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薛州(上)

更新:2019-01-04

夜,已经深了。

沛县县衙里,依旧灯火通明。

县衙周围,戒备森严,不时可见身着筩袖铠的甲士持矛捧刀,在县衙周围巡视。

长街尽头传来马蹄声,一队铁骑由远而近,飞速驰来。

骑队在县衙前停下,为首一员大汉,跳下马八尺身高,相貌英武,体魄健壮,大步流星走上台阶。

“文远,你来了!”

从县衙大门内迎出一人,身材不高,大约在175公分上下,长得敦实魁梧,一脸憨厚之像。

他衣着朴素,身上的战袍已经洗得掉了颜色,看上去颇为老旧。

不过,此人却透出一股浑实之气,与走上抬起的大汉一拱手,“温侯和陈宫先生已经等候多时。”

大汉向四周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孝恭,请前面带路。”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县衙大门,大汉见县衙里也是戒备森严,不禁心中惊异,忙轻声道:“孝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温侯这么匆忙把我从湖陆招来,是不是刘备有意要与温侯不利?”

“这个……文远到时便知。”

男子显然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没有正面回答大汉的话语。

不过,大汉到时没有在意。

和男子认识多年,他对男子的性格可谓了如指掌。这是一个老实人,一个极为敦厚的男子。

可若因为他的敦厚朴实而小看他,那肯定要吃大亏。

这男子不是八健将之一,但论及才干,甚至胜过八健将中绝大部分。武艺算不得太高明,也就是中上水准。但如果论治兵和指挥,就连大汉也有些不太可能,能否敌得过对方手段。

八百陷阵,逢战先登!

男子名叫高顺,字孝恭,人颂绰号‘高老虎’,哪怕是他张辽张文远,也要畏惧三分。

今天温侯吕布让高顺负责县衙警戒,足以说明一切问题。

肯定是出大事了,否则吕布也不可能如此兴师动众,连陷阵营都要跑出来负责县衙的警卫工作。

想到这里,张辽不禁有一些担忧。

衙堂上,吕布端坐正中央。

时年已近四十的吕布,虽不复当年在虎牢关前邀战群雄时的飞扬跋扈,却平添了几分稳重。他头戴纶巾,身披大袍,腰间系着一根狮蛮玉带。站起来,近两米的身高,会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坐在衙堂上,虽沉默不语,可那身上散发出来的威严,令人感到心惊胆战。

在吕布下首,是一名文士。

四旬偏上的年纪,生的相貌俊秀,颌下一缕黑须,更增添儒雅之色。

“主公,张辽来迟,还请主公恕罪。”

张辽大步流星走进衙堂,先是与吕布见礼,而后又与那文士道:“公台先生,这么匆忙把我招来,不知发生何事?”

文士,正是吕布帐下的首席谋主,陈宫。

陈宫是个极其骄傲的人,平日里不苟言笑,给人一种极其严肃的感受。

不过看到张辽,陈宫的脸上还是露出几分笑容,站起来微微一欠身,“文远,这一路辛苦了!”

“文远,匆忙把你找来,是有一件事想与你商量。”

吕布开口,陈宫立刻坐下来,不再言语。

张辽忙躬身道:“请温侯吩咐!”

“不必这么拘束,来人,为文远看座。”

衙堂外,有小校取来一张蒲席,请张辽入座。而后有抬过来一张食案,并奉上了酒水。

“文远镇守湖陆,可知曹贼动静?”

湖陆,在沛县的北部,也是徐州的门户。

当初刘备把吕布请来,并把他安顿在沛县,便存了让吕布为他镇守北面门户的想法。张辽身为吕布帐下第一号战将,自然担负起镇守湖陆,抵御曹兵南下的任务,其责任不可谓不大。

张辽忙道:“曹操月初时集结兵马,兵进颍川。

此后没有什么大动静,听说还在调集兵马,准备与汝南黄巾余孽决战。故而湖陆一切正常……”

“如此,甚好。”

吕布说完,目光向陈宫看去。

陈宫咳嗽了一声,“文远以为,刘备若何?”

“刘备?”

张辽一愣,想了想之后道:“此人外表宽宏仁厚,实则内心奸诈……虽说他接纳温侯,更予以粮草,其实不过是为利用温侯罢了。且其部曲,骄纵蛮横。先前张飞抢走温侯买来的五百匹战马,若说没有刘备私下里点头,我绝不相信。所以我以为,对刘备绝不可掉以轻心。”

吕布和陈宫相视一眼,连连点头。

片刻后,陈宫道:“那文远可知羽山贼?”

“羽山贼?”

张辽又是一怔,旋即露出苦涩笑容,摇头道:“恕末将对徐州孤陋寡闻,这羽山贼是何来历?”

“羽山贼,乃盘踞东海郡的一股悍匪。”

陈宫把羽山贼的来历一五一十告诉了张辽,就见张辽嘴角一撇,脸上露出一抹不屑一顾的表情。

“羽山贼,的确是不足为虑。

不过他们现在,却提供给我们一个机会。

羽山张闿和阙霸之前得罪了麋竺,而麋竺在刘备帐下颇受重用。羽山贼担心刘备会对他们发难,故而派人与我们联络,愿意归附温侯,并且夺取朐县,作为觐见之礼,文远以为如何?”

吕布立刻睁大眼睛,满怀希翼之色。

刘备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把他收留,吕布心里非常感激。

可这寄人篱下的滋味并不好受,刘备表面上宽厚,实则疏远;张飞三番五次寻衅,更让吕布心生不满。大丈夫岂能屈居于人下?更何况吕布不是等闲之辈。他纵横天下的时候,刘备只是一个小脚色,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谁料想,如今风水轮流转,他吕布还要刘备收留。

这种落差,让吕布很不舒服。

更不要说之前吕布在家中设宴,按照九原的规矩,让妻子出来为刘备敬酒,反而招惹来刘备的嘲讽。也因为这一件事,让吕布对刘备生出不满……后来吕布买了五百匹战马,被张飞劫走。当上门问罪的时候,却被刘备轻描淡写揭过,甚至只不痛不痒的责骂了张飞两句。

五百匹战马,只还给吕布一半不到!

这更使得吕布对刘备,产生出强烈恨意……

所以,当阙霸和张闿两人找到吕布的时候,吕布非常高兴。

阙霸说,只要吕布肯收留他们,三千羽山贼将尽归吕布指挥。到时候阙霸会在东海郡行事,占居朐县后,刘备一定会发兵救援。到时候吕布可趁机出兵夺取下邳,则刘备必然阵脚大乱。

这个几乎,的确是让吕布心动。

但是陈宫却不太同意,无奈之下,吕布便招来张辽,询问他的意见。

想当初,在董卓帐下效力的时候,张辽身份不必吕布低,其爵位不必吕布,但官职却高于吕布。

堂堂北地太守,足可以称之为一方诸侯。

相比之下,吕布虽以勇武而称雄天下,但资历还真就比不得张辽,所以对张辽的意见,也非常看重。

张辽,沉默了!

片刻后,他轻声道:“若温侯欲取东海郡,张辽愿为先锋,将东海三十七县尽数献于温侯……可温侯若与羽山贼合作,只怕日后难以在徐州立足。我听说,羽山贼首领张闿,就是当初引发曹操兵发徐州,血洗彭城的罪魁祸首。若温侯接纳了张闿,势必会成为徐州百姓之敌。”

目录: 悍戚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