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二十七章 诈城

更新:2018-12-02

李严失魂落魄地跨骑在马背上,心中悲苦莫名。

身后岸上的大火燃烧正烈,跟前水面的沸腾也仍未平熄,充盈耳畔的是官军们杀猪般的哀嚎声,这一仗就这么败了。残酷的事实给了年轻的李严当头一棒!现在,再休要说什么剿贼立功、从此仕途坦荡了,怕只怕连项上人头都保不住了。

回想五更天从复阳县出征时,自己还是踌躇满志,意气风发,不曾想竟落得如此收场。

“唉。”

李严长长叹息一声,绝望的情绪将他深深笼罩,反手拨出宝剑,把眼一闭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咻!”

“叮!”

一声锐利的破空声响过,李严只觉手臂一麻,手中宝剑已经脱手飞走,哧的一声插进了沼泽里,水面只荡起了一朵细微的浪花就消逝无影了。

沼泽岸上,管亥一箭射飞李严的宝剑,然后甩出一副绳套,勒住李严的肩膀将他拖死猪般拖上了岸,然后咧嘴森然一笑,露出白森森的钢牙,嘿声道:“嘿嘿,抓住一个当官的。”

主将被擒,官军的最后一丝抵抗意志也烟消云散,纷纷扔掉兵器投降。

一场毫无悬念的伏击战,终于尘埃落定。

八百流寇以有心算无备,三百官军在毫无防备的情形下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两军甚至还没有展开正式的接触战,李严带来的300官军全军覆灭,不曾走脱一个。八百流寇可谓完胜,马跃完美地实现了他的战略意图。

天色微黑时,战场清理完毕。

裴元绍屁颠屁颠地跑来向马跃报告:“伯齐,这一战共有两个弟兄被烟熏昏,一个救活了,一个不活了。官军共有307人,烧死21人,烫死19人,还有2个陷进淤泥里找不着了,其余265人都被我们抓住了。”

管亥道:“还抓住个军官。”

“把那个军官带上来。”马跃眉梢笼起一丝阴影,沉声道,“剩下的剥光衣服,收缴武器,然后绑起扔雪地里,任他们自生自灭。”

旁边刘妍秀眉轻蹙,不忍道:“他们会被冻死的。”

马跃森然道:“我是八百流寇的大头领,不是官军的大头领,他们的死活与我无关。”

“那也不用剥了衣服,收缴武器便是了。”

“我自有道理,休要多言!”

刘妍抿了抿小嘴,幽幽一叹。

脚步声响,管亥已经押着衣衫不整的李严来到了马跃面前,马跃的目光刀一样落在李严脸上,李严迎上马跃凶狠的目光,身体有着刹那的僵硬,但很快心中便涌起一股倨傲,翘首望天,从鼻孔里闷哼了一声。

马跃心中哂然,没想到这个时代的士人果真这个德性,一点俘虏的觉悟也没有啊。摆出这副嘴脸就能掩盖兵败被擒的事实了吗?翘起脑袋瓜子就能彰显宁死不屈的国士风范了吗?遇到个不讲理的,一刀切下你的头颅,看你上哪买后悔药去?

真正能够埋然赴死的,又有几人?

马跃生平最恨这些故作姿态的家伙。

“管亥!”

马跃大喝一声。

管亥狼一样的眼神投向马跃,厉声应道:“在。”

“把这个败军之将拖下去,枭首示众!”

“是!”

管亥答应一声,眸子里杀机森然,两步抢上前拖死狗一样拖起李严,大踏步往沼泽边走去,被俘的官军远远瞧见,尽皆面色如土、目露骇然之色。李严同样脸色煞白,身体微颤,可他终究咬紧了牙关,愣是没有从嘴里吐出半句求饶的话来。

管亥将李严拖到沼泽边,一脚踢在李严的腿弯处,李严吃痛闷哼一声单膝跪落下来,管亥目光一厉,手中钢刀高高举起,那一抹锋利的寒芒,在暮色下显得异常冰冷,许多官军的牙齿已经开始打战。

李严死死咬住牙关,钢牙已经咬破嘴唇溢出血来,却始终不曾吭一声。

管亥犹豫了一下,回头望着马跃,马跃乌黑的眸子里掠过一丝凛然,他虽然还不知道这个年轻的官军军官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但已经相信,这是一条铁骨铮狰的汉子,这样的汉子,如果就这么死了,未免有些可惜。

就算将来他会成为敌人,就算将来他会给自己造成威胁,马跃还是决定放了他,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是个真正的汉子,能够坦然赴死的男人,无论如何都是值得尊敬的。

看到马跃摇头,管亥释然,押着李严又回到了马跃跟前。

李严沉声喝问:“为何还不动手?”

