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公美之殇(2/2)

更新:2019-01-04

自古,人心难测。

郭嘉有些后悔,他似乎就是少了些人心的揣测。

曹操听罢,也感到有些不太妥当。只是他而今抽调出去的兵马,都已经派出去,一时间也不知从何处抽调。

“我听说,刘玄德已攻占了萧县?”

“正是。”

“主公,既然刘玄德在,何不让他出马?”

“你是说……”

郭嘉沉吟片刻后道:“刘玄德与闯儿素有龌龊,若让刘备出兵围剿刘闯,想必他必不会推辞。”

曹操听罢后,也不禁赞同。

而且,他现在好像也没有其他选择,整个彭城,能抽调出来的兵马,似乎只有刘备一支。

“奉孝所言极是,既然如此,我立刻命刘备出兵,协助曼成围剿刘闯。”

不知从何时起,刘闯在曹操心目中,已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

他这次哪怕是拼着放过吕布,也不想放过刘闯。盖因刘闯崛起太过迅猛……似曹操、袁绍,哪个不是经过多年积累。就算是那个‘狮儿不可与之争锋’的孙策,也没有刘闯崛起迅速。

刘闯的出现,全无半点征召。

好像是一下子就崛起于青州,根本没有给曹操反应的机会。

这小子太会借势,而且很懂得拉拢盟友。从吕布到袁绍再到孙策,乃至于荆州刘表,都在不知不觉中和他发生了联系。这种发展的速度,已经让曹操感到惶恐。若不把刘闯干掉,早晚必成心腹之患。

郭嘉见曹操调派刘备,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微微一笑,整个人好像都变得轻松许多。与曹操告辞之后,他漫步于曹营之中,自言自语道:“刘闯,且看你这一次,该如何过关!”

+++++++++++++++++++++++++++++++++++++++++++++++++++++++++++

清晨。朝阳初升。

郯县城外的营地里一片狼藉,横七竖八到处都是被烧焦的尸体。

刘闯站在城门楼上,举目向远处眺望。

那营地里腾起一道道青烟,杳渺苍穹……

可是,刘闯却没有任何胜利后的喜悦,相反却感觉到内心里。有一种难以言述的沉重感!

也不知衡若,能否赶得及呢?

“公子,夏侯将军派人传讯。”

就在刘闯思绪飘飞与九霄之外的时候,忽听驰道上传来急促马蹄声。

一员小将飞驰而来,上了城楼之后,滚鞍落马。单膝跪在地上,气喘吁吁道:“公子,大事不好。”

“啊?”

刘闯心里顿时一咯噔,连忙快走几步,厉声喝问道:“何事惊慌?”

“夏侯将军传讯,昨夜既丘遭遇偷袭。”

“战况如何?”

“回禀公子,臧霸命孙观吴敦两人连夜偷袭既丘。徐将军不妨之下,辎重尽毁,杀出重围。

幸夏侯将军及时赶到,杀退了追兵。

如今,夏侯将军与徐将军已抵达城北三十里外,正向郯县靠近。”

“老虎哥!”

刘闯几乎不假思索,便厉声喝道:“立刻带人前去接应衡若。”

许褚连忙答应,带着人便冲下城楼。

很快的,一校熊罴军从郯县冲出,向城北方向急行而去。

刘闯不敢怠慢。连忙从城上走下来。

他正要上马,却见麋竺匆匆赶来,“孟彦,刚得到斥候消息,朱灵率八千军士。已抵达襄贲。”

来得好快!

刘闯脸色一变,不过却没有露出慌乱之色。

“武原方向,可有动作?”

“回禀公子,李曼成尚未有动作。”

看样子,曹操这次行动,相互之间的协调并未做好。

也幸亏麋竺是自己的人,让刘闯可以提前得知状况。否则真要是在郯县拖延两日,再想脱身,便有些困难。

“大兄,立刻着孝恭前来。”

“喏!”

