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快意恩仇大丈夫(下)

更新:2019-01-04

其实,刘闯很清楚,杀了那信使,麋竺还是能得到下邳失守的消息。

张飞退守司吾,向东海郡发出征召令,决不可能只派出一个信使。襄贲、郯县、兰陵……这些地方都要派出信使,所以下邳失守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之所以要杀这信使,是担心暴露行迹。

哪怕麋竺现在要忙于支援张飞,可一旦知晓刘闯的行踪,也绝不可能放过。

小心为上!

在这种时候,刘闯不敢有半点懈怠。

三十六个人,两辆车,近百匹马,在星光的照耀下,朝海西方向急行。

这一路,的确是畅通无阻。

到第二天中午,一行人已经进入海西境内。

海西,也就是后世江苏省连云港市的灌南县。

它始置于西汉年间,根据明代《嘉庆重修一统志》记载,汉武帝太初四年,也就是公元前101年,与后来的海州南二十里,置海西侯国,作为贰师将军李广利封邑。征和三年,即公元前90年,李广利战败投降匈奴,被废除了侯爵之位,海西侯国旋即就改名为海西县……

最初,海西县为东海郡治下。

进入东汉后,便划到了广陵郡之下……

也就是说,进入海西,也就等于脱离了麋家的势力范围。

虽然说麋家可以把触手延伸到海西县,但想必在东海郡,麋家的影响力要相对薄弱许多……

朐县无世族,可海西却有。

徐姓,是海西最大的姓氏,也是当地望族。

这望族,可不是麋家那种豪强可以相提并论。在广陵地区,徐家的声望不逊色于陈登家族。

光和年间,海西有名士徐淑,为度辽将军,扬名边塞。

而徐淑之子徐璆,少有名气,曾为公府征辟。这个公府,不是说官府,公家的府衙,而是指三公。能为三公征辟,皆为一方名士。徐璆还做过荆州刺史、司隶校尉,更抗击过黄巾军。

如今的徐璆,官拜汝南太守。

注意,是汝南太守……

哪怕是富庶若麋家这样的豪强,在海西徐氏的面前,也不敢过于猖狂。

刘闯一行进入海西之后,变得更加小心。

所有人都被下令除去身上的甲胄,同时弓矢被放在车中,以免暴露行藏。管亥建议,让麋缳扮作大家闺秀,回乡探亲。而刘闯等人,则扮成护卫,这样一来,多少可以掩人耳目……

至于效果?

反正这一路下来,倒是颇为顺畅。

刘闯提着的心,也渐渐放回肚子里。

只是身体的疲惫,和心理上的困乏,让他有些打不起精神,骑在马上,更是摇摇晃晃,昏昏沉沉。

天色,已晚。

依照着刘闯的意思,是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但刘勇却认为,应该尽快赶去海滩,和黄劭等人汇合。

“此地距离那海滩,也不过三五个时辰的路。

我也知道大家现在都很辛苦,但还请坚持一下。只要上了船,就可以好生休息……与其在这里提心吊胆,何不再加把劲儿,然后就能安心睡觉?孟彦,你护着三娘子,咱们继续赶路。”

刘勇这番话,不是没道理。

虽然大家都很累,可商量之后,还是决定遵从刘勇的主意。

就这样,一群早已经人困马乏,疲惫不堪的人,咬着牙继续赶路。

快子时,耳边突然传来海浪声,更有一股带着海水腥味的风吹来,让刘闯精神不由得一振。

混沦的脑袋,在刹那间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

他拍了拍也已经疲惫不堪的坐骑,而后翻身下马,把象龙牵过来,扳鞍认镫,跨坐象龙身上。

象龙已经休息了一路,精神远远好过其他马匹。

不仅是刘闯换了马,其他人也纷纷换马,口中发出欢呼声,朝着海滩奔行。

“缳缳,咱们马上就要到了。”

马车里,麋缳轻轻回应了一声。

别看她是坐马车,可有的时候,坐在车上比骑马更辛苦。

一路颠簸下来,麋缳和小豆子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好像散了一样,更提不起半点精神说话。刘闯脸上露出灿烂笑容,他纵马冲上一个土丘,举目向远处眺望,眉头却不由自主扭在一起。

船呢?

说好的海船,在哪里?

夜色笼罩海面,星光闪闪,视线还算清晰。那波澜壮阔的海面上,不见海船踪影,让刘闯的心,陡然间提起来。

按照之前和黄劭的约定,海船应该在今天日间就抵达这里。

可为什么不见海船?难道说,薛州不同意?亦或者黄劭没有见到薛州?还是发生什么意外?

