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刘勇斗张飞(上)

更新:2019-01-04

哐当!

伴随一声巨响,麋府大门洞开。

已经攻到麋府大门外的羽山贼一愣,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而在后方督战的阙霸,也露出疑惑之色。

他连忙定睛观瞧,就看到一匹神骏的乌骓马,驮着一个黑铁塔般的彪形大汉如同一股黑旋风般从大门后冲出来。那彪形大汉跃马挺矛,眨眼间便杀入羽山贼阵营之中,顿时掀起血雨腥风。

一杆丈八蛇矛枪,马前无一合之敌。

这大汉所过之处就见血肉横飞,丈八蛇矛枪如疾风暴雨般刺出,透出无尽的狂野气势。而在这大汉身后,紧跟着冲出来一队队身披白眊披衣的精锐悍卒。与麋家那种毫无章法的搏杀不同,这支白眊精兵一出现,就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战斗力,虽数百人,却杀得羽山贼抱头鼠窜。

这绝不是一场平等的战斗!

白眊精兵显然是训练有素,冲出大门后,立刻三人结阵,相互配合。一人持盾封挡,一人转过去一刀就把对手劈翻,紧跟着第三人迅速换位,站在那杀敌锐士原来的位子,形成有效保护。

三角阵不断转动,就好像一台台精密的杀人机器。

当近百战阵组合在一处之后,战场上的局面,顿时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本勇猛的羽山贼,被对方杀得晕头转向。

主将跃马挺矛,如入无人之境。而白眊精兵就如同一台巨大的绞肉机,疯狂吞噬着羽山贼的性命。

阙霸不由得咽了口唾沫,倒吸一口凉气。

张飞?”

他失声叫喊,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张飞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就算是傻子,也能弄明白这其中的玄机……上当了!他心中大叫不好,但硬生生压住了逃跑的冲动。

这时候能跑到哪里?

恐怕整个朐县,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他已经身处陷阱之中,想要活命,唯有拼死一搏……

阙霸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

张飞出现在这里,只是一个巧合。

只要张闿能攻进朐县,就保留了一线生机。所以,阙霸无论如何都必须咬牙挺住。撑过去尚有一线生机,若这时候逃走,那才是死路一条。他抬手摘下大刀,深吸一口气,纵马而出。

“兄弟们,建功立业就在今朝,随我杀敌……”

羽山贼并不认识张飞,虽然张飞和白眊精兵杀法惨烈,但是看到阙霸冲出来,羽山贼顿时稳住了阵脚。这些羽山贼,曾追随阙宣征战泰山郡,后来更杀入徐州,也算是见过些世面。

故而白眊精兵虽然凶狠,但羽山贼并没有退缩。

阙霸拍马舞刀,便拦住张飞。

不等张飞开口询问,他迎面就是一刀,恶狠狠斩向张飞。

张飞不慌不忙,举枪相迎。

刀矛交集,发出一声脆响,阙霸被那丈八蛇矛枪上传来的巨力震得虎口迸裂,两手顿时鲜血淋漓。

大刀再也拿捏不住,一下子脱手飞出。

阙霸吓了魂飞魄散……早就听人说过,这张飞是刘备爱将,有万夫不挡之勇。可那毕竟是传说,阙霸并没有见过张飞出手。所以一开始,他虽然没想着能胜过张飞,但自认为能够抵挡一下。不管怎么说,他阙霸当初也是阙宣手下的悍将……哪知道,只一个回合就抵挡不住!

怪不得当初曹操征伐徐州,手下猛将如云,却被刘备劝退!

阙霸后悔不迭,忙拨转马头,嘶声喊道:“拦住他!”

他落荒而逃,朝朐县城门方向跑去。张飞露出一抹戾色,催马就追,“狗贼,看你往哪里跑!”

不过,没等他追出几步,就被十几个羽山贼拦住。

张飞大怒,丈八蛇矛枪上下翻飞,无回枪法如疾风暴雨,十几个羽山贼在数息间,就被张飞刺倒在血泊中。

只是,当他把那些羽山贼杀退之后,阙霸已不见了踪影。

麋府门外的羽山贼更惊慌失措,阙霸临阵逃脱,令羽山贼顿时不知如何是好,乱成了一团。

论局势,在白眊精兵搏杀之下,羽山贼本就不是对手。

阙霸再一逃跑,羽山贼更无心恋战,迅速溃败下来……麋芳这时候也重整家丁,带人冲出大门。可是看眼前这一面倒的局势,他也吃了一惊,心中一边感叹白眊精兵凶悍的战斗力,一边暗自赞同麋竺的眼光。

麾下有如此精兵,刘使君果然不凡。

说不定这次我麋家就要飞黄腾达,以后定能在徐州占一席之地。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麋竺离开时的一番话语:“我也知道,这样可能会委屈了小妹……可你要知道,刘使君何许人也!其人乃当时伟丈夫,就连陈元龙那等骄横之士也不敢小觑主公。

如今刘使君羽翼未丰,你我投奔,他定会接纳。

可你要知道,刘使君麾下能人何其多?且不说二将军三将军勇武无双,叔至更有大将之风,可独挡一面。简雍孙乾,皆善辩多谋之士,那孙乾更拜在郑玄门下,岂是你我可以相比。

日后刘使君成就大事,你我虽能获得重用,却未必能成为刘使君心腹……唯有和刘使君成为一家人,才可以得到更多好处。小妹和刘使君虽说年岁相差甚大,但也算不得真个委屈。”

也许,兄长的决定是正确的!

