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乱世序幕 第十九章 狼计划

精山顶上,火光幽幽,马跃雕像般峙立在岩石上,眼神如刀。马跃面前,管亥和裴元绍并肩肃立,两人皆手按剑柄,满脸杀机。不远处,刘妍窈窕的身影俏立在一颗孤松下,小姑娘撅着小嘴,满脸幽怨。

岩石下,从宛城逃出来的1000余黄巾聚集在一起,沿着山势排列成散乱的队列。

浓烈的匪气在马跃眉宇间交织,事已至此,夫复何言?做贼寇就做贼寇,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这个反他还就造定了!就算遭到全天下所有士族门阀的唾弃,也未必就没有翻身的机会!

汉末三国,也不是没有贼寇出身的军阀,西凉韩遂刚开始不也是造反的贼寇吗?

出身不是问题,可以随便捏造一个。

没地盘也不要紧,大可以先做流寇,天下那么大,总能找到一处落脚地。

但是,一定得有一支力量,绝对服从他马跃的领导。

黄巾为什么会失败?最大原因就是指挥一盘散沙,各地黄巾各自为战,无法形成一股合力,这才被官军各个击破。

“锵!”

管亥反手拔出宝剑,厉声喝道:“从今夜开始,马跃就是大伙的首领,谁要是敢不遵他号令,就是跟我管亥过不去,某誓杀之!”

跟裴元绍一样,管亥对马跃也是极敬佩的,在管亥的戎马生涯中,还从来没见过有人能做到马跃这样,在兵败如山倒的情况下,率领一盘散沙的黄巾完成绝地反击,这样的人,管亥打心眼里佩服,给他卖命——值!

山顶上鸦雀无声,只有呼啸的山风刮过,吹落树梢上的雪花,漫天飞舞。

马跃放眼望去,眼前还是他所熟愁的那支乌合之众,虽然连夜百里逃亡淘汰了所有的老幼妇孺,剩下的都是些精壮汉子,可这些汉子也是衣衫破烂、面有菜色,许多人甚至没有一件像样的兵器,有些干脆就空着双手,他们表情呆滞,满脸茫然,从不知道为何而活着,也不知道为何而战?

他们的眸子里没有杀气,就算手上拿着最锋利的宝剑,本质上也还是一群只知道从地里刨食的农夫。他们就是一群吃草的绵羊,只需要一头狼,就能把他们赶得狼奔豕突,直到饿狼吃饱喝足了它们的血肉停止了追击,他们才会战战兢兢地停下来继续吃草,然后庆幸被狼吃掉的不是自己。

要想依靠这样一群绵羊在这个乱世生存下去,最终成为割据一方的军阀,那只能是个天大的笑话!必须把这些农夫培养成一群恶狼!整编?整训?改良武器?一切都白搭!打下一块地盘,慢慢发展?开玩笑,就算打得下来也根本守不住。

在这些绵羊没有蜕变成恶狼之前,这些统统没用。

乱世人命贱如狗,做绵羊只能被吃掉,只有做狼,才能靠吃羊而活到最后。听上去有些残忍,但这只是为了最起码的要求——生存。

黄巾贼为何造反,不就是因为连遭天灾没了活路吗?

连动物都会本能地追求生存,远离死亡,何况人乎?

阴冷的黑夜,在呼嚎的寒风中,马跃实现了从一名刀盾手到将军的初阶升华,从黄巾贼们茫然呆滞的眼神里,马跃准确地捕捉到了他们心中最卑微的要求,他们不想死,他们想活下去!

“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

这是马跃的开场白,却一下揪住了黄巾贼们的心脏,是的,他们不想死,没人愿意死!

“我想吃大块的肉,我想喝大碗的酒!我还要穿上一身的绫罗绸缎,家里的金子银子花也花不完,仓库里的粮食多到几辈子也吃不光!”

