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谁是颍川陶?(上)冲榜求票!

更新:2019-01-04

朐县有巡兵三百,为常备兵力。

所谓巡兵,有点类似于后世的巡警,为管亥部曲。

刘闯虽然不可能认识每一个巡兵,但大体上三百巡兵,都认得刘闯。

毕竟管亥这层关系在里面,哪怕刘闯不可能认识每一个人,也或多或少能有些印象。可是眼前这门丁,刘闯却不认识,甚至非常陌生。所以当门丁话音落下,刘闯脸色也发生了变化。

下意识把手放在了马背上的甲子剑刀柄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大熊,来找朱贼曹吗?”

就在这时,一个巡兵跑过来,热情的打了个招呼。

“朱贼曹在上面,你上了城楼,就可以找到他……兄弟,这是朱贼曹的侄儿,自己人,是自己人!”

巡兵显然认得刘闯,连忙大声的解释。

“原来是朱贼曹的侄儿,得罪了!”

门丁看了刘闯一眼,刻板的脸上强挤出一抹笑容,拱了拱手,权作见礼,便转身不再理睬。

刘闯眉头一蹙!

“大熊,我给你带路。”

似乎看出刘闯不快,巡兵连忙上前劝阻,拉住了刘闯胳膊。

如此一来,刘闯也不好再发作,于是便把五花虬系在城门楼下的马桩子上,从马背上取下刀囊,往背上一跨,便跟着那巡兵走上驰道。

“这位大哥……”

刘闯小心翼翼问道。

“大熊哥哥忒客气,我比你还小两岁呢,怎敢当得‘大哥’二字?

我叫张林,说起来和大熊哥哥还是同门……呵呵,朱贼曹曾指点过我刀术,以后还请哥哥多关照。”

刘闯一副恍然之色。

他那认得张林是谁?至于同门之说,怕也是张林凑上来,拉近关系的话语。

管亥操练那巡兵,自然少不得有些指点。而张林又在管亥手下做事,当然想要和刘闯混熟。

刘闯也没有揭穿,只是心里嘀咕:这家伙长的可真有些着急。

比我还小两岁?看不出来……怎么看,这家伙都像是二十多岁,看着至少要比我大十几岁。

“方才那人,怎看上去有些眼生?”

张林压低声音道:“那厮是黄县尊的外甥,两天前才投到朱贼曹麾下。

不过人家的运气好,有个县尊舅舅,所以一来就做了队率。平日里也是这副模样,看谁都好像不太顺眼,眼睛都快要长到脑瓜子顶上去了。说来也怪,依着朱贼曹以往的脾气,定不会容他在这里……可这一次,却一直没有动静,似乎对这家伙也听顾忌,也从没有去询问过。”

“黄县尊的外甥?”刘闯一脸疑惑之色,“黄县尊的外甥,怎会跑来做巡兵?

虽说是个队率,也比不得在衙门里自在吧……以黄县尊的能力,做个锄奸也绰绰有余,胜似在这边风吹雨淋的辛苦。”

锄奸,也是衙门里的佐吏。

其全名应该是集市锄奸,就如同后世的市场管理员。

没什么品秩,但也强过巡兵队率。毕竟,那集市锄奸,能领取月俸,远非巡兵队率可比。

“我哪知道?”张林一缩脖子,“这家伙叫张南,说起来和我还是本家。

不过黄县尊家的大娘子并不姓张,这样说的话,他这个外甥的关系,和黄县尊也有点远。估计黄县尊也是抹不开情面,所以胡乱安排下来。看他的情况,似乎对这安排也有些不满。”

张林是个典型的碎嘴子,似乎还是个百晓生的人物。

所谓百晓生,说穿了就是个长舌男,喜欢张家长李家短……但也不得不说,正是这长舌男的一番话,让刘闯顿时警惕起来。依照张林的说法,张南应该是黄革小姨子的儿子,这关系也不算远。为什么会把他安排做巡兵?真的像张林所说的那样,是因为关系不太好吗?

刘闯心里一动,脑海中顿时闪现过一个念头。

莫非……

“大熊,你怎么来了?”

两人走上城楼,迎面正好遇到管亥。

管亥诧异道:“你不是去找常胜学射,怎么今天没有过去?”

