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大家都在观望!(求月票啊!!!——

更新:2019-01-04

荀谌,字友若,颍川郡颖阴人氏。

其父乃荀氏八龙之一荀绲,而他的兄弟,也就是大名鼎鼎的荀彧荀文若。

荀氏是颍川首屈一指的豪门,家中子弟能人辈出。荀谌与其兄荀衍,其弟荀彧并称三若,此外尚有一位堂兄,名叫荀悦,表字仲豫,与他们齐名。而在他们之下,又有荀攸这样的人物存在。所以,荀氏在颍川的名望,无人可以相比。哪怕是当年同为颍川四大豪门的钟、陈、韩,都被荀氏远远抛在身后。

秉承世家豪门不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习惯,荀氏子弟辅佐的对象,也不尽相同。

比如荀谌,更看好袁绍

而荀衍和荀彧,则投靠了曹操

荀悦,是一个老牌汉室忠臣,今为曹操征辟,拜黄门侍郎。

“夫君,你是说……”

陈夫人突然想起一件事,顿时露出复杂表情。

荀谌苦笑着点点头,“虽则当年也是仲豫一时戏言,但我与子奇公却击掌为诺。

后来子奇公遇害,我们都以为他已经绝嗣,所以也就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可现在……如果这刘闯真是当年胖闯儿的话,那当年的约定是否还要履行?我也在为此而感到忧虑。”

陈夫人,也沉默了!

荀谌的年纪比刘陶小很多,但刘陶其人豁达,与荀氏诸子弟关系甚好。加之他娶钟氏之女为妻,故而从辈分上来说。与荀谌等人是平辈。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时刘陶妾室司马氏身怀六甲,刘陶在家中宴请宾客。与他平日交好的荀悦荀谌等人,也都前去赴宴道贺。

酒席宴上,荀悦也是一句戏言:子奇你与我们交好,以后希望刘荀两家能够更加亲密。

今嫂嫂怀了身子,不如将来咱们结成亲家,你看可不可以?

刘陶当时笑着说:“你们几个膝下都是男儿,如何结成亲家?

荀谌醉醺醺就接了一句:“那就是说,若我有女儿的话,你便同意?”

刘陶说:“你若是真有女儿。我就同意两家亲事。”

荀谌立刻说:“既然如此,击掌为诺。”

于是,两家就这么定了亲事……而两年后,荀谌真的有了一个女儿,取名荀旦。虽然刘陶和荀谌都是酒后戏言,可两人都是名士,说出来的话,就不能反悔,自然也就默认了这桩婚事。

再后来。刘陶被害,刘家绝嗣。

荀谌为此还难过许久。派人寻找刘陶后人……

至于这结果嘛,也不难猜想。时十常侍当权,刘勇带着刘闯隐姓埋名,东躲西藏,荀谌又怎可能找到刘闯?这一晃十来年过去,荀谌也就渐渐淡了心思。眼看着荀旦一天天长大,荀谌更视她若掌上明珠。前两年袁绍还想着和他结亲,却被荀谌找了个借口,给推脱掉了。

如今。刘闯横空出世。

他身为刘陶之子的消息,也传入荀谌耳中。

这让荀谌感到非常诧异,一晃十余年,刘闯突然出现,令他措手不及。

陈夫人听到这消息,也是吃惊不小。

“夫君,那个刘闯。真是胖闯吗?”

原来刘闯可不是现在就胖,而是从小就胖嘟嘟的,故而有胖闯的昵称。不过这种称呼,刘勇肯定是不敢使用。所以就是刘闯。也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一个小名。

陈夫人感到很纠结,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荀谌轻声道:“具体情况我还不是特别清楚,消息是从徐州传来,据说他手里有子奇当年留下的墨宝和刘氏族谱。如果是真的话,恐怕他很可能就是胖闯。可怜子奇,为奸人所害,幸老天有眼,总算不至于绝嗣。但我听人说,他德行不好……好像在徐州抢了别人家的女儿。”

“那怎么可以?”

陈夫人一听,顿时露出不快。

“若他真如此,旦儿怎可嫁他?”

