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三十三章 虚虚实实

平氏,南阳军军营,文聘脚步匆匆直进秦颉大营,急促的脚步声惊醒了昏昏欲睡的秦颉,在邹靖的扶植下欠身坐起来。

“姐夫,探马刚刚回报,傍晚时分有流寇万余人出复阳,杀奔随县去了。”

秦颉闻言大吃一惊,失声道:“八百流寇止有八百余人,何来万余人众?”

文聘道:“探马看的真切,的确有万余人众,火把齐明,队伍延绵足有十数里长。”

秦颉道:“这便如何是好?却不知何是处黄巾骤尔前来与马跃流寇汇合?如此一来,大事急不可图也。”

邹靖略一思忖,沉声说道:“大人不必忧虑,贼寇素来喜欢挟裹百姓以壮其声势,今马跃虽得万余人众,其实为复阳百姓,可战之兵仍不过千余旧部。此等乌合之众,其心必异,马跃如此行为,可谓自取灭亡耳。”

秦颉一拍额头,释然道:“本官缠绵病榻,方寸乱矣,幸有子瑜相助,否则大事休矣。”

邹靖恭敬地说道:“为大人效犬马之劳,乃下官份内事也。”

秦颉欣然点头道:“今流寇果如子瑜所料,弃复阳而取随县,马跃自投死路,破贼当在此时,传令,急召诸将来大营议事。”

三通鼓罢,蔡瑁、黄忠、魏和尽皆闻讯而至。

秦颉在邹靖和文聘的搀扶下颤巍巍地站起身来,深深地吸了口冷气,低声说道:“八百流寇挟裹复阳百姓,已于傍晚时分弃复阳南下,直取随县,破贼时机至矣,黄忠听令。”

“在。”

黄忠昂然向前一步,双手作揖。

“命你率军1000,轻装疾进直取平林,截断流寇往东逃逸之路。”

“遵命。”

“巍和听令。”

“在。”

“命你领兵1000,轻装疾进直取庚乡,截断流寇向西流窜之路。”

“遵命。”

“蔡瑁听令。”

“命你率军1500,尾随流寇之后掩杀,阻断流寇北返退路。”

“遵命。”

“邹靖、文聘,可率500人随本官进驻复阳,坐镇中军。”

“遵命。”

“诸位将军可多派探马,严密监控,但有贼寇行踪即刻通报另外两路军马,任何一路遇袭,不可与战,待另外两路兵马赶到形成合围,方可与之交战,务求毕其功于一役,彻底剿灭这股顽贼。”

黄忠浓眉轻蹙,问道:“大人,若流寇见机不对,绕随县而过径奔江夏而去,如之奈何?”

秦颉和邹靖交换了一个眼神,眸子里浮起一抹森冷的寒意,低声道:“如此,可协同江夏兵马在随县以南、平陆-南新一带铁壁合围,贼酋马跃,死期至矣!”

见诸将目露困惑之色,邹靖伸手在锦帛地图上重重一拍,解释道:“大人已经八百里加急传书,请求江夏太守王敏大人派兵朔辽水北上,于南新至安陆一带阻击流寇,若如八百流寇一头撞进,我三路军马尾随掩杀而至,则四面合围,大局定也。”

黄忠诸将尽皆目露恍然之色。

秦颉道:“诸将速速点齐军马,即刻出发。”

“不好了,有人袭营,快快护卫中军,保护大人。”

“护卫中军,保护大人。”

秦颉话音方落,账外就响起杂乱的喊叫声,直透大营而入,其间还杂夹着军士的怒骂和军官的喝斥声,隐隐还有兵刃撞击发出的清脆声,听声势似是有人冲入军营,直取大营而来了。黄忠脸色陡然一沉,这是何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突入大营行刺不成?

“大人休要惊慌,待末将取了来人脑袋便是。”

黄忠摞下一句狠话,转身就要出账,邹靖忽然眉头一皱,沉声道:“汉升兄且慢,听声音好像是舍妹玉娘。”

“玉娘?”秦颉神色一动,惑然问道,“玉娘不是已经陷入贼手了吗?如何又会在平氏出现?”

邹靖道:“待下官出营察看便知。”

邹靖在黄忠和魏和的护卫下出得大营,只见营中已然大乱,一骑如飞正突破官军的重重阻截,直奔大营而来,马背上一名窈窕少女,将一杆长枪舞得泼水似的,所过处官军如波分浪裂,无人能阻她片刻。

邹靖火光下看的真切,不是妹妹邹玉娘还有谁来。

“住手,快住手,通通住手!”邹靖喝住官军,转向邹玉娘失声惊问道,“小妹,你怎么会在这里?”

“大哥,此事说来话长,你快带我去见秦大人,小妹有紧急军情禀报。”

从流寇那里,邹玉娘知道秦颉的南阳兵已经到了平氏,所以脱身之后就急奔平氏而来,因为她知道八百流寇其实并没有真正杀奔随县而去,马跃已经在复阳摆开了一张大网,静静地等着秦颉毫无防备地一头钻进去,然后将这个南阳郡的最高长官一举成擒。

秦颉一死,南阳失了太守,必然群龙无首,对八百流寇的追剿势必分崩离析,那时候,整个南阳岂不是任由八百流寇来去自如、予取予求?岂不是更多像她这样的女人要遭殃?要受到马跃和八百流寇的**?

邹靖道:“小妹,你回来了便好,有什么事待会再说,现在大军开拨在即,且不可添乱。”

邹玉娘急道:“大哥,大军不能开拨,马跃的八百流寇并没有南下随县,南下的只是复阳百姓,是疑兵,八百流寇的大部人众其实还埋伏在复阳城北的密林里,就等着秦大人一头钻进去呢。”

邹靖凛然道:“小妹,你说什么?”

邹玉娘急道:“大哥,马跃早就料到了你们会在南下途中设计对付八百流寇,所以他将计就计,摆出南取随县的架势,实际上却在复阳静待时机,一旦南阳大军尾随南下,八百流寇就会尽出伏兵,联络城中事先埋伏的内应,一举重占复阳。”

邹靖勃然色变道:“你说什么!?”

不由得邹靖不变色,如果马跃当真如此设计,南阳官军也仍按原来计划行事,黄忠、蔡瑁、魏和各率一路军马南下追击,届时秦颉和邹靖就会率剩下的500人坐镇复阳,静等前方捷报,这时候,如果马跃伏兵尽出,重占复阳,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邹靖和秦颉尽皆要成为八百流寇的阶下囚呀!这个马跃,心计竟如此毒辣,一旦事成,南阳三军无头不行,必然不战自乱,情势危矣。想到惊险处,邹靖早已经吓出一身冷汗,惊悸地掠了邹玉娘一眼,问道:“小妹,此话当真?”

邹玉娘道:“小妹亲耳所闻,句句属实。”

邹靖倒吸一口冷气,向邹玉娘道:“走,随大哥一道去见秦大人。”

……

北风呼嚎,星月惨淡。

幽暗的苍穹下,一支五六百人的军队正向着南方埋头疾进,马跃神情凝霜,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裴元绍策马提刀,如影随行跟在马跃身后。

裴元绍终掩饰不住眉宇间的得意,仰天长笑三声,朗声说道:“哈哈哈,伯齐,等秦颉领着南阳兵在复阳拉开架势,想诱出我们的六百伏兵时,我们的人却早已经远在百里之外,并且趁虚攻占随县了,痛快,哈哈哈,真是痛快。”

黑暗中,马跃森然一笑,事情岂止如此而已?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