只是以小妹的性子,真能够同意吗?

还有,那个刘闯……小妹以为她偷走我的参丸是神不知鬼不觉,可那又如何能瞒得过我?她对刘闯那么用心,恐怕不是一桩好事。这件事如果不能妥善解决,恐怕会平添许多变数。

麋芳眉头,扭成了一团。

“二老爷,可要随同追击?”

麋涉站在麋芳身边,轻声询问。

麋府门外的羽山贼已经被白眊精兵杀退……张飞却没有就此罢手,带着白眊精兵沿长街追击,直奔城门方向而去。

麋芳用力甩了甩头,这件事还是等大兄回来再说!

当务之急,是要尽快结束这场战斗……三将军既然率部追击,我身为地主,又岂能落于人后?

“传令,随三将军杀敌!”

麋芳大喝一声,麋家家丁立刻随着白眊兵追下去。

只是这心里,有一种沉甸甸的感受。

麋芳总觉得那件事不太靠谱,若弄个不好,恐怕要节外生枝……

++++++++++++++++++++++++++++++++++++++++++++++++++++++++++++++++++++++

城门楼上鼓声响起,烽火狼烟冲天。

城外,突然间喊杀声大作,徐州兵从天而降,自四面八方向朐县县城包围而来。

张承虽然不清楚外面的局势,可是当那烽火狼烟出现,他就感到事情不妙……不过,张承很冷静,见情况不妙,连忙下令,命人继续攻击城门,同时又弃了刘闯,把张超悄悄唤来。

“兄长唤我何事?”

张超个头不高,看上去还不到170公分,但长得却极为敦实。

他性子粗豪,喜欢与人争强斗狠。方才围攻管亥,正杀得兴起,却被张承召唤过来,心里有些不快。

张承并没有在意张超的态度,而是一把攫住张超的胳膊,“小超,咱们走!”

“走?”

张超一脸疑惑,诧异看着张承,有些不太明白。

“情况不妙,我们恐怕是中计了……这样打下去,只怕会全军覆没。

有道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城门有管亥和刘闯在,就算强攻也要损失惨重。更何况,城外有埋伏,城里的巡兵一旦缓解了压力,定然会分出援兵,到那时候,咱们想走都难。”

也许是为了应证张承的话,城头上传来一阵欢呼声。

“援兵到了!”

张承脸色顿时难看,忙扭头朝城楼方向看去。

就见一队武卒正沿着驰道迅速奔来……虽然隔着距离,但张承还是能感受到,这些武卒,绝对不是朐县的巡兵。他一咬牙,拉着张超就要走。哪知道走了两步,就听张超问道:“那叔父和阙叔怎么办?”

张承心里一沉,也有些犹豫。

可就是在他犹豫的一刹那,城楼上的武卒已经冲出驰道,迅速和管亥等人汇合一处,将羽山贼围住。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张承一咬牙,厉声道:“父亲如今已身陷重围,生死不知。

阙霸与我们有何关系?若真为求生,他定会将你我出卖……先保住性命,才能为日后图谋。今日咱们若都死在这里,谁又为父亲报仇?小超,休要效仿妇人优柔寡断,快随我突围。”

看得出,张超对张承还算是信服。

虽然他一肚子的不甘心,也知道张承所言不差。

当下他随着张承就走,临走时还叫上了十几个心腹,神不知鬼不觉从战场上脱离出去,消失在巷陌之中。

他们前脚刚走,阙霸带着残兵败将就赶到了城门下。

眼见这情形,阙霸面如死灰。

身后,张飞那如同巨雷般的吼声响起,“阙霸,看你还能跑到哪里?把你的脑袋与你家三将军!”

“给我杀!”

阙霸心知,自己落在刘备手中必死无疑。

当初他和张闿为阙宣报仇,秘密谋划劫杀曹嵩,引来曹操兵犯徐州。

哪知道,曹操到徐州后大开杀戒,血洗彭城郡,令徐州上上下下同仇敌忾,陶谦更招来刘备为援兵,劝退曹操。可以说,徐州上下对阙霸和张闿恨之入骨。以刘备的性子,哪怕他有心收留阙霸和张闿,但面对徐州上下的仇恨,也一定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留下他二人。

所以,留给阙霸的路只有一条。

夺取城门,杀出去和张闿汇合,杀出一条血路投奔吕布,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

目录: 悍戚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