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三十二章 将计就计

更新:2018-12-02

马跃从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自从来到这个乱世之后,他就发现要想活下去就只能做豺狼,这是个人吃人的世道,你不做豺狼,就只能做羔羊,然后被无情地吃掉。

邹玉娘是马跃的战利品,所以他随时都可以享用她的身体,这是他的权力。在这个活过今天没明天的乱世,这根本就不值得大惊小怪!刘妍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她没有阻止马跃的行为,邹玉娘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她没有过多抗拒,其实她也根本抗拒不了。

邹玉娘又一次闭上了美目,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上一次,马跃在见到她的眼泪之后收敛了兽行,可这一次,邹玉娘不认为自己还能幸免。既然已经成了马跃的俘虏,被他**那是早晚的事,她早就认命了。

这一次,马跃也不再打算放过邹玉娘。他不是圣人,更不是柳下惠,他年轻,他精力充沛,所以,他当然也需要女人。原本他可以找刘妍,马跃相信只要他愿意,刘妍是绝不会拒绝的,而且肯定会非常乐意的。

但刘妍跟邹玉娘不一样。

邹玉娘曾经想要他马跃的性命,现在又是他的战利品,所以操起来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但刘妍不一样,刘妍不但对他有恩,而且有情!在没有安身立命,创立一番局面之前,他不想去碰她,他得躲着她。

马跃粗糙的大手摩挲过邹玉娘羊脂般光洁莹白的肌肤,然后狠狠握紧那两团丰满的**,饱满的**在马跃粗糙的大手里不断地变幻形状,滑腻的触觉令马跃的眼神霎时灼热起来,邹玉娘虽然只有十七岁,可是因为练武的关系,娇躯已经发育得非常丰满,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平坦的小腹上绝无一丝多余的脂肪。

邹玉娘不再啜泣,白晰的粉脸上已经涌起一抹潮红,羊脂般的娇躯也开始轻轻扭动起来。

这就是女人啊,既便是明清时期养在深闺、藏在阁楼,视贞节如性命的大家闺秀,不也常想着张生柳下,翻墙爬梯?更何况是贞操观念远未形成的汉末乱世。马跃的嘴角绽起一丝邪恶的微笑,其实他根本没有喝醉,他的思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清晰,这只是一场戏,仅此而已。

马跃用力扳开邹玉娘修长健美的**,粗糙的大手顺着光洁的**游移而上,邹玉娘的整个娇躯都开始轻轻颤抖起来,编贝似的玉齿紧咬玉唇,竭力忍着不愿呻吟出声,唯有她的鼻息正变得越来越灼热。

马跃粗糙的大手终于停落在幽谷深处那只丰满的蜜桃上,盈盈蜜露正从绽开的裂缝里溢出,濡湿了马跃的手指,马跃将手指从蜜桃上抽离,摇曳的烛光下,只见一丝晶莹正从他的指尖缠缠绵绵地淌下来……

“嘿嘿。”

两声淫笑,一声喘息,马跃饿虎扑食般压下来,重重地压在邹玉娘柔软的娇躯上,粗糙的大手已经捧住了邹玉娘雪白的大屁股,马跃早就不是什么菜鸟了,干这事对他来说自然是轻车熟路。

被马跃近两百斤肉压在身下,邹玉娘终于嘤咛一声,呻吟出来,修长健美的**本能地劈了开来。

……

一个时辰之后,还是县衙后院厢房,邹玉娘正在嘤嘤啜泣,刘妍则在一旁劝她。

“玉娘妹妹,别哭了,快把这碗药喝了。”

邹玉娘望着刘妍手里那碗黑乎乎的汤药,抽泣着问:“什么药?”

“快喝了吧,好妹妹,不然你会有孩子的,以后就没法嫁人了。”

“姐姐,都已经这样了,我哪还有什么以后呀,那混蛋说等他玩腻了还要把我赏给他的手下糟蹋呢。”

“唉。”刘妍幽幽叹息一声,默然半晌,美目里忽然掠过一丝决然,凝声道,“妹妹,你把药喝了,姐姐想办法放你走。”

邹玉娘一听立刻不再哭泣,低声问道:“你……真要放我走?”