一时间,刘闯思绪起伏,变得有些混乱。

而刘勇等人策马到了海滩上之后,看着空旷的海面,也是目瞪口呆。

子时,正是涨潮的时候……海水一波波涌来,冲击着海滩上的岩石,发出轰隆声响。海水飞溅,水雾弥漫。刘闯心里突然间腾起一种不祥预感,抬手啪的从驮马身上取下了盘龙棍。

“缳缳,你们在这里别动。”

麋缳和小豆子已下了车,听到刘闯的吩咐,脸色一变,顿时流露出紧张不安的神色。

“孟彦,怎么了?”

“感觉着好像有点不对劲……你们先躲在这里,我不招呼你们,不要出来。”

说完,他不等麋缳和小豆子回应,便策马往海滩上跑去。麋缳和小豆子相视一眼,脸上都流露出恐惧之色,忙手牵着手,深一脚浅一脚躲在路旁的树林里,小心翼翼的探头向外张望。

夜色里,海滩上的岩石参差交错,犹如怪兽。

海浪声此起彼伏,在苍穹中回荡。

刘闯手持盘龙棍跳下马,脚下踩着细软的沙滩走到刘勇身边,“叔父,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劲儿。”

“嗯!”

刘勇不苟言笑,沉着脸扭头道:“老管,让大家准备搏杀!”

练至炼神境界,刘勇的六识感官早已超越常人。刘闯觉察到不妙,他更感到在这空旷寂静的沙滩上,弥漫着一股子肃杀之气。

管亥闻听,立刻喊道:“裴绍,结圆阵,准备迎敌。”

声音刚落下,忽听四周喊杀声响起。

火光跳动,从那些岩石后,冲出数百兵卒……为首一人,手持长刀,厉声喝道:“刘闯,大老爷早就猜到,你会与郁洲山海贼勾结。故而命我再次等候。若聪明的话,就赶快束手就擒。

看在往昔情分上,我自会向大老爷求情,留你性命……若再执迷不悟,休怪某家无情!”

火光中,持刀青年刀指刘闯。

“张林?”

刘闯一看到来人,顿时大怒。

虽然他至今仍想不明白,张林是如何知道他要与麋缳私奔的事情。但是从麋缳口中,他已经得知,出卖他的那个人,就是张林。之前,麋泽为了劝说麋缳不要反抗,说出了张林的名字。而当日在朐县,张林曾率人截杀刘闯,如果不是象龙给力,他恐怕就要折在那城中。

“张林,竟敢出卖我们。”

管亥看清楚张林后,也是火冒三丈。

张林冷笑道:“朱贼曹,林一直把你视为前辈,故而两年来对你恭敬有加。

哪知道你也是个蠢货,竟然为了那个胆小鬼,放弃大好前程不要。今刘使君坐拥徐州,为天所授。你不识天时,合该倒霉。林不过顺天而行!看在往日情分,若你现在后悔,林愿与大老爷面前作保……朱贼曹,凭你一身本领,荣华富贵何愁不唾手可得,何苦为刘闯送死?”

看这情况,张林还不知道吕布已夺取了下邳,他口中那位真命天子,也将落得个惶惶如丧家之犬的命运。

刘闯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他刚要说出下邳被吕布占领的消息,就见管亥大吼一声,迈步拖刀而行,就朝着张林扑去。

火光中,张林那张俊俏的面容,扭曲狰狞。

“朱亥,既然你自寻死路,就怪我无情……弓箭手,放箭!”

站在他身后的士兵突然向两边一让,就见两排弓箭手抢出,朝着刘闯管亥等人就开弓放箭。

嗡!

数十张弓弦颤响,利矢破空历啸,飞射而来。

刘闯心知一场恶战已不可避免,当下也不再费口舌,大吼一声,“张林,小人!与我拿命来!”

盘龙棍翻飞,化作棍影重重。

利矢飞来,被刘闯舞棍拨打,迈大步向张林冲去。

同时,裴绍等人也结成了圆阵。可是面对着如雨点般射来的箭矢,他们虽竭力封挡,依旧不可避免有人中箭。

闷哼声,在沙滩上空回响。

刘闯、刘勇、管亥三人冲在最前面,舞动兵器,朝着张林等人所在的方向,一步步逼近……

目录: 悍戚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