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薛州的馈赠(下)

更新:2019-01-04

这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

海面上,风平浪静。

湛蓝的海水,令人心驰神往,悠悠白云,更显得格外逍遥。

“刘公子!”

刘闯沐浴在暮夏的海风之中,感觉格外畅快。

他闭着眼,站在船甲板上,看着海船劈波斩浪后,在海面上留下的层层波纹,呆呆出神。

这时候,徐盛到他身边。

刘闯扭过头问道:“文向,有什么事吗?”

“刘公子,你接下来,打算去什么地方?”

“接下来?”

刘闯愣了一下,轻声道:“咱们在盐渎下船之后,我会先设法渡江。然后街道江东,从淮水北渡汝南,而后返回颍川。这好端端,文向问这个做什么?对了,我还没问,你接下来打算。”

“这个……”

徐盛有些扭捏,白净的脸,蒙上一层红润。

他犹豫良久,突然问道:“刘公子,咱明人不做暗事。想必你也看出来了,我喜欢小豆子……你能否将她许配与我?”

如果刘闯是这个时代的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答应。

似徐盛这种能文能武的干才,不管是谁,都不会放弃,更不要说付出一个小小的婢女。可惜刘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虽然他一直在努力适应这个时代,但这思想却始终是来自于后世。

他想了想,轻声道:“文向若喜欢小豆子,就该与她说明。

若小豆子同意,我也绝不会阻止。”

“刘公子的意思是……只要小豆子同意,我就可以带她走吗?”

刘闯一怔,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他当然想要挽留徐盛,可问题是,他凭什么挽留徐盛?之前,他可以用小豆子来挽留徐盛,但是现在话说出了口,再想要改口,就会给人留下言而无信的印象。刘闯不由得,摇头苦笑。

他深呼吸一口气,“若小豆子同意,我没问题。

不过,我还是希望文向能够留下来帮我……我知道,我如今是一文不名,也没有什么挽留你的资格。可我还是希望文向留下来,不为别的,只因为我觉着,文向是一条好汉……当然了,若文向执意要走,我也不会阻拦。到时候只要小豆子同意,我一定送上最真挚的祝福。”

徐盛目光灼灼,凝视刘闯。

刘闯笑道:“文向不用这么看我,我说的是真心话。

我承认我不希望文向走,可要我用一个女子的幸福作为交换……刘闯虽非君子,亦不屑为之。”

“我明白了!”

徐盛点了点头,不置可否的转身离去。

他没有说是否会留下,也没有说会走……可越是如此,刘闯就越是感觉心中不安。

尼玛,装逼装过头了……有时候他真心希望自己能够更无耻一些。可违背原则的事情,正如他说的那样,不屑为之。看着徐盛的背影,刘闯摇摇头,颇感无奈的转过身,背着手走了。

回到船舱里,刘闯感到有些心绪不宁。

他坐在柔软的垫子上,片刻后起身,吞服下一粒参丸,开始修炼龙蛇九变。

这练功如逆水行舟,一日不练自己知道,两日不练对手知道,三日不练,天下人都会知道。

而今他身处险境,也就越发不敢懈怠。

没错,他是穿越众,他领先了这个时代一千八百年,可又能如何?

说到底,他是个人,不是个神,更没有身带系统。他对这个时代的了解,说穿了也只是流于表面。史书讲究微言大义,一千八百年前的事情,作为一个后世人,究竟能够知道多少?

也许他知道历史大势,也许他有一些后世先进的思想观念。

可是身处三国,刘闯发现,他所知道的那些历史大势,根本没有太大用处。他不是刘备,更不是曹操,也不是汉献帝。他只是一个流落在民间,本应该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世家遗孤。他的那些优势,根本不可能用上。倒是那些隐藏在历史大势下的小势,时常让他狼狈不堪。

史书不可能把每一件小事都记载成文字……

这也使得刘闯,在重生之后步步维艰。

他发现,能够帮助他的,还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

甚至他的那些思想,或许在某些时候能够产生用处,但在大多数时候,似乎都不容于这个时代。

你领先一步,叫做天才。

可当你领先十步,那就会被人们当做疯子……

即便是这个时代存有很多有识之士,可刘闯领先于这个时代的东西,又何止十步二十步呢?

