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卧龙吟之峥嵘策(第二更送上)

更新:2019-01-04

孔子在《论语》中曾说过一句话:生而知之者,上也。

如果后世的言语,这种人就是大都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天才。

诸葛亮,毫无疑问就是一个天才。

也许因为他的年纪和阅历限制,十五岁的诸葛亮还远远达不到后来蜀汉丞相的那种水平。但如果只从分析能力和眼光来看,已不愧于他‘诸葛亮’这个名字。这小子,果然很厉害。

刘闯带着麋缳,本打算来探望一下诸葛玲。

说实话,他对诸葛玲的印象并不是太深刻,只隐隐约约记得,诸葛亮应该有两个姐姐。

一个嫁给了庞山民,另一个好像也嫁到荆州某一名士家中,但具体叫什么名字,刘闯记不太清楚。诸葛玲是诸葛亮的哪个姐姐?亦或者说,诸葛亮的另一个姐姐,如今又在什么地方?

刘闯,非常好奇。

可是他不可能开口去问:孔明,你不是有两个姐姐,怎么只见到一个?

如果是这样的话,估计诸葛亮绝对要和他拼命。别说招揽,恐怕不得罪诸葛亮,已是万幸。

哪有你这种人,专门惦记人家的姐姐?

不过,刘闯能够看得出,诸葛亮对诸葛玲非常尊重。

如今诸葛玄已死,诸葛瑾远在江东,而另一个姐姐也不知去向,诸葛玲的主意无疑会有极大用处。若能笼络住诸葛玲,说不定可以让诸葛亮归心。这也是目前拉拢诸葛亮的最好机会。

以前看三国演义,看到诸葛亮那几近于妖的智慧,刘闯就羡慕不已。

虽然他明知道,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有很多是夸张虚构的成分。但在后世,又有几人不爱诸葛孔明?

至少,刘闯就非常喜爱。

绝不能便宜了刘备

这也是刘闯为什么要来拉拢诸葛亮的另一个原因。

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

刘备得到孔明,正如后世小说里经常出现的一句话: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诸葛亮,就是刘备这条金鳞的风云。

刘闯自然不想让刘备化龙腾飞,只是以他目前的能力,似乎还无法阻止。如果诸葛亮如历史上那般已经前往豫章。他可能没有太多办法。但既然被他遇上。怎地都不能轻易的放过。

只是,他万没想到,在营帐外,听到诸葛亮与诸葛玲的对话,便不由得动了心思,想要听一听诸葛亮的看法。

结果……

“敢问孔明,我将如何立足北海?”

诸葛亮愕然回头,看刘闯一脸真诚的看着他,也不由得一怔,旋即脱口而出道:“若欲立足北海。必先正其名。刘使君之所以在徐州如此狼狈,便是他未得其名,故而始终难得立足。

正名之后,还需实力。

虽则公子而今兵强马壮,但也不过数千虎狼。

想当初数万黄巾欲取北海而不得,可见北海城坚墙厚,不可轻易取之……所以,公子欲在北海立足,前期切不可孤军深入。先寻一立足之地。而后再徐徐图之。此外,北海自孔融以来,表显儒术。若刘公子能够得一大儒支持。想来在北海,便可以事半功倍,站稳脚跟。”

得一大儒支持?

刘闯不禁在心里苦笑。

他现在的情况,能找来什么大儒?

连钟繇都不肯出面相见,更不要这该死的青州。

他有心在向诸葛亮请教,但是见诸葛亮似乎已没有再谈下去的兴趣,也只能作罢。

似诸葛亮这种天才少年,绝不能以常理对待。表现的太过亲热。就会落入下乘。正如诸葛亮对他的建议,徐徐图之。别小看这四个字,里面却隐藏了许多内容,需要刘闯慢慢体会。

麋缳与诸葛玲聊了一会儿,见诸葛玲露出困倦之意,便起身告辞。

“大熊,那个诸葛亮,是不是很厉害?”

