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痛快(下)

更新:2019-01-04

刘闯闻听,眼睛不由得一眯,忍不住打量了常胜一眼。

这家伙,好像有些本事。

看他方才杀敌的手段,也是个练过武的人。不过,最让刘闯看重的,还是常胜的这份急智。

浮屠寺虽然破败,可真要烧起来的话,火势也不会太小。

这种天气,只要曲阳方面有人值守,一定能够觉察到浮屠寺的异状。麋涉此前说过,这批军械要送到曲阳。也就是说,曲阳方面有人正等着这批军械……发现火光,说不定会赶来救援。

而火烧浮屠寺,还能够刺激一下外面的山贼。

山贼嘛,肯定是见不得光。

一旦事情闹大,定然会变得慌乱,自己这些人只要守住山门,就可以抵挡住对方的攻势……

想明白这其中缘由,刘闯也不禁暗自点头。

麋涉在经过片刻迷茫之后,便弄明白了常胜的意思,连忙指挥民夫往大殿里搬运引火之物,准备纵火焚烧寺院。

就在这时,寺庙外面的山贼又有了动静。

两匹健马从队伍中跃马而出,马上两个山贼头目,手持铜矟,遥指寺庙,厉声喝道:“休走了一个麋家人,孩儿们,随我杀进去……太子有令,取刘闯项上人头者,赏十金,奉中郎将。”

山贼齐声呐喊,列队再次向浮屠寺发动冲锋。

而山门后,刘闯脸色却一变,心里感到万分奇怪。

这些个山贼,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太子!

难道说,这些人是……

不过,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山贼蜂拥而上,眼看着就要冲到山门外。

常胜取来一张弓,在山门后弯弓搭箭,接连射杀三人。可是这麋家商队中,善使弓箭的人实在太少,常胜的射术不弱,但面对着蜂拥而至的山贼,也不免感到力不从心。

刘闯和裴绍,则眉头紧蹙。

敌众我寡,虽然还有几十个麋家护卫,但明显已经被山贼夺取了斗志,一个个面色惨白,左顾右盼。

“杀出去吧。”

刘闯忍不住道:“若是被他们冲进来,只怕是难以抵挡。”

裴绍一把拉住刘闯,“孟彦,看到那两个骑马的贼人没有?”

刘闯道:“自然看到了。”

“一会儿咱们两个杀出去,把那两个骑马的贼人杀了,这些个山贼人数虽多,但却成不得气候。”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刘闯立刻明白了裴绍的用意,连忙把麋涉找来,在他耳边低语两句。

随即,刘闯裴绍跑到马厩旁边,牵出战马。

从大战之初,珍珠就显得有些躁动,不停的打着响鼻。

当刘闯把它拉出来,跨坐它背上之后,珍珠兴奋的摇头摆尾,跃跃欲试。

裴绍忍不住赞道:“果然是好马……这等好马,平时极为温顺,可上了疆场,却是悍勇至极。

孟彦,不若咱们比一比,看谁能先得手。”

刘闯嘿嘿一笑,一提缰绳,顺手便从马背后的兜囊中,取下那口开山大斧。

“裴老大,输得人请酒,不过这一回,你可输定了。”

不等裴绍说话,刘闯已纵马跃出。

说实话,刘闯的骑术并不算太好……此前在朐县练了十几天,而后这路上得裴绍指点,的确是进步不少。但要说上阵杀敌,还略显不足。不过刘闯所练龙蛇九变中,有野马变的招数。

那野马变,就是模仿马匹的动作而创,刘闯凭借龙蛇九变,倒是能勉强在马上厮杀。

不成,必须要尽快把马镫和马鞍弄出来,否则的话,实在是太过费力。

刘闯纵马奔行,心里面暗自有了计较。

山贼已经冲到了山门口,眼看着就要短兵相接。刘闯和裴绍两人这时候突然从寺庙里杀出来,令山贼顿时一阵慌乱。

“挡我者死!”

刘闯大吼一声,一手挽着缰绳,两腿夹住马腹,身体如同和珍珠融为一体,一手舞动开山斧,便冲进敌阵。珍珠一入战场,顿时变得凶悍无比。只见它如风一般冲出来,两个山贼上前想要阻拦,却被它仰蹄踹翻在地。刘闯在马上舞动大斧,呼的一声闷响,便将一个山贼劈成两半。

脏器,顿时洒落一地。

鲜血四溅,令得山贼们一阵惊慌。

刘闯一马当先,裴绍紧随其后。

两人冲进敌阵之后,刀斧翻飞,瞬间便杀出一条血路来。

而督战的两个山贼头目见此情况,也是心里一惊。两人相视一眼,忙纵马迎上来,想要把刘闯裴绍拦住。

“刘闯大好人头在此,谁敢斩之?”