其实,陈夫人还有点小心思,她希望女儿荀旦,能够嫁给袁家。

这样的话,荀谌和袁家的关系必然会更亲近一步,对于荀谌的发展,大有好处。

要知道,袁绍帐下,可也不是铁板一块。其帐下派系林立,冀州本土人士和外来人士,争斗的非常厉害。荀谌是颍川人士,而且还是从韩馥手下投奔过去,自然也就不可避免的卷入其中。

若荀、袁两家结亲,岂不是可以令荀谌从漩涡中摆脱出来?

陈夫人道:“夫君,我知你当年受子奇公照拂颇多,可是这件事……

中陵侯故去多年,天晓得那刘闯是不是当年的胖闯哥。就算是,他抢人女儿,又算什么德行?荀家乃是颍川大族,不仅要门当户对,更要讲求德行。女儿若嫁给这等人,岂不坏了她一世?

我倒是觉得,显甫年纪正好,且才学出众,更得本初公所喜。

刘夫人前些时候,还专门派人,谈及此事。”

“你怎么说?”

荀谌脸一沉,厉声问道。

显甫,就是袁绍的幼子袁尚,而刘夫人则是袁尚的母亲。

陈夫人见荀谌脸色不好看,也有些害怕,连忙道:“夫君放心,妾身并未答应,只说旦儿亲事,一向是有夫君做主,需问过夫君才好。”

“哼,幸亏你没有答应。

妇道人家,休要掺和这里面的事情。我如今奉命辅佐大公子,若你答应的话,才是大难临头。你可知道,显甫一直在与大公子争宠,那刘夫人也一直戳哄着本初公立显甫为继承人。

自古以来,哪有废长立幼的道理?

更不要说,大公子乃嫡长子。如何能够立显甫为嫡?

而今本初公帐下混乱,争执不休,说穿了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如果你答应了亲事,大公子定然会不高兴,到时候必然会令我更加难做。以后刘夫人再提起此事,你就代我回了她吧。”

陈夫人脸色难看,咬着嘴唇,不敢再开口。

“至于我当年与中陵侯定下的亲事,有仲豫为证人,我岂能反悔?

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这个刘闯是不是胖闯……至于他的德行,也都是道听途说而已,是否真实,尚且不知。我会派人打听此事,你就莫要再为此操心。若他真是胖闯,倒也是一桩好事。我听人说,他本打算前往颍川,却被阿瞒所阻。幸亏文若不知,否则定为阿瞒平添虎将。”

“虎将?”

陈夫人心里虽然不太服气。但还是忍不住问道:“难道这刘闯,很厉害吗?”

“他在汝南。先败李通,后斩苌奴。

而后攻克相县,强渡睢水,还夺取了彭城,更两败吕布

前些日子,他率部夺取东武县。琅琊相萧建率部攻击,却被他打得全军覆没,连萧建也被他杀死。这小子后来又在三天时间里,连取琅琊、黔陬两县。如今也算是暂时站稳了脚跟。

接下来,他势必要进入北海国……你说说看,他厉害否?”

萧建是谁?

陈夫人不是特别清楚。

可她却听说过吕布的名号。

连吕布都败给了刘闯,那岂不是很厉害?

陈夫人这心里,也不禁微微有些动摇……

“若是如此,倒也是一员虎将。”

“可是,他若要强取北海国。就势必要和大公子为敌。

我也正有些为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是帮他在北海国立足呢?亦或者是……这孩子是什么心性,什么脾气,我现在一点都不清楚。这也让我不知该如何是好。所以才颇感头疼。”

内心里,荀谌已经认定,刘闯就是刘陶之子。

陈夫人和荀谌多年夫妻,又如何听不出他话语中的含义?