刘闯一愣,回过头看着麋缳,“缳缳为什么这么问?”

麋缳道:“我感觉得出来,你对他很看重。特别是在向他请教对策的时候,姿态也放得极低。

这种感觉,哪怕是你在清吕先生和子山的时候,都没有出现过。

虽然他看上去年纪并不大,但我能感觉出来,你对他的重视,恐怕还要在吕先生和子山之上。”

我做的有这么明显吗?

刘闯咧嘴呵呵笑了,一如当初那种憨厚的笑容。

麋缳也忍不住笑了!

其实刘闯做的并不是特别明显,他甚至刻意压制住自己内心中的激动情绪。但麋缳是谁?虽然刘闯重生不到一载,可是麋缳对他,已经非常了解。两人同甘共苦,从朐县开始不离不弃,迂回千里,可谓是心有灵犀。刘闯在想什么?准备做什么?麋缳都能够敏锐感受到。

“大熊,这个孔明,似乎对你并无太多好感。”

“哦?”

“你难道没有发现,他在提起大耳贼的时候,依旧使用的是刘使君这个称呼,说明他对刘备,存有好感。

所以,你如果想要直接拉拢招揽他,恐怕很难。”

刘闯还没有留意到这个细节,顿时呆愣住了。

“缳缳,那怎么办?”

他脱口而出问道。

麋缳则压低声音,轻声道:“要想拉拢此人,当从诸葛娘子身上着手。

虽然在大部分时间,孔明好像是他们中的主导人物。但我看得出来,真正的主导者,是诸葛娘子。而诸葛娘子对大耳贼,似乎并没有太多好感。只不过她是女儿家,所以不想开口。

方才诸葛娘子困倦,孔明就立刻告辞。

说明诸葛娘子在他心目中,份量不轻……想想也很正常。他们的叔父被害,他们的兄长和大姐都远在千里之外。虽然诸葛娘子是女儿家,但毕竟年纪最长。孔明还是会听从她的意见。”

刘闯露出苦恼之色,“缳缳,诸葛娘子是个女儿家,我怎么好算计她?”

“谁要你算计人家,我的意思是说……唉,这样吧,把你的族谱和陶公留下的墨宝与我,我帮你劝说诸葛娘子。不过,在这段时间。你最好也要想办法展露你的本事。莫要被孔明小觑。其他事情,你莫要费心,我会找甘姐姐她们来陪伴诸葛娘子,会尽量设法,留下孔明。”

不知不觉中,麋缳已经长大了,成熟了!

她不再是当初那个无忧无虑,喜欢和刘闯撒娇,使些小性子的小女生。

也许,是甘夫人那天的话语触动了她。

她想要帮助刘闯。她希望为刘闯分忧,她更愿意和刘闯一起面对未来,而不是让刘闯一个人承担。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刘闯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笑容,突然伸出手,把麋缳一把搂在怀里。

麋缳先是一惊,本能的想要挣脱。

可是刘闯却紧紧把她拥在怀里,“缳缳,我能得你青睐。此生何憾?”

麋缳不在挣扎,任由刘闯把她搂在怀里,心里也默默念叨:笨熊。此生有你,妾身已足矣!

+++++++++++++++++++++++++++++++++++++++++++++++++++++++++++++

回到中军大帐,刘闯立刻把太史慈、徐盛、步骘和吕岱找来。

他把诸葛亮说的那番话,与四人讲述一遍,军帐中立刻陷入沉寂。

片刻后,太史慈道:“东莱十三县,自初平以来,屡兴兵祸。

我记得在太平道之乱以前。东莱郡有人口十二万户,近六十万人口。太平道之后,人口便锐减至九万余户……初平以来,兵祸连连。在兴平元年的时候,人口就已经跌破了五万户。

这个诸葛孔明说的倒是不错,东莱郡和北海郡目前的状况,的确不太适合长久发展。”

