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群英会(三)

更新:2019-01-04

田丰介绍完自己之后,便站在一旁,面带微笑地看着刘闯。

“公威,此次我们去高密,你当对刘闯多加小心。”

在离开都昌的时候,田丰曾私下里对韩猛道:“刘闯此人,贵为皇叔,勇武刚强。人言此人悍勇,可比虓虎。然我以为,此人徒有虚名耳。不过这里毕竟是他的治下,你当言语谨慎,切莫去招惹此人。他心狠手辣,若有心杀人,恐怕连三公子,到时候都保不得你平安。”

也正是这一番话,让韩猛对刘闯的印象极为不好。

加之他此前听袁谭说,刘闯贪婪好货,更骄横狂妄,于是乎更让韩猛对刘闯平添几分恶感。

田丰说这些话的目的,就是要刺激韩猛。

他希望借韩猛之手,再仔细观察一下刘闯。

田丰要看看刘闯的城府,他不相信,刘闯是一个莽撞之人,若那莽夫形象是装出来,那刘闯必然别有用心。可怎么试探?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韩猛去出面挑衅,他想仔细的观察。

刘闯眉头一蹙,看了韩猛一眼,突然发出一声冷笑。

不过,他并没有去理睬韩猛,而是转身对袁尚和田丰道:“三公子,田先生,请随我入城吧。

住处已经打扫干净,请两位好好休息。

这两日,高密的情况有些乱,明日天使将至,我还要回去做些准备。”

“刘公子对天使,倒是挺看重。”

田丰微微一笑,看似无心一般说出一句话来。

刘闯一怔,有些不解的看着田丰道:“田先生何来此言?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而今天子犹在。我即为臣子,又岂能有不尊敬的道理?”

“那倒是,那倒是!”

田丰哈哈大笑,而后连连点头,“皇叔所言不差。既然是天子所差,又岂能失礼?方才却是老夫失言了。”

刘闯见田丰认错,也就没有再继续追究下去。

和田丰又寒暄两句之后,他把田丰袁尚等人送到驿站安排妥当,这才告辞离去。

出驿站大门,刘闯翻身上马。

一阵冷风吹来。他只觉后背凉嗖嗖的,原来内衣已经被冷汗湿透。

袁尚,自然不可能给刘闯带来如此压力。让刘闯感到紧张的,便是田丰田元皓。这老先生老奸巨猾,每一句话里,都带着陷阱。和他交谈。必须要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否则便有可能被田丰看出破绽。可以想象,这么一番谈话下来,刘闯心中,又承受着何等巨大压力。

这老儿,实在是太难缠了!

回到住所,就见荀谌正坐在客厅里。和陈群聊天说话。

若论辈分的话,荀谌是陈群的长辈,所以陈群坐在下首处,神色看上去极为恭敬。

刘闯走进来时,荀谌便停止了谈话,看着刘闯笑道:“孟彦,今日与那田丰相见,感受如何?”

“不太好,感觉那老家伙就是一只老狐狸,我和他每说一句话。都要小心戒备,否则便要落入他圈套。老大人,此人对我,似乎敌意颇深!”

荀谌,笑了。

“老狐狸?”

他点头道:“这个词倒是形容的颇为贴切。那田丰历经宦海沉浮,眼力和智慧自然不容小觑。

至于敌意,倒也正常。

他这次来北海国,说穿了就是怀着挑你毛病的心思,又怎可能对你有所优渥?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田丰此人做事极为谨慎,若非有你真凭实据,他也不会轻易出手对付你,那会有损他名望。你见到此人的时候,不必太过小心。孟彦,你要知道,你可是天子所承认的皇叔。”

皇叔这个称呼,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

刘闯有这么一个身份在,便是他最大的护身符……

听荀谌这么一说,刘闯倒是感觉轻松不少,于是点点头道:“老大人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刘闯扭头向外面看,就见夏侯兰步履匆匆,从门外走进来。

“公子,方得到消息,荆州刘表派人前来与公子道贺,使团已经快要抵达高密。”

荆州刘表?

不仅是刘闯听了一怔,便是荀谌和陈群,也都露出疑惑之色。

刘表?

刘闯和刘表似乎并没有什么联系,虽说两人都是皇叔身份,但并无关系。

刘表突然派使团前来道贺,又是什么意思?

“使者何人,何时会抵达高密?”

“晡时将抵达城外,据使团信使呈报,此次刘表的使者是荆州蒯祺,好像说与公子有些关系。”

蒯祺?

刘闯愕然,扭头向荀谌看去。

不过,不等荀谌开口,一旁陈群便道:“衡若所言蒯祺,可是那荆州蒯元吉?”

“这个……却不太清楚。”

“长文,蒯祺何人?”