刘闯大吼一声,两个头目顿时一怔。

“你就是刘闯?”

一个山贼头目开口询问,哪知刘闯如风一般便到了跟前,手中大斧高高举起,一式五丁开山,呼的便劈落下来。

那头目连忙举枪相迎,就听铛一声响。

大斧劈在枪杆上,熟铜做成的枪杆,竟然被大斧一下子劈断,那马上的头目躲闪不及,被刘闯一斧便劈成两半。鲜血混着脑浆,溅在刘闯的脸上,令刘闯竟生出一种莫名的兴奋情绪……

与此同时,裴绍也来到另一个头目跟前。

“小小毛贼,也敢在这里张狂,吃你家裴老子一枪。”

手中大枪一颤,便恶狠狠扎向对方。

那山贼头目先是见同伴被刘闯斩杀,如今又见裴绍气势汹汹来到跟前,已经慌了手脚。

眼见大枪扎来,这头目竟然忘记了闪躲,大声喊道:“饶命……”

可战场上,谁又会在意他的言语。裴绍也是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一条好汉,对待敌人的时候,更是毫不留情。大枪狠狠贯入那头目胸口,而后就见他一合阴阳把,便把那头目挑飞出去。

“裴帅,你可是输了!”

刘闯拨马盘旋,冲着裴绍哈哈大笑。

裴帅……

裴绍敏锐觉察到了刘闯对他的称呼,已发生了变化,脸色顿时一变。

“你……”

不等裴绍开口,就听得刘闯笑道:“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历,但你既然是亥叔的人,就是我的朋友。

放心吧,我不会问你是什么人。

我只知道,你是伊芦盐水滩的裴老大。”

说完,他大吼一声:“尔等头领已被我斩杀,尔等毛贼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他不理裴绍是什么表情,纵马朝那些山贼冲去。

看着刘闯的背影,裴绍突然嘿嘿一笑,“倒是个有趣的小子,不枉费管帅付出那么多心血栽培。”

+++++++++++++++++++++++++++++++++++++++++++++++++++++++

两个山贼头目被杀,令山贼顿时慌乱起来。

这时代的军队也好,山贼也罢,大都是些乌合之众而已。主将若在,尚能一战;若主将被杀,便顿时溃败。

所谓将是兵之胆,帅为军之魂。

当山贼们的魂胆不在,哪怕只是裴绍刘闯两人,也足以把他们杀得落花流水。

山门内,裴炜常胜见山贼开始混乱,就知道刘闯和裴绍成功了。两人顿时大喜,常胜提刀冲出山门,大声喊道:“贼将已死,随我杀敌。”

而裴炜更拧枪冲进敌阵,追着那些山贼一顿狠杀。

寺庙中,突然腾起滚滚浓烟,火光冲天。

麋涉已点燃了寺庙大殿,令那些个护卫也不由得精神大振。

他们也知道,火光一起,一定会有援兵赶来……而此刻贼人溃败,正是杀敌建功的好机会,怎可能轻易放过?

几十个人如同猛虎一样,追着那二百多山贼一阵狠杀。

刘闯和裴绍则没有参与其中,只要杀退了那些贼人,这任务也就算完成了。

两人纵马冲进寺庙,就见那大殿熊熊燃烧,把半边苍穹照亮。

刘闯长出一口气,翻身下马,一屁股坐在地上。

虽然不是第一次杀人,可是似今天这种冲阵,还是头一遭。

冲阵的时候,什么也不想,更没有畏惧。可是当战事结束之后,刘闯却感觉四肢无力,整个人如同虚脱一般。

三国,这就是三国!

也幸亏这只是一群山贼而已,若是正规军,方才他和裴绍冲阵,少不得要面临敌方箭雨……

那才是真正的凶险。

如今想起来,刘闯不禁有些后怕。

但在后怕的同时,内心里又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兴奋。

怪不得古人常说:大丈夫当提三尺青锋,建不世功业……这种胜利后的喜悦,果然是后世难以品尝。

两个字:痛快!

刘闯想到这里,忍不住一阵畅快淋漓的大笑……

目录: 悍戚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