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东望

更新:2019-01-04

看着诸葛亮那犹带着几分稚嫩的面容,刘闯沉默了。

“孔明的意思是,先取东莱,再定北海?”

诸葛亮如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他沉静道:“孟彦哥哥,你以为你便是得了四县,又当如何?

安丘,淳于、昌安,皆在潍水之阴。

哥哥你占居四县,便要跨潍水屯兵,势必会造成兵力分散。

县县欲顾,而县县顾不得……孟彦哥哥莫忘记了,当初你之所以能连战连胜,是因为你始终把兵力聚集于一处,故而可以集中全力。如果你真的分兵四县,只怕于哥哥而言,并非好事。”

“那你的意思是……”

“哥哥只需占居夷安和高密两县,屯驻于潍水与胶水之间。

进可以去下密,退可以守夷安。东进则取即墨,西退则据三县……这样的话,哥哥便可以集中力量,先谋取东莱。而齐郡袁谭,既然曹操让彭璆做了北海相,便由着他去阻挡袁绍

哥哥只需守好潍水,便可若泰山稳固。

趁此机会,哥哥向东扩张,不需一年,必可夺东莱十三县。到那时候,哥哥便是不说,彭璆这北海相也做不稳当。最重要的是,哥哥用这一年的时间,足以在青州暂时站稳脚跟……”

诸葛亮说起来,头头是道。

刘闯坐在席上,屈肘置于案上,沉思不语。

这孔明,果然如妖!

这是一个十五岁。好吧,马上十六岁小孩子能想出的东西吗?

怪不得司马徽对刘备说,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凤雏,太尼玛远了,我估计见不到他。

但是这个卧龙……

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把他留住。

让这家伙跑去辅佐刘备的话,日后哪里还有我折腾的余地?

想到这里,刘闯突然嘿嘿笑了,笑得极为得意。

诸葛亮则诧异看着刘闯,半晌后轻声道:“孟彦哥哥。莫不是孔明有什么地方考虑不周,说错话了吗?”

刘闯连忙摆手,“孔明之计,甚得吾心。呵呵,我只是想到得意时,忍不住失声发笑,与你无关。不过……孔明,我记得你马上就要十六岁了吧。明天我准备与老大人恳请,让你留在高密就学。郑公门下。多俊才,想来你在这边。必有所得……孔明,你可愿意留在这里?”

十五岁,正是求学的好年纪。

刘闯当然想要把诸葛亮带在身边,但从长远看,会毁了卧龙。

自己有多大本事,肚子里有多少墨水,刘闯自己心里清楚。他可以给诸葛亮灌输一些后世的想法,但是却没有能力教导诸葛亮。且不说这能力是否足够,刘闯的年纪。也就比诸葛亮大三岁而已。这种情况下,他实在不知道该教导诸葛亮什么,倒不如留给郑玄教导为妙。

在原有的历史上,诸葛亮耕读卧龙岗,求学水镜山庄。

刘闯就不信,郑玄的水平会比司马徽差吗?

而且,他留在自己身边。也可以有很多机会实践。最重要的,是可以改变他那事必亲躬的毛病。

历史上的诸葛亮,在蜀国事必亲躬。

真的是他不知道培养后继之人?刘闯觉得,未必!

在诸葛亮之后。有蒋琬费祎,又有向宠这些人才,他还专门去培养姜维,希望为蜀汉留下人才。可这些人,在后来都未能够挽救蜀汉的命运……是大势所趋,也是缺乏实践。刘闯前世在读三国的时候,曾有过一个小小的猜想。不是诸葛亮不想培育人才,而是他不放心。

过早承担起家庭的重担,从豫章逃亡襄阳……

诸葛亮想来有很强烈的危机感,以至于让他养成了事必亲躬的习惯。

他不是不想培育人才,而是他有些不太敢相信别人,以至于到最后,除了自己,谁也不信。

刘闯不知道他这种猜想是否正确,但他却希望,能够纠正诸葛亮的这个习惯。

诸葛亮沉吟片刻,轻声道:“那孟彦哥哥,也来高密吗?”