陈群连忙躬身行礼道:“老大人可知那荆州蒯子柔?”

“你是说,蒯良?”

陈群点头道:“正是此人。蒯祺便是蒯良长子,只是我也不太清楚,蒯祺为何会突然前来。”

刘闯眉头紧蹙,感到万分疑惑。

一旁诸葛亮轻声道:“孟彦哥哥,我知蒯祺为何而来?”

“哦?”

“蒯元吉,便是我大姐夫。”

听诸葛亮这么一说,刘闯顿时恍然大悟。

他倒是听诸葛亮说过,他的大姐早年间嫁给了荆州望族。

只是叫什么名字,刘闯当时并没有太在意,所以记不太清楚。

蒯良之子吗?

刘闯倒是知道蒯良这个名字,印象里曹操征伐荆州的时候,这个蒯良似乎是一个坚定的投降派。

倒是荀谌和陈群,却蹙起眉头。

“元吉此人。素有才华。

不过若说才干,其父胜他十倍。想当初刘表匹马入荆州,这蒯良便助刘表平定荆州宗贼,令刘表稳定住荆州局势。刘景升对他,也是极为看重。称蒯良当初所献计策,那‘雍季之论’。

没想到,孔明与蒯家,还有如此关系。”

荆州有五大姓,黄、庞、蔡、习、蒯。

据说,这蒯氏乃高祖时期元勋功臣蒯通之后。是荆州的名门望族。

虽然与其他四姓相比,蒯氏略显声望不足,但是在荆襄九郡,确是实实在在的豪强。

所谓荆州五大姓,彼此间盘根错节,关系密切。

庞氏。以自庞季和庞德公为首,世称小庞尚书和大庞尚书,精于《书》;黄氏则是已黄祖和黄彣为主。黄祖为江夏太守,刘表爱将。黄彣或许知者不多,但若提起此人的表字,许多人定然知晓,便是黄承彦。习家有习祯和习询、习竺兄弟三人为荆州名士。蔡家又有蔡讽,享誉荆襄。

而五大家族,互有联姻。

比如庞家与习家联姻,庞季之子庞林,也就是凤雏庞统之弟,娶得便是习家的女儿;而蔡讽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便是黄承彦的妻子,也就是历史上,诸葛亮之妻黄月英的母亲;小女儿则嫁给了刘表。五大家族互有联姻,以至于形成一个极为庞大的宗族力量。刘表之所以能够坐稳荆襄九郡。归根到底,便是因为有五大家族的支持,否则即便他是皇叔,也难在荆州立足。

刘闯听陈群解释完了荆襄五大姓的关系之后,心里也是感到非常奇怪。

不过。既然刘表派出使团前来,他也不可能怠慢。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刘表的使者前来,刘闯就必须给予足够的待遇……不管怎么说,刘闯和刘表,也算是同族。如果按照辈分,两人是同辈,可刘表的名望和实力,却远不是刘闯可以相比。更不要说,根据荀谌的说法,刘表似乎和刘闯的老子刘陶,也算得上朋友。

“既然如此,荆襄使者,便交由长文接待。

你立刻命人开设出一个驿馆来,去安置荆州使团。待使团抵达的时候,你我便出城相迎。”

陈群闻听,立刻拱手领命。

刘闯坐下来,轻轻拍着额头,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看起来,他这次大婚,恐怕远非想像中那么简单……毕竟,刘闯已经声名鹊起,也算得上是一方诸侯。

少不得,还会有更多人前来。

“衡若,这两日你和元福元稷,多多辛苦。

城中各方使者云集,难免会发生冲突。你三人率飞熊卫,务必要保持住城中的稳定,绝不可有任何差池。另外,派人与子义知晓,命他多派兵马,在各处使团驻地周围严加警戒。

一旦有事故发生,必须要尽快与我知晓。”

夏侯兰连忙答应,便匆匆离开。

+++++++++++++++++++++++++++++++++++++++++++++++++++++++++++++++++

晡时,刘闯率陈群与高密城南十里外接官亭中,迎来荆州使团。

蒯祺的年纪不大,看上去也就是在二十出头的模样,估计还比不得陈群的年纪大。

他相貌英俊,姿容不凡。

见到刘闯的时候,蒯祺也表现的极为恭敬,躬身道:“蒯祺奉刘荆州之命,特来拜见刘皇叔,并恭贺刘皇叔大婚。只是来的突然,未曾备下太多礼物,只带了马匹三百,还请刘皇叔勿怪。”

刘闯连忙道谢,将蒯祺接进高密县城,并妥善安置下来。

只是,未等他喘一口气,便又有人前来通报:“交州特使,率交州使团前来道贺,已抵达城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PS:今儿还是三千字,一更奉上,抱歉。

目录: 悍戚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