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三十一章 酒后乱性

朔风呼号,又是个滴水成冰的早晨。

鹅毛大雪下得正紧,一夜的功夫,整个复阳城已经银妆素裹,千里漂白。马跃带着管亥和裴元绍登上东门,只见两名守夜的流寇标枪般肃立在城楼上,身上落满了厚厚的积雪,整个被冻得就跟冰棍似的,不过精神头挺盛。

“大头领!”

看到马跃出现,两名流寇目露恭敬之色,腰杆挺得更直了。

马跃眸子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满意,事情正朝着他所期待的方向发展,这些流寇正变得越来越像狼了。

轻轻点了点头,马跃沉声问道:“嗯,有什么情况没有?”

“有。”一名流寇伸手一指城外,说道,“天刚亮,我就发现有个形迹可疑的家伙一直在城外转悠,既不像是附近村子的农夫,又不像是山里的猎人,喏,就是那个家伙。”

马跃顺着流寇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皑皑的雪面上,有个家伙正探头探脑地向着城楼方向张望,这会可能是留意到已被城楼上的人发现,居然转身就溜,虽然陷在没膝深的雪地里,却也溜的飞快。

马跃眉头一皱,厉声道:“管亥!”

管亥神色一振,昂首踏前一步,厉声道:“在。”

“把那家伙给我逮回来,要活的。”

“遵命!”

管亥领命,也不走楼梯下城墙,纵身一跃就顺着吊桥的吊索滑到了城墙下,然后甩开大步向那形迹可疑的家伙飞身追去,管亥身高及丈,两条长腿远超常人一大截,一步就顶别人两步,只片刻功夫,管亥就追上了那家伙,像拎小鸡一样擒了回来。

城楼上,裴元绍和两名流寇忍不住一声喝彩。

稍顷,管亥就去而复返,将那厮随手扔在马跃面前。

“军爷,小……小的只是山中猎户,想……想进城找……找个亲戚。”

那厮裹着又破又烂的棉衣,双手缩在衣袖里,看起来像个庄稼人,可他的那双眸子却出卖了他的身份,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是不可能拥有那样骨碌碌乱团的眸子的,显然,这是官军的细作无疑。

马跃嘴角绽起一丝狰狞的笑意,沉声道:“军中缺粮,正好把这厮剥皮下锅,多放粗盐,煮熟了晒成干粮。”

管亥一愣,心忖昨晚上刚从何府劫得粮食无算,军中不缺粮啊?可既然是马跃的命令,他管亥当然要毫不犹豫地执行,当即就厉声喝道:“好勒,毛三,牛四,把这个家伙拖下去,烧锅滚水洗净了,再开膛破肚掏空内脏……”

那细作已经吓得屁流尿流,向着马跃叩头如捣蒜,连声哀求道:“不要啊,军爷饶命啊。”

马跃森然一笑,沉声问道:“你是山中猎户吗?”

“是……不是。”细作原本还想狡辩,可一迎上马跃那对冰冷的眸子,就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连声道,“小的什么都说,什么都说。”

“你是什么人?”

“小的是南阳太守秦颉帐下一名哨探。”

马跃心头一跳,沉声又问:“秦颉大军今在何处?”

“平氏。”

“平氏?”马跃皱眉道,“秦颉大军已到平氏?”

“是的。”

“有多少人众?”

“南阳兵3000,江夏兵1000,合计4000余人。”

“那朱隽的官军呢,今在何处?”

“朱隽大军早已经在四日前北上冀州,清剿冀州黄巾去了。”

“朱隽大军已经北上?这么说,现在留守宛城的是韩忠那狗贼了?”

“呃……军爷有所不知,逆贼韩忠及以下贼众两万余人,五日前已然尽皆伏诛。”

“韩忠所部已经伏诛!?”马跃心头一跳,厉声喝道,“你竟敢撒谎?”

细作失色道:“小的没有撒谎,句句属实。”

“还敢狡辩!”马跃作色道,“管亥,将这厮枭首。”

“遵命。”

管亥闷哼一声,上前拎起细作,可怜那细作早已吓得脸色煞白,一边拼命踢腾双腿,一边还一个劲地喊:“小的说的句句属实,绝无虚言哪!军爷饶命,饶命哪……”

“呃~啊!”