“呵呵,这个自然。”

诸葛亮顿时笑了,“既然如此,我自然愿意在郑公门下求学。”

++++++++++++++++++++++++++++++++++++++++++++++++++++++++++++++++++

第二天一早,刘闯便带着诸葛亮,与郑玄请安。

在听了刘闯的想法后,郑玄也连连点头。

“孟彦所虑,也的确是有道理。

此前倒是我考虑不周,贸然占领四县,的确会使你兵力分散,反而不美。既然你无心安丘三县,那就依你所言,先在高密和夷安屯驻吧。不过,你今天最好还是去拜访一下王叔治,毕竟他才是高密令;至于夷安……”

郑玄沉吟一下,轻声道:“夷安长左子邑是个老实人,他与刘政交情不浅,你可以让子和出面与他说项,想来不会太难。毕竟你现在身无功名,只能暂时借居两县,以免落人口实。

我已联名幼安根矩等人,刘子正也愿意派人前往许都,与上奏于天子。

不过,这绝非短期可以促成,毕竟归宗认祖,还需要许多事情。我会促成朝廷尽快答复,然后与你一个功名,可以安心在此落脚。嗯,在此之前,你千万记住,尽量不要与彭璆冲突。”

“小侄明白。”

郑玄有些啰嗦,但刘闯听得出来,他对自己的那份关怀,是发自于内心。

刘闯心里也非常感动,不过他并未忘记答应诸葛亮的事情。

与郑玄一说,郑玄显得有些为难。

他毕竟七十岁了。说实话,精力已不似当年那般充足。

不过既然刘闯开口,郑玄也不好推辞。特别是诸葛亮也算世家子弟,他老爹诸葛珪,还有他的叔父诸葛玄,在琅琊郡也颇有名望,诸葛家也算是大族……郑玄想了想,最终还是答应下来。

“孟彦,你举荐孔明来求学,足见你也是一个好学之人。

我知你早年流落民间。刘勇恐怕也没有那个能力教导你,虽有你父亲留下的书籍,但想来所学不多。你父当年,文采风流,为天下人所称赞。你既然归宗认祖,便不可以弱了你父亲的名声。况且颍川刘氏,素以《春秋》《书》而著称,你若不能熟读这些,岂不落了你父威名?”

刘闯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世父的意思是……”

“正好你也要前来高密,就在我门下读书。”

“啊?”

刘闯心里一咯噔。不禁顿感头大。

我只是想让孔明求学,但是没说我也要来求学啊……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前世翻读郑玄著作时的那种痛苦。

郑玄精通《易》、《书》、《毛诗》、《仪礼》、《礼记》、《论语》、《孝经》等等,更是东汉时期,最为杰出的训诂学宗师。他治学非常严谨,如果真的在他门下读书……刘闯激灵灵打了个寒蝉。

“此事就这么说定。

你来高密,便住在我家里。

孟彦,我知道这或许有些为难你,但你既然身为子奇之子。就必须要继承他所学,否则的话,必被他人笑话。”

郑玄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刘闯知道,他恐怕是逃脱不了这个命运。

心里面无比纠结的答应了郑玄的要求,甚至为日后的生活,感到莫名伤感。

他这种纠结。若是被那些读书人知道,少不得又要一番口诛笔伐。这天底下有多少人希望能拜入郑玄门下而不得,如今郑玄主动要收他为弟子,他还觉得痛苦。简直就是罪大恶极!

当然了,刘闯是不会把这种纠结告诉任何人。

与郑玄商议妥当之后,他在当天又去拜会了王修。

这王修,究竟何许人也?

三国演义当中,他是袁谭的部属,青州别驾。

袁谭死后被枭首,王修不顾曹操的命令,在袁谭尸体旁哭泣。

曹操因而赞叹说:河北义士,何其如此之多也?可惜袁氏不能用,则吾安敢正眼觑此地哉?

