李严羞愧道:“败军之将何言英勇。”

袁术微笑道:“李严听令。”

李严昂然道:“在。”

袁术道:“暂留营中,听候调谴。”

“遵命。”

“陈震。”

“在。”

“仍为复阳县令,克日赴任。”

“多谢将军。”

“邹靖。”

“在。”

“调任复阳县尉,与孝起一道赴任,务要守好复阳,不得再与流寇以可趁之机。”

“谢将军。”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