马跃的演讲继续,黄巾贼的眼神不再呆滞,马跃给他们描绘出了一幅做梦也不敢想的美妙蓝图,有谁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呢?

“我还要娶上十个八个貌美如花的小妾,一个晚上睡一个,一年半载才轮得过来!”

黄巾贼们哄然大笑,这当然也是每一个男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只有边上的刘妍翘了翘小嘴,美目里掠过一丝嗔意。

马跃话锋一转,开始进入正题。

“可是,金子银子是富人家的,粮食是富人家的,十个八个貌美如花的小妾也是富人家的,我们却什么也没有!我们吃不饱、穿不暖,每天晚上搂着石头睡冷觉,还要时刻小心被官军砍掉脑袋,一样是男人,三条腿走路,凭什么他们就该活得滋润,我们就该朝不保夕?凭什么?”

黄巾贼先是哄然大笑,接着不甘心的表情开始从他们的眼神里流露出来,也许以前他们从未想过这样的问题,在等级制度森严的古代,勤劳善良的农夫一般是不会有这样“大逆不道”的念想的。可没想过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不想。

人性本恶,人,生来就是贪婪的。

“你们愿意一直过现在这种生活吗?”

马跃厉声喝问。

“不愿意!”

黄巾贼们纷纷回应。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绝大部份黄巾贼默然,只有极少数山贼出身的黄巾贼厉声回应道:“去抢!”

马跃目光森然,振臂喝道:“对,抢他娘的!”

“抢他娘的!”

黄巾贼纷纷跟着嚎叫起来,仿佛又回到了白龙滩上,马跃振臂嚎叫他们疯狂响应的时候。黄巾贼的情绪已经被完全调动起来,场面终于不再像刚才那般死气沉沉,多少有了些气氛了,这只是马跃狼计划的第一步,让这些只懂得挨宰的农夫变成烧杀劫掠的强盗。

马跃就是这么想的,也打算这么去做。不要讲什么仁义道德,活都活不下去了,还讲什么仁义,说什么道德?生存才是硬道理,谁的命都不比别人更金贵。殷富人家本无辜,可乱世本来就是人吃人的世道,不抢你抢谁?

马跃当然知道这么做会得罪所有的士族豪门,但他顾不上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活下去,保住小命才是王道啊,活着才有一切,不是吗?再说了,成者王侯败者寇,等将来他马跃成为势力最强的军阀时,他们自然会像狗一样回过头来抱他大腿,用刀架在他们脖子上赶也赶不走。

看到原本死气沉沉的士卒开始变得意气风发,管亥和裴元绍交换了一记眼神,他们都从对方的眸子里看到了敬服,也只有名将之后马跃,才能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把军队的士气给鼓舞起来,让他们充满斗志。

“很好!”马跃大喝一声,待神情激动的黄巾贼纷纷平静下来,才朗声道,“不过,要想去烧、去杀、去抢,去找女人,去过我们梦寐以求的滋润生活,就得先干掉山下这伙讨厌的官军,谁敢挡我们的路,我们就砍掉谁的脑袋,就算洛阳城里的皇帝老儿来了也一样!”

黄巾贼们先是震骇欲死,待回过神来,立刻又像炸了锅般欢呼嚎叫起来。

被捆成虾米状扔在一边的邹玉娘被马跃的话吓个半死,心忖这个“凶徒”可真是大逆不道,这样逆天的话也敢说,要是被官府知道了,怕是得处以车裂凌迟酷刑呢。

马跃长吸一口气,最后说道:“现在抓紧时间休息,有兵器的把兵器擦亮堂些,没兵器的赶紧削根木棍,实在不想动的就把牙齿磨锋利些,待天亮,跟我杀下山,用你们的刀,用你们的枪,用你们的牙齿,干掉那些讨厌的官军,然后去讨我们的生活!”

“好!”

黄巾贼们山呼响应、眼神炽烈,仿佛美妙的生活已经在向他们招手。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