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诸县之战(终)求月票!!

更新:2019-01-04

“起火!”

东武县县衙前的广场上,堆放着一个巨大的柴垛。

伴随着步骘一声令下,十数个军卒把手中的火把扔在柴垛上,火焰轰得一声,冲天而起。

熊熊烈焰,照的天空通红。

黄珍指挥人把牛粪马粪扔在火堆里,顿时产生出刺鼻气味。

不过,滚滚浓烟,伴随着烽火直冲九霄。

步骘见狼烟烽火燃起,立刻命武安国率三百人前往城头上支援。他与黄珍,则各带二百人,在城中巡视。铁蹄声阵阵,从城头上传来的喊杀声清晰可闻,在东武县的上空回荡不息。

刘闯已经连着扔出去二十多个火油灌,三辆云车被击中。

另一边,许褚也摧毁两辆云车……但琅琊兵的云车,最终还是靠在城墙上。

萧建见此情况,不由得大喜。

说实话,他并没有想到,这场东武之战会打成这个样子。在他想来,那刘闯不过是徒有虚名之辈。哪怕他连败吕布,转战千里,终究是运气好,没有遇到真正对手。事实上,从之前刘闯的战绩来看,虽然每战必胜,但大都是靠奇兵偷袭,亦或者是靠着谋略取胜,很少有堂堂正正的交锋。

似萧建这次几乎倾琅琊郡兵马而来的举动,就是要逼着刘闯和他正面一战。

在萧建看来,他兵力占居绝对优势,刘闯如何能够抵御?可谁又想到,鏖战一整日,刘闯竟然把琅琊兵死死挡在东武城外。这也让萧建感到很没有面子,更发誓要将刘闯彻底击溃。

而今,云车已搭上城头,萧建感到无比兴奋。

他下令中军向前推进一里,站在兵车上,指挥三军猛攻。

一时间。东武城下喊杀声震天介响,刘闯已经顾不得那些云车,从一名军卒手中抢过一口大刀,便冲进人群中。琅琊兵从云车上,源源不断冲上城头。刘闯和许褚,已经顾不得其他,在城头上奔走。指挥东武兵抵抗。这时候,徐盛也带着辎重兵冲上来,加入了战团……

战斗。在持续!

琅琊兵一次次冲上东武城头,又被一次次赶下去,双方如拉锯一般你来我往,短兵相接。

尸体,叠摞在城下,不计其数。

城墙上,每走出一步。都能听到脚踩血水。发出的吧唧声。

刘闯觉得口鼻中呼出的浊气,都带着一股子浓浓的血腥味。他已经杀红了眼,根本顾不得其他。

不知不觉。天空已经发亮。

眼见着城下琅琊兵仍如同潮水一般一次次冲击,可东武城却如同磐石,牢牢抵御住攻击……

轰隆!

城下,传来一声巨响。

东武城的城门被撞开……

琅琊兵齐声呐喊,向城门冲去。

武安国率一支兵马,死死抵在城门卷洞口。

+++++++++++++++++++++++++++++++++++++++++++++++++++++++++++++++

疯了,全都疯了!

打到这个地步。双方已经无人能够保持冷静。

对于萧建而言,他只要再进一步。就可以攻克东武县城;而作为刘闯,他必须要坚守住,抵挡住琅琊兵疯狂的攻击。

双方都没有觉察到,两支人马悄然抵达战场。

太史慈横枪立马,在黎明的晨光中,出现在萧建大营背后。

在他身后,一队队铁骑缓缓出现。

耳听着远处东武县城喊杀声震天,太史慈猛然催动狮子骢,一声暴喝,冲向萧建大营。

铁骑,呼啸而来,犹如从平原尽头刮来的一股狂风。只是萧建全然没有留意到背后出现了一支人马。而且,他更没有发现,在东武县城的西面,一支兵马悄然出现。这支兵马,并没有统一的装束,很多人身着布甲。为首十数人,在阵前勒马而立,正中央一个大汉,手中一口七尺大刀,在朝阳照耀下,闪烁寒光。

“渠帅,动手吧,再拖下去,恐怕公子会撑不住。”

那彪形大汉身着一件黑色铁甲,苍帻裹头,脸上还戴着一方遮风巾。

他缓缓取下脸上的风巾,露出一张果毅面容。

手中甲子剑猛然高高举起,左手遮风巾扔出去,甲子剑猛然劈落,将那遮风巾一下子斩为两半。

“杀!”