心里暗自叹息一声,虽然还是有些不太满意,但也知道,在这种事情上,她根本就无法劝说荀谌。

“既然如此,那就听夫君的安排。”

荀谌在屋中徘徊,片刻后沉声道:“我估计,胖闯未必知道我们这层关系。

所以这件事……他若要归宗认祖,肯定会去找元常。毕竟元常和中陵侯毕竟有那么一层关系。这样吧,先派人回颍川,找元常打听这件事情。然后我这边,尽量稳住大公子,请大公子暂时不与他敌对。不过,我猜这小子既然敢北上青州,肯定会有后招,绝不会坐视大公子。

夫人,你看着吧,这小子入北海国之日,必是田楷与大公子开战之时。

你我暂且冷眼旁观,看看这小子究竟有多大本事……中陵侯当年何等惊艳绝伦,且看他后人,手段如何。”

陈夫人听了这话,感觉很是别扭。

你都还没有确定他就是胖闯,居然就一副老丈人审视女婿的模样,这算是什么事情?

不过,荀谌把话说到这个地步,陈夫人知道再劝说也没有用处。最好是这小子什么手段都没有,落得个惨败才好。最好是他能让夫君死了这个念头……就算嫁不得显甫,也好过他啊。

看着略显激动之色的荀谌,陈夫人在心里叹了口气,同时又不由自主的,暗自诅咒起来……

+++++++++++++++++++++++++++++++++++++++++++++++++++++++++++

不知不觉中,已是腊月。

曹操坐在司空府后花园的楼榭里,手捧一卷孙子十三篇,正津津有味的阅读。

在水榭卷帘旁,雄立一个面色蜡黄,身形雄壮犹如猛虎一般的大汉,抱着胳膊,一脸庄肃。

“君明,这是在我家里,不必如此紧张。”

曹操读了一会儿书,抬起头来看着那大汉,忍不住笑道。

这大汉,正是典韦。

听到曹操的话,典韦嘿嘿一笑。“主公放心,我这是在与自己较劲。”

“哦?如何较劲?”

“我看我到底能屏息多久。

上次我屏息约四十息,正想看看,能不能超过。”

曹操眼睛一翻,一副‘你真的是闲的无聊’的表情。

他对典韦之喜爱,甚至超过了自家兄弟。用曹操自己的话说,有典韦在,我就可以睡得安稳。

而这典韦,对曹操也是忠心耿耿。

“那孙策来使,你双目圆睁。莫非就是在屏息?”

“嗯!”

典韦颇为郑重的点点头,却让曹操哭笑不得。

“你可知道,你瞪着眼睛,却吓坏了孙伯符的使者……”

“那是他太胆小。”

“呵呵,不是他胆小,而是你那眼睛瞪起来时,的确是有些吓人。我就一直奇怪,那天你好端端为何发火。原来是自己在和自己较劲……罢了罢了,以后我与人说话时。你切不可如此。”

“末将明白!”

和典韦聊了一会儿,曹操觉得心情大好。

他站起来。迈步往水榭外走去,可才到门口,却听得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文若……元常?

你们怎么来了?元常不是在家中养病,何时来到许都?怎地也不与我说一声,我好摆酒接风。”

来人赫然是曹操手下最为倚重的谋士,荀彧。

荀彧年三十三岁,相貌清秀,姿容不凡。

在他身后则紧跟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黑色锦缎子长袍。上面绣有芙蓉花的图案。外罩一件火红色狐狸皮大氅,他走进来,噗通便跪在曹操面前,凄声道:“请司空饶我甥儿性命。”

曹操顿时一头雾水,看着那人,连忙上前搀扶,“元常。你这是何故?”

中年男子,便是钟繇钟元常。

只见他一脸凄苦之色,站起来道:“司空,我那甥儿绝非有意冒犯司空。实为奸人所害。”

“慢着慢着,你甥儿哪个?”

曹操糊涂了,连忙打断钟繇的话道:“元常不必惊慌,以你我之交情,就算你那孩儿得罪我两句,我又怎会放在心上?不过,我却不知,你何来甥儿?而且我最近也没听说什么事情。”

钟繇哭丧着脸,凄声道:“我那甥儿,便是刘闯!”

“啊?”

曹操先是一怔,有些反应不过来。

刘闯,岂不就是……

“慢着慢着,你说刘闯,真是你甥儿?”