麋竺这个时候也清楚,事情已非常紧急。

所以他连忙领命而去,看着麋竺的背影,刘闯也不禁在心中暗自感叹:麋竺的确是个有才干之人。

他治理东海两载,东海郡可谓风调雨顺,令他声望颇高。

同样的,麋竺的应对能力也很强。昨日若不是他在城门楼上临时起意,提醒了刘闯,恐怕刘闯真会有大麻烦。而且在夺取了郯县之后,麋竺迅速安抚住城中百姓。虽然郯县看上去很萧条,但并没有出现混乱。这也使得刘闯有足够的时间,来进行下一步的安排和计划。

车胄被俘,曹军覆没。

郯县而今尚有三千兵卒,尽归刘闯麾下。

这也就给了刘闯寰转的余地,天晓得既丘那边是什么状况?

不一会儿的功夫,高顺便匆匆赶来。

刘闯一把将高顺拽过来,“孝恭,如今咱们面临的情况,我不必赘言。

我想告诉你的是,臧霸反了!”

“宣高该死!”

高顺勃然大怒,忍不住破口大骂。

昨晚,他进入郯县后,刘闯就把臧霸可能已经投降曹操的事情与他说明。但当时高顺并不相信,还信誓旦旦说,臧霸决不可能投降。哪知道,才一眨眼的功夫,事实就给了他一个老大耳光。

臧霸,真的反了……

“孝恭,我们现在没空闲责备臧霸。

臧霸何时投降,因何而降,如今都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反了,我们的归途就被断去。

此前臧霸说,吕虔在临沂。

我估计这是谎言,吕虔此时,恐怕已经抵达盖县,他一定会拖住子义他们,令北海难以出兵救援。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是一支孤军,而且退路已绝。唯一的出路,便是迅速前往下邳,与君侯汇合一处。不过,曹操已经派李典赶来。若我们想要退往下邳,就必须要将李典击溃。

我现在把熊罴军全部交由你来指挥。

三千五百熊罴,尽归你掌控……我要你立刻出兵,务必将李典击溃,保证往下邳通路畅通。”

高顺那张刻板得好像没有表情的面孔,面颊微微一抽搐。

“皇叔放心。顺定让那李典,有来无回。”

熊罴军从不问敌人有多少,只问敌人在哪里!

这也是刘闯在组建熊罴军之处,创立下来的规矩。他把斯巴达人的战斗理念,传入熊罴军之中。在经过一年半的训练之后,这种理念已经融入高顺的骨子里。事实上。这种理念也非常适合于高顺。他本身就是一个沉默寡言之人,对他来说,不管敌人多少,唯有死战……

所以,当刘闯与他命令之后,高顺根本没有去询问李典的兵马有多少。

也不必去问,因为他知道。最后的胜利,必然属于熊罴军。

刘闯点头,便让高顺下去准备。

他匆匆走出城门,不多时就看到一队兵马,从远处行来。

徐盛脸上,尚残留着火烧火燎的痕迹……他远远看到刘闯,便翻身下马,扑通就跪在地上。

“公子,盛有负公子所托,被臧霸偷袭。辎重尽毁。

黄先生,黄先生他……”

刘闯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一把将徐盛拽起来,厉声道:“公美他情况怎样?”

“黄先生在突围之时,为流矢所伤。伤势极重。”

“吴先生,吴先生在哪里,快请吴先生来。”

刘闯不等徐盛说完,一把将他推开,厉声喊喝之后,便快步来到军中。

两名军士,用简易的担架抬着黄劭……黄劭躺在担架上,胸口仍插着利箭,浑身已被鲜血染红。

“公美,公美?”

刘闯来到担架旁,连声呼唤。

黄劭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道精亮的光芒,“公子,臧霸反了!”