他口中爆吼一声,目光灼灼。

胯下战马长嘶,驮着他便冲向战场。

而在他身后,竟出现了三千兵马。看这些兵马衣冠不整,好像一群乌合之众……但是一个个剽悍精壮,跟在那十几匹战马身后,朝着战场冲去。

“杀!”

“休放走了萧建。”

太史慈冲进萧建后军大营,鹤舞大枪翻飞,无人可以抵御。

萧建正沉浸在即将大获全胜的兴奋中,忽听扈从惊声叫喊道:“主公,快看……”

顺着扈从手指的方向看去,萧建不由得一怔,顿时大惊失色。

黑压压一片,也不知是何方来的兵马,从战场西面杀入战场。为首十几人,在战场上横冲直撞。

“孟彦休怕,我来也!”

刘闯这时候,已经来到城门口,挥舞大刀拼杀,将蜂拥而来的琅琊兵斩于城下。

所以,来人的呼喊声,他并未听见。

倒是在城头上督战的徐盛发现了异状,他连忙向城下观瞧,一人就认出,那手持甲子剑向城门口杀来的大汉,赫然正是管亥。徐盛也不知道,当初管亥去了何处。而今管亥突然杀出,而且还带来大队兵马,顿时让徐盛喜出望外。

“援兵抵达,儿郎们,给我把这些狗贼赶下城去。”

援兵?

竟然还有援兵!

城头上的东武兵闻听,立刻发出一阵欢呼。

与此同时,萧建更发现自己的后营大乱……一队铁骑冲入军中,为首一员大将。跃马挺枪,马前无一合之敌。

“萧建,东莱太史慈在此,已经等候多时。”

不好,有伏兵!

萧建心里一咯噔,不由得惊慌失措。

“立刻收兵,给我拦住他们。”

他大声叫喊。可是身边却没有多少人,会听从他的命令。

之前,他把所有兵力都投入战场。却没想到,眼看就要大功告成时,对方的伏兵却突然杀出。

闯贼,一直在等这一刻?

萧建心里一惊,连忙弃车上马,想要指挥迎敌。

可是,琅琊兵一惊乱成一团。后军向前奔逃。而前军根本就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情。等他们看清楚战场上的情况。吓得魂飞魄散。不知在什么时候,他们竟然被人给包围了……

原本鼓足的士气,在眨眼间便消失无踪。

管亥纵马冲到城门口。甲子剑左劈右砍,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在他身后,裴绍等人紧紧跟随,把堵在城门口的琅琊兵,杀得血流成河。

“孟彦,别怕,我来了!”

刘闯这时候已经杀红了眼。可是听到这熟悉的叫喊声,他立刻清醒过来。抬头看去。就见管亥已经到了跟前。

“亥叔!”

“孟彦,且先休息,外面的贼人,便交给为叔来处理,你只管静候捷报。”

城门口的危机,在管亥出现的一刹那已经解除。

管亥在看到刘闯安然无恙之后,便带着裴绍有杀出城门。

此时,东武县城外的战况已经完全翻转过来,随着太史慈的骑军和管亥的援兵抵达,已经拼杀了一整夜的琅琊兵,眼见局势被扭转过来,也都慌了手脚,哪里还有半点抵抗的意志。

战况,呈现出一面倒的趋势。

刘闯和许褚在扈从搀扶下,从城门走出来,看着琅琊兵溃不成军的样子,不由得仰天放声大笑。

终于到决战的时候了!

而且这个场面,的确是出乎刘闯的预料之外。

管亥的援军如神兵天降,使得原本只打算彻底击溃对方的安排,一下子变成了一锅端。

亥叔,从何处找来这些兵马?