刘妍坚定地点了点头,凝声道:“姐姐也是女人,知道做女人不容易,如果你真被马跃赏给他的那些手下,那可真是生不如死了,你是个好姑娘,应该找个好男人嫁了,姐姐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遭此厄运。”

邹玉娘立即翻身坐起,也不顾玉体横陈就在床上向刘妍跪倒叩了两个响头,感激涕零道:“姐姐大恩大德,小妹永远铭记于心。”

刘妍柔声道:“好妹妹,都别说了,快把药喝了吧。”

就在这时候,外面院子里骤然响起了马跃宏亮的声音。

“往北是死路,往西和往东是绝路,只有往南去江夏才是活路,但秦颉的南阳兵绝不会让我们顺顺当当地离开,他一定会在南下江夏的路上设置陷阱等着我们!这一次,我们就来个将计就计,佯装南下袭取随县,实则回戈一击,再占复阳,运气好的话就能在复阳干掉秦颉那老小子。”

“干掉秦颉!”

“干掉秦颉!”

管亥和流寇们振臂怒吼。

马跃厉声大喝道:“管亥听令!”

“在!”

管亥厉声响应,两女在房里都被震得耳膜隐隐生痛。

“命你点起200弟兄,驱赶复阳百姓为先驱,摆出南攻随县的架势,沿途可以敲锣打鼓,一定要把声势造大。”

“遵命!”

“裴元绍。”

“在!”

“点齐600弟兄于城北密林中埋伏,但见北门火起,则率军袭取复阳。”

“遵命!”

“毛三、牛四。”

“在!”

“率50精壮军士埋伏于北门之内,官军至后不可与战,但等天黑,趁官军不备袭占北门,尔后举火为号。”

“遵命!”

……

江夏郡治,西陵城。

残阳西斜,一骑如飞风卷残云般冲了过来,骑士双手控缰,策马急驰,脸上满是风尘寒霜,神情疲惫不堪,只有那对乌黑的眸子依然明亮。骑士背后斜挎一卷布帛,布帛上插有一面三角令旗,正迎风猎猎招展。

“快让开,让开!”

守门的军卒见了,赶紧开始驱散城门口的行人,给骑士让开一条通道。

“壳壳壳……”

急促的马蹄踏碎一地残雪,瞬息之间已经穿过城门冲进了北直门。

盏茶功夫之后,南阳太守秦颉的八百里加急传书已经呈到了江夏太守王敏的案头,一名门下小吏小心地解开布帛,将秦颉的亲笔书简缓缓展开。王敏放下酒杯,捧起书简一目十行阅过,脸色骤然大变,失声道:“啊呀不好,贼寇竟弃了南阳径奔江夏来了,这便如何是好?”

时有都尉李通,兵曹掾赵慈恰好在王敏府上饮宴,李通闻言长身而起,朗声道:“大人休要惊慌,贼寇不来便罢,如若来了,下官定教他们来得去不得。”

赵慈亦作色道:“下官愿与李大人一道破贼。”

王敏心神大定,喜道:“江夏有李通、赵慈二人,无忧矣。”

……

又是月黑风高夜,八百流寇已经倾巢出动。管亥率200人挟裹百姓去了随县,裴元绍率600去了城北密林埋伏,毛三、牛四的50人混迹于市井之间,踪影沓无,复阳俨然已成空城一座。

马跃,刘妍还有邹玉娘、李严、何真、陈震等俘虏是最后一批离开的,在几十名流寇的押解下趁着夜色向南方急急而去。因为同时女性的缘故,刘妍一直负责看守邹玉娘,这会两人故落在了最后面。

许是为了加快行军速度,马跃特意安排了一匹马给两人骑乘。

刘妍搂着邹玉娘的小蛮腰,凑着她的耳畔轻声说道:“妹妹,你身上的银针姐姐已经给你起出来了,再过几个时辰血脉通畅之后,你就能恢复一身武艺了,等会姐姐故意摔落马下,你就策马逃命去吧。”

邹玉娘低声道:“姐姐,不如你跟我一块走吧?”

黑暗中,刘妍摇了摇头,然后哎哟一声,已经从马背上摔了下去。

邹玉娘幽幽叹息一声,顾不得浑身酸麻,用力拨转马头,然后双腿狠狠一夹马腹,坐骑咴律律痛嘶一声,折道向东放开四蹄疾驰而去。

行进的队伍立刻骚乱起来,几名流寇呐喊起来:“大头领不好了,那小娘子跑了。”

“还不快追!”

黑暗中响起马跃一声炸雷般的断喝,邹玉娘娇躯一颤,催马愈疾。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