“我知道,我知道。”

刘闯心里一痛,好似刀绞。

黄劭早就看出臧霸不太对劲,可是当时志得意满的刘闯,有些目空一切,根本没有听进去。

或者说,他一直有些轻视黄劭。

想当初众多跟随刘闯起事的人当中,刘闯最轻视的,莫过于黄劭。

在高密,乃至于北海,黄劭的存在感也最弱。这次若不是步骘前往北疆,不在高密,刘闯说不定也不会启用黄劭。事实上,黄劭在刘闯帐下,一直默默无闻,但是却从没有过怨言。

黄劭的脸上挤出一抹微笑,轻声道:“我这次,猜对了!”

这一句话,让刘闯的眼泪唰的一下流出来。

论才干,黄劭的能力的确不是很强,但是他一直希望,能够获得刘闯的重视和认可。而这一次,他用性命换来了刘闯的重视,可……刘闯抓住黄劭的手,却不知该说什么话才好。

“公美,我知道,你很厉害。”

“咳咳咳……我也这么认为。”黄劭笑了,轻声道:“只是以后,劭恐怕再也不能跟随公子。”

“公美!”

刘闯紧握着黄劭的手。

“公子,以后一定要记住。

该紧张的时候,如果他没有紧张的话,那一定有诈。”

“我记下了,我记下了!”

黄劭笑意更浓,躺在担架上,看着蓝蓝的天,悠悠的白云。

半晌,他仿佛自言自语道:“公子,我好想回家啊……”

声音戛然而止,黄劭紧握着刘闯的手,突然松开。

“公美,公美醒来……”

刘闯大声呼喊,可黄劭,却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小子,你是怎么看出的破绽?”

“你是谁?”

“和你一样,一个倒霉的人……”

“我叫黄召,汝南人氏。”

“……”

黄劭,是刘闯重生之后,遇到的第一个人。

而在那之后,他仿佛和刘闯有了扯不完的关联,从薛家店。到郁洲山;从徐州,到扬州……

可以说,黄劭也是刘闯重生以来,除了刘勇管亥麋缳之外,最亲密的人。

只是。刘闯从没有真正重视过他。

在刘闯心里,黄劭就是一个有些小聪明,会出一点馊主意的家伙。

可正是这个人,其实一直默默的跟随着他,陪伴着他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子,变成今日的皇叔。

人常说。只有失去之后,才会懂得珍惜。

刘闯只觉心如刀绞,忍不住仰天发出一声长啸。

“公美!”

夏侯兰、徐盛等人站在一旁,默默不语。

这时,麋竺也得到了消息,从城内匆匆赶来。

他搀扶起刘闯。“子仲,我知你现在难过……可你要知道,而今所有人都依仗着你,你切不可乱了分寸。”

“我知道,我知道!”

刘闯抹去脸上的泪水,上前一步,将黄劭从担架上抱起来。转身大步向城中走去。

“公美,我向你发誓,总有一日,我会用臧霸的人头来祭奠你。

你若在天有灵,请再助我一臂之力。不杀臧宣高,刘闯誓不为人!”

+++++++++++++++++++++++++++++++++++++++++++++++++++++++++++++

回到郯县府衙中,刘闯命人将黄劭尸体安置起来。

由于马上要行军,所以也不能带着黄劭的尸体。于是在麋竺的安排下,让林癞子带着一干家僮,将黄劭的尸体秘密送往羽山安置妥当。

“昨日臧霸命孙观和吴敦。突然来到既丘,说是劳军。

公美当时就觉察出有些不太对劲,只是我却没有在意,以至于被孙观吴敦二贼所趁。昨夜,他们突然发动。纵火烧了辎重。我和公美匆忙应战,哪知道臧霸还派了人在既丘城外埋伏。

我见寡不敌众,与公美杀出重围。

若非衡若及时赶到,我险些丧命于既丘。”

徐盛把昨夜发生的事情,简单与刘闯说了一遍。

刘闯面无表情,整个人沉静的,好像一尊石佛……

“文向,此事怪不得你,是我太过轻敌。

公美之前就曾向我提醒过,可惜我却没有在意。不过,这笔帐,咱们要记下,早晚要和臧霸清算。

如今我们面临的情况非常严峻,臧霸投降曹操,断了咱们的退路。

所以,我们只有向下邳挺进,尽快与吕布汇合……我已命高顺率熊罴出击,阻拦李典所部。

现在,我令诸君,都抖擞精神。

咱们立刻动身,务必要在明日天亮之前突破良成。

老虎哥!”