刘闯不敢去轻易尝试!

要想改变时代,就要从小事做起。

后世洪荒流小说中不是经常会出现这样一句话:天道之下,大势不改,小势可改。

但是小势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就算是天道也会默许你的改变。可是,这需要一个漫长的积累。

至少在目前而言,刘闯首先要做的,是融于这个时代,被这个时代接收。

练完一套龙蛇九变,刘闯长出一口气。

暴熊担山已经到了纯熟地步,接下来他就要努力突破,练成鹰蛇同舞。刘闯觉得,他已经隐隐约约碰触到鹰蛇同舞的境界,但是功力还不够深,需要长时间一段积累,才能够突破。

刘勇说过,他从苍熊变练成鹰蛇同舞,足足三年。

刘闯而今有参丸辅助,想要练成鹰蛇同舞,至少也要一年时间。

不过,在经历了海滩之战以后,刘闯觉得,他已经隐隐约约,碰触到鹰蛇同舞的边缘。长途跋涉,连番鏖战,虽然精疲力竭,但何尝不是一种修行?在经过一场苦战后,刘闯得参丸之助,已经到了苍熊变的巅峰。接下来,他只需要继续积累,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大成。

所以,刘闯并不着急。

练完功,他准备休息一会儿。

可就在这时候,舱门笃笃被人敲响,紧跟着麋缳进来。

“孟彦,我刚才看到小豆子,她情绪好像不高。”

“怎么了?”

麋缳轻声道:“小豆子听说你不要她了,要赶她走……所以心里不好受,方才找我去哭诉。”

“我何时说要赶她走?”

“徐盛说,只要小豆子同意,他带小豆子走,你不会反对。”

“是有这么回事。”

“你怎么可以这样……小豆子三番两次救我于危难之中,虽说出身不好,可我却把她当成了姐妹。你这好端端,就要把她赶走,算什么事情?孟彦,你还不是颍川刘公子,怎能如此薄情寡义。”

麋缳勃然大怒,柳眉倒竖,怒目圆睁。

刘闯连忙摆手,苦笑道:“缳缳,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说。

文向文武双全,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喜欢小豆子,也是小豆子的福气……他方才问我,可不可以把小豆子许配给他。我说只要小豆子同意,我就不会阻拦。你知道,我希望能够留下文向。可如果小豆子不喜欢他,我也不会强迫她嫁给徐盛。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欣赏徐盛不假,可是要我牺牲小豆子来换一员大将,这种事情我做不来,也不屑于做。

小豆子救过你两次,你把她当作妹妹,我又何尝不是把她当作妹妹?

我此次会颍川,福祸尚未可知……但我知道,文向是有真本事的人,将来一定能照顾好小豆子。

我不想让小豆子成为我拴住文向的绳索。如果文向愿意跟我,我自然求之不得;可若是文向要走,而小豆子也愿意跟他走,我绝不会阻拦他的前程。小豆子跟着文向,也不会受苦。”

麋缳脸上的怒色,渐渐隐去。

“你说的当真?”

“自然当真。”

麋缳突然叹了口气,站起身,把舱门打开。

就见徐盛和小豆子站在舱门外,小豆子泪流满面,而徐盛则是一脸尴尬。

“大熊哥,小豆子不要走,小豆子舍不得离开小姐,你不要赶我走。”

看到刘闯,小豆子哇的哭出声来。

刘闯一脸疑惑,连忙上前,示意麋缳劝慰小豆子,“文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徐盛显得很尴尬,搔搔头笑道:“我方才与公子请求时,本打算请公子收留。

奈何公子不肯开口,盛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还以为公子是看不上徐盛,所以不屑于挽留徐盛。

这不我方才与小豆子说,她却急了,找三娘子哭诉。

三娘子是不太相信,可又不知道公子究竟如何考虑,于是就设下计策,前来盘问公子真心。

盛于开阳学宫求学时,就听人说过中陵侯事迹,更非常仰慕。

而今公子欲返回故里归宗认祖,若不嫌弃盛出身卑微,还请公子收留,盛愿为公子,效犬马之劳。”

刘闯听罢,顿时目瞪口呆……

目录: 悍戚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