钟繇道:“他虽非我姐姐所出,却是中陵侯唯一骨血。

当年子奇遇难,我未能出力解救,他家中遭遇变故,我也未能阻止……一直以为,子奇绝嗣,却不想他还留有后人。他得忠仆所救,流落在外,一晃整整十年。曹公,他绝不是什么背主家奴,而是被刘备陷害。八月时,他本打算回乡归宗认祖,哪知道途径汝阴时,那汝阴令朱成与孙乾联手想要加害于他,他不得已才愤而反抗。后来曹公你命李通围剿,我那甥儿也不敢与曹公为敌,便离开汝阴,逃往徐州……他只是怕被人陷害,向找一栖身之地耳。

我,我,我……”

钟繇说着话,突然间忍不住放声大哭。

“若孟彦有事,我又有何面目,去见子奇!”

曹操脸色发黑,不禁感到万分尴尬。

要知道,当初他就是听了刘备一句话,甚至连询问都没有询问,就派出李通围剿刘闯……

钟繇说刘闯被奸人陷害,岂不就是说他,被刘备蒙蔽?

“元常,有话慢慢说……那刘闯,真是中陵侯之后?”

“确凿无疑。”

“你又怎知,他是中陵侯之后。”

钟繇道:“八月孟彦到汝南时,曾派人与我联系。

只是我当时病重,在家休养,不见任何人……所以他只留下名剌,便匆匆离去。

本来,我一直不知道孟彦曾派人来找我,也不清楚孟彦就是子奇膝下的胖闯哥。直到前几日,孟彦再次派人前来找我,还带来了子奇族谱拓本,以及子奇当年奏疏草本。我这才知道,原来子奇竟然还有后人活在世上。

这不,我又听说他因返家不得,只好北上青州,还与夺取了东武县城,斩杀了琅琊相萧建。

我心中万分惶恐,担心曹公会惩罚他,所以才匆匆赶来。

曹公,孟彦他年少不懂事,绝无意冒犯曹公。从他当初一门心思想要回家归宗认祖就可以看出,他其实是心向朝廷,想要回来为曹公效力。可现在……一步错,步步错,还请曹公高抬贵手,饶他一回。我会派人与他联络,让他回还许都,与曹公当面认错,请曹公宽恕。”

“这个……”

曹操犹豫了!

琅琊郡发生的事情,他早已经得到消息。

说实话,初闻刘闯攻占东武,而后又斩杀萧建的时候,曹操也感到非常震惊。

不过,在震惊的同时,他又感到很生气。因为刘闯的所作所为,破坏了他在徐州的布局……

曹操本打算用萧建,钉在徐州,牵制吕布扩张。

可现在萧建被杀,臧霸出兵夺取阳都六县,令曹操万分恼怒。

若不是他已准备出兵南阳,与张绣开战的话,说不定已经亲率大军,再次前往琅琊剿杀刘闯。

如今,钟繇跑过来为刘闯求情,再想要与刘闯开战,就有些难度。

而且这个刘闯,的确是有些手段。

在得知消息之后,曹操一方面是恼怒,另一方面又生出几分爱才之心。

如果刘闯真的是刘陶之后,那估计刘备所谓的‘背主家奴’一说,也就不太可能是事实。

曹操偷眼向荀彧看了一眼,感到万分头疼。

他可以驳了钟繇的面子,却不好驳了荀彧的面子。很显然,荀彧今日带钟繇过来,已是表明他的态度。

中陵侯!

曹操心里发苦:刘公啊刘公,你虽故去多年,可是你这个儿子,确是让我栽了一个大跟头,该如何是好?

不答应?

恐怕钟繇会长跪不起。

他虽然因病致仕,可是在朝堂上依旧有着威望,实在不好驳了他脸面。若他真闹开来,估计还会有更多的人前来为他求情。想当年,刘陶交友广泛,虽故去多年,可这份情意犹在。

可如果答应……

曹操忍不住在心里咒骂:刘闯小儿,你却与我出了一个难题!(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目录: 悍戚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