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五十一章 杀马

更新:2018-12-02

换罢人质,马跃令周仓率50骑驱赶军马先行南下,自己则率200骑青州流寇亲自断后,逶迤南行。

“报~~~”

马跃率200骑花了一个多时辰,却远离雉县不及十里,忽闻一阵嘹亮的喊声夹杂着急促的马蹄声响起,回头望去,只见一骑探马正从北边疾驰而来。

“大头领,北方10里突然出现大批官军骑兵!”

马跃料定何进不会这么容易对付,也相信汉军必有安排,但当他听到探马的回报时,仍旧不免大吃一惊,沉声道:“你说什么!大批汉军骑兵!?”

探马喘了口气,肯定地答道:“是的,足有千余骑!”

“千余骑!?”

马跃又吃一惊,何进还真是瞧得起他马跃啊,为了对付区区八百流寇,居然专门调动了上千骑军!想当初,朱隽大军清剿张曼成所部黄巾军时,麾下也不过董卓一千西凉骑兵而已。这次为了对付八百流寇,居然就出动了一千骑军!

“报~~”

马跃正自震惊时,东边和西边又先后响起了探马凄厉的高叫声,两骑如风驰电掣,几乎同时冲到了马跃面前。

“大头领,西边发现官军,正向我军逼近,足有千人!”

“大头领,东边发现官军,正向我军逼近,足有千人!”

什么!?东边和西边同时出现官军!而且都有千人之多!?马跃的一颗心开始怦怦乱跳,既然北、东、西三个方向同时发现了官军,惯用铁壁合围战术的汉军绝无可能在南面留下破绽,定然还有一支骑兵正从某个方向迂回过来,准备截断己方归路。

照这样算来,这次汉军至少动用了四千以上的兵力,而且至少有两千以上的骑兵!更令人震惊的是,这批汉军绝非南阳兵,肯定是从洛阳开来的精锐中央军!这他娘的是何等规模?难不成何进亲自率军镇压来了?就为了对付区区八百流寇,难道不嫌有些过于兴师动众了吗?况且,这么做,有用吗?

头脑简单如毛三,现在也知道已经陷入官军的包围了,游目望向马跃道:“大头领,怎么办?打不打?”

马跃嘿嘿一笑,阴声道:“打个屁,马上回宛城!”

照时间算来,周仓驱赶2000匹军马此时差不多已到宛城了,至于自己这200骑青州流寇,人少目标小,目前汉军虽然从三个方向压了过来,却远未形成真正的包围,随便检个空档都能穿插过去。只要回到了宛城,到时候弟兄们往马背上一爬,嘿,那可就是清一色的骑兵,而且人手两匹马,还怕官军个鸟?就算何进亲自来了,照样给他吃一屁股灰。

“走!”

马跃双腿狠狠一挟马腹,率先向着宛城方向疾驰而去,身后,毛三及200骑青州流寇如影随行,席卷而去。

然而,马跃率200骑南行不足二十里,居然就追上了周仓一行。

看到马跃率众回返,周仓哭丧着脸、心急火燎地迎了上来。

马跃又惊又怒,劈头盖脸地骂道:“周仓你是怎么搞的?两个时辰都过去了,居然才走了这么点路?”

周仓在额头上抹了把汗水,急道:“不是我不走,是马不肯走哇!”

马跃沉声道:“马不肯走?这是怎么回事?”

周仓道:“我也不知道,离了雉县不到10里,这些军马就开始拉稀,而且是不停的拉,跑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到了这地儿干脆就不走了,大头领你瞧,好多已经躺地上了,娘的,真是邪了门啦!”

马跃心头一跳,放眼望去,只见50余骑流寇正在马队后头大声喝斥,奋力驱赶,但马队却毫无反应,只在原地踯躅不前,就那么一会功夫,又有数十匹战马倒了下来,躺在地上开始抽搐。

马跃沉思片刻,倏然厉声大喝道:“杀马!”

官军正从北、西、东三个方向逼近,南边那支还不曾出现的骑兵也随时可能杀出,稍有延误,就可能身陷重围,死无葬身之地!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时间探究这些战马为什么会这样了,也不可能把它们扛回宛城去,唯一的办法,就是统统杀掉!

