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三章 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更新:2019-01-04

三连击!

刘闯这个时候,已经是两手空空。

而那黑影来的奇快,眨眼间便到了他跟前。

剑,是一口形状有些怪异的剑,乍一看,有点类似于后世金庸武侠小说中金蛇郎君的金蛇剑。

剑尖分叉,如金蛇吐信。

唰,刺客沉默寡言,也不和刘闯废话,抬手就是一剑。

刘闯跳步闪躲,可是他体型比之旁人要大很多,以至于虽然尽力闪躲,还是被划破了胳膊。

不等他反应过来,刺客手中金蛇剑,唰唰唰如同疾风暴雨。

刘闯左躲右闪,脚下一个不留神,被一具尸体绊倒,蓬的一声就倒在地上。

刺客见刘闯倒下,眼中顿时流露出兴奋之色,抬手一剑刺来。刘闯一个懒驴打滚,躲过这刺客致命的一剑。他趁着在地上打滚的功夫,猛然抓起一具尸体,狠狠砸向刺客。刺客不得已,只好侧身闪躲,刘闯也趁此机会,从地上爬起来。但不等他站起身子,刺客又猱身扑来。

“公子,接刀!”

周仓一声如雷暴喝,传入刘闯耳中。

他把手中那口大铡刀用力向刘闯投掷过来。

刺客见刘闯接住兵器,攻势顿时变得更加狂野。而刘闯得到兵器之后,也不再似先前那么狼狈。两人你来我往两三个回合,刘闯猛然露一个破绽,刺客垫步挺剑刺来,却见刘闯在原地一个踏步旋身。大铡刀带着一道寒光,咔嚓将刺客持剑的右手砍下。

铛,长剑落地。

刺客惨叫一声,抱着断臂倒在地上。

这时候,周仓等人一拥而上,把他死死按住。

“谁派你来杀我?”

刘闯拖刀而行,大步来到刺客面前。

身上,沾满了血迹,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浓烈杀气。

“大……孟彦,你没事吧。”

得到消息的麋缳。和甘夫人、诸葛玲匆忙跑到门口。看到刘闯一身是血,杀气腾腾的模样,麋缳不由得心中一紧。

“缳缳,回去!”

刘闯一声厉喝,令麋缳马上止住脚步。

她看到府门外遍地的尸体,便知道事情恐怕不小。

而这时候,王修等人也都得到了消息,匆忙赶来别院门口。

看到那遍地残尸,所有人都忍不住露出骇然之色。

那刺客被砍了一只手。却仍一脸倔强和坚强。见刘闯走过来,他头一扭。眼睛一闭,也不说话。

“此人,乃邓展邓功文。”

刘政走到近前,看清楚那刺客的模样,顿时失声叫道。

他左右回老家也没事,于是便留在高密。

刘闯见他似乎也颇有勇力,干脆请他前来军中,如今统帅弓箭营。

“子和,你认得此人?”

刘闯扭头。向刘政看去。

“此人乃青州有名的青年剑客,名叫邓展,字功文,是乐安国人。

邓展,你好端端,怎地跑来刺杀孟彦,莫非是受人挑唆?”

刺客睁开眼。看了刘政一眼,露出一抹不屑之色,扭头也不言语。

哈,还挺坚强嘛。

“来人。给他上金创药止血。”

“公子,莫非要饶他性命不成?”

刘闯冷冷一笑,走到邓展身边蹲下身子,“好一条硬汉,也是个不怕死的人物。

不过,你既然来刺杀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你若现在说出谁是指使者,我便给你个痛快。

若是不说……呵呵,我会让你知道,这世上其实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邓展沙哑着嗓子,厉声道:“左右一死,某何惧哉?”