步骘则露出惊奇之色,看着刘闯道:“没想到这诸葛孔明年纪不大,见识倒也不凡……

不过,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想过把北海和东莱视为根基。公子现在需要的是获取名声,那么北海东莱,倒是一个最为适合的地方。首先,东莱郡靠海,有利于公子获得郁洲山的帮助;其次,东莱北海虽然三面环敌,但实际情况却没有那么困难。公子且听我把局势尝说明。”

步骘说罢,命人取来地图。

“若公子取北海后,无非袁谭、田楷、吕虔、臧霸、管统四人。

兵法有云:上兵伐谋,次兵伐交。

所以公子要想占领北海,必须要设法利用这些人的关系,来获取最大利益。

几人之中,唯管统实力最为薄弱。所以公子只需遣一支强兵,牵制管统,而后再由子义前往东莱招募兵马,想来并不难对付。况且,管统治于黄县,位于东莱北部。其控制范围也仅限于东莱北部,似南部如不其、黔陬根本无法控制,公子可趁势取之,而后再谋取东莱。

如此,则管统难成威胁。”

刘闯看着地图,轻轻点头。

“子山,继续。”

“公子所虑者,无非袁谭。

然则田楷与袁氏一直存有矛盾,更数次交锋,可谓仇深似海。

公子只要挑起田楷与袁谭之间的战火,袁谭便无力威胁北海……所谓远交近攻,便是如此。

至于泰山郡吕虔……此人倒是有些麻烦。

田楷背靠兖州,必不敢与曹操反目。

所以想要依靠田楷牵制吕虔,恐怕难以成事。而且,公子为外来人,占领北海恐难得本地人支持。若一切顺利,都还好说。可如果战事不止,恐怕北海本地豪强,也不会太过高兴……”

“那子山的意思是?”

“孔明言道:徐徐图之。

骘深以为然……所以,我建议公子不必急于深入北海。先踩一只脚过去,试探一下北海的态度。若北海反应不大,在向北海深入;若反应强烈,便要另想出路。孔明说。得一高士支持,乃上上之策。我听说,年初有经学大师郑公康成返回老家,公子何不一试,请他出面?”

“郑玄?”

刘闯闻听一怔,不由得紧蹙眉头。

郑玄,表字康成,高密人,为汉尚书仆射郑崇八世孙。

此人先从张恭祖学《尚书》《周礼》《左传》。后又从马融学古文经。弟子多达数千人,为当世大儒。不过自党锢之祸开始,郑玄遭遇禁锢。于是杜门注疏,潜心著述,留百万余言,世称‘郑学’。

这么一个人物,刘闯怎能不知。

前世他甚至还买过郑玄的著作,只是内容实在是太过晦涩,令他最终不得不丢弃。

可问题是,刘闯刚杀了一个郑玄的学生。

而今又要请求郑玄出面。是不是有些太过莽撞?

“子山,要说起来,康成公的确是最佳人选。”他咽了口唾沫,面露苦涩笑容,“可是我前些时候刚杀了孙乾,那家伙可是康成公的学生。如今我再去向他求助,我担心他未必答应。”

“孙乾是康成公的学生?”

“是啊!”

步骘先愣了一下,旋即晒然道:“那又如何?”

“啊?”

“康成公弟子数千人,恐怕连他自己都记不得都有些什么人。

当初康成公从淮阴过境的时候。我还听过他讲课,说起来我也是他学生。孔子周游列国,弟子满天下。然得其真传者不过寥寥。孙乾此人,我从未听人说过他是郑公弟子。就算他是,估计也就是听过郑公讲课,算不得真正弟子……莫不成公子以为,郑公会因他与你成仇?”

“这个可不好说。”

看着刘闯犹豫的样子,吕岱忍不住哈哈大笑。

“公子,你实在是多虑了。”

“定公此话怎讲?”