马跃道:“你是条汉子,我不想杀你,你可愿为我效力?”

李严眸子里露出冰冷的不屑,沉声道:“你还是杀了我吧。”

马跃仰首向天,长笑三声,朗声道:“早知道你不可能替我一介流寇效力,不过,我还是不杀你,可愿告知阁下姓名?”

李严傲然道:“南阳李严便是。”

“李严!?”马跃目光一凝,心中释然,朗声道,“原来阁下便是李严。”

李严惑然:“你知道我?”

马跃笑道:“久闻足下大名,只是不曾相见,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李严表情冷漠,淡然道:“败军之将尔。”

马跃微微一笑,突然莫名其妙地说道:“多谢李严先生相助,明日在下进了复阳县城,定当重重有谢。”

李严脸色一变,失声道:“助你……复阳县……你什么意思?”

马跃不再理会李严,厉声喝道:“管亥何在?”

管亥踏前一步,森然应道:“在!”

“立即点起200弟兄,换上官军衣袍和武器,连夜奔袭复阳县。”

“呃……”管亥差点让自己一口唾沫给呛死,惊疑道,“就……就给200人?去……去打复阳县城?”

马跃凛然喝问道:“怎么?”

管亥嘶的吸了口冷气,目光一厉,转身就走。

“回来!”

马跃断喝一声,管亥乖乖收步。

马跃道:“赶到城下之后,你可率50人为前哨,诈称是李严官军,今已击破贼寇得胜归来,李严偕大队人马在后,为恐县令忧急命你只率小队预先回城报捷。”

李严闻言神色大变,急道:“你……竖子安敢?”

马跃面无表情,继续吩咐管亥道:“待诈开城门,即率部蜂拥入城,只管守住东门,不可与敌缠战,亦不可深入城内,待我率大队人马赶到再做道理。”

“是。”

管亥大喝一声,转身自去清点人手去了。

“裴元绍。”

见叫到自己,裴元绍亦踏前一步,昂首听命。

“命你率200人,紧随管亥之后出发,奔赴育阳县西门外埋伏,我料复阳遇袭之后,城中官员、富户必从西门逃逸。但等西门洞开,吊桥落下,不等人众出城,你即刻点起火把尽出伏兵,定要将他们逼回城中,不得走脱一个。”

“遵命!”

裴元绍大吼一声,亦转身清点人手去了。

“其余弟兄抓紧时间休息,养足了精神随我一举杀往育阳县城,待夺了县城,大伙再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流寇哄然喝彩,有胆大的趁势问道:“大头领,那你答应我们的漂亮娘们呢?”

马跃森然道:“想找女人可以,我还是那句话,谁要是胆敢祸害贫民百姓,休怪老子翻脸无情!”

“大头领的意思,待会进了城,只要我们不去祸害贫民百姓,旁的干啥都成?”

“是这个意思!”马跃厉声道,“不过老子丑话说前头,你小子要真抢了十个八个娘们回来,大伙开溜时追不上脚步,你小子自己背着走!”

那流寇闻言咋舌,其余流寇则哄然大笑。

流寇们哄乱的笑声中,李严脸色苍白,神情忧急。到现在,李严才真正认识到,这次败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贼寇手下,其实一点也不冤!此人不但机敏果断、智计过人,更兼长于统驭,只看这些贼寇对他如此敬畏便可知略知一二了。

照着这贼寇的设计,复阳县中无备,十有**会失了城池,一旦失了城池,上边追究起责任来……想到这里,李严激泠泠打了个冷颤,再不敢往下想了,更令他心惊胆颤的是,当朝大将军何进的令尊尚在城中,如若有个意外,李严就是有十颗脑袋也不够砍的。

迎上浓浓的暮色,李严心中一声哀叹,现在,他倒宁愿贼寇一刀砍了他的头颅了。这个阴险狡诈的贼寇大头领,实在没安好心,这是想给他扣上私通贼寇、助纣为虐的罪名呀,这实在比杀了他还要恶毒一百倍呀。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