之后,王修被封为中郎将,演义中再未登场。

只是刘闯却没有把此王修和三国演义里的王修合而为一。

原因,就是那一句‘河北义士’,令刘闯一直以为,王修是冀州人,所以此王修是青州人氏,刘闯自然没有和三国演义里的王修联系在一起。在拜访王修之后,他发现这个人也是一个才学极其出众的人物。加之王修曾经游学颍川,所以对刘闯的态度,也显得非常友善。

他向刘闯建议,暂时不要渡过潍水,谋取安丘三县。

“此三县土地贫瘠,人口稀少,且盗贼出没频繁。

倒不如让出三县,居潍水胶水之间,一来可避免与彭相直接冲突,二来若得机会,向东扩张,取即墨胶东,远胜三县。”

王修的建议,竟然和诸葛亮不谋而合。

这也让刘闯对他,不由得高看几分。

在和王修商议妥当之后,刘闯又匆忙拜访了刘政。

刘政听闻刘闯的请求,也没有推辞,二话不说便答应下来,并表示会即刻前往夷安说项。

亲不亲,一家人,毕竟都是汉室宗亲!

刘闯在高密停留三日,便匆匆与郑玄告辞。

因为,东武传来消息,黄劭自郁洲山返回,带来了薛州的信息。

刘闯闻听,也是心急如焚。

薛州的三万海贼,是他立足北海的重中之重。

于是他向郑玄请辞,郑玄也没有挽留他,刘闯便让诸葛亮留下来,带着飞熊卫,返回东武。

不过,临行时郑玄也提出一个要求。

“益恩如今也到而立之年。

此前文举曾举他出仕,奈何因袁谭来犯。文举逃离北海,益恩至今仍是白身。

孟彦此次返回,就让他随你前去,也可以增加些阅历……反正过些时候,你们还要回来。”

郑益恩,名仁,大名郑仁。

他是郑玄的独子,实际年龄二十八岁,虚岁三十。

刘闯明白,郑玄是担心他手中无人可用。所以让郑仁前去帮忙。

若他真想要郑仁出仕,只需一句话,恐怕连彭璆也会乐颠颠跑来邀请。郑玄门下学生不少,可是能够帮助刘闯的人,并不是太多。郑玄的学生,大都功成名就,或者是一方豪强出身。

而刘闯虽然是刘陶之子,但朝廷一日不承认,就一日不得安稳。

试想这种情况下。那些功成名就者,谁又愿意为刘闯效力?

郑玄总不可能为了刘闯。不顾他门下那些弟子的前程。所以思来想去,也只有郑仁最合适。

刘闯心里,感激不已。

只是在这个时候,说什么感激的话,都显得非常苍白。

他当下带着郑仁一同前往东武县,同时心里面也在盘算着,该给郑仁怎样一个安排,才不会落了郑玄的面子。

为了这件事,刘闯也想了很久。

回到东武之后。他先是安顿好郑仁,而后立刻把众人召集一处。

“公美,薛州怎说你?”

黄劭看上去气色很好,只是肤色显得比以前黑了不少。

他笑道:“薛州也没想到,公子居然会杀回来……我到郁洲山与他相会之后,他也是非常吃惊。

不过后来公子在徐州连战连胜,令薛州更是心向往之。

上月公子大败琅琊兵。斩杀萧建,更使得他下定决心……薛州让我向公子请示,若郁洲山人登岸,当于何处为好?”

“不其!”

刘闯几乎没有考虑。便给出答案。

后世的青岛,如今的不其,正是薛州最佳登陆之地。

当然了,刘闯也可以选择琅琊县作为薛州的登陆地点。

可是,刘闯必须要顾及到臧霸的想法……三万海贼登岸,可不是一桩小事。

臧霸万一因此而产生误会,说不定会让两人原本并不牢固的同盟关系,在一瞬间破裂。所以,刘闯不能选择琅琊县,那边只有选择不其。他如今已经可以进入北海,那么下一步行动,就必须要尽快展开。

“立刻派人前往介亭,命太史慈率部强渡沽水,夺取不其。”

“那如果壮武县出兵阻拦,当如何是好?”

