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四十九章 洛阳来客

“你从洛阳来,是何府管家何贤?”

马跃狼一样盯着袁术,犀利的眼神直欲将人刺穿。

袁术心下凛然,从容应道:“正是。”

袁术身后,孙坚脸沉似水,胸中却是热血激荡,白龙滩恶战的一幕幕在他眼前倏然重现,朱隽凝重的语话再次在他耳边响起:诸位,记住这个人吧,此人不除,总有一天会成为我大汉朝廷的心腹大患!

孙坚的右手悄然摸到了腰刀刀柄上,只要抢上前去斩下马跃这厮的首级,八百流寇失去首领之后就将作鸟兽散,大汉朝就将除去心腹之患!孙坚正欲反手拔刀时,余光骤然瞥见马跃身后站定一人,却正是引他们前来宛城的大汉,此时正以冰冷的眼神盯着他,右手同样握紧了腰刀刀柄。

孙坚目光一凛,遂未敢轻动。

马跃似有察觉,转向袁术身后的孙坚,沉声道:“此何人?”

孙坚正欲答话,袁术已经抢着说道:“这位何坚,乃是何府家将。”

“何坚?”马跃眉头一蹙,说道,“好吧,马匹何在?”

袁术道:“马匹就在鲁阳,但需见过老太爷之面,方可议定交换细节。”

马跃冷然一哂,向身边的裴元绍道:“老斐,把何老太爷请来。”

“遵命。”

裴元绍虎吼一声,领命而去。

不一会功夫,何真就在两名流寇的挟持下来到了大厅,袁术乃是袁逢次子,袁家与何家素有交情,何真自然认得袁术。所以见了袁术之后,何真明显一怔,说道:“贤……”

不等何真“侄”字说出口,袁术已经抢先说道:“老太爷,正是阿贤。”

何真年老人精,呃了一声立刻改口道:“阿贤,你怎么来了?”

袁术恭敬地说道:“奉老爷之命,前来赎回老太爷。”

马跃一挥手,让流寇又将何真押了下去,冷然道:“人已然见过了,说吧,如何交换法?”

袁术道:“先放人,再驱马!”

马跃道:“笑话,凭什么信你?先驱马,再放人!”

袁术道:“这可难办了,军马数量巨大,无法阵前交换,如之奈何?”

马跃道:“我手下头目周仓尚在尔等手中,可阵前交换。”

袁术道:“周仓区区小头目,如何能与老太爷相提并论?”

马跃冷然道:“周仓虽是小头目,却是我生死弟兄,断无舍弃之理!我意在军马,并无意取何老太爷性命,如若信我,三天之内驱军马前来宛城交换,如若不信,三天之后前来给他收尸便是!”

袁术道:“好吧,时间就在三天之后午时,不过交换地点需改在宛城与鲁阳之间的雉县,届时我先将军马从城中驱出交付尔等,然后两军阵前互换人质,所俘南阳大小官员亦需一并释放,如何?”

马跃道:“一言为定!”

袁术道:“一言为定!”

两人击掌为誓。

袁术把手一拱,朗声道:“告辞。”

马跃冷冷一哂,淡然道:“不送。”

目送袁术一行离去,马跃始沉声道:“管亥!”

管亥森然道:“在。”

“何贤若想玩花招,必先联络棘阳诸县的黄忠等部,可多派探马,密切留意棘阳诸县的南阳兵,若有异动即刻回报。”

“遵命!”

“毛三,牛四!”

“在。”

“即刻率50人前往雉县城外潜伏,密切监视城内动静,若三天之内并无军马入城,或发现有大队官军开进雉县,即刻来报。”

“遵命!”

“裴元绍。”

“在!”

“督促铁匠铺、木匠铺之工匠全力打造马蹄铁及马蹬,不得怠慢!”

“遵命!”

管亥等人纷纷领命而去,马跃低嘿一声长身而起,心中激动莫名,军马!2000匹军马哪!没想到何进还是屈伏了,果然以军马来交换何真,看来古人还真是重名节啊,有机会定要再抓一次何真,再从何进那里榨出一些油水来,嘿嘿!