刘闯拍了拍他的脸,轻声道:“那我倒要看看,你能够坚持多久。”

说罢,他一摆手,命周仓和武安国两人,把邓展拖进别院。

“孟彦,邓功文素有侠名,在青州名声不弱。

虽则他今日前来行刺,想来也是受人指使。何不留他一命,也好让世人知晓,你的仁义宽宏。”

刘闯沉吟一下,拍了拍刘政的肩膀。

“子和,其他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可这件事……

正因为他是有名的游侠儿,我才要拿他开刀。这种人,看似行侠仗义,却不知侠为何物,只知争强斗狠。也正是这种人,才令这天下变得更加混乱。若在以前,我饶他也就是了。可我初来北海国,正要借此人项上人头,来告诉那些作奸犯科者,否则以后会变得更混乱。”

“可是……”

“子和,当初暴秦祸乱天下,以严苛律法行世,故而高祖约法三章。

今律法废弛,天下混乱……子和,乱世之时需用重典。我今日也就是要让那些人知道,刘闯不可轻辱。”

刘闯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刘政便知道,无法再劝说。

他无奈一声轻叹,点点头,“孟彦说的有理,那我这就去与康成公知晓。”

刘政扭头走了!

而刘闯则大步走进别院。

诸葛亮有心想要跟上去看热闹,却被诸葛玲拦住。

“孔明,不许去!”

“为什么……那人刺杀孟彦哥哥,我也想知道,是何人指使。”

“你想知道,待会儿可以去问刘公子。

现在,给我回去读书,罚你抄写仓颉书三十遍,若不写完,不许出门。”

诸葛玲知道,似这样的情况出现,审讯过程必然是极其残忍。她无法阻止刘闯,因为刘闯也是受害者。可她却不想诸葛亮跑去看那血淋淋的场面。那场面看多了,只怕会心性大变。

“为什么!”

诸葛亮顿时急了。“我又没犯错。”

“不为什么,因为我为长,你便要听我的话。”

看着姐弟二人斗嘴,麋缳忍不住上前劝说,好不容易才算把诸葛亮带去后宅。

麋缳也觉得,待会儿的场面必然非常血腥,还是别让诸葛亮一个小孩子,跑去凑那个热闹。

刘闯把邓展带到了一间跨院,看邓展仍一副坚强的模样,心中顿时火起。

“来人。伺候邓大剑客躺下。”

手里拿着那口蛇形宝剑,看着周仓武安国两人把邓展仰面朝天按在地上。

刘闯命人取来几张草纸,在手里摆弄一下,然后又招手示意一个飞熊卫上前。

这飞熊卫,正是张牛儿。

当初东武之战结束后,张牛儿面临两个选择。

一是去做屯将,二是到飞熊卫里做刘闯的亲随……因为东武一战,刘闯的飞熊卫,也折损数十人。

刘闯在邓展身边蹲下来。轻声道:“告诉我,是何人指使你前来。

别说什么你是自愿前来。你剑术虽好,却还招揽不得这许多死士为你效力……现在说,我给你一个痛快。如果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就会让你明白,死亡于你而言,其实是一种解脱。”

“狗贼,人人得而诛之,某家岂会惧你?”

邓展突然厉声大喝,可不等他说完。刘闯一巴掌抽在他脸上。

把草纸铺在邓展脸上,自有张牛儿拎起一瓢水,浇在之上。那邓展呼吸不得,拼命想要挣扎,可奈何周仓武安国都是力大之人,把他按住,无法挣脱。只片刻功夫。邓展就有些受不住了。刘闯把他脸上的草纸揭下来,看着他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脸上露出一抹森然。

“现在,你可要说?”

“狗贼……”

邓展喘着气。想要破口大骂,却见刘闯再次拿起草纸,复又贴在他脸上,用井水打湿。

一次,两次,三次……

当刘闯第四次问他的时候,邓展再也支撑不住。

“彭璆,是彭璆让公沙卢命我前来。”

是彭璆吗?

站在刘闯深厚的王修,看着刘闯折磨邓展的手段,只觉心惊肉跳。

可是当他听到彭璆之名的时候,心里却不禁一抽……这彭璆,怎如此不晓事?康成公已经让刘闯不得在北海开战,不许他渡过汶水。本想着大家相安无事,却不成想你居然自己跳出来。

和刘闯认识这些时候,王修对刘闯,或多或少也有些了解。

这是一个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人。

如果彭璆不招惹他,刘闯定然也不会去找他麻烦。可现在,彭璆主动跳出来寻衅,以刘闯的脾气,又岂能善罢甘休?