“亥叔,我找你有事。”

管亥听罢,朝张林看了一眼,而后一摆手道:“我正要去吃饭,随我一起去吧……张林,你就留在这边,待会儿若有人问起,就到东门大街的李家铺子那边找我。”

“喏!”

张林忙躬身领命,目送管亥带着刘闯离开。

在城楼下,刘闯解开马缰绳,把甲子剑刀囊重又挂在马背上,牵着五花虬和管亥步行离去。

离开的时候,刘闯又看到了张南。

不过一如之前的模样,张南还是板着一张脸,好像没看到管亥和刘闯似地,径自扭头离开。

“亥叔,那个张南,究竟是什么来头?”

管亥朝左右看了一眼,轻声道:“据说是黄县尊的亲戚……

这些事你别管,反正这家伙在这边也不会太久,就让他先得意两日,过几天寻个由头把他赶走就是。还有,忘记提醒你了!最近一段时间城里会比较乱,若没什么事尽量不要到处走动。”

刘闯道:“亥叔,是不是羽山贼要打过来了?”

管亥顿时停下脚步,扭头看了刘闯一眼。

“吃饭时再说。”

他低声道了一句,便不再说话。

刘闯就知道,他猜的没错,恐怕管亥也已经得到了消息。

想想倒也不会觉得奇怪。若管亥真的是东海三大寇之一的‘蚁贼’,必然会有他独有的消息通道。似张闿率部出山这么大的事情,连远在海外的薛州都知道,更不要说在陆地上活动的管亥。

两人在秦东门大街的李家铺子门口停下。

这李家铺子,有几十年的历史,以羊杂羹而闻名,在朐县颇有名气。一碗热气腾腾的羊杂羹,再配上李家铺子传统手艺烤制的麦饼,堪称朐县一绝,也是管亥平日里最为喜欢的食物。

“找个清静点的地方,我叔侄想聊天说话。”

管亥带着刘闯进了李家铺子,便与那伙计吩咐。

店里的伙计自然认得‘朱贼曹’,哪敢有半点怠慢?只是铺子里闹哄哄的,掌柜干脆让伙计在后院的门廊下铺了席子,摆上木墩,把管亥和刘闯叔侄请到后面,算是满足了管亥要求。

在门廊上坐下,管亥两人都没有跪坐,而是伸着腿,背靠廊柱。

“你听到了什么消息?”

“亥叔,我今天早上遛马的时候,遇到了薛州!”

“什么?”

管亥闻听吓了一跳,连忙坐直了身子,紧张问道:“薛州?可是那郁洲山的海贼首领薛州?”

见刘闯点头,管亥顿时眉头紧蹙。

“他可是很少上岸,这次怎地突然跑到岸上来?”

“他来向我示警……薛州告诉我,张闿的羽山贼已经离开羽山,据说准备攻打朐县。”

管亥很平静,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样。

“那他是否告知,羽山贼何时抵达朐县?”

刘闯摇头道:“这个倒是没听他说……”

嘴一撇,管亥露出不屑之色,“那有个屁用处?张闿三日前杀出羽山,便猜到他要攻打朐县。

不看城里现在严阵以待,黄县尊已派人前往郯县恳请援兵了吗?只不过那张闿从羽山逃出来之后,就去向不明。可惜县城里兵力太少,麋竺又带走家中大部分僮客,以至于没有充足人手。否则的话,我早就派出探马查找张闿的踪迹,也不至于现在这样子,整日里提心吊胆。”

官府方面,果然已经得到消息!

看起来,也就是底下的平民老百姓不知道,估计也是害怕出现恐慌情绪,乱了自家的阵脚。

刘闯犹豫一下,轻声道:“亥叔,那蚁贼……”

管亥抬起头看向刘闯,眼中闪过一抹诡异之色,“怎么,你猜到了?”

“嗯!”

刘闯用力点头,“蚁贼人数不多,行踪诡异,且极有章法。

亥叔以前是统帅千军万马的将军,想来也知晓兵法。加上我这段时间每每服用药材,都价格不菲。凭亥叔的俸禄,根本不可能支撑……还有裴绍他们,更让我确定了这个猜测……”

目录: 悍戚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