就算八百流寇得不到这批军马,也绝不能让它们完好无损地回到汉军手里,否则的话,汉军骤然又多了2000骑兵,面临4000多骑兵的尾随追击,八百流寇往后的日子还怎么过?人的两条腿再能蹦达,又怎么跑得过四条腿的畜生!?

“什么?”

正眼巴巴等着马跃拿主意想办法的流寇们闻言呆了,他们都没想到马跃会下这样一个命令,这可是2000匹军马哪,弟兄们人手分一匹还有盈余啊,有了这匹马,以后跑路就不用两个脚丫子了,那该多轻松啊?

“杀马!”马跃杀机凛然,森然大喝道,“谁敢抗命!?”

“遵……遵命!”

周仓激泠泠打了个冷颤,转过身去狠狠一刀就戳进了一匹军马的心脏部位,热血激溅中,那战马咴律律悲嘶一声,倒地开始抽搐。旁边的流寇们不敢怠慢,纷纷抄起腰刀,像凶神恶煞般冲进了马群,霎时间,战马的惨嘶声响彻云霄,汇聚成一曲悲壮的死亡进行曲。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2000匹军马已经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250余名流寇尽皆血染征衣,一个个就像是刚刚从千军万马之中冲杀出来似的。

就在这个时候,马跃突然感到脚下的大地开始颤抖起来,惊抬头,只见北方的地平线上已经升起了一道黑线,只片刻功夫,那道黑线就变得粗了不少,骑兵!该死的汉军骑兵在这个节骨眼上杀到了!

“毛三、牛四,率200骑随我来!”马跃翻身上马,从背上卸下厚背钢刀,大喝道,“周仓,率领剩下的弟兄回宛城,告诉管亥和裴元绍,立即率全部弟兄撤离宛城,渡过白水东进,向中阳山转进!”

周仓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嗔目大喝道:“大头领你呢!?”

马跃凛然道:“如果让大队汉军骑兵缠上,不但所有人都跑不了,甚至连宛城的弟兄都可能被汉军一鼓作气全吃掉,我和毛三他们先上去抵挡一阵,能撑多久就撑多久,周仓,你们快走!”

周仓霍然道:“大头领,我去!”

马跃大吼道:“周仓,你敢违抗军令!?”

周仓翻身上马,大喝道:“八百流寇可以没有周仓,却不能没有大头领!恕我抗命了!”

“周仓,你回来!”

回头给了马跃一个怆然的冷笑,周仓朗声道:“大头领,如若周仓不幸战死,每年清明时节别忘了给俺倒些喝剩的水酒!弟兄们,跟我走~~”

“杀~~”

毛三、牛四双眸通红,就像发了狂的野兽,狼嚎响应。

“杀~~”

200骑青州流寇疯狂地挥舞着手中兵器,狂乱的气息在天地之间汹涌激荡。

周仓将手中钢刀往前一引,向着北方席卷而来的汉军骑阵策马迎了上去,周仓身后,毛三、牛四及200余骑疯狂地嚎叫着,挥舞着兵器,就像一群被猎人逼入了绝境的困兽,带着殊死一博的意志,无往而前。

“走!”

马跃最后看了周仓一眼,将手中钢刀往南一引,向着宛城方向策马疾奔,马跃身后,剩下的50骑流寇形只影单,孤凄相从。

“哼!既然来了,还想走吗?”

马跃话音方落,一声沉闷的哼声从西北方向倏然传来,这声音虽然不大却像利剑般刺透了数百步的空间,清晰地传进了马跃和所有流寇的耳朵里,马跃惊回首,只见一骑燃烧犹如火焰,踏着残阳的余辉如惊鸿闪电般飞驰而来,只片刻功夫,距离马跃已经不足百步之遥了。

马跃的瞳孔倏然收缩,这厮的马好快,跑怕是跑不掉了。

烈烈杀机在孙坚胸中无尽地燃烧,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渴望着去杀死一个人!不为了别的,就为了左中郎将朱隽的那句话,就为了还大汉一个朗朗乾坤,就为了还天下百姓一个太平盛世,他绝不允许马跃这样的人存活于天地之间。

“杀!”

孙坚虎吼一声,沉重的古锭宝刀已经高高扬起,冷辉裂空、杀气盈野。

“死!”

马跃虎吼一声,拨转马头,催马疾进,无所畏惧地向着孙坚迎了上去,原本那双乌黑明亮的眸子,此刻已然一片殷红,几乎能够滴出血来,狰狞到令人窒息。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