刘闯眉头一蹙,“告诉黄珍,命他率部屯驻介亭,监控壮武县动静。

若壮武不动,则相安无事……若壮武敢出兵阻挠,就一并将之灭掉。反正薛州登陆之后,我也要夺取壮武,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步骘闻听,立刻领命而去。

而今刘闯在黔陬屯驻兵马两千,其中有骑军六百人。

不其只是一个小城,根本无险可守,若要夺取不其,易如反掌。倒是壮武县城,城墙坚厚,若要强攻,只怕会折损许多兵马。以刘闯现在的力量,夺取壮武,还略显吃力。但如果壮武出城的话,刘闯却不会担心。以太史慈之能,想来对付一县兵马,并不是一件困难事情。

“公子,那咱们何时启程?”

“高密方面已经说好,高密令王修在两道岭修筑兵营,供我等屯驻。

至于夷安方面,还要等刘子和的消息,不过这算不得大事,不管夷安左伯是否同意,我誓取夷安。”

“喏!”

黄劭突然道:“可是公子,如今徐子明已经开始在东武、琅琊两县着手屯田。

咱们北上青州,东武县由谁来领?

这可是咱们进入北海的踏板,更不可能轻易丢弃,当如何安排?”

是啊,东武县交给谁呢?

刘闯不由得拍了拍额头,这倒是一个问题。

步骘吕岱,肯定要带走,这是刘闯目前,最为得力的谋士。

黄劭肯定不可能让他留在东武,这厮擅长阴谋,你让他出谋划策坑人可以,治理地方……

东武县,必须要有一个能够镇得住场面,同时又可以让刘闯放心的人才成。

“公美可有人选?”

黄劭闻听这话,顿时露出一抹笑意。

刘闯在进入徐州之后,他就因为联络薛州,错过了好几次大战。

这也让黄劭暗自有些担心,会不会因此被刘闯冷落。而今刘闯向他问计,也就说明他在刘闯心目中,依然有不低的地位。这也让黄劭松了口气,他想了想,眼珠一转,顿时计上心来。

“我有一个人选,却不知公子能否满意。”

“谁?”

“呵呵,就是这次随公子前来,康成公之子,郑仁郑益恩。”

“你是说,让郑仁留守东武?”

“公子以为,郑仁才能如何?”

刘闯想了想,沉声道:“益恩大兄得世父教诲,才能自然是有。

而且据我所知,他不但精通政务,还懂得兵事……诶,公美还别说,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益恩大兄非常合适。东武县接下来,主要是以发展为主,战事不会太多。而他是世父独子,当年世父在徐州也居住过,所以颇有名望。由他出任东武令,似乎更方便和臧霸交道。”

黄劭笑道:“若公子担心兵事,也不难。

只需将文向调回东武,命他协助益恩公子,不就万无一失?”

哪知道,刘闯脸色却一沉。

“文向另有安排,不适合留守东武。”

徐盛,那可是江表虎臣,刘闯是留着要有大用的,怎可能让他留在东武?

黄劭想了想,又道:“若文向不合适的话,公子可以命元代留守。

这样一来,也可以表明公子对薛州的重视……岂不是一举两得?”

刘闯眼睛不由得一亮,他指着黄劭,嘿嘿笑道:“黄公美,我突然觉得,薛州认识你这家伙,实在是他生平大错。你这家伙可是憋着心思冒坏水,这哪是对薛州重视,分明是为质子。”

黄劭先是一惊,可是听刘闯说完,也忍不住嘿嘿笑了。

“既然如此,咱们这就准备起来……传我命令,三天之后,全军开拔,咱们去青州走一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目录: 悍戚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