刘闯听到邓展的答案,站起身来。

他转过身,朝外面走去……走到院门口的时候,突然又停下脚步,“元稷,给他个痛快,送他上路。”

刘闯砍了邓展一只手,两人的仇恨,便无法化解。

如果是刘备,或许会故作宽宏,把邓展放走……但对于刘闯而言,斩草除根,他绝不会留这么一个危险人物,继续存活在世上。邓展虽然废了一只手,却不代表他没有威胁。所以,他不会放过邓展。既然邓展做刺客要来刺杀他,那想必他在动手之前,已经有了准备。

王修目光悲悯,看了一眼脸色发白的邓展,叹了口气,转身追上刘闯。

“刘公子,你接下来,准备如何行事?”

刘闯表情平静,一边走一边道:“我要先去将此事告知世父,而后请世父决断。”

王修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道:“刘公子,修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说。”

“叔治请讲。”

“我知道公子你现在很生气,但目前情况,绝非用兵之时。

公子在东武、不其连番用兵,已疲惫不堪。我也知道,公子麾下皆虎狼之士,然则彭璆既然动手,就一定有准备。这时候冒然与他开战,于法度不和。那彭璆不管怎样,都是朝廷委派的北海相。公子如今身无官职,如何出兵征伐?有道是师出有名。公子妄动兵戈,只怕会引得别人指责,到时候反而不利。这件事,不如请康成公出面,派人先前往剧县,询问彭相?”

刘闯脚下一顿,旋即微微一笑。

“叔治不必担心,我自有主张。”

王修心道:我怕的就是你有主张啊……

刘闯来到郑玄府上,与郑玄在书房里交谈许久,这才告辞离去。

随即。郑玄写了一封书信,托王修派人送往剧县。

而刘闯回到府中之后,则保持了沉默。对于他遇刺一事,即没有大肆宣扬,也没有兴师动众。

不过,这件事在北海国,还是引起了不小的动静。

这一日,刘平突然来到刘闯家中。

“刘公子,我听人说。那彭璆派人对你行刺?”

他看着刘闯,却发现刘闯表情平静。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刘平盘桓一下,又沉声道:“我想公子,此刻必然心中愤怒。

但又担心彭璆乃曹操所任,不敢轻举妄动,是也不是?”

刘闯眼睛一眯,轻声道:“平原公何以知晓?”

刘平,出身平原刘氏,故而刘闯以平原公称呼。他微微一笑,沉声道:“这件事。不难猜测。

公子性情刚烈,怎能容人如此欺辱?

而事情过去两天,公子却没有动静,我就猜想,刘公子一定是心存顾虑。

以刘公子之能,便是对虓虎亦不曾低头。能够令公子顾虑者,思来想去。为本初公与曹阿瞒。”

刘闯笑而不语,并没有正面回答。

而刘平则显得非常兴奋,“孟彦其实也不必担心,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名为汉臣,实为汉贼。

不过,他虽然据兖、豫两州,却并不足以担心。

这天下间比他强大的人不是没有……如河北本初公,四世三公,乃大汉忠臣。他也听过公子的名声,也颇有亲近之意。若公子得本初公之助,便是杀了那彭璆,想必曹阿瞒亦不敢声张。”

“平原公,莫非与袁公有旧?”

刘平呵呵一笑,“有旧倒算不上,只是本初当初得罪了董卓,逃往渤海的时候,我曾资助过他。

袁公虚怀若谷,礼贤下士。

他早就听人说过刘公子的遭遇,亦深为刘公子感到不平。

我此次前来北海国,原本是想要请康成公前往邺城开讲。可不想遇到这么多事情,也只好作罢。不过,能够结识孟彦,也是某家幸事。我汉室得孟彦这般猛将,他日焉有不中兴之理?”