“哧。”

半声惨叫,城楼上旋即寂然,管亥手起刀落,细作的一颗头颅已经滚落在地,一腔碧血激溅出十步之远,濡红了洁白的雪面。

马跃表面无情道:“看来这厮说的是真的,韩忠所部已经尽皆伏诛,朱隽官军的确已经北上,而秦颉的官军的确也已经到了平氏!”

管亥凛然道:“伯齐,要不要把弟兄们集结起来?”

“南阳兵来的还挺快,居然已经到了平氏,而且还来了4000余人,秦颉还真是看得起我们八百流寇啊。”马跃眸子里掠过一丝令人心悸的狡诈,沉声道:“先不急集结,我自有道理。老裴,你去找坛酒来,老管,你去弄几个小菜,还有你、你,一会都来县衙陪我喝酒。”

“是,大头领。”

一听大头领请喝酒,管亥、裴元绍还有那两个流寇立刻两眼放光,脸上的横肉都抖开了。

……

县衙后院,厢房。

刘妍和邹玉娘正在秉烛夜话。刘妍虽为贼寇却性情温柔,邹玉娘虽出身世家却性情豪爽,八百流寇中皆是粗鲁男子,止有她们两个女人朝夕相伴,几天相处下来,竟然颇有些相见恨晚的意思了。

“这么说在杀官造反之前,你们刘家本是汝南世家了?”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还提他做甚?”

“你真的打算就这样一辈子跟着马跃做流寇?那马跃未必就会领你情意呢。”

刘妍被邹玉娘一语戳中心中痛楚,不由幽幽叹息一声,垂首不语。

看到刘妍芳容黯淡,邹玉娘的情绪也低落下来,刘妍命运堪怜,她邹玉娘何尝不是?想想自己花容月貌、豆蔻芳华,却要从此与贼相伴,红颜自古多薄命,还不知道将来会是怎样的命运呢?也许将来有一天,马跃会把她赏给某个手下,也许将来有一天,她会被马跃自己占有吧。

这是男人的世界,她们女人生来就是男人的附属品。女人被男人当成礼物般送来送去,那也是常有的事情,就算她的亲哥邹靖,为了自己的仕途前程,不也想把她送给南阳太守秦颉当小妾?

两个女人正在感慨自己的命运呢,房门就被人一脚踢开了,醉眼迷离的马跃已经带着一身酒气歪歪扭扭地走了进来。

“马跃,你喝酒了?”

刘妍站起身来,关切地望着马跃。

马跃伸手一指门外,向刘妍道:“你……出去!”

刘妍犹豫道:“马跃,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呃……”马跃打了个酒呃,邪恶的眼神转向了邹玉娘,嘿嘿笑道,“这不用你管,你出去,出去!”

邹玉娘像受惊的小兔子般跳了起来,藏到刘妍身后,急道:“妍姐你不能走,一定不能走,求你了。”

马跃眉头一皱,走上来一把将邹玉娘从刘妍身边扒拉开来,可怜邹玉娘空有一身武艺,却被刘妍的三枚银针给止住了穴脉,稍一使力就军身酸麻、半天动弹不得,如何能是马跃这壮汉的对手?

邹玉娘嘤咛一声,踉踉跄跄地退到绣榻前兀自立脚不住腿一软仰面躺倒下去。

马跃两步跨到榻前,伸手揪住邹玉娘的衣服用力往下一扯,只听“嘶”的一声,邹玉娘的衣衫已经被生生撕裂,外衣连同小衣一起被撕下一大片,白花花的肌肤正透出莹白如玉的诱人色泽,那一对饱满挺翘的**颤巍巍似欲撑破肚兜的束缚,马跃的视线逐渐变得迷乱,变得灼热……

刘妍像个木偶人,眼睁睁地望着马跃剥光了邹玉娘的衣衫,然后扳开**喘息着趴到她的身上。刘妍芳心里哀伤欲死,可她能做什么?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黯然叹息一声,低头默默走出门外,然后悄然掩上了房门。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