此时的马跃,还不知道他以区区八百流寇攻陷宛城的壮举以及敲诈勒索当朝大将军的恶行已经天下皆知,连汉灵帝都大为震惊,钦封袁术为虎贲中郎将,领南阳太守,统率5000精锐汉军前出南阳来讨伐他了。

一张以2000匹军马为诱饵,旨在捕杀马跃及八百流寇的漫天大网正悄然拉开,由于情报手段的匮乏,马跃对此却是一无所知,仍然做着纵横中原的骑兵美梦!俨然间,一支千余人的铁骑正在中原的花花世界纵横驰骋,铁骑所过处,狼烟四起。

……

宛城北门,一名身材瘦长、衣衫褴褛、满脸污垢的乞丐柱着拐棍,一瘸一拐地向着洞开的城门走来,乞丐来到城门前,将手中脏兮兮地破碗伸向守门的流寇,哀求道:“军爷行行好吧,小人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给点吃的吧。”

“去去去。”那流寇一脚将乞丐踹翻在地,不耐烦地吼道,“进城,城里有义庄,一直往前走就到了,又是个吃闲饭的,真是的。”

乞丐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千恩万谢地去了,直到走出去老远,原本一直眯着的眼睛始睁大了,流露出与乞丐绝不相称的明亮澄澈,喃喃自语道:“马跃连一个乞丐都能善待,料想也能善待流落风尘的姐妹们,只不知八百流寇是否有官军邸报中说的那般骁勇善战,当细察之。”

……

鲁阳,官军大营,袁术自宛城返回之后,即刻击鼓点将。

三通鼓罢,各路将领偕鲁阳大小官员已然齐聚袁术大营。

袁术凛然扫视一周,朗声道:“此次前往宛城,虽然凶险却也收获颇丰,八百流寇底细,本将已然尽知,破贼当在三天之后,金尚听令!”

金尚上前一步立于账中,朗声道:“在。”

袁术道:“领南阳郡丞职,率200鲁阳兵驱赶军马入驻雉县,并于三日后辰时给军马喂食巴豆,不得有误。”

金尚抱拳道:“遵命。”

“孙坚听令!”

孙坚上前一步,霍然道:“在。”

“领祖茂、程普、韩当、黄盖四将,率军1000,伏于雉县以西20里,午时一过即刻率军往东南方向掩杀。”

“遵命!”

“张勋听令!”

“在。”

“率军1000,伏于雉县以东20里,午时一过即率军往西南方向掩杀。”

“遵命。”

“袁胤听令。”

“在。”

“率骑兵1000,伏于雉县以北30里,午时一过即挥军向南掩杀。”

“遵命。”

“其余诸将,各统本部、随本将坐镇大营。”

袁术分派停当,诸将皆深信不疑,唯有金尚皱紧眉头思索片刻,终是忍不住提醒道:“将军,尚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袁术微笑道:“但说无妨。”

金尚道:“如若以袁胤将军骑兵南出截断八百流寇退路,尔后将军自领中军从北面掩杀,则可在雉县城下四面合围,八百流寇及马跃插翅难飞矣。”

袁术眸子里浮起一抹诡异的笑意,说道:“雉阳之战,目的只有两个,其一、救回何老太爷,其二、夺回2000匹军马,至于击灭八百流寇、克复宛城,目前时机尚未成熟,容后再议。”

金尚默然,虽然不解却不再说什么了。

袁术眸子里掠过一丝凛然。

事实上,金尚说的没错,三天之后雉县献马、换人质,马跃尚不知袁术已经率5000精锐官军前来南阳,必然亲自前来,如果这时候谴袁胤骑军截断马跃归路,尔后袁术自领中军自北,孙坚从西,张勋从东,四面合围,则马跃及所部八百流寇十死无生。

但是,袁术并不打算这么做,因为他还有更妙更绝的狠招!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