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哪个‘少爷\’?(上)

更新:2019-01-04

血淋淋的人头,啪的落在地上,骨碌碌滚到宫九面前。

“太子有令,杀刘闯者赏百金,封……”

火光照映下,宫九面目狰狞,鼻子旁边那颗痦子呈现出一抹血红色,更因为兴奋不断跳动。

只是,没等他说完,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人头吓了一跳。

到了嘴边的话,被生生堵了回去。

低头仔细看,宫九失声喊道:“王虎!”

可惜,王虎已经没办法回答他,眼珠子瞪得溜圆,直勾勾看着宫九。

门廊下,一个无头尸体犹站在原地,鲜血从腔子里喷出来,就如同血雨,在火光中充满着妖异的绚烂。

“太子?不过一介山贼耳,也敢自称太子?”、

刘闯声若洪钟,突然就出现在宫九眼前,“尔等既然寻死,就让我送你们上路,与那阙天子相聚。”

甲子剑呼的一声响,在空中划出一抹诡异弧光。

刘闯踏步旋身,拖刀一抹……

这叫做藏刀式,脱胎于管亥九斩刀法,刀势奇诡,神鬼莫测。

等宫九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眼见甲子剑朝他劈来,吓得他嘶声吼叫道:“救我,快来救我!”

一个大汉距离宫九最近,眼见宫九危险,二话不说拧身上前,举枪相迎。

只听‘铛’!

巨响声传来,那大汉被甲子剑上传来的巨力震得两臂发麻,虎口裂开,两手顿时变得鲜血淋漓。大枪已拿捏不住,脱手落在地上。受这一刀巨力,那两指粗细的镔铁枪杆几乎弯成了弓形。大汉噔噔噔连退数步,把宫九一下子撞翻在地。可不等他站稳脚步,刘闯那巨大的身影已到了近前……

“老子让你三更死,谁敢教你五更亡!”

刘闯被大汉破坏了好事,顿时勃然大怒。

他二话不说,脚下再次错步,身随步走,旋身挥刀,又是一招藏刀式。不过这一次,显然比方才那一刀要快数倍。等大汉反应过来,甲子剑已经到了跟前。从刀口上传来一股寒意,那大汉激灵灵打了个寒蝉,甚至来不及躲闪,就被甲子剑拦腰一抹,当场就被腰斩两段。

肠子洒了一地,鲜血四处喷溅。

大汉上半身倒在地上,仍留有一口气,那巨大的痛楚,让他嘶声惨叫不停,在地上翻滚两圈之后,才没有了声息。

此时,从院子外传来隐隐约约的喊杀声。

站在院子里,隐隐可以看到城中冲天而起的火光……

“……娘的,也不知是怎地,最近两天出入县城的人特别多,弄的县衙那边压力颇大……”

刘闯脑海中突然回响起午饭时,管亥离去前的一番吐槽。

忽然间明白了羽山贼的计划,刘闯激灵灵打了个寒蝉,哪里还敢再耽搁,大吼一声,轮刀就扑向宫九等人。从斩杀王虎到腰斩大汉,中间相隔不过数息。宫九被撞倒在地上,惊魂未定,还没等他起身,就看刘闯朝他扑来,顿时把他吓得一声尖叫,连滚带爬的往外逃跑。

“拦住他!”

十余个羽山贼立刻蜂拥而上,舞动刀枪把刘闯围在中间。

“挡我者,死!”

刘闯急怒,眼见去路被人阻拦,哪里还会再有半分留手?

沉甸甸的甲子剑挂着一股风声,呼呼作响……百斤大刀在他手里,混若无物,上下翻飞,刀云翻滚。

“九斩刀,横刀式!”

“九斩刀,拖刀式!”

“九斩刀,拔刀式……”

管亥的九斩刀法在刘闯手中,发挥出毫不逊色于管亥的威力。

伴随着刘闯一声声冷厉的暴喝声在庭院上空回荡,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不绝于耳。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残肢断臂散落四周,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横七竖八倒在血泊。

刘闯衣袂飘飞,一步一刀,一刀一人。

羽山贼人数虽然占居绝对优势,可是面对着如同疯虎一样狂暴的刘闯,就好像一群绵羊般软弱。刘闯连出六刀,便连杀六人。那血肉横飞的场面,直令一干羽山贼心惊肉跳,哪里还敢再面对如此疯狂的刘闯,一群人竟然被一个人逼得连连后退,那情形看上去诡异至极。

“拦住他,给我拦住他!”

宫九这时候已经从地上爬起来,往院门口跑去。

一边跑,他一边大声吼叫,声音听上去要多凄厉就有多凄厉。按照宫九的想法,自己这边那么多人,就算不是刘闯的对手,也能够把他拦住。可身后一声声惨叫传来,却让他心惊肉跳,脚下跑的更快,甚至不敢回头观望。眼看着就要跑出这座充满血腥的庭院,却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暴喝:“宫九,你道这是什么地方,你i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给我留下!”