“喏!”

许褚挺身而出。

“你率飞熊骑军立刻出城,追赶孝恭。

若孝恭和李典已经交锋,你便择机出击,助孝恭击溃李典……不过,要牢记,只击溃,休要追击。”

“末将明白!”

许褚接过令箭,大步流星走出府衙。

随后,刘闯让麋竺代军行军司马之职,而后把飞熊步军交夏侯兰统帅。

徐盛为副将,跟随刘闯左右。正午时分,刘闯点起兵马,共五千人,迅速出城,向下邳方向赶去。

与此同时,从彭城通往良成的路上,一支兵马正火速行进。

刘备跨坐马上,不停催促军士加快速度。

关羽张飞则随行在刘备身后,督促有些精疲力竭的曹军赶路……

“大哥,曹操不是说让咱们赶去武原,配合李典行动吗?”

张飞催马上前,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你突然决定,要去良成?那可要错过剿杀闯贼的机会。”

刘备勒住马,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抹冷笑。

“曹操以为他了解闯儿,却不知我比他更清楚闯儿。

闯贼到青州之后,一举一动我都有关注,那个家伙,绝不是曹操想象的那么简单。你道我让宪和虽车胄去郯县,真的只是为安抚子仲吗?子仲这两年太过平静,平静的让我感到有些害怕。正因为这样,我才让宪和随行。若子仲有问题,宪和会把他当场斩杀;若他没有问题,宪和则会配合车胄,守住郯县。只是我感觉,那区区郯县,未必能够把闯儿拖住。”

“那咱们不是更该前往武原?”

一旁关羽突然冷笑:“若李曼成能够阻挡闯贼,咱们去了也是为李曼成添色。

若李曼成挡不住闯贼,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消磨一些闯贼元气,而后在良成突袭,将其斩杀。

兄长,我说的可对?”

刘备微微一笑,“云长近来,却是大有长进。”

而张飞则环眼圆睁,哼了一声,便不再开口。

自从去年刘闯放回关平,抹书离间之后,关羽和张飞之间,便有了间隙。

也难怪,两个人生活在两个阶级。

关羽和张飞能够走在一处,盖因有刘备这么一个和事老在。刘备自然能感觉出来,张飞和关羽之间的矛盾。他也努力的想要为二人修补关系,奈何关羽也好,张飞也罢,都是极其高傲之人。当着刘备的面,两个人或许还可以相安无事。但一旦两人单独一起,必有争执发生。

刘备对此,也颇感无奈。

两个人都是他的兄弟,这一碗水要端平才是。

虽然他也知道,这件事是张飞长出挑衅在先;可内心里,也时常会产生疑问:云长果然忠心?

偏偏关羽有不屑于去进行解释,也使得刘备心里,始终扎着一根刺。

眼见两人又要争执起来,刘备也不禁感到头疼。

“翼德!”

“喏!”

“你率骑军先行,务必在天黑之前,抵达良成。

到良成之后,立刻派出侦骑,打探郯县战况。若李曼成和朱文博合围成功,你就立刻通知与我,而后率部向郯县逼近。若合围不成功,则不可以轻举妄动,务必要等我抵达良成再做打算。”

张飞连忙拱手领命,催马离去。

待张飞走远,刘备便露出笑容对关羽道:“云长,翼德心直口快,并没有恶意。

他对你也素来敬重,虽然偶尔会表现的有些孩子气,你也多多包涵。你我兄弟,当年自涿郡出兵以来,一晃十余载,至今仍无所成就。正因如此,咱们更需齐心协力,你说是吗?”

关羽轻捋美髯,没有回答。

他只轻轻点头,表示明白刘备的意思。

刘备见此,也颇感无奈,只得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而后传令道:“通知叔至,令他再加快行进速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目录: 悍戚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