“若换做别人,郑公或许会与之反目。

但若是公子。郑公绝不会如此……我记得,郑公比陶公大十岁,当初陶公游历太学的时候,曾与康成公秉烛夜读,谈经论道,被当时太学生引为一段佳话,康成公更视中陵侯为知己。

党锢之祸时,康成公险遭毒手,也是中陵侯出面,为康成公解去灾祸。

虽然康成公最后还是遭遇禁锢之祸,却算是保住性命……你说,康成公可会愿意与你反目吗?”

刘闯瞠目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没想到,自家便宜老子还有这层关系?

如果刘陶果真是与郑玄交好,那说不定真的会助他一臂之力,帮助刘闯占居北海。

步骘笑道:“所以,依我看,公子不必为此太担心。

公子如今所要考虑的,是如何先稳住阵脚,谋取一栖身之地,而后方可徐徐图谋北海。”

刘闯看看太史慈,又看了看步骘和吕岱。

他突然笑了!

“子山,你肯定已经有了主意,还不快快与我说明,免得我在这里心急。”

步骘哈哈大笑,站起来道:“公子所言不错,昨夜我与定公、子义商议了一下,以为公子若要谋取北海,可先伐东武。东武,便位于琅琊和北海之交,兵力空虚,若要占领,可不费吹灰之力。夺取东武之后,可分兵谋取黔陬和琅琊两县。黔陬,亦是东莱与北海国之交,想来凭子义之能,取黔陬易如反掌。公子再派文向谋取琅琊……这三个地方都不是很大,兵力也不强盛。

公子且看,此三者若取,将呈何局势?”

说着话,步骘在地图上画了三条线。

东武、琅琊县、黔陬县……三个县城,形成一个等边三角的形状。

“三足,鼎立?”

古人常用于祭祀的鼎,大是三只鼎足。

依照他们的观点,三足也是佳之选。

吕岱起身道:“黔陬、东武、琅琊……三地之间,一马平川,可相互呼应。

子义若能夺取黔陬之后,便可以通知薛州,请他在不其登陆,而后顺势谋取壮武。如此一来,进,可以攻取即墨,震慑东莱,退可以坚守黔陬,发展壮大。总之,此三县夺取之后,公子便有立足之地。而后再设法与康成公联络,进取北海国,想来不会是一件太麻烦的事情。”

刘闯起身,走到地图前查看。

沉吟片刻之后,他突然转身道:“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子山立刻派人前往彭城,请吴普先生前来。”

“啊?”

“你别问我为什么,总之勿论如何,都要把吴先生请来,而后最好在设法去一趟谯县,将吴先生的老师,华佗华先生请来东武。”

“难道公子身体有恙?”

“开玩笑,你看我像是有病的样子吗?”

刘闯一翻白眼,没好气道。

“这件事你们不要询问究竟,只管先请来吴先生再说。”

刘闯突然间想起一件事,历史上郑玄好像是在七十岁痛失爱子。

郑玄膝下只有一个儿子,好像是叫郑益恩,今年应该是在三十岁左右。他的大名,刘闯已经记不太清楚,只记得表字。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郑益恩好像就是这一两年病故……不过步骘他们既然没有提及这件事情,说明郑益恩还没有死。如果能够救活郑益恩,说不得更容易说动郑玄。要知道,郑玄对他的儿子,可以说是非常疼爱。郑益恩死后,郑玄一病不起,在建安五年过世。

刘闯对郑玄并没有太多认识,买过他的书,也没有认真看过。

但不可否认,郑玄对这个时代的影响力巨大……他能多活一年,对刘闯而言,就有莫大好处。

可惜,不知道张仲景如今身在何处。

若不然的话,可以把他请来,也许会更有把握……

刘闯心里面嘀咕着,返回榻椅上坐下。

接下来,必须要尽快夺取东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实在是抱歉,更新晚了。

不过好在第二更送上,继续码字,保证明天的更新。ps:祝大家周末愉快!

求月票………………

目录: 悍戚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