宫九吓得大叫一声,脚步加快。

但不想身后一股巨力传来,就见刘闯如同鬼魅般,倏忽便追上宫九,一脚把宫九踹翻在地。

“救命……”

宫九尖声惊叫,不等他话音落下,一口犹自沾着浓稠血浆,寒光闪闪的大刀就架在他脖子上。

刘闯踩着宫九的脸,目光森冷,全无情感。

那张平日里憨厚敦实圆脸上,更看不到熟悉的笑容,取而代之给人一种冷酷之色。

院子里,还剩下四个羽山贼,一个个胆战心惊。

刚才还和自己说话的同伴,眨眼间就变成一具具残缺不全的死尸。这种恐怖的感觉,不是用言语能够表达出来。以至于当刘闯目光扫过来的时候,幸存的羽山贼本能就丢掉手中兵器。

“爷爷饶命!”

羽山贼噗通便跪在地上,连连叩头。

刘闯眯着眼睛,片刻后一声爆吼:“还不给我滚出去!”

羽山贼连忙起身,连滚带爬的从庭院里跑出去。刘闯这才低头向宫九看去,把个宫九吓得,魂飞魄散。

“你们准备如何攻占朐县?”

“大熊哥,不关我的事,都是阙黎……不对,是宫黎的吩咐。

我不过是奉命行事,大熊哥饶命!”

“回答我!”

刘闯一声怒喝,脚用力踩下去,把宫九的脸踩得血肉模糊。

“我说,我说……”宫九快疯掉了!

他认识刘闯,说实话,以前还欺负过刘闯。芽儿被杀,栽赃陷害刘闯的事情,更是他一手操办。在宫九的印象中,刘闯就是个空有一身蛮力,全无半点魄力的胆小鬼。哪怕刘闯在马场击杀两个管事,后来又在浮屠寺杀敌,宫九虽听说了,但毕竟不是亲眼所见,没有半点感受。

在他看来,刘闯的事情吹嘘成分太大。

哪怕刘闯在牢狱中击杀四名刺客,又在马场打死两个管事,最多是狗急跳墙,算不得事情。

所以,当张承受宫黎之命,吩咐他杀掉刘闯的时候,宫九觉得易如反掌。

可现在,他后悔了!

原以为是对付一只绵羊,哪知道绵羊变成了一头凶兽。甲子剑刀口传来的寒意,让宫九有一种坠入冰窟的感受。眼泪鼻涕都流下来了,他带着一丝哭音,颤声道:“大熊哥,是阙叔……阙叔先让人散出谣言,说张将军要夺取朐县,吓得周围百姓纷纷逃离,躲进朐县县城。

然后阙叔安排人,趁乱进入朐县。

今晚里应外合,夺取朐县城门……张将军率部在城外埋伏,一俟占领城门,就领兵杀进来!”

“阙叔,可是阙霸?”

“是!”

“那我问你,前次我入牢狱,也是你们的手笔?”

宫九哭道:“不关我事,真的不关我事……我也是奉命行事,大熊哥饶命!”

“休废话,快说!”

“是太子……就是宫黎。

他本名阙黎,是阙宣独子。阙宣死后,阙黎跟着阙叔就跑去了泰山郡躲藏。后来受张将军邀请,他们前来羽山。在路上劫杀了一伙难民,发现其中一人就是麋二老爷的亲戚。麋家在徐州颇有声望,更兼家财万贯。阙叔和张将军商量之后,决定让太子假冒,投奔麋家,为的是谋夺麋家家产。后来太子又看上了三娘子,可三娘子又和你走的很近,太子很不高兴。

最后,阙叔想出了这个办法,准备把你在牢里弄死。哪知道……

后来太子擅自派出兵马,以至于暴露了踪迹。阙叔无奈之下,只得提前动手,夺取朐县……”

呦,没想到这阙霸还真是个人才呢!

就说这里应外合的计策,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搞出来。怪不得薛州说这个人有些手段,看起来果然不假。

宫九说完之后,便偷眼观瞧。

见刘闯在想事情,显然是出现了懈怠,于是奋力挣扎,从刘闯脚下挣脱出来,爬起来就跑。

刘闯没想到宫九会突然发力,以至于一时不察,被宫九逃脱。

脸上闪过一抹森然,手中甲子剑抡起,反手就是一刀,“我说过,老子要你三更死,谁敢教你五更亡!”

咔嚓,甲子剑寒光一闪,宫九顿时人头落地。

无头尸体又踉跄着跑了两步,噗通一声便倒在了地上,鲜血顿时染红了门框……

目录: 悍戚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