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刘闯心中疑惑不解,但在这个时候,他想要先享受一下大胜的畅快。

大胜,这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大胜!

经此一战,琅琊郡再也无法对刘闯构成威胁,除非曹操出兵,否则就算臧霸前来,也无法挽回局势。

接下来,就是琅琊县,黔陬县……

再接下来,便是整个北海国!

刘闯忍不住嘿嘿直笑,看着战场上的局势,整个人突然放轻松下来。

“老虎哥,咱们回去吧。”

“这个时候怎能回去……”许褚一听就急了。

他也很累,甚至是很疲惫,腰酸背痛。但是一想到被萧建打了整整一天一夜,如今好不容易可以反击,他又怎能放过这种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他抖擞精神,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向刘闯请战。

刘闯却毫无兴趣……

琅琊兵一惊变成了瓮中之鳖,现在出击,也只是单方面的屠杀而已。

他对于这种毫无意义的屠杀游戏,没有任何兴趣。不过,既然许褚要出战,他也不会阻止,于是便点头答应。

其实,不止是许褚,包括徐盛、武安国和周仓等人,也都是跃跃欲试。

这些个杀才!

刘闯一摆手,一概放行。

他转身往城中走去,却见身边仍跟着一个队率。

“你,怎地不去杀敌?”

“回禀公子,公子之前要我跟随公子,若无公子命令,张牛儿不敢擅离。”

张牛儿!

刘闯突然想起这个名字。

“你叫张牛儿?”

“啊,公子还记得我名字。”

“怎样,可射杀十人?”

“这个……”张牛儿挠头,露出憨厚笑容,“我记不太清了。”

“记不太清,便是够了。”

其实,在这样的战况下,到最后都杀红了眼。谁还能记得自己杀死多少人?至少刘闯已记不太清楚。他从驰道冲下来之后,只杀得天昏地暗,手中兵器至少换了三次。死在他手下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吧。

只不过,大胜后的喜悦,在他入城后便荡然无存。

城门下。横七竖八倒着一具具士兵的尸体,张牛儿突然大叫一声,扑到一具尸体旁放声大哭。

原来。那死者正是张牛儿的同乡。

两人一同当兵,一起被俘虏,又一起被卖给刘闯,后来又一起随着刘闯转战千里。

眼见着就要安稳下来,却战死在东武城下。

张牛儿痛哭不止,刘闯则默默站在一旁,看着遍地死尸。还有那些伤者。心里面一下子沉重起来。

他没有召唤张牛儿,而是独自一人,沿着长街向县衙走去。

“公子……”

“子山。麻烦你一件事。”

刘闯显得情绪有些低落,轻声道:“烦劳你去把战死儿郎们的尸体收拾好,而后统一埋葬吧。最好弄清楚他们的名字,这样死的时候,也能有个着落。我们转战千里,不成想眼见就要大获全胜,却……”

他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发堵。整个人也变得意兴阑珊。

步骘一怔,旋即点点头。轻声道:“骘明白。”

+++++++++++++++++++++++++++++++++++++++++++++++++++++++++++++++++++

步骘和黄珍,带着辎重营的士兵,开始清理城里的尸首。

刘闯回到县衙后,坐在大堂上,呆呆发愣。

县衙里,喧嚣热闹。

可大堂上,却冷冷清清。

刘闯自认自己也是个残忍的人,可以杀人不眨眼。

在此之前,他也经历过数次战事,却远不似这一次感受良多。

兵行险招,兵行险招……他这一次,是太过于自信,自信于自家的武力,自信于身边人的智谋。

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有些事情,并非智谋便可以做到。

如果,如果今天太史慈回来晚一些,如果不是管亥带着援兵抵达,这一战的结果,恐怕会更加惨烈。

怪不得后世人说,诸葛一生唯谨慎。

是啊,若不谨慎,那就要死人……这次他兵行险招大获全胜,下一次呢?他是否还有这样的好运气?

思及于此,刘闯不由得一阵后怕!