刘闯听完刘平的话,也不禁一声轻叹。

老大人果然利害!

郑玄当然知道,刘平的背景。

当初让刘平站出来为刘闯说话,也有想要借袁绍的威势。

彭璆虽是北海相,可他西面紧邻袁谭,如何敢得罪刘平?所以,当管宁邴原出面,而刘平又站出来为刘闯说话之后,彭璆便立刻偃旗息鼓,不再言语。这其中,未尝没有袁绍的原因。

前日前去郑府时,郑玄就对刘闯说:“孟彦先不要急于兴兵,再等一等看。”

当时刘闯还弄不太明白,郑玄说的‘等一等’,究竟是等谁。

可现在,他已经明白了!

郑玄要他等的,不正是刘平吗?

“我对本初公,亦仰慕久矣。

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得见,心中常以为憾。

今平原公前来,可是代表袁公?若平原公能代表袁公,区区彭璆,又算得什么?我若灭他,易如反掌。”

“呵呵,若本初听到孟彦这番话,也定然会很高兴。

我可是常听他说,他对中陵侯亦十分敬佩。而今孟彦受彭璆如此欺凌,绝不能就这样罢休,若不然我汉室之名,中陵侯之声望,又置于何处?却不知,孟彦打算如何报复那彭璆呢?”

刘闯微微一笑,“平原公,此事不日就见分晓。”

“如此,我拭目以待。”

+++++++++++++++++++++++++++++++++++++++++++++++++++++++++++++++

接下来的几天里,依旧是风平浪静。

但所有人都感到了,在那平静之后,所酝酿的风暴。

建安元年正月十二日,曹操命曹公强取叶县,随后他亲率大军,兵发南阳,直扑宛城

曹操的兵势之猛,令张绣无法抵挡。

于是在谋士贾诩的劝说之下,张绣最终决定,向曹操投降。

消息传至北海国的时候,已经是一月下旬。

刘闯得知曹操已经兵发南阳,立刻下令召集众将,“我欲渡胶水,夺取即墨与胶东两县,谁愿为我先锋?”

他这一次,根本不提什么商议的事情,直接就摆明车马要开战。

步骘和吕岱二人,不禁露出一抹淡淡笑容。

在他们看来,刘闯出兵,只是早晚的问题……而今,薛州第二批移民已经登陆不其,共有五千人。其中有一千青壮,近四千妇孺。伴随着郁洲山大批移民抵达胶州湾,刘闯对胶州湾的控制,立刻又提升了一个等级。

东莱郡太守管统,已调兵遣将,从昌阳和东牟两地,抽调兵马,屯驻长广,已防止太史慈偷袭。

而太史慈,则趁此机会,将母亲和妻儿从黄县接出来,便安顿在不其县城。

可以说,刘闯已经完全控制住了胶州湾,并且对东莱郡,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他话一出口,许褚便挺身而出。

“公子,某家愿领兵前往,定取即墨献于公子。”

刘闯微微一笑,目光一转,却落在了坐在一旁的徐盛身上。

似乎是感受到了刘闯的目光,也明白了刘闯的心意,徐盛连忙起身道:“老虎哥,有道是杀鸡焉用牛刀,小小即墨,兵不过两三千人,将不过三五名,何需老虎哥你出马?小弟跟随公子日久,却未立有寸功。至少之前,老虎哥你曾夺取东武县,立下首功。何不让与我呢?”

若是别人,许褚一定不肯相让。

但徐盛的情况不一样,一来他跟随刘闯最久,可以说除了管亥等人之外,便是他了。

而且,徐盛也算是自己人的序列,许褚和徐盛的关系一直不错,所以也不好反驳徐盛的话。

刘闯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就由文向为先锋。

不过,文向需留意,胶东公沙家,必不会束手待毙……即墨不足为虑,但须小心那公沙卢。

这样吧,我让元稷为你副将,明日一早,你们便前往夷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更新时间需要做一些调整,以后第二更会放在下午五点左右,特此通知。

目录: 悍戚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