差不多正午时分,城外战事已经彻底结束。

黄珍带着人打扫战场,清点伤亡,收拢俘虏……

刘闯这个时候,也已经平静下来。

他端坐在榻椅上,聆听着众将汇报战果。

“萧建此次集结八千悍卒来犯东武,斩首两千三百余,俘虏三千余人,其余皆已溃逃。”

也就是说,逃走了两千多人?

“萧建呢?”

“萧建被子义活捉,今已被关在大牢之中,等候发落。”

步骘停顿一下,轻声道:“这萧建该如何处置,还请公子示下。”

刘闯揉了揉鼻子,沉吟片刻后道:“萧建残暴,陷害忠良,又率兵犯我城池,开启战端,累百姓受苦。

此獠,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便交给孔明,让他解决吧……之后把他人头悬挂城门,警示南面之敌,让他们以后不敢正视东武。

儿郎们死伤如何?”

步骘轻声道:“城中之前留守兵马两千,加上一千辎重营兵卒,加起来共三千三百有余……此一战,虎卫军在八百之数,而辎重营伤亡过半。”

也就是说,几乎快折损了一半兵力?

这一战,固然是大胜,但何尝不是一场惨胜?

刘闯心里,竟隐隐有些后悔:若当时他不是想要坚持获得一场大胜,恐怕也不会有如此惨重伤亡吧。

虎卫军,是许褚所部兵马。

刘闯想了想,抬头道:“仲康,此次俘虏三千余人,我准你抽调半数,补充虎卫军。”

“喏!”

“其余俘虏,暂且收押。

若愿意效力者,便纳入辎重营……若不愿降者,就地格杀。”

刘闯此言一出,也就等于把基调定下。

他需要震慑北海国,需要震慑吕虔,需要震慑臧霸……如果没有足够的鲜血,恐怕也很难让他们感到畏惧。不为我所用者,死!这就是刘闯定下的基调。

众人听罢,也没有什么异议。

步骘紧跟着又汇报了一下战果,其中最让刘闯感到欣喜的,莫过于是得到了二百多匹战马。

如此一来,刘闯可以进一步扩大骑军规模。

“亥叔,你究竟跑去哪里?

这数千兵马,又从何而来?”

直到这时候,刘闯才有机会询问管亥。

管亥咧嘴一笑,长出一口气,沉声道:“公子当知,某当年曾统帅数万黄巾,纵横青州。

想当初,我围困北海,结果最后却无功而还。在退往济南国的时候,我部下有一贼子,勾结济南国大豪徐和谋逆。我当时正在生病,所以也没有防范,以至于被徐和偷袭,这才避难东海。

这笔帐,我一直牢记在心里……

之前在路过彭城的时候,我听人说,徐和那厮居然离开济南国,在泰山郡临乐山落脚。

所以我便生出报仇的想法。我自信当年在军中还算有些威望,故而带元绍他们回去之后,我秘密联系上昔日旧部。此人名叫后钱,说起来还是子义同乡,可能子义还听过他的名字。”

太史慈一怔,旋即道:“可是牟平后伯泉?”

刘闯露出愕然之色,“子义莫非也知道此人?”

“也算不上熟悉,只是听说过他的名字……此人原本是个游侠儿,为人豪爽,在牟平颇有名声。不过我却没有见过他,没想到他居然是在大野帐下效力。可我不记得上次,他在北海国出现啊。”

管亥一笑,“那次围攻北海,伯泉是负责留守济南国,故而未曾跟随。”

“原来如此。”

“亥叔,那后来呢?”

“后来?”

管亥哈哈大笑,“伯泉是个忠义之人,早就不满徐和。

我与他联络上之后,趁徐和不备,将他斩杀,并夺走他手中兵马。徐和聚众万余人,不过我挑拣一下,只带走五千人。前天我在郓亭偷袭公来大盗,与公刘联手,将东莞之敌全歼。

我担心你这边出事,所以就带了三千人赶来参战……呵呵,却没想到,来的正是时候!”(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突然发现,不应该叫诸县之战,叫东武之战似乎更为合适!

目录: 悍戚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